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飓教育吧
罗飓教育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8,541
  • 关注人气:8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篇小说)陈水金进城的故事(3)

(2005-11-27 20:32:49)
分类: 小说
(短篇小说)                     陈水金进城的故事(3)
                        罗飓
 

    陈水金找不到目标,眼珠都快突出来了。他突然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可能是刚才车上那红红嘴唇弯弯眉的女人卖的两块钱一只的鸡腿在作怪。陈水金在心里骂着那红红嘴唇弯弯眉的女人,眼睛却盯着远处一座矮房子,因为从那里出出进进的人好像都在提裤子。

   陈水金走近那矮房子,见那房子左侧一个门,写着大红的“男”字,右侧也一个门,写着大红的“女”字。妈的真的是厕所!陈水金既惊喜又气恼:找厕所这么容易,找儿子怎么这么难?假如儿子也提着裤子或者左手举一块牌写着大红的“男”字、右手举一块牌写着大红的“女”字不是也一下就能找到了么?他这样想着就往左侧那写有“男”字的门匆匆而入,不料随后跟进一个黑脸矮男人来,揪住他的衣角说:“老板,你还没交钱呢。”

   “什么?城里的厕所真的要交钱?”陈水金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他不是叫我“老板”吗?怎么不打自招暴露了自己是乡下人呢?

    “上厕所前交钱,天经地义,都好几年了!”黑脸矮男人满脸鄙夷地说。

    陈水金后来跟村里人说:“省里的厕所虽然要收两毛钱,妈的那才叫厕所,刚把大粪屙出来,哗哗哗就被水冲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一点臭气也闻不上。”

    村里的“老一辈”当然一愣一愣的。而个别“年轻的”就插嘴说:“这有啥稀奇,县里的侧所也是这样的。”

    陈水金从厕所出来,又到出口处找儿子,在昏暗的灯光中,他看到有个人在东张西望,样子很像儿子,就兴冲冲地走了过去。等走到跟前,那人劈头问道:“老板,要住店么?我们那儿最优惠,十块钱一晚上,我们有专车接送,免费的。”说着,那人已伸出两只大手,旁边又多了两个人,不由分说,陈水金已被推上了停在边上的已装了好些人的中巴上。

    “你们想干什么?我儿子会来接我。”面对这几个彪形大汉,陈水金有点害怕。

    “老板,你是乘刚才101次车来的吧,都进站半个多小时了, 你儿子没见到你就回去了。”彪形大汉说,“你到我们旅馆先住一个晚上,明天白天再去找你儿子,我们旅馆条件好,服务周到。”

    陈水金还想下车,但车子已经发动,彪形大汉又拦在门口。陈水金无奈,跟着车子七拐八弯,好不容易到了一个地方,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陈水金跟着大家下了车,就看到一块雪亮雪亮的灯牌,灯牌上写着:“芙蓉旅馆”四个大字。陈水金想:儿子在信中说火车站出口左侧不远处有一站点,如果万一等不到他,可在这站点里乘20路车到终点站,然后拐过一条大街再穿过两条小街,就可以到他的单位了。可是,现在被弄到这儿来,到哪里去乘那20路车呢?只好明天回火车站再说了。

    陈水金跟着大家到服务台登记住宿,他掏出身份证,服务员也不看,扔回来说:“三十块。”

    陈水金吓了一跳:“服务员,不是说好十块的吗?”

    “十块的是两个人一床,一个房间五床;三十块的是一个人一床,一个房间三床。现在,十块的已经没有空位了,只剩三十块的,不住拉倒。”红红嘴唇弯弯眉的女服务员瞪着眼睛说。

    陈水金想,我哪里得罪了这女人?等他洗漱完毕准备睡觉时,“这女人”提了一壶开水放在他床头,他连忙说:“服务员,谢谢。”

    可那“服务员”又瞪了他一眼,然后气呼呼地走了。

    这事让陈水金纳闷了好几天,后来听儿子说,现在的女人不管多大年纪,都喜欢别人称她“小姐”,他才恍然醒悟过来。

    “城里的女人真他妈的怪,都烂得不成样子了,还要人叫他小姐。”陈水金对村里人说,“小个屁!无非是嘴唇像鸡屁股,眉毛像贴上去的黑胶布。”

    村里人听了,都很解气:“对,对,那嘴唇确实像鸡屁股。”

    第二天早晨,陈水金走出“芙蓉旅馆”时,忽然想起上回去北京,儿子建议到街上的公共汽车停靠站去找路牌的情景,于是就朝着“芙蓉旅馆”左侧街上的一个站点走去,果然看到了20路车的牌子。

    陈水金吸取了上次在北京乘29路车的教训,一路问讯,因为是本省,不用翻舌头。到了终点站,拐过一条大街,又穿过两条小街,就到了儿子的单位。此时,儿子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因为接不到父亲,他昨晚就打长途电话到镇子里,叫镇子里的一个朋友赶到村里,看父亲有没有来省城,镇里的朋友回电话说,已经来省城了。

    陈水金便一五一十地把昨晚的经历告诉了儿子。儿子大笑说:“老爸啊老爸,你还在村子里吹牛说你见过世面呢。那个穿警服的是我的朋友,我因为有急事要处理,就叫他代我去接你,他不认识你,所以把你的名字写在牌子上,公安局挂牌抓人怎么是这样的呢?”

    这事陈水金没敢跟村里人说,后来儿子回了一趟村里,才泄露了秘密。陈水金就红着脸说:“你们别笑,要换了你们,早被鸡屁股黑胶布迷了去,连怎么回来都不懂了。”

    陈水金在儿子的单身宿舍里住了下来,然后每天去当“监工”,春节时工人停工了几天,陈水金跟儿子简单过了年,无聊时便一个人到街上看大楼、逛商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