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一头猪哭泣

(2018-02-07 09:36:45)
标签:

原创/随笔

分类: 随笔

朋友请我到乡下去吃刨汤肉(也就是杀猪饭),我说年底工作忙,事情多,难得抽得出时间。朋友说,现在县县都通高速路,开车不过三小时左右的时间,周六下去,周日回来,又误不了事;吃点土猪肉,不施化肥、农药的蔬菜,喝杯农家酿的包谷烧,呼吸点乡村新鲜空气,多么安逸的事!

我谢绝了朋友的好意。我当然知道乡村好,蔬菜甘美,土猪肉好吃,包谷烧醉人,空气里有股甜丝丝的味道,可以洗心洗肺,可毕竟年底事多,还有,有个不好意思说出口的缘由,怕杀猪时那血淋淋的场面,猪的惨叫声震耳欲聋,听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也许有人会说我矫情,在农村长大的人,小时候见到杀年猪的场景多了去,杀年猪时还帮着捉过猪,吃猪肉时大块大块的往口里塞,怎么现在不喜欢杀猪的场景了呢?

一来是,我对吃东西越来越不讲究,没有少年时对美食美酒狂热追求的情怀,现在粗茶淡饭能够裹腹就足矣;二来呢,某次听一个朋友讲他乡下婶婶的故事,让我有些触动。

朋友的讲故事是这样的:他乡下的婶婶每年都要养年猪,对养的猪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有时给猪添潲食,还对猪喃喃自语:乖,好好长,快快长,你要争气,多长点肉!还会给猪挠痒痒,把圈舍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她养的猪也真给她争气,每年都长得壮壮的,有三四百斤重,村里人都羡慕她家年年杀大肥猪。可奇怪的是,每年杀年猪的时候,他的婶婶把杀猪烫猪毛的水烧好,请帮忙的人请上,到杀猪时却躲在屋子里不出来,听到外面猪被杀时的嚎叫声有时会哭,甚至还哭得很伤心。帮忙的人杀了猪,大家高高兴兴地吃肉,她却一片肉也不吃,红着眼,就着萝卜、白菜勉强咽点米饭。大家都笑他的婶婶,说她真迂!猪喂养来就是让人杀来吃的,有什么伤心的呢?被人杀那是猪的宿命,没办法,谁也改不了!别人这样安慰他的婶婶,他的婶婶听了别人的劝,似乎心里也好受一些,可每年到了杀猪的日子,她照常是那个样子,要哭,还伤心得吃不下饭。他的婶婶总觉得对不起猪,把它好好养大,却是为了杀它,要它的命,吃它的肉,用它的肉熬制猪油,供一家子人一年炒菜吃,自己真是罪孽深重!后来,他的婶婶居然向菩萨许愿,每月农历初一、十五吃素,不沾一丝荤腥,以此向菩萨忏悔自己的罪孽,这样竟然坚持了几十年。

当初听朋友讲的这个故事,我也是觉得好笑,觉得朋友的婶婶真的迂,猪对于人的价值,就在于长大杀了后可以满足人的口腹之欲,有必要为一头猪而哭泣吗?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地我对这个故事有了不同的感受,生命确实有很多无奈与挣扎,有很多知其不可为而为的时候,谁能说清生命的轮回,谁又能洗得净我们一世的风尘?我们小小的心一直在承受,在红尘中不断的挣扎、翻滚,云淡风轻,心静如水,那是得经历多少生活的煎熬才能换来的从容淡定?

我无法言说生命的秘密,也解不开尘世的种种纠结。但是,我愿意重新审视朋友讲给我听的故事,为一头猪哭泣,也许这里边藏匿着某种生命的哀怜。

                                      2018/2/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