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oyosan
oyos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3,892
  • 关注人气:4,2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台球历程

(2019-12-13 18:20:09)
我的台球历程



我不算高手。不过我也有过高光时刻。2013年在北京环球贸易中心的球房对阵前国手哈斯木老师,我打得非常好,以实力获胜,整个球房都在围观。但是我知道,哈斯木老师年事已高,当时他是因为汉语好,陪着即将赴英参加ptc总决赛的居热提来北京训练。我打不过居热提,但可以教他一些汉语和英语。我真心希望能帮到他,可惜,新疆的选手在国内生存环境很难。


最初的接触

1989年,在北影洗印厂看完美国故事片《金钱本色》以后,我再也忍不住了。汤姆·克鲁斯的台球是那么漂亮。其实,两年前我跟电视里先看到了健牌杯,当时叫做健牌杯中国国际台球大赛,实际上就是斯诺克。关于斯诺克和台球的关系,很难一两句话说清楚。只不过在那时的中国,绝大多数人还分不清。1987年的比赛,让我知道了戴维斯、泰勒、索恩、金卫锋、王林等人。台球是如此引人入胜,我决定练练。

在蓟门饭店,我打了人生第一次台球。好像只打进了一个球,我连架杆都不会。但是我不伤心,因为好玩。当时的案子是大石,就是国内第一批按照斯诺克球台等比缩小的案子。多年以后,它有了个名字叫做中式台球。不伦不类。

此后,从90年到92年,我的台球水平非常差。我学会了架杆,可以进球,但离控制母球还差很远。实际上,那时候我一年也打不了两三次,因为我得上学。

1992年,我去苏联留学。宿舍里有个台球案子,球都是俄式的。那个案子比正式的俄式用台要小,但依然很难进球。正规的俄式台球跟斯诺克一样大,袋口很小,是有袋台球里最难进球的一种。在这张案子上,我练出了准度。


第一次斯诺克

两年后回国,我开始了艰苦的台球训练。所谓训练,其实跟职业球员是完全不同的。我们的训练,其实就是刷夜。一宿一宿的,不睡觉。那时候经常早上八点,我还在马尾沟西二环附近的二层台球厅里打球,或者在西直门地铁站附近。老球迷一定会知道这两个地方。

到了95年,我已经可以一杆清台了。我非常高兴,因为了解了母球的规律,增加了各种判断的准确性。那时我22岁,小伙子正当年。于是,我开始挑战斯诺克。95年夏天,在会城门附近的工人文化宫,我打了第一次斯诺克。冲击了147,可惜断在第三颗黑球,只打了17分。当时我对斯诺克球台的理解是:先要打到球,然后可以进球,然后再走位。但是我那时对中杆的理解非常差,基本不会用,打球老带塞,准度也不行。可能有的朋友会奇怪,说,你都可以跟小台上清台了,怎么还这么差。话先别这么说。你从中式转到斯诺克试试,那案子的大小会先把你吓到。

95年到00年,我去了东京留学。这五年的时间,我认识了台球,因为那是日本。


日本的见闻

首先是从名称上。我刚到东京的第一个礼拜,坐电车的时候看到新宿有一家叫做“国际桌球”的地方,很高兴,以为是台球呢。兴冲冲去了,结果一看,里面全是乒乓球案子。失望之余,回家赶紧查字典。一查,才知道日语的台球叫比利亚朵,就是billiards。桌球在日语里只是乒乓球的意思,这跟香港完全不同。

在离新宿一站地的高田马场,有个巨大的建筑叫big box,里面有台球厅。那个地方可比北京的球房要大得多、干净得多、有秩序得多。和我打球的,主要是我的南朝鲜同学。南朝鲜就是韩国。他们喜欢打一种没有袋口的台球,叫做开伦。

日本的台球主要分两部分:美式和法式。美式就是我们现在熟知的九球,法式就是无袋的开伦。打三库开伦,经常要用到塞。韩国人告诉我,你只要加了左塞、朝着这个方向打,几库之后就一定能打到另外一颗球。这真是全新的领域。我几乎无法适应,因为加很大的塞,当时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畴。

不过,在big box里,我看到了其他的东西。有一次我上午过来,发现20多张开伦球台全都没人打,一问才知道,上午是给老年训练班使用的。一个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在老师的讲解下,集中学习技法,然后再分别到球台上演习。虽然两个小时的时间不长,但是大家都练得很认真。当然了,我看得也很认真。直到今天,我们国内都没有这样的训练班,我们和他们的差距,非常巨大。

今年十月,我再回新宿。找了一家比利亚朵,打了一个小时的斯诺克。我觉得很幸运,在日本的球房里能有斯诺克。以前我曾经说过,日本全国只有不到100张的斯诺克球台,他们不打这东西。1987年,赫恩和他的全明星团队曾经来到日本,进行了东京公式战(东京锦标赛),富士电视台进行了转播。但是,台球在日本只是美式和开伦,没有其他。


我的收获

回国后,我发现打台球的人越来越多了,不过基本都是小台。在等位的过程中,我有时候会打打大台,也就是斯诺克。打着打着,欲罢不能。从2001年开始,我全身心投入到斯诺克运动,不光打,还看电视、看录像带,学习那些前辈的技术。

2003年,我打出了第一杆50+。可能又有朋友奇怪,说,你都打了两年,怎么才50+呢。话先别这么说。我不是职业球员,我有工作。一星期最多打一次,一次三四个小时,而且没人指导。所以说,我的台球天赋很一般。但我知道,当你能打出30+的时候,你就超过了这世界上的一半玩家。

第二年,我打出了70+。当时是在和平里北街的e52,庞卫国和蔡剑忠练球的地方。当时我经常观看他们的练习赛,还有金龙的练球。不过小蔡那时候经常是在打牌,庞老师不玩。金龙一般都是穿一件秋衣,自己苦练。那里的环境非常好,可能比环球贸易中心现在的环境还要好。我在那里可以安心打球,努力提高自己的技术。

可以说,从03年到13年,我练的主要就是中杆。中杆是最简单的,也最难。围绕中杆展开的杆法和力度变化,不计其数。我在2013年打出了80+,12颗红球。本来还能再打,一看要破百了,心里一慌,打丢了。不过,经过十年的练习,我终于掌握了中杆并且能熟练使用。这是我最大的收获。

回到加塞的问题。前面说了,95年我就接触了开伦,拼命加塞,可那毕竟是开伦。在斯诺克球台上,一局球可能只有一两次加塞的机会,职业比赛更少。奥沙利文在小时候曾经问过戴维斯,什么是塞,给戴吓坏了。这是真事。我们看球或者打球的时候,容易陶醉在塞里,似乎会不会加塞成为会不会打球的标准。这是不对的。打球,永远是高中低杆为主,其中中杆最为重要。至于加塞让点,职业球员都知道,只是他们很少使用。

好了,时间关系,先聊到这里。以后有机会再接着聊。我已经快50岁了,眼睛不行了,现在我连30+都很难打出。再说一次,我不是球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