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bonewe2004
bonewe2004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52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One Life,One Time!

(2010-08-09 13:20:59)
标签:

杂谈

    2个月前,研究生寝室入口处突然贴出了2010中德“跨领域应用创造力”暑期研修班的宣传海报,海报设计虽抓人眼球,我却并未细看。有意思的是,“她”竟在宣传栏中奇迹般的“住”了一个星期,而每天步入寝室大楼时我都和她有直接的“眼神接触”,然后总有一些“冲动”(joel说这是motivation)涌上心头。

    于是就有了光速般“出炉”的申请资料和6月23日晚上九点开始的skype面试。而在Joel 开口说完第一句话后(其实就是不断重复的Hello),我就确信夏令营会给我带来很多收获。15分钟的面试始终围绕跨文化的视角展开,因为这是我所熟悉的,但我并不知道其实这也是Joel的研究领域。

    第二天匆忙回家准备行李去荷兰参加媒介和文学的暑期课程学习,因此并未对面试的结果有所预期。但有意思的是在乌特勒支大学的课堂上,来自德国慕尼黑大学的威力教授极为清晰的发音和娓娓道来的风格却时不时的让我想起Joel的声音(原来joel是加拿大人,但spurrle的授课风格同威力教授简直是如出一辙,这也让我对慕尼黑大学充满了向往)。7月12号在阿姆斯特丹的青年旅馆上网时,突然收到Dr.Tang的录取邮件,我的暑假因此又多了一个目标。

One <wbr>Life,One <wbr>Time!

威力教授说加拿大虽美,但加拿大人却很boring;

但在joel身上,我看到了由内而外的打动人的真诚

One <wbr>Life,One <wbr>Time!

One <wbr>Life,One <wbr>Time!
             如果要给绅士塑一个模板,Joel就是最适合的样板,

          温和的叙述方式和“牙齿尽显”式的微笑让joel的人气“居高不下”

 

    然后就有了我的在场与体验——以面对面的方式去感受德国式的严谨、理性和思辨。这种对德国人先验式的认识随后被初见Werner教授的严肃和平静所证实,也被他18年咨询公司的工作经历所佐证;但在课程结束前一天的party结束后,脑海中的印象又被彻底颠覆。我跟werner戏言,从他的脸上我们感受到了宁静,他则以挂满面部的笑容做了最生动的回答:“我在大学一年级后选择退学,因为在那里我找不到思考和学习的乐趣。如果没有了思考带给我的挑战,为何不到生活中去寻找呢?”。我想正是因为这样的信念和原则,werner才会有毅力在工作之余拿下两个硕士学位、两个博士学位,并开始学习Fine arts。诚如他所言,年轻的时候没有超人的付出是无法抓住成功的机遇的,内心的宁静只有经历各种艰难和挑战后才会获得。有意思的是,对werner不断读学位的举动不满的werner夫人最后也在他的影响下攻读了学位,真是long-life learning活生生的例子,也应征了中国的两句老话:夫唱妇随,活到老学到老。
    

One <wbr>Life,One <wbr>Time!

德国人的严谨背后有难得的坦率和真诚

One <wbr>Life,One <wbr>Time!

Transformers and Werner(变形金刚其实还差一个杀伤性武器)

 

    werner的严谨同joel的娓娓道来倒是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授课氛围,两种不同风格混杂在一起有难以琢磨的默契和喜剧效果,或许这也算得上是跨文化合作带来的好处吧!

 

One <wbr>Life,One <wbr>Time!

 

    最符合德国教授“标准”的要算慕尼黑大学的Neber教授了,深邃而极具洞察力的眼神再加上带有浓烈德国口音的英语让我一度不敢接近,但过去的经历又让我无比确信在距离感的背后有一颗时刻准备倾听和交流的心,这大致就是彼得斯在《交流的无奈中》试图证明的命题:直达内心式的交流总是难以实现,但也正因这样的困难,人们更渴望言说、表达和聆听;我们无需走入彼此的内心世界,却要坦诚相对,手拉手共同前行。在斯特恩的理解中这是行动的阻滞,在彼得斯看来这是交流的无奈,而在neber看来这是如何确认问题的艰难。今天当我重新回忆15天暑期课程的收获,neber所言的“the most difficult task is to identify the question”总是我首先想到的。于我,确认难题的难题也成为一扇窗口,窗口的这一边是我的过去和现在,而在另一边会有多么奇妙的世界等待着我呢!?

