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鸿鹄在天-
-鸿鹄在天-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5,598
  • 关注人气:1,6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明  堂  (下)

(2011-12-30 14:40:17)
标签:

鸿鹄在天

明堂

张一冰

小说

分类: 小说故事

玉升守孝一年,婚期也推迟了半年多。第二年忙罢(夏收后)才办的婚事。没有了父亲,和同村人相比,玉升的婚礼简单了很多。

嫁了女儿,十二能就和师父出门云游去了,这一去也再就没有回来过。很多年以后,有人说在省城见到过十二能,又结婚了。娶了一个上海女人,又得了一女。

    听说了十二能又结婚了那一夜玉升娘屋里的灯直亮着,纳了一夜的鞋底子。

媳妇是娶来了,人很贤慧、长的也很端庄。可就是结婚都二三年了还没有生育。头一年还不觉得啥,第二年把法子都想遍了、把精都成匝了,还是怀不上。为这事情巧云觉得气不长,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在家里对玉升也是百依百顺的。街坊邻居的议论就不说了,玉升娘对这事的关心就让小俩口十分尴尬。

玉升结婚后的第三年,公社修水库。青壮年都到水库工地上去了,自然也少不了玉升。白天在工地上干活,晚上也不能回家,都在窝棚里打通铺。

一天晚上,也不知道谁挑起的话题,小伙子们聊起了“过明堂”。这“明堂”原本是风水先生专用的术语,有内明堂和外明堂之分。内明堂是指上房大厅的那块地方、外明堂指的是宅前地气聚集的地方,也就是指房子前面的那块空地。宅子的风水好不好和明堂有很大的关系。旧社会山上的土匪掳来了妇女,首领会在山寨大厅的“明堂”处当众奸污这些妇女,谓之“过明堂”。然后再发配给小喽啰们。这事在民间也偶有发生,形成了当地特有的民风。当地人崇尚这个,认为能“过明堂”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子汉。据说过明堂”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行的。

这不,玉升一句话没说好,就让大伙搞的下不了台了。非得让玉升证明一下。硬让大伙簇拥着回村了。

玉升回到家里,见了巧云按倒在地,就开始扒了。巧云喊叫着“干啥呢?”玉升也不回答。巧云急了,一脚把玉升踹了个仰面朝天。那些门外头看热闹的都忍不住大笑起来、并作鸟兽散了。

那一天晚上,村里的青年们没有回到工地上去,都回到自己的家里了。第二天一大早都按时回到了工地上。可干活的情况把领队的老白急坏了,村里的青年突击队硬是没有完成当天的土方定额,灶上都开晚饭了,这儿的土方定额还差了一块。大伙承诺第二天补上后,老白才让收的工。这事情以前还没有发生过。老白是公社的干部,晚上是骑自行车回家的,昨晚大伙回村的事他不知道,因而就很纳闷,昨晚你们都干了些啥,今儿这么无精打采的,晚上要早点睡哟。

和往常一样,第二天傍晚,村里的男人们都端着饭碗聚在大槐树下吃饭、聊天。玉升过明堂的事自然是话题了。令狐听了一会就发表长篇大论了:这人和兽的区别是啥呢?兽是知足不知耻,一年中只在繁殖期交配,知足。可能在青天白日之时、同类的众目睽睽之下弄事,不知耻。人和兽是相反的,一年四季没完没了,没个足筋。可人知道羞耻,把这当成了私密的事,知耻不知足。不知足又不知耻就不知道是啥了。

令狐都讲完了,可还是那么安静,大伙还想听下去呢。

令狐又接着讲了:男人不能作践自己的女人。就拿这跪拜礼来说吧,民国初年就废除了,更甭说现在了,老百姓见了谁都不用下跪了。可就有一个人男人是不得不跪的,那就是自己的女人。你甭笑,结了婚你就知道了。这就是老天爷的安排,想改都改不了,就是要让你知道善待自己的女人,作践自己的女人是伤天害理的,会遭天谴的。

不知是谁说了:还是令狐能行,把人骂了,还让人觉得他有学问。大伙都笑了。

过明堂这事,就成了玉升的笑柄了。这玉升嘴还硬着呢,说是又冲上去把事还是成了。为这事还跟孬蛋干了一仗。

事隔不久,久不开怀的巧云显怀了。巧云见了谁都说自己怀上了,高兴的不得了。

怀胎十月,一朝分娩。十个月以后,巧云生了个大胖小子。俗成约定,给娃起名字是要请人家令狐的,可这玉升跟谁也没商量,就给娃把名字起了,娃的名字就叫明堂。这就是明堂名字的来由。

明堂小时候不光长的结实,人也灵醒。从上小学开始学习就没有出过前三名。高中毕业后就考到省城里的银行学校了。阴差阳错地就进了银行,成为了司库员。明堂考进银行学校的时候,村里人就想起了风水先生选墓穴的事情了,都认为没准明堂还真能成为富翁呢。可明堂到现在也没能成为富翁,这也是村里人聊天的一个话题。有的人说是当年玉升娘给阴阳先生的钱还不够多,阴阳先生把定穴位的木楔子偏了二寸,结果明堂倒是在管理着很多的钱,但却不是自己的。也有人说那个先生是十二能的师父,倒是很用心的,只是修行不够,找到的并不是真的美穴,只是貌似而己。明堂到底大富大贵了没有,那是后话了,这里暂且不题。

很快明堂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这也成了明堂他师傅的心事。明堂的师傅姓谢,是从上海来的老银行。谢师傅一直也在留心给明堂物色对象呢。这不,他开始注意一位橡胶制品厂的出纳员了。由于工作关系,她几乎每天都要到银行的营业大厅来,虽然人长的还不错,可有点小儿麻痹后遗症,工作单位是社办小厂,应该有戏。

让银行的女同事给说了一下,这女娃还爽快地答应了。第一次见面就在银行的金库里,俩人进去后谢师傅就把金库给锁了。这金库的里库是放现金的地方,外库有卫生间和值班人休息的床铺。到了中午谢师傅才把金库门打开。

俩人谈了不到三个月就结婚了。婚后不到十个月小孩就出生了。满月时明堂请谢师傅给娃起个名字。谢师傅说这名字好起,按时间算这娃应该是在金库里头造下的吧?我看就叫“金库”吧。可明堂还是多了个心眼,在派出所注册时还是改了一个字,把金库改成了银库。不要太直接了么,怪不好意思的。

银库在十岁那年听说了这个故事,就开始闹着改名字了。现在找不到银库了,是银库把名字改了。上初中时把小名改成正式名,现在叫“小□”。哦,先不告诉你,让你猜一猜吧。

 

                        张一冰

                      2011年12月12日于西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