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沱沱王慧勤
沱沱王慧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216
  • 关注人气:2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些有鸽子的日子

(2011-04-26 18:42:41)
标签:

杂谈

分类: 学员作品点评

 学员作品先登

《那些有鸽子的日子》

 

吉林省吉林市万达实验小学六年四班滕雨涵 0713005

 

 

来到这个城市时,几近黄昏。

 

在黄昏,每一个笑容都会被即将失去的光明无限放大,然后再一层一层涂抹上无尽的哀叹。

 

下了长途汽车的时候,碰巧看见旁边的广场上一群白鸽在风中哗啦啦地起飞,落在了撒着轻轻尘埃的高石阶上啾啾啾地叫着,夕阳把血色放肆地蔓延在它那白色的羽毛上,暗色的调调唱出了莫名的悲哀。

 

落在长木椅上的鸽子好像不易察觉地微笑了一下,有几颗黄昏的温柔落入了他褐黄色的眼仁里。投到墙上的影子一样可爱起来。人的脸、人的心也随之明媚了。

 

那是鸽子的微笑,被残阳渲染的诗情画意。

 

 

 

接我的朋友亦是爱微笑的女人,穿着一袭旗袍,像从电影里走出的旧时代的大家闺秀一般很优雅的一个人。

 

她迈着碎碎地步子,微启双唇说欢迎来上海。

 

我站在街角一下子彷徨起来,只因上海带给了我似曾相识的味道。

 

有几个学童在徒劳地放着风筝。

 

 

 

朋友有一个很漂亮的别墅,她给了我一个靠近大花园的房子。

 

夜里下起了雨。慢慢地打散了天上的月亮,残片和着夜晚天上几朵诡异的云。

 

 

 

我有着轻微的孤独症,不想与任何人做复杂的交流。

 

愿意一个人生活弹琴旅行,亦或是透过绿色的玻璃片看着变了样子的世界。

 

朋友说你该走出去看看,我便一大清早出门了,冷艳的上海在眼前铺开。

 

 

 

偌大的城隍庙里,我慢慢地走着一条小巷,很短,不敢加快步伐。

 

因为她是那么美的一条巷子,曲曲折折的,有着石板路。

 

清晨咸湿的空气,,两边矮矮的招牌,精致的小点心,热气腾腾的竹筒饭,无关痛痒的音乐,这时还没有熙熙攘攘的人潮。

 

一切都有着静谧虔诚的表情,古色古香的装饰。

 

街巷尽头有一只折耳猫灵巧地闪过。

 

 

 

那天上午的时候,我坐在一家很安静的酒吧里,靠着巨大的落地窗向窗外看着。漂亮的男生问我想喝什么,我指了指牌子上的柳橙汁。男生笑了,难道您不喝酒么。我转过身去,突然不想说话了。

 

太阳照的很毒辣,洋人带着宽宽的花边遮阳帽领着蹦蹦跳跳的小孩子,在冷饮店要了一杯冰激凌。

 

太阳的光晕在地上幻化成了好大一滩白色。

 

 

 

跑到外滩去拍夜景。

 

一个男孩寂寞地随着人流向前走,买了两支绿色心情吃。

 

他的眼神很特别,就像是个彼得,那么的单纯。

 

像是遗失了什么东西,却还是想不起来。有几分惆怅的感觉;又像是回不去的光阴,噗噗的变成泡沫幻灭了。只美丽过一瞬。

 

真是个好奇怪的感觉。

 

我跟在他的身后漫无目的地走,后来发现他也漫无目的。

 

茫然地看着世界,眸子里泛起雨花。

 

我拿起照相机拍了下来,尽管是黑天还是调到黑白那一档。我知道这样做效果不太好,但却拍出了一双流血的眼睛。他半个身子都窝在黑暗里,深深的眼眶陷着,不加打理的头发,在夜上海绚烂的灯光下暴露出一个空虚的人儿,灯火辉煌时刺眼的白光。

 

不知为什么,我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慢慢地转过身来,看着我的照相机。我示意他站到中间来,因为我觉得他的影子映在斜方拍出来会很好看。

 

他莫名其妙的笑了“你是不是不会说话?”

 

我拽了拽衣角,点点头却又摇摇头。我真的不想说话。

 

他捏了捏我的手。“我想,你是跟我一样的人。”

 

冰凉的手指。浅浅地笑容。

 

 

 

我跟朋友说,我在外滩那里认识了一个男孩子。

 

朋友夹了一筷菜,你喜欢上了?

 

我慢慢地琢磨着这句话,最后摇了摇头。

 

 

 

他告诉我他叫做田野。他拿着我的手指写着田野,在野的那一勾上顿了顿。

 

语调很寂寥。“我们去广场。”

 

空气里很潮湿,大朵大朵升腾起白雾。

 

有什么东西迷失在空气里。。。。。。

 

 

 

我们披着晨曦,跑到了广场上。

 

迎着太阳,又哗啦啦地起飞了一群白鸽。在阳光的点缀下周身都笼罩着美丽地光环。扑闪着翅膀,透过阳光显得很单薄。飞得近的可以通过亮光依稀看见细微地血管,还有被牵的很生动的羽毛。

 

田野捏了捏我的手,很用力很用力,他说“我的血是蓝色的,你信么?”

