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飓教育吧
罗飓教育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8,863
  • 关注人气:8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幼儿园男女分厕是性启蒙还是性封闭?

(2008-08-16 21:52:18)
标签:

育儿

教育

性启蒙

开档裤

幼儿

杂谈

分类: 中国教育关键词

   幼儿园男女分厕是性启蒙还是性封闭

    最近,又有新闻说“幼儿园男女同厕引发家长担忧”,就在今年3月,浙江省下文明令要求幼儿男女分厕时也引起过争议,而更早的时候,广东有些地方开始试行幼儿男女分厕,不同意见就已沸沸扬扬。这真是个广为争议的话题啊,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问题其实是如此简单易明,可我们居然还要这样经久不息地争议,而且居然还要闹到中央电视上。

    那天,偶然打开电视,是中央电视台“第1时间”,画面中一个记者正拿着话筒问一个小女孩,大意是“男女朋友一起上厕所会不会觉得不好”,这个小女孩的回答正中记者之意:“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上厕所时有的男孩子老盯着我看。”于是,这个记者又弯下腰去问一个男孩:“你觉得男孩女孩同上一个厕所好不好?”小男孩的回答干脆而大声:“不好!”

    看到这里,我就在想,这几个镜头或许经过了剪辑加工,已经融进了编者的主观意志了,如果没有剪辑或者再问几个幼儿,说不定也能得到“男女朋友一起上厕所很有趣”的答案呢。这时,镜头对准了一个姓伍的老师,伍老师说:“男女幼儿分厕,有利于幼儿分清自己的性别角色,有利于性别启蒙教育,但我们幼儿园目前的条件还没办法做到。”

    我又在心里暗顶了一句:这个伍老师,也还是不了解幼儿,不透彻幼儿教育啊!接着,电视画面出现了主持人,那个我一向很喜欢的主持人跟平时一样满面微笑,轻松诙谐地说:“现在的孩子,生理成熟比以前提早了很多年了。北京、上海、大连等地正在准备男女幼儿分厕,而广州的有关部门,已经明确规定幼儿园男女实行分厕了。”言下之意,就是幼儿园男女分厕,是大势所趋,是势在必行的事情。

    说时迟,那时快,我只能在这说个大意,但主持人的结论让我极其不舒服,这明显是在传播错误的性教育信号啊,虽然是我很敬重和喜欢的主持人主持的节目,而那个幼儿园的伍老师也是格外秀丽可人。

    回想我们小时候,穿的是开档裤(据说是为了小孩子拉撒方便),我们对男女性器官的了解也就是从开档裤开始的,我们那时的社会封建保守,没有什么人敢大张旗鼓地讲“性”,连上中学后的“生理卫生”都是略过不讲。现在想起来,我们进入青春期后能够对异性不感过分神秘和好奇,是完全应该归功于那种早期的“纯自然而赤裸”的启蒙的。想想人类祖先,从赤身裸体到树叶遮体再到衣裤裹体,这当然是进步,但那种原始的坦荡真诚和对自然世界的崇拜也随之减弱,如果说现代人类性文明中还有些许保留的话,那就是孩堤时代的“赤裸相待”。为什么我们成年人会怀念两小无猜?还不是因为小时候的零距离接触?虽然这并不一定要以是否能看到对方的性器官为标准。然而,在对“性领域”进行着越来越深入的学者式反思和大众化的“开发”之后的今天,却要让不喑世事的幼儿连在幼儿园里执行了几十年都无异议的上厕所都要分厕?我们就不能不提出这样的疑问:这是性教育还是性炒作?这是性启蒙还是性封闭?

