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千千和风v
千千和风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192
  • 关注人气:1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指向弱者的家庭暴力

(2013-05-18 00:22:15)
标签:

秩序

方面

高高

弱者

暴力行为

前两天,因一位男子在上海仁济东院将1岁多的亲生儿子摔在地上,致其颅骨骨折。消息一经刊出,引起网民强烈反响,纷纷谴责该男子“禽兽不如”。实际上,这是一起典型的家庭暴力事件。当事人陈某之前就抚养儿子的纠纷与妻子发生争论而将其腹部刺伤。采访中得知,事情的导火索是因为,婆婆和丈夫都希望媳妇辞职回家带孩子,而妻子不愿意,导致冲突。

陈某对于妻子和儿子的暴力行为当然是要受到谴责的。但是,从这样的家庭暴力事件中,我们不难发现,农村在城市化进程中的文化冲突问题,家庭的结构性问题,都是引发家庭暴力的因素。

陈某和妻子蔡某的这个家庭,有着比较典型的中国传统家庭的文化:男主外,女主内。因此,在婆婆和丈夫看来,妻子辞职回家带孩子,在家庭事务中承担更多责任是理所应当的。但是,这种中国农村传统的家庭文化,在城市化进程中,受到了冲击。面对家庭自身发展的需要,这个大家庭中的核心——陈某和蔡某夫妻,承担了更多的家庭经济责任。和太多的中国农村家庭一样,他们外出打工,而孩子则由公婆照顾。

这样的家务分配当然也是个办法,但是问题来了,在与城镇化生活接触的过程中,年轻的夫妻也更愿意向“城里人”学习“城市化”的生活方式:比如,他们的夫妻关系,他们的育儿方式,他们处理家庭关系的经验,等等。而女性的一方,在这个过程中,也看到了在夫妻关系中“平权”的可能性——这一方面是学习的过程,另一方面也是在更多为家庭创造经济财富的过程中逐渐觉醒的性别意识。

但每个家庭中的成员并不可能同步发生改变。在妻子对家庭地位诉求表达的过程中,丈夫未必能够同步作出权力“让渡”。重要的是,他们的家庭文化结构并没有发生改变——男主外女主内的意识依旧根深蒂固。也就是说,丈夫从主外的角色上未必能顺利地过渡到对家务承担的角色中,或者说,即便有了一定的过渡,在内心却未必能接受这样的角色转换。对妻子而言,在工作过程中的自我价值实现的体验,也使得她轻易不再愿意退居到仅仅做一个“贤妻良母”的传统角色中去。——更重要的是,由于家庭承担的经济和发展的压力,他们都不可能轻易退回到原先“男耕女织”的农业化生活方式中去。而更新中的生活方式,同尚未改变的家庭文化及结构发生了冲突。打工(社会化)的压力、家务的压力、家庭角色转换的压力......这一系列压力,在社会尚没有更好的舒解渠道时,让整个家庭满载负荷。

这里重点要说的是作为丈夫的男性。在传统社会性别文化的要求下,他必须承担一个“一家之主”的顶梁柱的角色。这要求他不仅要承担最大的经济责任,也要承担家庭核心权威的角色。——一家之主的丈夫在家庭内部的权力至高,妻子、孩子都位居次之。这种高高的“权力”角色要求他对家庭其他成员具有权威和控制力。——这也是传统社会性别角色对“优秀男人”的定位,这种定位实际上恰恰牵绊了男性改变的可能,更剥夺了男性从家庭内高高的权威位置上走下来的权利——如果你没办法赚钱最多,如果你对妻儿的控制力减弱,你都会被评价为“不是好丈夫”或者“不是男人”。这种直接指向“性别气质”的否定性评价,让实际上已经没有办法独自承担“主外”压力,以及没办法在现实中对妻儿产生实际控制的“丈夫”这一脸谱上,写满苦逼的刚烈和空洞的坚强。男人,被束缚在了一个坚硬的“盔甲”中。

于是,暴力产生了。在心理学上,暴力实际上意味着自我失控。一个对自我角色和价值的定位出现迷茫和无助的人,他没有办法从自我控制中获得存在感,而只能通过对他人的暴力体会到自己尚有力量。装在“盔甲”中的丈夫依旧要表现出孔武有力的阳刚,来证明自己依然是这个家庭中最有话语权的人,来证明自己是“男人”,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暴力。因此说,实际上,施暴者都是弱者。而弱者的暴力,不会指向改变旧有不公的秩序,而只能指向他所认为的更弱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