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一个人的诗歌大串联

(2015-12-03 17:06:55)
标签:

转载

一个人的诗歌大串联

[转载]一个人的诗歌大串联
http://ent.sina.com.cn 2006年09月18日09:37 南方都市报

  20年前,他曾列首届“全国中学生十大校园诗人”首位,创办了“中国第一家铅印八开诗报”《中学生校园诗报》;

  此后的20年,他是一名默默无闻的大兴安岭护林员,绝迹“诗江湖”;

  20年后,他怀揣一千元,带着女儿,重出“诗江湖”。在诗友们接力式的“资助”

下,在40天的时间里辗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8个城市,完成了一次诗歌大串联。

  一个人的诗歌大串联

  缘起

  为了二十年前的诗歌情谊

  姜红伟是一个相貌平常的40岁男人,有一个9岁的女儿。他从出生到现在都生活在东北大兴安岭,从20岁开始就当上护林员,每天在树林中巡逻,看有没有吸烟的人。这种工作他干了18年。在40岁以前,他只出过一次远门。这些都让人觉得,这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年男人。

  但就在今年夏天,姜红伟却做出了一件很不普通的事情:怀揣着1000块钱,带着女儿坐上南下的火车,花40天周游了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8个城市,见了四十多位素未谋面的朋友。

  姜红伟能做成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是因为他有非同一般的过去。时光回溯20年,姜红伟绝对是一个风云人物:首届“全国中学生十大校园诗人”首位。早在1983年,他就成立了中国第一家中学生校园诗社“春芽诗社”,1986年他创办了“中国第一家铅印八开诗报”《中学生校园诗报》,由臧克家题写刊头并担任顾问,创刊号创下发行量16000份的纪录。《中学生校园诗报》总共办了三期,发表了90多位中学生作者的诗作。马萧萧、南岛、葛红兵、他他、苏婷等很多后来相继成名的诗人、作家,都是在《中学生校园诗报》上第一次刊登铅字作品。对于这些人的文学生涯来说,姜红伟可以说是一个启蒙者和引路人。因此,姜红伟被称为当年“诗歌江湖上的及时雨宋江”。

  但在1986年以后,姜红伟却突然沉寂。他回忆说,1986年参加护林队的工作,在一个消极无聊的工作岗位上,人很消沉,一下子失去了写诗的兴趣。在20年时间里,他销声匿迹,甚至有传言说他死于大兴安岭大火。实际上,在他护林的18年里,连一次最小的火警都没碰过。

  今年,姜红伟的“写作功底”总算被人发现,被调到呼中区委组织部工作。工作环境的改善让他重新有了搞诗歌活动的念头。恰逢《中学生校园诗报》创刊20周年,他本来想对20年前的中学生诗歌资料进行整理,于是辗转联系上100多位以前的“诗友”。后来活动越搞越大,不少朋友提议让他到全国各地走一趟,会会这些从未谋面却感情深刻的兄弟姐妹们。

  姜红伟一开始回绝了。他目前每个月的工资是567元4角5分,没有旅游的资本。而且他的腰有病,上下火车很辛苦。后来南岛的一条短信让他动心了:“路费可以由大家接龙,可以以类似重走86诗歌之路名义,一路采访当年的兄弟,同时还接受媒体采访,传播86诗歌精神。”

  姜红伟终于下定了决心,以带女儿看眼病为理由向单位请了假,带着女儿,揣着妻子一个月的工资1000块钱出发了。“刚开始时根本没想走多远,我的钱很少,又带着女儿,不知道朋友们真正能够怎么招呼我,心里很担忧,只想着走一站算一站吧。”姜红伟说。

  出行之前,姜红伟拟好了一份详尽的出行通告,一一列举他此行的目的、难处和联系方式。他本想把这份通告贴在网上,提前和各地的朋友打声招呼。但因为他家里和办公室都上不了网,直到出发前这份通告都来不及发出。姜红伟只是和在哈尔滨的他他(胡继学)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将要过去,就带着长达几页纸的全国各地“诗友”的通讯录,踏上重出“诗江湖”的旅途。

  从大兴安岭到哈尔滨

  6月12日下午,姜红伟带着女儿坐了6个钟头的车来到大兴安岭地区首府加格达奇。在这里才能坐上开往省会哈尔滨的列车。出于节约的考虑,姜红伟只买了硬座票。经过一夜13个钟头的火车颠簸,姜红伟到达了此行的首站哈尔滨。

  车站的出站口满是前来接车的人们。姜红伟拉着女儿的手,站在人群中,有些无所适从。尽管他他在电话里已经告诉他会来接车,但对这位从未见面的朋友,姜红伟还是有些许的陌生感。这时候,不远处有人喊了一声:“红伟大哥!”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轻松地落下来。他他是姜红伟的老乡,原黑龙江海伦师范学校学生,20年前,也是在《中学生校园诗报》上发表了诗歌处女作,并从此与姜红伟结识。

