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千千和风v
千千和风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435
  • 关注人气:1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只青蛙

(2008-12-06 21:27:01)
标签:

杂谈

分类: MSN搬家
      周四去下午文明办开会,我是一直挺喜欢去文明办开会的,因为它现在搬在余庆路的一栋洋房里,每次从余庆路直接走过去,感觉都特别好,很安静、很舒服,紧靠着康平路的这几条马路一向是我很喜欢的,离徐家汇的喧嚣仅一墙之隔,就判若两个世界,走在这里往往让我有恋爱的冲动和平静的心情。
     走去的时候,我是不会轻易让我的感官休息的,看看、听听、闻闻、想想......。不知道什么时候,余庆路上那扇漆黑的铁门前多了个岗哨,站着个年轻英俊的士兵,目不斜视很威严的样子,可是,更让我吃惊的是,他站的那个岗位前不知道啥时候开始树了个有机玻璃的隔栏,约到他腰那儿高,上面还印了几个字:岗哨神圣 不可侵犯。嘿,这几个字有些搞笑,让联想到是不是有路人会骚扰他们或者有好奇的游客和他合影之类的很多景象,因为我常常看到一些出国回来的朋友和外国岗哨合影的照片,哨兵们严肃的表情很风景,这样的联想让我进而觉得原本挺神圣的岗哨有点显得心虚。
     开了一个多小时会,回来的路上还是从余庆路走。周四那天的下午冷空气很明显了,我不由抓紧了衣领低头前行,走到那个岗哨前,再次看见那张年轻的稍显稚嫩的脸庞,不由多了几分心疼。他们的父母应该在某个并不富裕的屋子里想念他们的儿子吧,想起儿子在大上海过着至少不愁吃穿的日子,应该很欣慰的,如果看到儿子那么神气地在这里站岗,他们会不会更开心呢?想到冷空气来袭,他们会不会有几分担心呢?应该不用担心,他们的儿子会比他们暖和,尽管站在风里。
     一阵风吹过,路上的车和人真的不多,两边金黄色的梧桐落下纷纷扰扰的叶子,倏然的好看。我忽然觉得这好像就是上海的秋天呢,好美丽,梧桐、落叶,宁静的街道、老洋房。我拿出手机,对着街道对面开始拍,我希望这样的景色能留在我的手机里,我等待着人车很少的那一瞬,按下快门。喀嚓!很得意。
    “对不起同志!”有年月没听见人家叫我同志了,我一抬头,正是对面那张英俊的脸庞,他有礼貌地、轻轻得跟我说:对不起,这里不让摄影。我一下有些纳闷,立马反应过来,这是康平路的边上,一直传说这里住着些许要员,也有人说,是要员的某位公子,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几乎每个上海人听到“康平路”都会显出神秘的神色。总之不是一般人呆的地方。我立刻把手机拿到他眼前,跟他解释:我只是想拍个落叶和街景,你看下,没什么吧?他看着我的手机说:拍对面的老房子可以,拍这边不行。对了,这进一步证实了我的猜测,在那个漆黑的门里面一定是不为我们所知的地界。我让他仔细看了我的手机说,你看下,如果有问题,我删了吧,免得你为难。他又看了一下,说:好吧,没事。不用删了。谢谢你!
    于是我走了,我无心再欣赏刚才拍下来的美景。我一个劲在猜测,那扇漆黑的铁门里面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过了好几分钟,我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对劲,周围没有任何禁拍标志呀?为什么我不能拍呢?我是中国人、上海人,我为什么不能拍下我喜欢的城市的景色呢?然后,我为什么没有发火?我甚至都没有要求他解释一下,我怎么甚至就那么自觉地给他看了我的手机?是谁赋予他盘问我、看我手机的权力?是谁可以让他在觉得“可疑”的情况下离开他那个神圣的岗位,来怀疑我这个手无寸铁的普通市民?奇怪,我为什么不生气?我居然都没有一丝想到要质问他,问问他我为什么不可以拍,甚至在那一刻,我还有点害怕,有点心虚,好像我妨碍了他,妨碍了别人的隐私,我做错了么?
    我终于感觉到我从来就是一只温水里的青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冷月
后一篇:圣诞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冷月
    后一篇 >圣诞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