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oyosan
oyos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3,004
  • 关注人气:4,2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把梦留在克鲁斯堡

(2009-04-29 10:54:31)
标签:

斯诺克世锦赛

克鲁斯堡

戴维斯

亨德利

奥沙利文

泰德洛

迈克沃特森

分类: 斯诺克snooker

把梦留在克鲁斯堡

 Crucible Theatre

 

 

当亨德利不可思议地完成个人第9杆满分时,克鲁斯堡剧院再次陷入疯狂。无论是BBC演播室里的戴维斯,还是评论间里的泰勒,或许还有赋闲在家的奥沙利文,都会无条件支持这样的结论:昔日那个世锦赛皇帝又回来了。

 

在亨德利与墨菲第二阶段结束的时候,解说嘉宾帕洛特展望明天最后阶段比赛时,用了麦卡特尼的名曲《生死关头》作比喻,而泰勒则称:不要错过这场比赛的任何一次击球。这都是因为,这是亨德利的比赛,而且是亨德利在克鲁斯堡的比赛。

 

其实,这一天还有比亨德利更重要的新闻:世锦赛将留在克鲁斯堡,至少5年。谢菲尔德市议会和世锦赛新赞助商Betfred一致同意继续扶持斯诺克事业,世界斯诺克主席沃克爵士自然喜出望外,宣布未来5年的合约已定。戴维斯闻讯表态:找不出更好的理由离开这里,这是个永远特殊的地方,斯诺克之城。

 

对斯诺克来说,克鲁斯堡就是梦剧院。对亨德利来说,这简直就是他的地盘。来到这里,他总会有无穷动力,激发出更大的潜能。40岁高龄,仍有希望再度杀进半决赛。即使不能夺冠,但所有人都看得出,夺取第八次冠军的誓言,绝非心血来潮。

 

那么,克鲁斯堡到底有何神力,能让亨德利焕发第二春、再次燃起久违的梦想?

 

说来话长。

 

这座剧院的前身是老谢菲尔德剧院。1971年,由传奇女设计师塔妮亚·莫伊塞维奇担任艺术指导,崭新的克鲁斯堡由RHW事务所建造完成。英国《建筑评论》杂志称:“这毫无疑问是最初的爱丁堡式的集会厅试验以来最好的剧场”。

 

剧院采用了近似于大半个正八边形的平面,观众席呈180度角的围绕方式,容量控制到1000座左右,三面的座位都只有14排,并将观众席的坡度提高到21-28度,视野很好。同时,舞台可延伸,也可以拆卸,增加了灵活性。这里的音响效果也非常出色,顶棚采用了暴露的吸声刨花板,四周墙壁上也都附有吸声的软木板,以减小反射声进入顶棚的高度。同时,在观众席上空围绕舞台做了4条向外逐渐变宽的灯光天桥,加强早期反射声,因此,剧院的声音清晰度超过了标准数值。

 

克鲁斯堡剧院落成后,上座率相当高,演出内容也很丰富。从莎翁经典歌剧,到现代戏剧,再到后现代剧目,甚至实验话剧,包罗万象。除了戏剧之外,还常有舞蹈和音乐表演,堪称谢菲尔德市的艺术中心。剧院演出的戏剧通常由谢菲尔德剧院集团负责监制,对剧目和剧团进行严格筛选,以保证剧目的品质。

 

斯诺克登上这里的舞台,是在1977年。当时,世界职业比利和斯诺克协会(WPBSA)并没有自己的商业推广部门,斯诺克球坛的商业推广大多由职业代理人迈克·沃特森进行。沃特森经过一番考察,据说是听取了在这儿看过演出的妻子的建议,决定选择克鲁斯堡剧院作为世锦赛的赛场,这个想法得到头年开始冠名赞助世锦赛的烟草品牌恩巴斯的赞成。

 