  因为急着和别的朋友见面,姜红伟只在他他家里住了不到两天。晚上,姜红伟与他他彻夜长谈,做了八十年代中学生校园诗人的第一场访谈,并且录了下来。

  虽然停留的时间短暂,但是他他热情豪爽的招待让姜红伟相当高兴和感动。他他的儿子、12岁的胡梁梁也和姜红伟的女儿乐乐玩得非常投机。因为旅程中的第一站相当顺利,姜红伟觉得往下走的信心足了很多。“他他给我这次旅程开了漂亮的头彩。”姜红伟说。

  6月14日,姜红伟和女儿拿着他他提前买好的火车票,坐上开往北京的火车。

  从哈尔滨到北京

  因为车票紧张,没有买到卧铺票,这一趟父女俩又是坐硬座。总共40天的旅程,花在火车上的时间超过10天,姜红伟都是坐硬座挺过来的。

  第二天清晨到北京站。姜红伟按计划想坐车到北京昌平周瑟瑟的家,但坐地铁在安定门下车之后他就懵了,走了很久愣是找不到公车站。万般无奈之下,他找到通讯录上赵希臣的电话。赵希臣20年前是山东高密二中的学生,也是中学生诗歌的活跃人物,曾和姜红伟通过书信,现在是《农民日报》社书画院院长兼总编辑,也是姜红伟从未见过面的“故人”。接到电话,赵希臣马上放下手头的事情赶过来。

  赵希臣让司机开车把姜红伟父女送到华商大厦下榻。“本来我以为北京住最多一晚上几十块钱,后来我偷偷问服务员,才知道这里的房间一天要210元,快赶上我半个月工资了。我和希臣说不用住这么贵的地方吧,他说这你不用管了。”

  在北京,姜红伟呆了四天,忙碌得不行。每天都有十位以上的老朋友、新朋友过来拜访他,一起吃饭、聊天、游玩,从早到晚,甚至彻夜不眠。周瑟瑟是他在北京活动的组织人,在哪里吃饭,见哪些朋友,都是周瑟瑟在忙着张罗。每次吃完饭,他总是抢着买单。姜红伟对周瑟瑟的古道热肠满怀感激:“在北京周瑟瑟是最尽心尽力的一个。但实际上他可以说是我交往时间最短的一位朋友。因为他比较小,当年只是《中学生校园诗报》的读者。直到今年二月份《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大学生校园诗坛历史备忘录》,他在上面回帖,我才认识他并且有了联系。”而周瑟瑟则至今还很记得《中学生校园诗报》给他的深刻印象:“那些鲜活的铅字,那些远在全国各地的少年诗人的名字与纯净的诗篇,让我没有心思上课,我被诗迷住了。”

  由于要做访谈需要录音,姜红伟借了一部小录音机,但很不好用。住在黄山的女诗人寒玉知道了,就让他去买一个MP3,“你来黄山后我给你报销。”在河北石家庄工作的另一位诗友吉春听说了,特意从石家庄赶到北京,下车后直接打车到西单花500元买了一个精致的MP3作为见面礼。这让姜红伟很感动:“我的这些诗歌兄弟姐妹们,虽然绝大多数没见过面,但感情都是非常真挚和深刻的。在他们面前我并不掩饰我经济上的窘迫,都是自家兄弟,对我的照顾无微不至。”

  除了吉春是从石家庄赶来见他的,在山东沂源县工作的老君、在吉林省辽源市工作的赵立群也都坐火车赶到北京。在广西荔蒲县任副县长的汤松波也飞到北京探望他。而在此之前,早已移居瑞士的女诗人苏婷得知姜红伟要来北京,也提前从瑞士飞回国内。这些已经失去联系20年、远在四面八方的诗友们都为了姜红伟赶到北京,可把他激动坏了。几个人彻夜长谈,恨不得在一天之内把20年的故事都讲完。在送别这几位朋友的时候,姜红伟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在北京的四天,姜红伟忙得不行,累得不行,但也开心得不行。“这四天是我一辈子最愉快的时光。”姜红伟这样描述他的心情。

  6月22日,姜红伟在朋友们的送别声里坐上开往黄山的列车。因为回程还会经过北京,这场送别并没有过多的伤感。

  从北京到黄山

  姜红伟的女诗友寒玉住在黄山的西递村——世界文化遗产之一。火车到达了黄山市,姜红伟父女一下车,发现寒玉派来的司机已经开着车接他们来了,可比刚到北京时的景况顺利得多,父女俩都乐了。

