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汪彤
汪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339
  • 关注人气:1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角落

(2020-05-28 11:30:16)

角 

2249字)

汪彤

     “隔离”。你被隔离过吗?当然了,全中国的人,甚至全世界的人,在2020年新年开始,都不同程度的被隔离过。

只是“此隔离非彼隔离”。人们居家隔离,或许在30——150的房间里,过着足不出户却习以为常的日子,不就是不出门吗?这个生活了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家,足以用“家的温暖”安慰隔离人们内心的失落,足以用“港湾式的包容”安慰被锁定在一个小小空间里的压抑情绪。更何况信息化时代,只要有一部手机,或一台电脑,还是能够联系到足够远的人们。

很多“宅”在家里的人,也已经习惯了,对隔离就不觉得那么可怕。更何况还能够偶然出门,去小区里溜达片刻,去超市里买一次生活用品,看一看曾今空荡荡却又慢慢热闹起来的街道。可是还有一种“隔离”,很多人终身也无法体验和想象这样的隔离。

我提着簸箕和笤帚,和单位所有机关科室的女同志,从东侧的小门,上了民警备勤楼。这个地方,也曾进出过,但被隔离五个月之后,竟然觉得异样陌生,甚至有些神秘。我一直好奇,想看看备勤楼二楼和五楼。这里被隔离过二百多人的地方,每次60人,每次14天,甚至42天,这些监狱民警们,他们是在怎样的空间里,怎样的生活,又是怎样的心情?

隔离14天之后,便要走进更深的高墙,走进监狱里管理罪犯,到繁忙劳累的执勤岗位上去,继续进行封闭生活,若说隔离是与家人离别的开始,隔离后进入监狱大门里的封闭生活,更是与家人和世界一步一步的远离。

我心里隐隐约约能感觉到那种滋味,但是我还是想弄个明白,到底这些被隔离的“监狱民警”,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状态中生活,他们是怎样一次一次被隔离、封闭14天,甚至42天、70天、84天,我曾问过武汉某监狱的民警,他们在监狱里封闭执勤100天。一年365天,100天在监狱的某个角落里,监狱民警们默默的管理罪犯,保卫祖国安宁。

我是女民警,在男犯监狱没有被隔离和封闭的经历,我最深的体会是:在一次,送隔离民警进入封闭的仪式中,当民警们从隔离备勤楼下来,将皮箱和大包、小包放到一处,又整齐列队站在监狱大门口,等待命令进入监内封闭。当点名之后,一个一个民警排队进入民警专用通道时,就在进入小门的一瞬间,突然,有一位年轻高个子民警停下来,回头看看天空,他含蓄的脸上,微笑而又无奈,轻轻发出一声感慨:“让我再看看外面的天空。”

“外面的天空和里面的天空有什么不一样吗?”我心里马上回味他的话。是的,虽然都是天空,监狱里面的天空看不到更远,而外面的天空更广阔。

他说完这句话,转身进了通道,开始刷脸验证身份,而他身后,送别的战友整齐的排着队,近旁听到他感慨的几个女民警哗然笑了。而跟在他身后的一个胖民警,也扭过脸,对着我们调侃一句:“只要我出来时,我媳妇不被换掉就行了……”

他虽然是调侃,却让近处的我,心上一阵阵难过。而就是这位胖干警,在他进入监狱封闭管理罪犯的14天里,他的母亲却突然离世了。

我曾这样想过:这个世界你烦恼的时候,对谁都可以没有耐心,但是对父母,你要尽可的有耐心,就是装,也要装出来耐心,我们这一生或许不欠任何人的,可是我们欠父母的,永远还不清。胖警官在封闭期间,失去母亲的悲痛,他一定万万没想到,不然他或许会陪伴在母亲身边,听她絮叨,陪母亲走完人生最后一程。然而“隔离、封闭”铁一样的命令和纪律,钢一样的责任和担当,这是国家安全稳定看不到的角落。

想到这些,我心里总觉得别别扭扭。不是一名监狱民警,很难体会到这种“隔离、封闭”的心里变化和情绪变化,甚至,没有被真正“隔离和封闭”过,也难以真切的感受到“隔离和封闭”对民警们内心的真实压力。

我也曾认真的问过几个男同事。“隔离和封闭的时候,你内心是什么样的感受?是不是封闭以后到监狱里,活动空间大一点,会觉得好一些呢?”

他们似乎麻木了,很多人含糊说不清楚。有一个男民警说:“隔离的时候,虽然没有活动空间、但是轻松得多。封闭以后,要管理罪犯,连续14天工作,每天忙得身心疲惫,感觉压力很大……”

在一次一次的“封闭和隔离”中,有的民警,没看到自己刚出世孩子的头一眼,没能为临产的妻子端上一杯水;有的民警,在监狱里听到母亲去世的噩耗;有的民警,听到父亲或者其他亲人去世的噩耗,甚至没有见上最后一面。这些在平时,或许生老病死,是人们习以为常的人间真相,或者是人之常情。可是被“隔离和封闭”之后,所有家里的难事,大事,大部分监狱民警家属都会克服困难,他们理解自己的亲人在监狱里管理罪犯不容易,他们理解监狱里的疫情安全更不容忽视,他们宁愿自己在监狱外面多一些苦,多一些累,也不想让监狱里的亲人们,再填一丝烦恼,心上再添一点堵。

于是很多事情就这样瞒下来,一直到真正发生大悲伤、大离别,才无可奈何的通知监狱里被隔离和封闭的民警。我不知道,接到家人离去之后的那个民警,被通知结束封闭生活,从监狱值班楼,收拾回家的东西,背着包,一步一步走出监狱大门,走向失去亲人的家里,心里想得啥?心里是啥滋味?这些恐怕也是没有真切体会的人,无法感受到的痛楚。但是我能想象到,眼里含着泪的那双眼睛,一定是无奈却又坚定和坚强的。

在整个疫情还没有结束时,虽然大部分城市已经调整了防疫等级模式,但是监狱14+14+14模式仍然继续,为保证罪犯的安全,为保证社会的稳定,为保证国家正常秩序,为保证老百姓的生活常态,监狱民警们的付出是默默的,是坚定和义无反顾的,甚至在不被理解时,仍然沉默的坚守和坚持。

失去亲人的那个监狱民警,过些日子,又屹然坚定的站在隔离和封闭队伍的一个角落里,他袖臂上没有戴黑色的“孝”字,他头顶上的警徽,在阳光里闪烁着耀眼的光……

 

202054日星期一修改于石缘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厦门散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厦门散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