比赛举办得很顺利,当时的16名顶尖选手均悉数参赛。虽然赛场内还是烟雾弥漫(因为大多数球员都吸烟),但比起头年在米德尔斯堡和曼彻斯特分区进行的比赛,各方面条件均改善很多。约翰·斯宾塞最终击败克里夫·索本,第三次夺冠,也成为史上第一个使用两节对接球杆夺冠的人。整个比赛一共出现6杆破百分,斯宾塞以单杆135分独领风骚。

 

BBC录制了最后三天的比赛,虽然没有预想的转播时间多,但收视观众人数的增加、电视播出质量和商业推广效果,让转播商、赞助商、斯诺克协会和职业球手各方都感到满意。于是,BBC决定第二年加大转播力度。不出所料,1978年克鲁斯堡世锦赛的收视人数在决赛达到了700万!据说,有150多名BBC的工作人员参与了决赛的录制和转播,所使用的录像带长度近300英里!

 

就这样,一个属于斯诺克的、属于克鲁斯堡的、属于电视观众的黄金年代,由此拉开序幕。克鲁斯堡剧院也从一个单一的艺术文化中心,一跃成为多元化、多功能、多受众的立体场所。受益于当年设计者和建造者的精心创作,剧院各方面均表现优异。谢菲尔德这座工业城市,也从“人类第一个足球俱乐部所在地”,摇身变成整个英国斯诺克的中心舞台。

 

伴随着电视转播事业的突飞猛进,克鲁斯堡也将斯诺克带入现代轨道。至少在这里,不用像二战结束时那样,动不动打上一场打满145局、要持续两周的决赛。剧院先进的硬件设备,也使球员不用担心像1977年威尔士锦标赛上出现的灯泡爆炸事故再次发生,而BBC也可以避免像1973年那样,出现同时有8张球台进行比赛导致无法完整转播的尴尬。

 

BBC的全身心投入,很快让斯诺克成为彩色电视屏幕上的第一运动。既有精彩的剪辑,又有及时的直播,泰德·洛随着幕墙挡板徐徐下落而弯腰躬身几乎趴到地上的镜头,成为每年世锦赛的独特风景。而这位BBC解说先驱比赛时发出的低沉声音,舒缓而又性感,被观众戏称为“窃窃私语的斯诺克”。

 

不用像板球、橄榄球或是足球那样,充满雄性激烈和粗犷的争夺,正装出场的“绅士”们,可以让全家老少共享,男女老幼皆宜。丹尼斯·泰勒曾经调侃:“我猜大家喜欢看斯诺克,是因为我们都扎了漂亮的领结”。是的,斯诺克球员都成了明星,五花八门的电视节目呈现出他们更加娱乐的另一面。金牌经纪人巴里·赫恩让兔女郎来陪戴维斯、怀特们拍专辑、跳艳舞,而极具喜剧天赋的球员约翰·维尔戈则开创综艺节目《大突破》,让亨德利、奥沙利文们穿上奇装异服在镜头前耍宝。伴随着紧张激烈的比赛,斯诺克经历了史上最辉煌的20年。

 

就是这座剧院,见证了老一代球王雷·里尔顿、约翰·斯宾塞最后的辉煌,见证了传奇人物弗雷德·戴维斯70岁高龄的谢幕演出。这里上演过1850万人瞩目的午夜决赛、午夜决胜局和午夜决胜黑球,还有年轻的史蒂夫·戴维斯再次夺冠后的冲天一跳。这里记录了克里夫·索本史诗般的满分,也记录了他的对手特里·格里菲斯首次参赛即夺冠的奇迹。难忘神枪手威利·索恩和资深裁判约翰·威廉姆斯一起向17岁的斯蒂芬·亨德利鼓掌致敬,更难忘“飓风”希金斯在比赛结束后依旧坐在场上饮酒的孤独身影。

 

