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千千和风v
千千和风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192
  • 关注人气:1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少时冤家

(2011-05-22 20:37:53)
标签:

少儿

北京

开心网

不知道

高考失利

杂谈

      前些天,在开心网上,一个意外的名字加了我,这个名字我熟悉,但也陌生。犹豫了一下,我批了。

      昨天晚上,我又无意中上了开心网,这个名字开始和我说话。

      是的,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准确的说,是初中的一位同班同学,这位同学其实和我没有多大的交情,这么多年来之所以我一看见他的名字就能想起来,是因为,多年前,我们曾经是死对头。

     其实小孩子也是有恨的,多年前我就知道。当我一开始进入初中这个班的时候,当我一开始就被老师任命为班干部的时候,我和他之间的战争就开始了,这场战争持续了整整三年初中,一直到高中,我们进入同一所学校,在不同的班级,我们见了面还是不会说话,远远的躲开。我承认,实际上,我一直有点怕他。

     我始终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恨我,讨厌我,在班级里,一直和我作对,老师让我带大家一起自习,我也没多说什么,但他就捣乱,眼睛里充满着挑衅的目光,就这么看着我。老师让我收大家的作业,走到他那边,永远也收不到,骄傲地抬着头,瞪着我:“没有!有也不给你!”

     他常常会在班里和同学打架,只要他看不惯的。对着女生,从来不会打,但会挥舞拳头给予武力威胁。我是怕的,我真的怕,不是怕他打我,但我不知道怕什么,反正总是躲着他。

    但是他是个聪明的孩子,成绩也特别好,非常非常优秀,几乎不用努力学习,想得第几名就是第几名。整个初中,在学习上,我一直和他暗暗较劲,我们从成绩面上也确实不分彼此。在人缘上,他有他的门派,我也有暗中帮我的男生女生,而在老师那里,我们都是遭到老师厚爱的孩子。

    高中的时候,我始终住校,埋头读书。我所在的高中是市重点,以理工科见长,而我一直是文科好,所以高中三年我一直比较辛苦,也比较压抑。而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读书,只一直传来他闯祸的消息。到了高二,他开始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和另一班的特别优秀的女生,那个女生扬言:我有过好些个男朋友了,但他是令我最快乐的一个!我有点羡慕他们,却顾不上过于关心这些八卦新闻,我成了始终努力,却总也赶不到前头的中等生。

    高三,我们都在备考,他那个优秀的女朋友被保送了清华,下半学期就不用来上课了,于是,我们接着听说,他也开始备考,他填的所有的志愿几乎都是北京的学校......。但他们说,还是依然看到他们牵手在街上逛的身影......。再后来,高考完了,我发挥的还不错,进了政法学院,而从此再也没有听到他的消息。

    时隔那么久,居然还能在网上碰到,开心网的神奇再度让我领教。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我知道他现在在新加坡生活,结婚了,有一个儿子。于是他告诉我,当年他高考失利了,进了志愿中唯一一所不在北京的高校,大学之后,他和女友分手了,毕业以后,他去了北京发展,前女友出国了,他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一个北京姑娘。他说,他一直觉得自己属于北方,他喜欢北京,而不喜欢南方这种粘粘糊糊的气质,而现在,他在一个非常非常南的地方定居。他把儿子的户口迁在了北京。我说:等他成年他可以自己选择国籍。“不允许!”他说,“他得知道,他就是中国人。”

    说着说着,他忽然问我,“当年,我对你很不友好,你还记得么?”其实我是记得的,但我其实也是忘记了。“当时太不懂事,想起来很后悔,现在跟你道歉,你还接受么?”其实完全没有必要了,过去了,我真的不认为他是故意要伤害我的,那是小孩子的一时所为。但他的道歉我接受了,因为我想,那样他会心里好过些。“如果我不主动和你说话,你是不是也不会主动和我说话?”“我确实不会主动和你说话,但不是故意的,因为我几乎不在开心网主动和人聊天。”看来,他确实始终介怀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怎么证明我已经坦然,但确确实实,那段经历虽然依稀记得,那时的痛苦也还依稀记得,但所有这些都淡的像风一样了,而留下来的,仅仅是当年的“为赋新词强作愁”。

    看到我释然了,他也放松了,渐渐的,我们开始分析当年他为什么这么对我。他说,因为老师一开始就让我做班干部,于是,他就觉得我和老师是一伙儿的,于是他就要挑衅......我记得有一次他和我吵架之后,我很生气,趴在桌子上,当时我知道他走过来,他有点慌,但我后来抬起头,他发现我没有哭,便很失望,还带着愤怒。我问他记不记得那个场景,没想到他完全记得,他说,他有一次把一个年轻女老师弄哭了,他站在那里显得很倔强,但其实很害怕,不知道怎么收场;而同样的,那次我趴在桌子上,他也以为我真的哭了,有点害怕,“我当时还想把你头掰起来看看是不是真的哭了”,但当发现我没有哭的时候,他说“也不是愤怒,就是觉得被戏弄了!”于是我们讨论说,看来,女生的哭是很有用的,要学会用。

    说到高中的时候,我坦然当时还是有点怕他,没想到,他说,其实高中的时候就想和我道歉了,但每次碰到都很尴尬,觉得自己做错了,就没有勇气和我说话,而我又一直躲着他,他觉得我肯定恨死他了。于是,这样的误会一结就是十几年。

    事实上我们不仅聊了当时的那段“过节”,更多也聊了很多同学,老师,不乏许多八卦。他聊到高三学农那会儿,他带着几个男生晚上无聊跑到我们女生宿舍底下用录音机录下我们的卧谈会,听到了不少姑娘们的心事,而当时我们寝室一位女孩子半夜起来出门上厕所,把他们吓得跑,把拖鞋都跑丢了,那盘磁带,至今还在......我想,当年若被发现,也许是个“流氓罪”了吧,再或者,这盘磁带要是换做在今天,上了网,也能弄出个不大不小的事情来,也再或者,今天的我们是再也录不到那样单纯的对话了。诚如高中同学每次的聚会不是股票就是房子再不就是车子、工资之类的一样,这些味同嚼蜡的东西和当年的鲜活比起来,不知道我们是老了,还是成熟了。

    我发现,对于少年时的记忆,我既清晰又模糊。我说,我当时糊里糊涂的,其实也并不是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说,“你是少女怀春”。精明的他呀,猜对了。哈哈,13、4岁的少女,哪个不怀春呢?

    说起当年自己闯的那些祸,我们都还怀念着当时的老师,其实我们都是幸运的,当年单纯的我们,单纯的家长,单纯的老师啊,没有给我们的童年过多的压力,于是,自由如他也证明了自己的成才,而乖顺如我,也并没有耽误的太多。他依旧不满当时的教育体制,认为自己的个性被抹杀了,因此,长大以后,他就不再叛逆了,而我总结:事实上,我骨子里和你是一类人,我们都是叛逆的,只是小时候的我,这股叛逆没有表现出来,那时我确实是服从的,但长大了,大学之后,我就变了......。他说,早知道你应该告诉我,那时候我们就应该是一伙儿的

    下线之后,我始终在想一个问题,却一直没有想明白,我究竟和谁是一伙儿的呢?我也不知道,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