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飓教育吧
罗飓教育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8,541
  • 关注人气:8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小说) 回光返照(2)

(2005-12-28 21:13:36)
分类: 小说

                    回光返照

                                                                                   2

    小婉,爸爸呢?盼南一醒来,就冲着小婉问,没等小婉回答,已急得流出了眼泪。

    爸爸在医生办公室呢。看见姐姐急成那个样子,小婉怯怯地说。

曾有原已经回过神来,他听到了两个女儿的声音,赶紧从桌上抓张攻报纸,盖在病历上,然后就装成专心看报的样子。

    盼南惊恐地冲进来,曾有原装着看报入了迷。

    爸,你在干什么?盼南发现自己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

    盼南,医生说胃溃疡比较难治,这报上说美国最近研制出一种特效药,专治胃溃疡呢。

    盼南悬着的心稍微安了一些,她抓过报纸,同时借机把报纸下的病历移开了。   

爸,你要听医生的话好好吃药,过一段时间我托工厂里的同事打听一下,看能不能买到这种药。

    没事的,盼南,你不是常夸爸的身体又壮又结实吗?你看,爸今天的身体好多了,说不定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呢。爸出院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帮你从那个快要破产的工厂里调出来,我们学区的工厂工资虽然也不高,但它是和新加坡人联办的,估计今后会有更大的发展。

    爸,回床上躺着吧。刚才小婉从家里熬了一只小母鸡来,我喂你吃。曾有原听话地回到病房:我出院后,第二件事就是跟小婉的班主任说说,小婉虽然学习很认真,但成绩不太好,教师子女中考时虽然可以享受十分的照顾分,但对小婉来说可能还不够,她是班上的文艺委员,如果能评上地区的优秀班干部,还可以再照顾十分。

    小婉说:爸,我不要考上去,我只要你的病快点好。

    傻孩子,爸爸熬了一辈子,就是希望你们将来比爸更有出息。记住,以后不能再说这话。

    我出院后要做的第三件吉,就是帮盼丰买一个多功能书包。曾有原望着盼南和小婉,喘了一会儿气,又挤出满脸笑意继续说,盼丰最爱淘气,你们看那天在县医院,我痛个不停,他居然敢找院长反映医生技术不行。对这个弟弟,以后你们要帮爸爸多教育教育他。

    爸,弟弟最近懂事多了,他刚才还想坐我的自行车出来看你,我问他想不想上重点中学,他就乖乖地去做作业了。小婉说。

    会听话就好。曾有原喝了几口鸡汤,想起了傻老婆徐凤,就继续说,你们那个傻妈妈,平常除了会煮煮饭,其它什么事都不懂,也难怪她,一天书也没念过。前几天,李校长说我和你妈还没有复婚手续,你妈想和我补张相,把复婚手续办了。这也好,既然你们三人都长这么大了,办了就办了,你们跟她说,我明天就跟她去照相。                               

    曾有原忽然被鸡汤呛了一下,小婉连忙从床头拿出一张面巾纸,垫在父亲的脖子下。    不久,病房里进来三个人,一个是曾有原任教的水头小学的李校长,一个是曾有原的妻子徐凤,一个是背着照相机的年轻人。

    李校长说:最近学区工会开展帮助照顾“一头沉”家庭也就是单职工家庭的活动,学区领导从学区的工厂里搞了一点钱出来,你家是照顾对象之一,但是学区领导说你和你爱人上次离婚后没有补办复婚手续,你爱人无法享受照顾。所以,我替你请来了天艺照相馆的师傅,你们赶快补张相,反正你的情况大家都是知道的,我替你去把手续补了。

    曾有原向李校长说了声谢谢,年轻的师傅在走廊的墙壁上挂了块蓝布,曾有原坐在早已坐在蓝布前等候的徐凤边上时想:这傻婆子,别人不让她告诉她丈夫的病情,她真的能做到守口如瓶、不动声色,她虽然没有欢乐,好像也没有忧伤,完全一副事不关己高向挂起的样子。这或许就是傻人的好处,难怪自己入院十多天来,她的屁股依然圆滚滚的,惹得李校长时不时就往那儿盯。

