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汪彤
汪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339
  • 关注人气:1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右岸左岸

(2019-08-07 17:22:04)

右岸左岸

2009字)

汪彤

 

母亲隔着车窗,扶在玻璃上看着我,嘴里似乎说着什么,可是我完全听不见。出站的人群,从我身边擦过,最后空空荡荡的站台只留下我一个。

每次在车站送父母,我脑子里会闪现那句“子欲孝而亲不待”的话。泪水立刻又要涌满眼眶,怕母亲看到难过,急忙从包里掏出太阳眼戴上,却又摘下来,我要让母亲放心地看着我,我忍住了眼泪,看着即将开启的列车,安静地努力向母亲微笑。

车厢里,母亲身旁,父亲正在忙忙碌碌的收拾刚提上火车的行李。父亲的腰身早已不再挺拔,却依然站在卧铺床边,爬向货架,放一只只旅行箱。父母已是70岁的老人,我总想和他们多在一起,这样的别离,让我一次次不舍。

   母亲低头从包里翻找,掏出手机,我以为她又要给我打电话。母亲的絮叨像火车一样长,母亲的絮叨会随着火车跑一路,而我的思念,也会跟着母亲的絮叨,一直向远方去。

   母亲却拿起手机,隔着车窗玻璃,对着站台上的我,拍一张照片,然后发给我。我也拿起手机,对着车窗去拍母亲拍我的样子。网络时代,人与人随时随地交流,无时无刻,有时候自我的空间被完全占据,不能安静下来,忽然有一日内心便会生出巨大的孤独。我与父母每天随时随地视频,我们的分分秒秒都在互相的掌握中,似乎父母一直在我身旁,没有去另一个城市,但我们却不是真实的在一起。

    忽然忆起儿时,与父母在一起的日子,那样的日子也只有18年。小学校里,水泥路旁长着笔直的白杨树,母亲和父亲在同一座办公楼上,但是他们似乎从不串门。我有时溜进母亲的办公室找水喝,有时去父亲的办公室,给我养在那里的一只小猫喂一口食。

    我最怕的一件事是母亲去我的教室,自从搬到新学校,我上了初中,小学老师的母亲已不再给我授课了,但她依然会在某个我没有去她办公室吃早点的课间,端一只搪瓷缸,拿一个蒸好的馒头,出现在我的教室门口。搪瓷缸里烫水冲了生鸡蛋,放了糖,甜甜的味道我很喜欢。馒头拿到手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馒头皮全部剥掉,那上面有母亲手上雪花膏的味道,我难以下咽。

    我喜欢父亲来我的教室,那必是一堂妙趣横生的政治课。当校长的父亲,每月都会给初中、高中带几节政治课,他的政治课能从一个个故事中得到深刻思想,父亲给学生们政治考试,很少在教室里进行,他重视学生们自身对问题的理解和发散性思维。

选一个有太阳的明媚上午,父亲搬一把靠背椅,坐在教室门口。学生们一个个单独站在父亲面前,背诵父亲安排的政治课内容,答题也是随意发挥,父亲似乎盯得并不是那么紧。而我永远都是站在父亲面前最随意的那个,眼睛看着父亲的眼睛:“爸,我没背会,我实在背不会。”

多年以后,我请教父亲,我想背一些《古文观止》上的好文章,或者唐诗三百首,还是背不会,父亲安慰我说:“只要看了就行了,没有必要背下来。你想要的东西会自然留在心里。”于是欧阳修的《秋声赋》我几乎看了二十多遍,一句也没背下,远古晚上的那片雨声,却全在心里了。

    而父亲坐在凳子上,后背晒着暖阳的那个午后,我从父亲的眼里似乎看到了失望和无奈。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我一脸无辜的样子,听到父亲说了两个字“去吧”。

我应是父亲和母亲从不抱太多希望的孩子,然而母亲依然隔天就会给我冲鸡蛋送馒头,我被母亲深爱着,我却嫌母亲到我的教室门口打扰我,让同学们大呼小叫地说:“你妈,你妈来了……”。

如今的我多么盼望妈妈到来,就到我的身边。我18岁离开父母上学后,那个留在小矿区我记忆里的家,我心里称它为“右岸”,那何尝不是我人生的“右岸”,我尽管在这个“右岸”孤寂过、彷徨过、无奈过,总是想要从“右岸”挣脱,爬向人生的大河,离开越远越好,但是走远了才知道,那里是我一生最温暖幸福的家。

我自己与夫建立的家,我心称它为“左岸”。在这里,我曾与深爱的人,一起走过我生命中的又一个18年,我有了此生再也放不下、逃不掉的亲情之爱。儿子的成长,似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却又经历了那么久。昨天他1.8的大个子凑到我跟前,他的头亲昵地挨着我的头,这让我有些不适应。自从他出生后,因怕亲他会让腮帮子流口水,怕大人口腔的气体冲着他,我很少亲他的脸,更没有亲过他的口。与孩子过多的亲昵,早已消失在了他的童年。他却在18岁后的一天,突然要求我像小时候一样抱着他摇一摇。我陌生的看着这个大男孩。


 

    我天天浇灌每年种在窗台上的牵牛花和君子兰,爱抚的眼神似乎在亲吻着这些花花草草,而我的男孩,自从他成长后第一次开始与我对抗,我就一次次的疏远他。爱他是骨头里永远不会消失的根深蒂固,但是哪怕好好的拥抱他一下,也有些困难,他觉得别扭,我也觉得别扭。再过些日子,我的18岁的大男孩,将从我的“左岸”划向他人生的大河。我为了他,18年的心已经适应了他的不断成长,不断远离的过程。我的家将是他的“右岸”,他的“左岸”,在他的人生路上等待着他。

    公公和婆婆早已在天堂安息,夫没有了爸爸妈妈的日子,我看他更加珍惜我的父母,我们商量好,孩子去上大学之后,第一时间接父母来天水。将“左岸”变成“右岸”,往后余生,我陪伴在父母身边……


2019.8.6于碧翠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韩平村的天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韩平村的天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