    One <wbr>Life,One <wbr>Time!
  Neber喜欢做笔记,这是我们年轻人不太愿意做的事情,但书写和阅读却是批判性思维的土壤

(第一天自我介绍,我的partner是neber,他被我的大胆吓了一跳)

  

     与Neber截然不同的是Spurrle,一个人究竟可以多么快乐,你大致能够从他这里感受到。我们的第一次谈话源于对brainstorming 和brainwritting的不同看法,但令这第一次谈话让人难以忘记的是我非常直接的问Spurrle是不是学生,因为他看起来很年轻——Spurrle被这样的问题雷到了,但这样的印象同之后Spurrle72般变化的面部神情却又极为吻合。更令人着迷的是他总能化简为繁,将复杂的问题层层解剖,描绘出有序和富有层次的思维版图与路径,这同威力教授的授课如出一辙。在他们抽丝剥茧式的思维图像中我看到了理论研究的独特魅力和浩瀚世界——米尔斯用“想象力”来概括眼中的世界,在这样的事物串联和并联中,微观和宏观得到了统一。而这也是我努力追逐的对象——在延绵纷杂的微观世界中建立新的联系,而creativity就隐藏在这样的网络中。

 

One <wbr>Life,One <wbr>Time!

One <wbr>Life,One <wbr>Time!
镜头捕捉人,人捕捉灵感(这也是为何要给最后的Video起名“Arrest”的原因)

    夏令营越接近结束,我也越能理解唐老师为何说她羡慕我们能以营员的身份坐在课堂中学习。有太多琐碎的组织工作需要处理,而这些付出却并不一定能够被察觉,但没有这样的工作整个夏令营几乎不可能顺利完成。Dr.Tang 所言的“语言只是工具,思想才是根本”我也很赞同——真正将我们区别开来的是我们的思维,这也是为何critical thinking会被反复强调。从唐老师这我也感受到了彩云之南女子的细腻、果敢和甜美的声音(龙婉秋、王玉冰也是云南的),当然老朋友leon的歌喉也是让人大为惊艳。

One <wbr>Life,One <wbr>Time!

                                      彩云之南的秀美
   

    整个课程,我一直在transformers的“包围”中“运转”,我的左手、右手、左脚、右脚虽然“不听使唤”,但却能够达成默契——我们的tansformation并不总是成功,但却总是独特,11月份的人果然天生我才必有用: 向丝路(好像写错了)会议记录天下一绝(15天无错误运转);周迎的德语情歌情到深处愁更愁(我在愁,她在笑);肖敏敏的内敛和含蓄后是湖南女孩特有的灵气(你有话对tony说,却未说出口);李琪纹的雷人妙想更甚于我(我会努力追赶的);刘佳的开怀大笑是transformers的全新高能清洁核动力(而且是免费的)。被一群女孩包围感觉很nice,如果你像我一样有幸成为头部,更是有“众星捧月”的成就感。“Transformers,transfer your mind”的口号我会珍藏,并时不时喊喊(你们就别喊了,嘴长在头上)——即使这一次变身不再是合体而是解体,但别忘了还有续集等待我们去编写和表演!

   

One <wbr>Life,One <wbr>Time!

 

One <wbr>Life,One <wbr>Time!
跳起前我们的支点在中国,落地时我们的支点会在哪里呢?

     毕业典礼小组发言时我还是控制不住流了眼泪。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参加国际夏令营,但在BNU的15天确实带给了我很多新的东西。想想30天前,当我穿越空间独自漫步在乌特勒支的街道上时,微风拂面时总有窃窃私语萦绕耳边,我的目光常常循着无心快语的方向投往与我擦肩而过的黑发;30天后,当我再次穿越空间行走在BNU的校园内时,我已不再散漫和漂移,在我目光汇集的前方有的是再清晰不过的影像。30天,在这去与回的转化中,我感受到了困境与矛盾,也在其中真实感受到了我的存在,更为重要的是我在回归的过程中寻找了内心的认同与归宿。

One <wbr>Life,One <wbr>Time!

One <wbr>Life,One <wbr>Time!

One <wbr>Life,One <wbr>Time!

参观西门子的合影(其实我脑袋里还有很多问题想问ben)

One <wbr>Life,One <wbr>Time!

                                 国企的安静与井然有序同生物所的自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张静和冯明理的“One Life,One Time”于我概括了生命的有限,但更海涵了生命的无限,在有限与无限交织的网络中有你、我、他共同构成的延伸——你在那头,我在这头,他在另一头——几个月后,我们中的许多人也将开始空间的穿越,将延伸的结点带往另一个地方甚至国度,通过这些结点,即使无法实现身体的在场我们也能去感触和体会。

    3年前,当我第一次参与到夏令营的活动中时,离别在我的理解中充满了感伤的色彩,但2010年8月8日的分别却让我对某年某月某地的再次重逢充满期待——我在阿姆斯特丹实现了同annika的三年之约,而下一次我将在德意志的土地上和谁相遇呢?

     Time to say goodbye,but not seperated!整理好记忆,又将满怀憧憬的前行,选择离开,因为离开意味着新的开始,在这样的迂回中,期待你我的下一次相遇和重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