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飓教育吧
罗飓教育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8,863
  • 关注人气:8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小说)短裤校长(12)

(2005-12-11 20:41:01)
分类: 小说
 (中篇小说)                  
                            短裤校长

12

 

    学校与村干部联席讨论会终于召开。能够召开的原因是镇里新上任的教委主任兼云山镇副镇长的曾强民同志也被方正口请来了,车子自然是镇里派的海所长也坐在车上他说曾副曾副方正口这傻B还是挺会活动的你刚上任他就知道要请你去赏光赏光训话训话。为了这个会方正口确实费尽心思他把时间选在现在这农闲时节又发动了除第一夫人外包括幼儿园大中小班三位老师在内的共计十五位老师进行了系统的分工,其中七位老师连同郑工友负责买菜、煮菜,胡老师负责购买五十斤红酒,方正口和林代课负责接待,其余六位老师赴各村支书与村主任家一一对应请他们来开会请不到就不能回学校。方正口还特意对六位去叫村干部的老师说你们六个人要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要巧舌如油才能胜利完成光荣任务,史可鉴当即纠正了方正口的常识性错误“巧舌如油”应该是“巧舌如簧”。老师们觉得这事特有趣挺热闹一边骂着方正口真是胆子大顶风违纪搞腐败乱花学校的钱一边还是各尽其责照办了。

    方正口下这么大的决心来开这个会是因为上星期六“抓”史可鉴回高虹找小倩时老徐暗示他的。方正口在车上问史可鉴是用“抓”更恰当还是用“揪”更恰当史可鉴回答说都不恰当。那天下午三点左右史可鉴和方正口直达县歌舞团因这是史可鉴下乡后第一次回城小倩远远地就跑过来,史可鉴开始有点感动他想小倩还是小倩不是那种人,可是忽然有一个男的站在那边喊:小倩,小倩你干什么?小倩就站住了。史可鉴看不清那个男的面孔过了一会儿他对小倩说:小倩……小倩说:可鉴,今天不行呢改日吧。说完小倩掉头走了。方正口在一旁刚想开口就被史可鉴拦住了:走吧方校长,没什么好说的了还是回我家吧。史可鉴的妈妈喜上眉梢嘴里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那天晚上他们来到老徐家方正口向老徐介绍史可鉴说前次那报告就是他写的。老徐高兴地说老方你终于有了好帮手。老徐又对方正口说老方,你的报告又不是圣旨怎么会这么快就有结果?还是回学校等消息吧。方正口急了:我听说文明委新上任的书记是你的那个姓赖的好朋友是吗?老徐微微一笑没有回答方正口心领神会,方正口嘴里这么说心里还是觉得应该先请教委丁主任亲自去看看比较合适,丁主任如果不下去我们再找文明委想办法,于是方正口又拉着史可鉴到教委宿舍区可是丁主任的家不在这里方正口想史可鉴难得回家一趟就叫史可鉴先回去了。方正口打听到丁主任的隹处心想还是乘晚上的时候有空又没人打搅找丁主任谈谈情况比较合适,可他敲开丁主任家的门时丁主任已经休息了。丁主任很不情愿地披了件衣服坐在被窝里对方正口说:我们县是宣布过无危房县的省里也已经验收过你的报告可要说实话,否则……叫我现在就下去看你们学校是不可能的,我刚上任不久委里的事都忙不过来呢。方正口问什么时候才有空下去?丁主任就不耐烦了:明年再说吧。方正口是什么钉子都碰过的人他没计较比他小十几岁的丁主任是什么态度他也知道自己其实也无法计较。他当晚又到老徐家过夜第二天同史可鉴回坡边时说:回去先开个村镇干部会,统一一下口径。他觉得“口径”这个词用得很好又重复说:就像打靶比赛步枪口径要一致才能比出水平。史可鉴爱听方正口蹩脚的比喻,他笑问:每一次开会都要吃吃喝喝吗?方正口说:如果没有吃那些村干部更不爱来开会了, 即使来了也拖拖拉拉的迟到的迟到早退的早退。

    会议是边吃边开的因为有几个老师直到饭菜都煮好了才把村干部领进学校。方正口说:今天我们镇里的曾副镇长曾主任在百忙中抽出宝贵时间来到我们学校视察我们表示热烈欢迎。大家都停下筷子啪啪地鼓掌。方正口接着说:今天请大家来的目的是我们学校和村里和镇里统一一下思想, 我先发言等一下大家再畅所欲言,我的发言由小史代替,小史来,你来说。

    史可鉴便站了起来:曾副,各位村支书村主任,各位老师,方校长为了盖学校已经跑了整整九年了,大家知道,再过两年多,方校长就到退休年龄了,他为盖学校的事奔跑是为了我们坡边的子孙后代,可有的村民们说方校长自己想住新房子,想住新房也是正常的,谁爱住破房子呢?我们村干部应该说还是支持学校的,盖学校实际上更主要是村里的事,所以我们村里还应该干劲大一点。现在,县里的领导换了不少,新班子有新思维,应该说盖学校又有了新的可能。再说我们的曾副吧,方校长一叫他就答应进来开会,有曾副的支持和我们村校的共同努力我想我们一定能把新学校盖起来。

    史可鉴讲到这里钟玉和几个老师还有几个村干部就啪啪啪鼓了几下掌,史可鉴有些不好意思他继续说:大家看得到,我们吃饭的这间教室,哪一根柱子不是摇摇欲坠的样子?我们坡边小学这么大的一个完小,为什么这几年会没有老师愿意来呢?还不是明摆着,这个祖祠真的是太没有安全感了。但是,我们全校师生还是克服了重重困难,把教学质量抓了上去。我们的幼儿园是全镇农村幼儿园中最正规的,我们的成人扫盲班多次被上级表扬,我们这几年的初考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但这祖祠确实再也不能用了,我们如果能早一天盖新学校就能早一天搬出去。这些年我们村里一直弄不到钱,所以一直立不了项,今天开这会就是要我们三个村无论如何想办法弄些钱。我们县里是宣布过无危房的,这祖祠怎么不是危房?方校长打算请县文明委质检站的下来鉴定一下,等鉴定报告出来我们就先停课,县里就会重视起来了,不过鉴定费到时候可要由我们村里一起来承担。另外,假如县里同意迁址的话,郑大树的工作村里要帮忙做一做。

    六个村干部都默不作声。海所长说:今天当作镇长的面,我斗胆表个态,如果要迁址,批地的事我一定两肋插刀。

    老师们又啪啪啪鼓掌。

    曾副镇长说:今天我坐在这里吃你们的饭,我感到很不安,听了你们的话,我更受到教育。我知道老百姓心里的那句话──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学校是一定要盖的,不过要引起县里的重视,而且是高度重视,刚才小史讲到的方校长的打算,我看也是实事求是,不算跟县教委作对。我也表个态,镇里虽然也没钱,但我们有机砖厂有水泥厂有采育场,我们可以提供一部分砖头水泥和木头,村里设法集点钱就可以找县里了。

    庆祝村村长说:曾副,你不知道,我们县去年把村这一级的换届选举延期到今年,今年你们县里和乡镇人员变动大,又临时决定村一级不进行全面改选,如果真的选起来,我们连买纸写公告的钱都要我们村干部自己掏。方校长也知道,我们三个村都欠学校好几百块民办工资呢。

    庆祝村长话音一落,其余村干部都诉起苦来。钱钱钱,在这个时代,没有钱怎么行呢?方正口向曾副镇长敬酒时显得很豪爽,一口就干了。海所长胡老师正和村干部们轮流做通官,曾副镇长站起来说:大家玩吧我先走一步,海所长你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