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飓教育吧
罗飓教育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0,009
  • 关注人气:8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教育百家姓:优秀教师能否教出优秀的孩子

(2007-04-04 13:56:32)
分类: 中国教育关键词

优秀教师能否教出优秀的孩子

    孩子读幼儿中班时,一次下雨打三轮车,孩子好动,我和孩子说:“孩子,坐好来,师傅踩车很辛苦的。”孩子说:“哪里会辛苦,我看到他的脚那么轻松,踩得很快。”我想了想:“看上去轻松,实际上用了很多力气,很辛苦的。”孩子还是不信:“不会辛苦,我也会踩。”我不知怎么反驳,只好说:“等你长大了,也做个踩车师傅,就知道辛苦了。”没想到孩子说:“我不当踩车师傅,我以后要当戴博士帽。”我更不知道反驳了,而踩车师傅听了,说:“还是你们当老师的好。你看,教育出来的孩子这么聪明懂事。”这个师傅的车我可能坐过几次,他认得我是当老师的,对于他的表扬,我当时也沾沾自喜地以为是这样。

    然而,我渐渐地觉得自己错了,尤其是这几天读了媒体上炒得沸沸扬扬的关于甘肃省姑娘杨丽娟从十五岁开始迷恋刘德华直到现在二十八岁才赴港得以一见但又嫌见得不过瘾终于致使其曾为优秀中学高级教师的父亲杨勤冀跳海自杀的新闻后,我的这种教师在教育自己孩子方面的“自卑”心理就更清晰了。

    在不知道杨父曾是优秀中学高级教师时,我还觉得这杨丽娟事件只是大千世界里的一件普通的奇闻逸事,是这个“追星”的时代生产的一个孽障怪胎,是缺了媒体就不能生活的现代人被不负责任的媒体捧星运动尽情嘲弄后的一个酸涩苦果而已。但是,当新闻调查到了杨父生前的工作并得悉其曾为优秀中学高级教师后,已对“教师不一定能教育好自己的孩子”这种观点早有思想共鸣的我,还是深深地被震憾着——我为我的同行大错特错却自以为崇高深刻的生前教子方法和那种想以死来换取“星星”们垂怜的可怜的顽固的爱子思想感到深深的悲哀。

    以下是杨父遗书的摘录:“刘德华,你以为你是谁?你很自私、很虚伪,你不敢承认现实和事实,非常可悲。我的孩子杨丽娟为能见你一面,做出惊天动地的牺牲,已付出13年的青春代价,走过13年血泪之路,几乎把命都搭上了。父母为孩子实现见你这末个小小愿望,已经倾其所有、债台高筑。此时央视等媒体报导已一年,你还没动静,你算人吗?孩子因没见上你,受到的社会压力更大,自尊心严重受到伤害,抬不起头,是致命打击,难道你不心疼和内疚吗?你不自爱,对杨丽娟不公平,你对她冷漠无情、冤枉她、视而不见,你没人性、没人心、没血性、没起码的道德良知。你姓刘的难道不懂特殊情况特殊对待?见一面又有何妨?难道为了所谓的社会责任要毁掉一个年轻的生命?你有没有社会责任?……因为杨丽娟从94年16岁的花季开始,连续3年作了关于你的梦,并在以后的十多年中,你的影子几乎都出现在每个梦中,她只是把你当作家里的一员、自己的亲人、多年不见的大哥一样,以这种感情想见你一面,签个名而已,不图钱和名利,难道你连这都不理解吗?前面去两次香港三次北京都未能如愿。为此,家庭也已倾家荡产,这是事实,我们是孩子父母,最了解她,她不是追星,也不是歌迷,她不崇拜偶像。杨丽娟是为你付出的,你为什么不见,为什么?……由于你刘德华的带头诽谤,使社会上的流氓起哄,一些有恶意的人也趁机讽刺谩骂,说我们在疯、在狂、神经病,你见他干啥,见他又能怎么样,想嫁他吗等,用一派胡言来侮辱我们。孩子能经受这么大的压力吗?……这次我又借高利钱来香港,你姓刘的仍怕见我们孩子,这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很明智、很清醒,从不崇拜偶像。全世界全中国就一个娟,历史上没第二个。我们为孩子请全社会评个理,你刘德华要答复。……许多人今天还在误解我们,不理解尊重孩子的梦,为圆孩子的梦而支持孩子,这事与教育无关,只是每个人的命运和追求不同而已。……现在又借账来港,许多部门都不管,我再不忍心看孩子痛苦,我决定以死抗议。我死了,你刘德华还要见我们孩子,不然死不瞑目。不见,天理不容,天不饶你。……永别了!”