戴维斯连续9年打进半决赛,亨德利连续取胜29场。长发飘飘的彼得·埃伯顿在地上忘情打滚享受胜利,而光头闪亮的彼得·埃伯顿却为一颗致胜黑球发出比足球运动员更狂野的怒吼。罗尼·奥沙利文三夺冠军三次满分,也告别了三个女友,吉米·怀特六进决赛六次输球,堪称空前绝后。肯·达赫迪终结了亨德利的连冠,“导致”都柏林犯罪率下降为零,而连续两年的中国德比,又创造出上亿观众的收视率神话。30多年来,克鲁斯堡的记忆,从球到人,从人到事,从事到世界,写满一个个仙风道骨的故事。这里是不用声明的地标,也是无需怀疑的圣殿。

 

如今,丹尼斯·泰勒和约翰·维尔戈都是BBC的王牌解说,他们和英国首席斯诺克学者克莱夫·埃弗顿,组成球迷最喜爱的评论阵容。克鲁斯堡的很多观众,都习惯一边看比赛,一边带上耳机,听他们的谈话。要知道,这里的观众,很多球一目了然,并不需要过多的讲解。人们喜欢听的,是耳机里的几位老人,慢慢悠悠回顾过去40年斯诺克岁月的往事,那些只有他们经历过的克鲁斯堡故事。BBC培养了数代解说人才,他们都曾是克鲁斯堡的主人。从球员到评论席,只隔着一扇玻璃,却充满了经典与传奇。

 

如同球台上仍在击出满分的亨德利,这里的每个人,都在延展着自己梦幻般的人生。已经在克鲁斯堡参加了29年世锦赛的老球王戴维斯,甚至放言:“我要打到死在球台上的那一天”。而泰勒则接话道:“我相信你会第100次出现在这里”……

 

当然,克鲁斯堡也非一成不变。大门外的广场上有了巨型电子显示屏,赛场内的记分牌也一律更换为液晶。裁判们随身携带微型话筒和记分遥控器,电视屏幕上出现了神奇的鹰眼。同时,剧院自身也正在进行大规模的翻修:安装新的延伸舞台、座位、照明系统、音响系统和温度控制装置,铺设新的无障碍通道,彻底翻修酒吧和餐厅,修建新的功能厅、售票处和入口处,等等。

 

在经历了从烟草商转变为博彩商的赞助后,这里的赛场颜色也从曾经熟悉的鲜红变成翠绿,然后,又变成深蓝。那块徐徐起落的幕墙挡板,也适时地成为赞助商最大的广告牌。只是有时,初来乍到者还不太适应。去年梁文博在这儿打比赛,因为隔壁赛事已完,身后的挡板突然升起,吓了一大跳。不过观众都很喜欢这个因为英语不好而在现场司仪介绍其他人时就抢着入场的小伙子。越来越多的东方男孩出现在这里,这也是克鲁斯堡的一大变化吧。

 

那么未来5年,克鲁斯堡还会发生什么变化?

 

至少这里不用像巴黎那样名牌店里满是日语,因为日本全国只有50张左右的斯诺克球台,他们不来这儿。那,还是来点儿中文吧——剧院门口,街道标识,酒馆招牌,旅店广告。因为每年都会有很多中国人前来拜访,来看看这个小得可怜的剧院到底有什么魅力。留学生会来,球迷会来,家属会来,电视台的会来,有名没名的记者更会来。这也许会为谢菲尔德无形中带来观光收入,甚至增添新的就业机会。

 

这座英格兰昔日的钢铁之城,正以文化、艺术和体育等方面的多元发展,唤来新的生机。“斯诺克之城”的旗帜在市内随处可见,而广泛接纳中国球手的斯诺克学院更是业内权威机构。其实不止是打球者,如果更多的中国人能够身临其境,在文化交流与融合中获得更生动的内容,那若干年后,何愁斯诺克不来中国?

 

不过,还要提醒同胞:到了谢菲尔德,到了克鲁斯堡,千万别把“斯诺克”说成“台球”,更别把“台球”说成“billiards”,因为那只代表英式比利台球。斯诺克就是斯诺克,它是“snooker”。现在,不,5年内,它还属于克鲁斯堡,一个和老特拉福德有着同样美名的地方,梦剧院。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