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飓教育吧
罗飓教育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0,009
  • 关注人气:8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教育百家九之115:“高考奇才”也许能成为大人才

(2007-07-17 22:23:22)
标签:

高考奇才

大人才

周剑张非

分类: 中国教育关键词
 

“高考奇才”也许能成为大人才

23岁的周剑无疑是一个传奇,2001年他第一次高考上了武汉大学,但随后由于痴迷网络多次旷课而被退学。他复读1个多月后,又考回了武大,但随后“屡教不改”再次被退学。回家几个月后,他又参加高考,考上了华中科技大学。在华中科大读到大三时他由于学分不够又被退学。接着他第四次参加高考,于2006年9月考回了华中科技大学。

关于周剑同学的讨论起于去年11月,当时媒体称之为“高考奇才”。本来,我是不想多说什么的,因为我也有华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卢晓中教授的相似看法:“周剑是不适应大学生活的典型个案,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不能作为范本。周剑的故事首先要询问中学教育这一段。我们的孩子,都是带着惘然考上大学的。高中的老师只管把学生往高一级的学校输送,加强他们的学习能力,但是他们的认知能力和适应能力呢?缺失了。没有终极关怀意识,导致脱节。”当然,周剑现象的深处,当然还有更多别的原因。

然而,今年高考一结束,媒体上又爆出一个“高考奇才”来:2003年,张非从四川岳池一中考上北京大学。在北京大学学习时,因迷恋上网误了学业,被北京大学劝退。此后,张非到南充十一中学习,再备高考。2005年高考,张非以703分的成绩并列南充理科状元,考入清华大学。但张非却再次深陷网络,从清华大学退学。从清华大学回来后,张非深感压力很大。在父母的劝说下,张非到南充十中复习,参加了今年的高考。“张非确实天资聪颖,这次考了南充的理科亚军,677分呀! ”原来教过张非的老师都感叹不已。张非的妈妈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以张非的分数,上北大清华应该没有问题,但她特别担心儿子是否还能被北大、清华录取。

这就让我震惊了,一个周剑是“特例”,现在又冒出一个“张非”,会不会还有许多“张苞” “关兴”“王平”等等没被暴光或者没被发现的呢?如果没有,为什么我们现在的学校会有那么多的复读生?

我渐渐地感到问题的严重了。就在我正在思考这一问题时,中央电视台于昨晚竟做了一期关于“张非现象”的节目,这马上吸引了我。被请来做节目的张非同学,坐在万众瞩目的节目现场,腼腆而纯净的样子,话语简约干脆,眼睛偶尔一眨,加上可能是刚理过的平头,隐约中还有一股英俊之气。这和我的预感大相径庭呀!既然是“高考奇才”,就应该有个“奇”样,不长成奇形怪状,也该是搔首弄姿,坐不像坐站不像站吧?但张非却和生活中守规矩的普通小伙子没有两样。据说,周剑同学也是一个帅气的普通小伙,性格和张非相似。

张非在荧幕上非常配合主持人的提问,一再表示认识到了自己的缺点,一定会痛改前非,一定要增强自己的责任心,从尊重父母开始,立志学习,完成学业,将来成为有用之人。在探讨张非上网落了学业的原因时,有个高中的老师说:“我们的大学管理体制差,班主任上了课就走,没有关心学生,特别是没有关心有特殊情况的学生,没像中学那样时时盯着学生,致使张非在网络上一陷再陷……

我真的感到有些悲哀了:发生了张非现象,大学教授首先想到中学老师没有培养学生的“认知能力和适应能力”,中学老师也把责任推给大学,认为是大学老师的管理有问题。应该说,大学和中学老师的观点,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但这种相互的责怪和推委,这种只盯着别人的缺点而不自省的思维方式,反映了我们的教育队伍整体上没责任心,没有成熟的教育观,因为一个成熟的有责任的教育者,他们会认识到不同管理办法的利与弊,会时时反思自己教育行为的优与缺。

据周剑和张非的同学反映,周剑和张非都不是那种顽劣到不可救药的人,他们俩也并不是那种痴迷网络到极限的人,他们都知道网络误学的道理,但他们心中没有远大的理想目标,他们性格上具有容易沉入某事中的特征。实际上,容易沉入某事中的人,只要引导得好,就不是坏事。陈景润等大家,就都是容易沉入某事中的人,因为他们沉入的是科学研究,所以他们成了大家。如果周剑、张非这类学生也沉入到某项学习中,他们说不定就是将来的大家呢。所以,关键是要对他们有引导,关键是要有愿意引导他们的教师,关键是要有有强烈责任意识的教育队伍,关键是要有整体高超的教育氛围,而不是发生了问题,就采用推卸责任式的武断做法,把学生开除了事。

好在,对于这些进进出出的经历,也可以成为一种阅历,不同学校的不同专业(虽然分数不够)的感知,也可以形成一种通感,或许,这将成为周剑和张非的学业资本,而一个大家,是需要这样的资本作基础的,更何况,我们现在的教育缺乏的正是这种宽泛、曲折的成长历练,从这个意义上说,周剑和张非是幸运的。我们祝愿周剑和张非能真正走出原来的误区,扬起自己人生的风帆。同时,我们还有一个欣慰,因为今天的新闻已经传出,我们的清华大学以前嫌不计的胸怀,再次录取了张非。或许,有了清华的胸怀,有了张非的传奇经历,我们的国家可能真的要出人才了。但是,清华一个负责招生的老师却在新闻中说(大意);“我们现在的高校录取主要是以分数作为标准的,对于道德品质没什么问题的学生,虽然因为学习不够努力而被开除过,但重考后分数如果达到,还是不好不录取他的。”言下之意,张非的再被录取,并不是清华的慧眼和胸怀,而是“分数和情势所迫”。唉,如果这个招生老师的意见就是代表清华,那我们又要感到悲哀了。

                                          2007716

 

 

从“操场春游”想到教育禁锢主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