    或许,我们不应该再给苦难中的杨丽娟母女添什么非议,也不应该对已仙逝在天的杨父再作指责,杨父的爱女之心,确实天地共鉴。但是,分析一下杨父的遗书,主要意思是责怪刘德华不应该不对一个少女13年来的苦苦思慕作出相对隆重的回应甚至回报,因为这已经不仅是他女儿一个人的个人思慕的事了,这还关系到他们一家的付出,更关系到他女儿今后立身社会的声誉。再说得直接点,就是说有这么一个人和一家人,自觉自愿地为你刘德华付出了这么多,你刘德华知道了,怎么还这么不给面子、这么无情?

    我真不知说什么好了。据说,杨丽娟开始“梦”刘德华的时候,杨父、杨母也是反对和劝告过的,但阻止不了,只好转为支持。也就是说,杨父、杨母头脑还清醒时也知道这种“迷星”现象是不正常的,但他们拗不过女儿,只好任其发展了,不但任其发展,还参与其中。于是,杨丽娟的个体“迷星”变成了群体“迷星”,这就形成了一种氛围,杨丽娟当然更加入“迷”而无法解脱了,最后一家人都成了“迷”。一般情况下,少女“迷星”,是当代“星光灿烂”的影视文化攻势下的普遍现象,灿烂的花季,加上点灿烂的星辉,似乎更美丽烂漫些。但过了这花季,二十多以后,女孩变成了女人,幻想变成了思想,烂漫变成了实际,大家也就走进了成熟的生活里了,而杨玉娟28周了还幻想不灭,难道没有父母“助纣为虐”的因素在里面?从杨父的遗书看,杨家似乎是把“见刘德华”当成一种理想,一种人生目标来追求了,但我们就更不明白了,世间那么多踏踏实实的人生理想目标不追求,偏偏把“见刘德华”这不能当饭吃、不能当衣穿、不能当房住的于人无益、于己有害的事情当理想,岂是一个优秀中学高级教师所能认同和支持的?

    还是那个词——溺爱,是溺爱蒙蔽了他们对畸形的社会造星运动的正确判断。这种错误判断,如果出现在一般人家,而不是一个为人师表的优秀教师之家,那似乎更值得同情和原谅。这使我们不能不想到,我们许多优秀教师,他们可能在工作中表现得并不俗,有不俗的业绩,但他们在家庭教育中,则很难让人恭维。

    我有一个教师朋友,其孩子要寄宿高中,早早就发出话来,一定要睡宿舍里中间那一个床架的上铺,于是托人安排,由于疏忽,名字被贴在了中间那床下铺。开学了,朋友带着孩子进宿舍,见了名字,便趁人不注意,且当着孩子的面,把上下铺的名字调换了一下,满足了孩子的心愿。这是个很小的事情,但我一直觉得,如果是一个会教育孩子的教师家长,是不会这么做的,至少也要征求一下上铺同学的意见,也许人家本来就爱睡下铺呢。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对女儿的教育也有很多地方不成功,比如起床或做作业的速度慢了,要赶着去上班或去备课的我们就会冒起无名之火,甚至动手打她,想以“严”字整理家规,可我发现,女儿似乎更倔了。有一次,妻子批评女儿,说要罚她不让她上学,女儿慎重其事地说:“我告诉我同学,让她去告诉校长,让校长扣你的工资。”女儿同班有个同学的家长是小学校长,而妻子也是这个小学的老师。哈哈,已经会“维权”了,不过,她的“维权”却是想借助“同学关系”来实现的。小小年纪,哪里学来的呢?这很值得深思。

    也许,家教真的不如社会教,但我们当教师的,更应该从自身教育方法上找原因,在爱与严之间做得更好一些。因为我们做教师,在学校要时时刻刻地爱学生,难免把一个“爱”字带回家,但带回家来的“爱”会变异成另外两个字——“溺”和“恨”。“溺”字可能是师德醇厚的老师的职业迁移之病,“恨”字则可能是“爱”字升华到极点之后的不幸,这都是职业病,我们必须十分警惕,不然,将来再出个迷途不知返的“星迷”或其它什么,就愧对“教育之师”这个称呼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