    众所周知,现在的孩子,无论农村还是城镇,都是父母的“小太阳”,再苦苦不了孩子,再穷冻不了孩子。小孩子的衣服是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好。不用说,过去的“开档裤”,现在怕是只有不到周岁的婴儿为了换尿布方便才有福分穿了,而一岁左右,他们还不会独立与伙伴交往。到上托儿所时,少说也两周以上,“都上学校了,当然不能再穿开档裤,下身那东西是需要保护的。”于是,上托儿所后的幼儿,是根本无法知道异性伙伴那东西是长什么样的。当然,有些好动的幼儿强行脱了伙伴的裤子进行特异的观察和发现,那是另一回事。但如果这样,这个好动的幼儿又一定会被老师批评,如果批评不得当,还会给这个幼儿带来不良的心理影响——以为异性那东西是极不要脸、极可耻的。更何况,脱人裤子并不是所有幼儿都会做的。于是,幼儿自然而无好奇地了解异性的唯一渠道,就只有上厕所了。可现在,上厕所也要分厕了,而幼儿教材又不可能也没必要纳入男女性器官长什么样的内容,那我们让当代幼儿到哪里去进行“性启蒙”呢?也许你会说,这不必担忧,幼儿在幼儿园里,总有穿衣穿裤时“走光”的时候,可是,既然是“启蒙”教育,是一两次“走光”能完成的吗?何况这所谓的“走光”,“启蒙”的只能是“窥人隐私”的不健康心态,以后孩子长大了,保不准就要患上“偷窥症”。

    所以说,幼儿分厕是不符合教育规律的,是不可行的。幼儿不分厕是性启蒙,到了小学,再分厕,又是一种更深入的性启蒙。这是我们几十年来行之有效的方法。我们现在之所以会存在这样粗浅的分歧,是我们的教育研究太肤浅和浮躁,太不深入实际的缘故,而一些幼儿教育工作者又缺乏起码的教育素养,只能人云亦云,再加上媒体的渲染,以假当真,也就不足为奇了。曾有一篇网上文章这样说:“在男女分厕问题上之所以达不成共识,并不是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多么高深的学问,也不是老师家长们没有用心去考虑,而是由于当事人的缺席。试想,如果老师家长在幼儿园男女分厕问题上拿不定主意的时候,能够征求一下孩子们的意见,问男孩愿不愿意和没有小鸡鸡的女孩一起上厕所,问女孩愿不愿意和有小鸡鸡的男孩共同一个厕所,如果他们同意,那就实行男女同厕,如果不同意那就男女分厕。事情其实就这样简单……”乍看起来,这个观点还有点正确,其实他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是糊涂虫!试想想,我们的“当事人”才多大,他们有思想没错,但他们的思想保正是正确的吗?他们今天要同厕,明天又要分厕,这个班要同厕,那个班要分厕,我们怎么办?难道都依着他们?这显然是“泛民主主义”的教育思想,是我们大人自己缺乏科学教育观的又一体现。

    退一万步说,就算幼儿男妇分厕有利有弊,利弊各半,那为什么一定要把这一半的利变成弊然后把另一半的弊变成利呢?而且还要花一大把一大把的钱?糊涂!

    下面是某心理专家说的几段话,他说得好,所以摘录在这里:

  “幼儿园分厕是没有必要的。因为幼儿园的教育正好处在性心理形成的第三阶段——从三岁到五岁的生殖器期。在这一阶段,儿童人格、性别同一性、道德良心都开始形成了,这是人生发展的最重要阶段。如果在这个期间没有满足幼儿的好奇心,那么他的好奇心就会停留在这个阶段,在这个阶段应该形成的心理却没有形成,就会影响今后的成长过程以至成年后的性心理健康。”

  “幼儿园的教育正好处在儿童的生殖器期,如果此时家长和老师刻意减少孩子接触和观察自己以及他人身体的机会,使孩子的欲望得不到满足,那么他会寻找任何可以看到和接触到的机会,到时还会表现得异常敏感和兴奋。”

  “在七岁以前,孩子的眼里看见的人的身体和看见别的事物是一样的,没有色情的意味,更不会产生不好的联想。羞耻心在九岁以后才真正产生,六岁以前孩子表现出来的‘羞耻’,是因为接触少而紧张、不知所措。不要以为家长觉得羞耻,孩子就会觉得羞耻。”

  “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我们应该尊重人类发展的最原始规律,孩子的身心发展规律是不会改变的,形成健康的心理就要从小锻炼。”

 

幼儿园普遍男女同厕遭家长质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