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郑小琼
郑小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5,314
  • 关注人气:4,3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乌鸦

(2015-10-18 05:09:02)
标签:

情感

   乌鸦

她劈柴,把一天劈成白昼与黑夜,悲伤时

便把黑夜劈长一些。草木荒凉,乌鸦安静

寂静长满狭小的灌木与昏暗,鸦影被瓦砾

覆盖,木头里有白发、衰老、皱纹,鸦腹

 

藏尖刀与老虎,祖母们的怯懦与不幸,乌鸦

饮啜夜色与树汁,从身体到灵魂,染满暮色

幽闭园中万物,祖父返回大烟与枯木,他呻吟

仰望巴掌大的青天,院中微凉,流云落寞

 

黑羽毛饱尝世态炎凉,它习惯在沸水间

寻找古老的平静,镜中的骷髅,巫婆的

眼睛,幽凄的鸣声,它们蹲在夜的枝头

不祥的古鸟四顾盲然,落叶纷纷,残月

 

变曙色,乌鸦化夜莺,闺房养蝴蝶与梦

壁虎断尾危墙,辘轳惊飞喜鹊,迷雾

吞下山林,她收容寒枕、白霜、鸳鸯锦

镜照相思瘦,用涟漪稀释时光与忧伤

 

布谷取水江边,彩虹消瘦天空,海棠压

孤枝,桑树鸣乌鸦,人世幽深,祖宅荒芜

我返回荒野旧院,野兔出没丛林,暮色

覆盖流水与心灵,黑色屋顶群鸦飞起

 

梧桐树叶阴森,乱花丛里的寒虫鸣叫

枯井朽轳断绳,我收扰晚霞的枯寂,祖父

像一只黑色的乌鸦站在枯枝,它的黑眼睛

加深庄园的荒凉,夜风用鸦声把庄园笼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走马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走马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