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沱沱王慧勤
沱沱王慧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241
  • 关注人气:2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普吉慢摇

(2011-11-09 09:38:00)
标签:

杂谈

分类: 学员作品点评
普吉慢摇

河南省周口市第一高级中学  韩煦然


    简单的把几件衣服塞进背包,换上SIM卡,踢上一双帆布鞋,就离开了。我看着背包上皱着眉头的布丁,笑着捏捏他胖胖的爪子说:“布丁,我们出发吧。”
    空旷的机场,片片的阳光透过候机厅里偌大的落地窗落在地上,又被一排排的座位分切成小块小块,像极了伦敦街头下午茶骨瓷小碟里的薄片奶酪。我安静地握着登机牌坐在登机口边的座位上。看了一下表,还早。塞上耳机,有时候不是为了听音乐,只是为了逃避一种喧嚣。
    站在登机的舷梯上时,后面有一个声音问我,嘿,这个东西是熊么?我看了她一眼,说,他是布丁。坐下来,扣好安全带,打开遮阳板,盯着窗子外渐渐沉沦的夕阳,出了神。
    在浦东并不停留多久,只是做一个转机罢了,换乘21点的国际航班。
    走下飞机的时候,我把手表摘下来,调慢一个小时。普吉毕竟是热带的岛,我穿着厚厚的袄,像是裹在被子里的冰激凌,站在一群穿短袖的出入境工作人员面前,显得很搞笑。机场外人群熙熙攘攘,纵使是凌晨一点也喧嚣得很。空气闷热得让人在瞬间汗流浃背,更何况我裹了一个厚重的鸭绒袄。那些本地人看我裹的如此严实,都诧异地看着我,似乎我是从北极来的。环顾四周,陌生的文字让人有种新鲜感,而这新鲜感的背后也有那么一种茫然无措的感觉,就好比,一个文盲站在林立的书架旁的那种惶然不安的感觉。
    我们泰国的导游阿些向我打招呼,我却全然不懂是什么意思。后来,他说了一句话,就是泰语的“你好,早上好,晚上好”的通用。我说了一句泰英大杂糅的话,让我和阿些都笑了。
    坐上泰国的大巴,发现司机的座位原来在右边,上车则从相反的左边上。与中国截然相反,这也让我上车时碰了壁。阿些说,泰国人生活节奏很慢,所以,办什么事,都是“慢慢来”。
    我朝窗外看去,街道旁的小房子,安静地睡在深夜里,四顾没有高楼,沿街的都是一些低矮的小别墅,门前有草坪,窗台上摆放着茂如瀑布不知名的小花,异常的美丽。
    沿街看到好几处小台子,上面供奉着神龛,里面有一尊四面神神像。阿些说,泰国人十分崇尚佛教,每家都会腾出房间来供奉神像,街道自然不会例外。神像不远处,都会看到一张用金色相框裱好的大照片,阿些说,这是泰国国王的照片,除了神,泰国人民十分敬爱他们的国王。王室,也被他们如神般顶礼膜拜。
    我的意识开始渐渐模糊,看着窗外闪过去的一座座小屋,终于闭上眼睛。阿些叫醒大家,说旅馆到了。我走下车,看到一座皇家花园一样的建筑屹立在面前,熏黄的灯光,平添了一份情趣。旅馆与国内的风格完全不同,这里的房间,全是一座座的小别墅连接着,每一个房间都对应着一个小院子,四周种满热带植物,窗扉淹没在耀眼的绿色树叶里。不过,自己实在是太累了,没顾得仔细欣赏,打开门,就倒在床上,呼呼睡过去了。