  汽车穿过青山绿水,到了西递寒玉的家。寒玉夫妇的这座宅子,是有400多年历史的明代徽式建筑,也是西递最大的一座古宅建筑。为了找这么一座中意的房子,女主人花了两年时间,多次从上海来到西递,才花10万元买了下来,又花了60多万元对房子进行了脱胎换骨式的内外装修。建筑外观依旧保留着返璞归真的灰色,乍看上去与传统的明清建筑没什么区别。其实,走进房子里,才能发现这里别有洞天。房子共分三层,第一层有客厅、厨房、酒吧和双人间,第二层有书房、工作室、日式榻榻米房间,第三层有观景台、卧室、棋牌室。站在三楼,西递自然风光和居住环境组合成比“诗情画意”更美的风景,尽收眼底,美不胜收。

  寒玉对姜红伟父女的照顾相当细致,尤其对女儿乐乐更关心,不仅为她买了两套鲜艳的蜡染服饰和一个小花兜,还把从印度、尼泊尔带回来的头饰送给她,让乐乐高兴得乐不思蜀。有一次见到萤火虫的时候,乐乐作了一首诗,题目叫《九个月的萤火虫》。对此,寒玉很是欣赏,还奖励了乐乐一百元作为“稿费”。整个旅途中,乐乐对寒玉阿姨的感情最深,说寒玉阿姨是她一路上遇到的“最漂亮的阿姨”。

  在西递天堂度过了美妙的五天,姜红伟和女儿坐上了开往杭州的汽车。

  从黄山到杭州

  6月27日下午,姜红伟到了杭州。在这里,他见到一位最想念的人:赵阳。30年前,赵阳作为杭州知青到大兴安岭下乡,当上图书馆的管理员。姜红伟家就住图书馆隔壁。当时七八岁的姜红伟天天往图书馆跑,看了不少书,赵阳也很喜欢这个小孩。这些书是姜红伟的启蒙读物,也是他日后走上诗歌创作道路的铺路石。在来杭州之前,姜红伟辗转联系上赵阳,终于得以一见。30年的光阴,小孩子变成中年人,小伙子也白了头,彼此都几乎认不出来了。但姜红伟总算见到感恩已久的“启蒙老师”。临走时,赵阳留下2000元钱,支持姜红伟完成走访活动。

  从杭州到广州、深圳

  离开杭州后,姜红伟又游历了上海、苏州两个城市,见了葛红兵、陆俏梅、小海等朋友。7月5日,姜红伟带着女儿到了广州。接待他们的是《法制日报》社驻广东记者站站长游春亮,也是姜红伟20年前通信联系的好友。在广州,游春亮特意在粤菜海鲜酒楼招待姜红伟父女,螃蟹、大虾、海贝等美味的海鲜令姜红伟印象深刻。

  在广州期间,姜红伟的少年挚友、诗人南岛从深圳赶来。20年前,姜红伟与南岛一起参加在南京举行的全国中学生文学夏令营,之前姜红伟曾在南岛盐城的家里住过一周,之后也是20年未见面。南岛目前是南方都市报深圳专刊部主任。在姜红伟看来,南岛是个内向、不善表达的人,却非常细心。他看见姜红伟穿了一件旧短衫,就问了一句:“大哥,你怎么穿成这样?”姜红伟没说什么。第二天,南岛就托来看望姜红伟的朋友马萧萧带来四件新衣服,两件T恤两件衬衫。

  之后,姜红伟又受南岛之邀,到深圳玩了三天。深圳也成为姜红伟这次万里之行的最后一个点。

  7月20日,姜红伟经北京后,回到了大兴安岭。

  尾声

  回到大兴安岭呼中区,这个4万人口的林中小镇,姜红伟觉得过去的40天就像一场梦:“我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走到深圳那么远的地方去。回来我一看地图,真的吓了一跳,居然从鸡头走到了鸡肚子。要是看着地图走,我肯定走不了这么远。”他用一篇五万多字的长文《重出江湖万里行》记录了自己这40天的旅程。

  回来之后,姜红伟又接到一些旧时诗友的邀请,让他再去走走这次没到过的地方,比如成都、桂林等。姜红伟觉得很满足,因为自己不仅被这么多朋友盛情接待,还有更多的朋友愿意接待他。“也许明年会去一趟西北,会会我的好兄弟马萧萧和汪渺。他们说,南巡顺利结束了,接下来该西行了。我也挺向往的。”

  对姜红伟来说,最大的吸引力不在旅途本身,而在于兄弟姐妹的情谊:“时间过了20年,时代已经完全不同了,但大家彼此间的感情没有变。我相信,只有在那个时代、在诗人之间才会产生这样的感情。这一点上,我无比的幸运。”

  本报记者黄长怡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