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飓教育吧
罗飓教育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8,541
  • 关注人气:8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殒命硕研生杨元元立个传

(2009-12-19 11:17:57)
标签:

牧人

上海海事大学

牧羊

头套

元元

教育

分类: 中国教育关键词

殒命硕研生杨元元传

序:硕研生杨元元之死,我还是要说点什么才好。但是,说点什么呢?全社会都在拼命考试,考大学,考硕研,考博研,念博后,好像只要读的书多,人人都可成为大人物,成为有资格雄视天下(或某一领域)的巨人。于是,砸锅卖铁者有之,淌泪滴血者有之,花甲范进者有之,痴男剩女者有之。这些人中的大多数人是不懂人生的,他们总是不切实际地刻意地追求着什么,到头来偏偏失去了什么。我们都知道那个牧羊男孩的故事——牧羊、娶妻、生子、牧羊、娶妻、生子……其实,大多数的人生本来不就是这样吗?只要牧羊快乐,何必非要改变工种去牧人呢?牧人固然很好,岂是人人可为?倘若人人都能成为牧人者,则谁来当人?要知道,我们能当人已是不错,许多同类还在当羊呢!人家当羊都“哞哞”叫得欢,你能当人,何来哀怨愁苦?当然,我所说并非人人都不可有牧人之想法,人人都不要有上进之心,大人物实乃千历辛苦、万受锤炼、意志铿然、随命而得者。且说,牧羊者久之亦有通达之日,倘因之牧牛、牧虎、牧猴,进而或可牧人欤?一个接受学校教育近二十年且有过社会工作经历的硕研生竟不知此理,岂非痛哉?然,此乃杨元元一己之痛乎?如此思之,鼠标已复制了几篇较有代表性的网络评论,反复地读,千丝万絮,终无语端,仅摘得杨元元人生过程文字数行。是为之传。

 

1979113,杨元元出生于湖北省宜昌市一个始终洋溢着温馨祥和气息的工人家庭。元元的性格很开朗,而且非常聪明。在她6岁那年,她父亲得了急性黄疸肝炎,因抢救不及时去世了。杨母望瑞玲说:“丈夫死后,原本美满的家一下子垮了。”

但是,元元自小就比较懂事,贫穷的家境并没有剥夺孩子少年时期的快乐。在现有的几张照片上,无论是元元坐在小溪石头上的,还是笑呵呵与舅父抓蛇的,都清晰地传递出她在少女时期所享受到的欢乐。

1998年,望瑞玲办理了内退手续。这一年,元元顺利考入武汉大学商学院经济学专业。当时望瑞玲的内退工资每月只有215元,好在元元上了大学可以申请助学贷款,这笔钱加上自己打点零工,能供元元的弟弟上高中了。

2000年,弟弟杨顺顺也考入武大。望瑞玲为了省钱就搬到武大与元元住在了一起。2002年,元元从武汉大学毕业,在武汉现代英语培训中心任培训教师。

20048月,由于工资一直不到1000元,她放弃了这份工作。

9月份,她到武汉泰康人寿保险公司担任客户代表,但干了一年又辞职了。

2007年,元元与6位昔日的同学一起办了一份情感杂志,她把自己辛苦攒下的几千元钱投了进去。由于缺乏媒体经验,这次创业也以失败而告终。

此后,元元决心考研改变境遇。

2009426,她考取了上海海事大学国际法专业硕士研究生。自大学毕业后,元元一直和母亲生活在一起。今年到上海读研,她也带着母亲。毕竟在北大读博的弟弟2010年将毕业,带母亲到上海只是过渡。

可是,来到上海后,一切却并非想像的那么顺利。比如母亲住在宿舍,宿管员就颇有微词。杨元元的亲属说,我们11月中旬开始找房子,大冷天,这地方又偏僻,房子不好找。1120晚上,一个女宿管员很厉害地对元元说,明天8点,你一定要把你妈的东西搬走,永远不要再来了。当时元元很气愤,还和对方顶了几句嘴。

接下来的几天里,元元一直没去上课,她告诉母亲:“上课没意思。”

218时,望瑞玲离开了宿舍,当天她在双港宾馆花100元住了一宿。

22日,她又到学校礼堂坐了一晚上。

23日晚上,房子终于租到了,但却是毛坯房,里面什么也没有,当晚母女俩打了地铺,睡到半夜被冻醒。

24日晚上,杨元元坚持不回宿舍,又陪母亲睡在了毛坯房的地板上。第二天早晨,她突然在被窝里坐了起来,喃喃自语,都说知识改变命运,我学了那么多知识,也没见有什么改变。她那贫病交加的母亲,在她身边见证了这个令人心碎的时刻,更见证了一个最弱最弱的女孩对一种愚昧观念的最后审判时刻。

25日那天,元元和母亲在食堂买了些馒头和咸菜吃。望瑞玲回忆说,元元告诉她很后悔当初没报考师范专业,要不现在工资一定很高,而且稳定。元元还跟母亲说起在培训中心当老师时,班上有名15岁的女生自杀,元元曾问母亲:那女孩家那么有钱,怎么也会自杀?

25日晚,杨元元没有和母亲回出租房住,母亲在宿舍洗完澡就走了。当晚元元和弟弟还互发短信,说起母亲的住处问题,弟弟并未感到姐姐有何异常。望瑞玲也没有想到,女儿会以悲剧的形式诀别自己。

26日,上海海事大学30岁的女研究生杨元元在宿舍自缢身亡——两条毛巾打成死结,一头套在水龙头上,一头套在脖子上,狠劲往下一坐……一个年轻生命的终结就这么简单。

事后,上海海事大学宣传部长彭东恺告诉记者,对于杨元元的死,校方也感到非常痛惜,并派专人安抚杨母。但截至14日,就责任和赔偿问题,家属与校方依然没有谈拢,而且学校主要领导一直没有前去与家属协商。为了15日的遗体火化,协商暂且搁置。对此,杨顺顺表示,不管谈判进展如何,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把姐姐安葬在父亲的墓旁。

 

尾声:1213日,杨元元的舅舅望建华说,他始终想不通外甥女为什么会如此决然地离开亲人、离开即将到来的美好生活。

 

教育是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才能完成的艺术 
无辜的教育与教育的无辜 
中国做教育:不差钱,差观念 
孙云晓是个男人 
中国大中小学生为何考试老作弊? 
中学校长推荐上北大:到哪里找偏才怪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