    凌晨3点时睡的,清早还是起得很早,生物钟异常的精准,7:30准时跳起来。被一阵温暖的气息唤醒,睁开眼睛,环顾四周,窗户四周掩映着肆意流淌的绿色。大大的玻璃门边偶尔飞过几只飞鸟,摇曳着,像是一幅安详的剪影。我跳下床去,光脚踩在干净的地砖上,拉开玻璃门,风暖暖地吹来,空气里注满了南亚特有的鸡蛋花的香气和湿热季风的味道,抚在脸上,柔软湿热,有种莫大的安慰感。精致的凉台上,放着一张小桌和两把纯白的椅子,很小资,很甜。坐下来,向四周眺望,眸子里是一片片不同的绿色系,或深或浅,没有别的色素去隔断这绵延流畅的绿。刹那间,心就柔软起来,所有的焦灼,所有的急躁都被淹没,取而代之的是内心的寂寥、平静。
    拖着纯白色的棉布吊带裙,光着脚丫在屋子里旋转,把拖鞋甩的好远。随手把伸入窗子的一枝鸡蛋花折下,轻轻地捻着,嗅一嗅,沁人心脾的甜美。时间是不急,像我这种过惯了兵荒马乱、士兵突击样生活的人,在这慢节奏的生活里,完全放松,松散得好像感觉自己年轻很多。嘿嘿,的确,这里的时间比北京时间慢一个小时,以至于我总感觉时间很晚了,看一看表,时间却还很早。把音乐放到最大音量,循环播放,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实》。嗯,没错,第三次月考前爱上的一首歌,很慵懒,却很有韵律。
    一杯杯地喝水,这里的时间似乎真的很慢。我光着脚在屋子里晃悠了第6圈的时候,决定去吃早餐。于是,从不知打哪一处的缝里找到被我甩的分居的拖鞋,然后颠颠颠地跑了出去。阳光真的很透彻,明媚且干净。我边走边停下来随手拈几朵花,编成花戒,套到手指上,路过一个澄澈的游泳池,碧蓝的水面上,零星地漂浮着几朵乳白色花芯淡黄的鸡蛋花,悠然地随着游泳者荡起的波纹一圈圈地旋转、荡漾。阳光洒下来,像一层金色的纱轻轻覆盖着这一切。
    早餐依然是慢节奏,烤面包机,慢悠悠地吱吱扭扭,我倒了一杯红茶,在一个靠近树的地方坐下来。面包不久就烤好,金黄黄的,很诱人,其实我很犹豫,是涂抹上Perfect butter还是普吉特色的Orange jam。最后还是一咬牙,心想,明天,再涂Perfect butter。纠结了一阵子,开始大口的咬吐司片(嘿嘿,其实真的好吃啊。以后再去PHUKET,咱就一定要吃橘子果酱。很像果冻,很鲜,但不是很甜)。我一点点地喝着红茶,背景音乐不知什么时候,悄悄换成了Sting的fields of gold.一首属于夏季金灿灿的爱情故事。Sting懒懒的嗓音,浅唱着这属于田园的简单爱。我用餐巾纸擦了嘴巴,站起身来,一位服务员赶忙来收拾餐桌,我看着他微微佝偻的背部,小声地说,Thank you.然后把骨瓷杯子和餐碟,叉子和刀,轻轻地放在他的小篮子里。他看看我,感激地笑了,像通透的阳光。偶尔碰到几个本地人,他们用蹩脚的中文说“你好”,我停下来,冲他们明媚的微笑,他们的眼睛亮亮的,淳朴地笑着,我的心暖暖的。其实,真的很容易就幸福,也真的很容易就满足就开心,只是,原来自己一直都忽略。
    阿些来叫大家起程,开始一天的行程。我坐在靠窗的位子,安静地看普吉街道的生活情境,那般的宁静、自然。
    乘坐快艇的确是一件令人感觉不错的事情。嘈杂的发动机声音和刺鼻的柴油气味,闭上眼感觉这里不是在快艇上,而是在一个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带着腥咸味道的海风徐徐刮来,很有一种血雨腥风的感觉,油然而生出一种决然和桀骜。
    很快,快艇穿过一片又一片的红树林,风像刀子一样地割在脸上,有点疼。我眯了眯眼看清远处的山,桀骜得像与世隔绝的雄鹰。这样的攀牙湾,这般凛冽的景,也只有007会在这里取景拍摄。詹姆斯·邦德,我亲爱的007,我所穿过的这片红树林,你,有没有留下足迹?
    去割喉岛,要穿过一个窄窄的山洞,山洞极低小,刚朵拉都不能载着我们过去(我不知道在泰国,这种月牙形的小船叫做什么,很像威尼斯的刚朵拉,那么,我便唤作它刚朵拉好了)。要想过去,要换坐香蕉船才行。香蕉船比刚朵拉小很多,是橡胶制成的气垫船,一次只能承载船夫和两个人。