曾有原这样想时并没有醋意,那年自己闹离婚,徐凤挺着个小肚子经常到李校长家哭鼻子,后来就听说李校长和他老婆也闹开了。徐凤毕竟是徐风,无论法庭上下,居然都不知道应该说出自己已经“有了”这个有利条件。还好,在离婚判决书下来后没几天,徐凤的肚子得到了一个“老中医”的“确诊”──保证是个男孩。于是,曾有原没有把徐凤“赶走”,但从此也跟徐凤过上了“非法同居”的生活。后来,徐凤果然生了儿子盼丰!在大女儿之前,曾有原就“盼男”,二女儿之后,曾有原就“小惋”,终于有了儿子,曾有原就开始“盼丰”了。丰衣足食,尽享天伦之乐,是每个中国人追求的最高境界。在闹离婚那阵子,傻老婆既可爱又可笑,她居然责怪李校长把她女儿的名字改成“盼南”,不然她的第二胎绝对不会是“小惋”。据说李校长苦口婆心解除了她的思想障碍,而且还让她下决心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上了“徐凤”这两个谁也看不懂的“狂草字”。想想也是天缘注定,签了字后,这婆娘还是跟着自己又过了十多个年头,不容易呀。曾有原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徐凤,傻徐凤不是为了复婚而复婚,而是为了能名正言顺成为公办教师的遗霜,好享受那可怜的一点安抚费。凭这点,徐凤该算是奇女子了。假如有哪个文人墨客把徐凤搬上《今古奇观》之类让她名垂青史,那也是不过分的。曾有原想,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走之前可要给李校长留下话头,让李校长关心一下自己的妻子儿女,万一有什么事,也好让徐凤有个依靠……

年轻的摄相师前后左右摆弄了好一阵,拍到第五张时,才很满意地拍下了曾有原很自然的笑容。这个摄相师可能知道我是个垂死的人了。曾有原想,可能他听说教了一辈子书的我这辈子总共没有照过几次相,所以想帮我把这最后一次相拍得好一些。徐凤倒是打一开始就保持着灿烂的笑,就像他们第一次上照相馆时那样,瞪着大眼、咧着大嘴,随着摄相师高一点低一点左一点右一点的叫声变换着头部和身体的位置,但脸上的笑却一丝一毫也没有变换过。

    李校长临走时说:曾老师,你这次病得不轻,钱的事不要考虑太多,我们准备搞个全学区性的捐款活动,学区领导也赞成;另外,你上次要求过,你大女儿的工厂可能马上要宣布破产了,我再向学区领导建议一下,让盼南进学区的工厂。

    曾有原说:李校长,我一辈子都苦过来了,如果这回在劫难逃的话,我这一家子可能又免不了要托累你了。

    李校长说:曾老师你说哪里话,生病是人之常事,我的年龄比你大还不敢说这丧气话呢。

    曾有原说:李校长说得是,我的意思是,过去我违反计生,你替我在领导面前说了不少好话,使我所受处罚减轻不少,我一家向来受到你的照顾,现在又让你来操这么大的心,真是不好意思。

    李校长说:你常年挑学校的重担,工作又认真,教学成绩也很突出,可以说有了你,我们水头小学才在学区里有了一席之地,从这一点上说,你对我的支持也是很大的。再说,同事十几年,在水头那张家祖祠里邻居了十几年,互相照顾是义不容辞的。对了,你的毕业班同学好像要结伴来看你,因为你得的是常见病,我们没有组织专门的看望活动,他们来是自发的。

    李校长走后,曾有原想,这个李校长,连骗人也不会,但他终于很强烈地想念起他的学生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