    香蕉船划到这站台的时候,我真是吃了一惊,比我想象的都要狭窄,我生怕仄歪了,来个全部落水。我踟蹰了半晌,黝黑的船夫看着我,笑笑,用蹩脚的中文说道:“小姑娘,慢慢来,来,拉着我的手。”我听着他那蹩脚的、饱含泰语风格的中文,笑了出来,他仿佛意识到了一样,挠挠头发,咧开嘴笑起来。             上了船,他又用蹩脚的中文告诉我,要戴上帽子,要不就晒成他那黑黝黝的皮肤了。他指了指自己健壮的胳臂,笑着对我说。坐在软软的气垫船上,看周围的穿梭过去的同样的气垫船,船夫从我们身边划过去的时候,总挥手向我们问好,我便也挥手,灿烂地笑着。那时候,我的船长(呵呵,暂且就这样叫我的船夫吧)便会跟他们用泰语攀谈。 
    船长看着我说,要小心喽,下面要过山洞了。他还想说什么,可是,毕竟中文实在蹩脚,便用手势打给我看。我笑了,点点头,紧贴着船底躺下去。他慢慢地划着,我闭上了眼。当我睁开眼睛时,只见鼻尖上面一块锋利的岩石直刺下来,我吓了一下,刹那间,不知怎么的就想起小学时学过的叶圣陶先生的《游金华石洞记》,此刻,还真是叶先生的感受。“仿佛,稍微抬一下身子,就会擦破鼻尖,撞伤脑袋。”叶先生的描写,固然经典,要不是他这番描写,我想,我是没那么大能耐描写出这山洞的险了。
    片刻之后,眼前一亮,我便是“脱险”了。我直起身子,四面环山,小艇轻轻地荡漾在平静的水面上,显得我是那么的渺小,别有一番“四面楚歌”的感觉。山后面的阳光比山前的要温柔好多,天空中的蓝,带有一点银灰色,别样的色彩,是我看遍所有油画里都没有的色彩。自然,是最伟大的色彩大师。怪不得,梵高用一生去追逐向日的葵花,热烈的流火。
    再次乘坐刚朵拉,这次是真的前往割喉岛了。迎面而来的是电影《007》的主要取景地,也是电影里的标志性景物。我固然是激动的,连拍数十张。亲爱的詹姆斯·邦德,我来了。布丁在背上晃来晃去。塞上耳机,找到西城的《my love》,转身沿着陡崖的小路走上去。
    山路很坎坷,石块高低不平地洒落在狭窄的小径上,我吃惊地看着这陡崖下的大海,原本以为,所有的悬崖下都是汹涌咆哮的海浪声嘶力竭地拍打着悬崖,却没想到是这样的一番景致:一片平静的海面,在群山中恬静地安睡着,高大的树木遮掩着纯白的海滩,异样的恬静,瓦蓝的海水,像是倾倒而出的硫酸铜,那般的纯净,没有杂质。这番景致,像是天堂里伊甸园的湖水。不但没有让我恐惧,反倒让人有种更想亲近的感觉。我跨过低低的木栅栏,探出身子,拍着照片。蜿蜒的小路延伸着,在午后23℃的阳光里,散发着像是刚晒过被子的温馨。这虽是陡崖,却让人异常地安心,是那般的恬静。
    碧蓝的印度洋海水,风平浪静,只有快艇驶过去激起的风。海风卷着水花,黏黏地粘在脸上。这片海域,没有风浪,只有眼泪一样质感的风。我们迎着风,阳光照在通彻的海面上,闪射出不同深浅的蓝色。
    船夫渐渐降低了速度,快艇便开始轻轻地飘荡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那偶尔的小小仄歪,颇有一番海上泛轻舟的感觉。
    阿些说,就要到我们今晚休息的PP岛了。我把目光从海面上转移过来。走向船头,前面一座被绿色藤蔓缠绕遮掩住的海岛便出现在眼前。站在这小艇上,远远地观望这座海岛,白色的沙滩上阳光点点地缀在上面,像是缀在纯白色蕾丝裙上面的钻石,耀眼,华丽。也许是这片海域水深的缘故,宝石蓝色的海水,漫上海滩再褪去,如此的重复,像极了随风飘扬的宝石蓝裙褶。一座木制的阳台就安静地晒在这阳光明媚的沙滩上,木制的栏杆上,流动着缕缕的油绿的常青藤。朵朵白色的遮阳伞盛开在海岛慵懒的阳光下,那些不同肤色的游人们,随手把几本书丢在沙滩上,懒懒地伸着懒腰,打着呵欠,偶尔眯着眼睛看看靠岸的游船。时光在这个海岛,走的很慢,似乎我们的船永远地在轻轻荡漾,随风航行在没有时间的海域,大有一种潇洒的情怀,不免让人产生了那“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超脱感。
    船终于漂浮靠岸,我第一个跳下去,温暖的海水灌满了我的双脚,这一脚踩下去,便踩碎了这蓝色的琉璃瓦,这踩碎了的蓝色琉璃瓦泼溅在这洁白细腻犹如中国瓷般的白沙滩上,呈现出青花瓷般的相得益彰。我想,用这样的比喻来形容海水的蓝,沙滩的白,或许我是第一人,但此刻这美丽的沙滩就是给了我这般典雅细致的感觉!
    感觉自己不是走在沙滩上,而是走在柔软洁白的雪地上,但那不是刺骨的雪,而是温暖的细沙包裹着你。这里没有喧嚣,没有烟尘,一切都是纯净的,好似那云上的日子。我想原来的我是走的太快了,快得我的灵魂都跟不上了,所以我要停下来,等一等我的灵魂。
    阳光下的小岛上只有三种颜色:沙滩的雪白、海水的湛蓝、植物的绿色。我在一朵白色的帆布亭下坐下,白色雕花的椅子与常青藤交相辉映,木制的小圆桌上放着鲜榨的热带水果果汁,轻轻地吮吸一口果汁,那种热带的气息便在舌尖晕散开来,仿佛站在香气满园的水果园子里,轻轻地摇一摇,就是一地的水果。
    时光不紧不慢地走着,沙滩上开始泛起微红,人们细细私语,没有大声的嬉闹,都是静静的,连谈笑都是海风一样的恬静。阳光开始晕出羞红,原本洁白的沙滩像是不知被谁撒上了朱砂,海和天原本清晰的界限,仿佛是被橡皮抹过一样,模糊分辨不出了。偶尔几只海鸥停下来,扑打着翅膀,悠闲地走在潮水退下去的海滩上,留下了一串细细的足迹。忙碌了一天的渔船靠岸了,汽笛悠长的声音,惊起了踱步的海鸥,它们一个展翅,便飞向了暮霭。
    我站起来,伸伸懒腰,暮霭深处,船夫辛劳的身影被夕阳光与影的交错幻化成了一尊铜质的雕塑,汽笛的渺远声中夹杂着船夫们嚷嚷的谈笑,这会儿,连风都热闹起来。
    西行的太阳此时落下来,似乎是要掉进这茫茫的海域。模糊的雾气在水边上缓缓升腾,袅袅的烟云笼罩着暗淡的海面。远方的山比晴朗时更加妖娆,原本青翠的藤蔓,也开始长出金边来,仿佛一个刹那,这静谧的海滩就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给装裱进了画框,油上了一层朦胧的金色。



点评

在泰国普吉,一个以慢生活闻名的城市,慢悠悠地品赏风景,饮茶,听音乐,在喧嚣之中回归宁静与自由,坐上香蕉船,去阳光下的小岛,喝一杯阳光果汁,心情得到了极大的放松。我想作者是幸福快乐的。
将自己的身心融入异域的风景里,所发的感慨自然是与众不同的。这是一种美妙的生活方式,很艺术而且很精致,而所散发的情绪气场,则涵盖了更多的生命理念。
慢慢走啊,欣赏啊,读这篇文章,我自然想起了阿尔卑斯山上的那块路牌。
普吉慢摇,题目很好,就如一首温馨的摇篮曲,在慢慢的节奏中躺着,抑或坐着,在如热带风文字与情感的吹拂下,度过平静而自在的时光。



王慧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夜未央
后一篇:钟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夜未央
    后一篇 >钟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