 

他把手掌张开对准灼目的太阳,映出了缓缓流动地忧郁的蓝色。

 

“你很像我以前喜欢的一个人。”他悲戚的说。“真的。”

 

他促狭的转过身,“我有时也会恨她。她带给了我太多的痛苦。”

 

我沙哑地突然说了一句,“看,鸽子飞到太阳里去了。”

 

照相的时候,再次拍到了田野那双流血的眼睛。

 

把光都打在了离他很近的鸽子身上。

 

 

 

我一路上拍了很多很多张的照片,一张张的回放时,才发现,有一张拍到了受伤的太阳。那张照片的光线很衰弱,以至于大部分的色调都很苍白。

 

田野却很喜欢这张。我细心地扑捉到了一声小小地叹息。

 

 

 

我和田野去了东方明珠,我穿着一条背带裤,胸口挂着灰蓝色的照相机。

 

排了好长好长的队终于挤上了最高层,朝下面俯视着。

 

一个人趴在玻璃窗上,低下头可以看见相隔几百米下面的人。

 

到处都是人,黑压压的一片。仓皇的走路。

 

自己霸占了偌大的玻璃,手指在上面轻轻地叩响,突然想到这好像上帝在敲打世界的门。看着下面的人群很少有静默在那里的,大概都是为名为利而奔波,世界就是这样大的一张网,缠住了芸芸众生。

 

自己跪在玻璃地板上拍照,不停地拍打着玻璃感受到了心里某一处一直在轻微的颤动。

 

田野趴在玻璃上静静地看人。眼睫很潮湿。

 

在玻璃上躺了一天,看见黄昏慢慢渲染了天空。

 

 

 

朋友领我去做了一身旗袍,她说我们宝贝穿旗袍多好看。

 

我固执地告诉她,应该是背带裤。

 

因为胸前的口袋可以存放着很多记忆,还可以挂着照相机。

 

我很爱摄影,因为我始终都悲哀的认为,很快有一天我会离开这个世界,我不想忘记这个世界里的太阳,天空,还有上海的鸽子。

 

不知,会不会有田野。

 

在车上我拍下了打在车窗上连成一片海的雨滴。朦胧地还可以隐约看见公交车站的牌子。

 

 

 

我去地铁站等地铁的时候,抓拍了呼啸而过的地铁里的人。

 

一张张麻木的脸被速度模糊了。

 

到处都是灰色灰色灰色,平庸的灰色。迷乱。

 

被压抑的痛感。

 

 

 

在上海一所写字楼的天台上,田野点燃了一支烟。那烟袅袅地盘旋上升,我紧紧地盯着它。

 

田野很费力地说,“我曾经。”我看不见田野的脸,但我能想到那一双藏满忧郁的眸子。

 

便这么硬生生地没了下文。

 

“你喜欢过一个人么?很用力很用力的那种喜欢。甚至,喜欢到她的微笑胜过自己的生命?”他复叹了一口气,说。

 

“是那种喜欢,不舍得有一丝一毫的伤害。她的声线填满了心脏,灵魂。以至于一下子抽离时,那种赤裸裸地疼痛,不加掩饰的疼痛,生不如死的疼痛。就像,就像突然被强行灌入了毒药,片刻的温存都不再。”

 

高空上冷冽的寒风从双腋下穿过。倏倏地发出响声。

 

“其实,所有不成熟的爱情,都任性不过时光。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也许我会被磨平了所有的棱角,每天也会夹着公文包,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天游离在不属于我的上海。”

 

良久,他小声地说。

 

“还有可能,我会找一个平凡的人结婚,之后平平凡凡过一辈子。不会再有这样璀璨的爱情,那么美,那么伤。”

 

语调越来越落寞,终于归于沉寂。

 

“你长得很像她。尤其是你扎两个小辫子穿着背带裤固执地仰望天空却被日光刺到流泪的样子。”

 

“星星出来了。”我突然说。

 

我不小心听到了田野的泪声,被淹没在星群里的他,疲惫地喊着另外一个人的名字。

 

就哪怕是黑夜,就算是我站在那么婆娑的夜里,都能看见鸽子。

 

可这该死的爱情,却偏惹怀念。

 

风把鸽子的翅羽吹的凌乱。

 

 

 

 

 

“白痴们都认为自己的爱情很伟大。”

 

“可热恋的人们都是爱情里的白痴。”

 

 

 

田野带我去欢乐谷玩,他还是买了两支绿色心情,但他却不肯给我一支。

 

一大早排了一天队要坐一次木质的过山车。

 

在最高的峰顶上忽地一下子冲刺下来,身子不稳,觉得在死亡边缘徘徊。不小心大叫了出来,田野用发冷的指尖捏了捏我的手。

 

瞬间安定。

 

我把手掌覆在了田野的唇上,他悄悄划开了一个“看鸽子”的弧度。

 

鸽子在很近的地方飞着,拉开独属于鸽子的微笑。

 

再次冲到峰顶时猝不及防地撞到了太阳。

 

 

 

我们后来听了个英国乐团演奏的音乐会,我不知不觉把头倚在他身上慢慢地睡着了。

 

他悄悄拍下了我熟睡的模样。一个人都沉醉在空白里。

 

 

 

我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几近黄昏。

 

我穿着背带裤手拿着风车在广场上和白鸽拍了一张照片,用的是仍然是黑白的那一档。正巧碰上了天边一缕潇潇洒洒的火烧云。

 

田野执意送我去长途汽车站。

 

“快乐还有多远?”他突兀的问。

 

“快乐快了。”

 

这是我和田野说的第三句话,也是最后一句话。

 

 

 

哗啦啦地,白鸽也来跟我告别。

 

 

 

隐隐约约地,又不知是谁在暖暖地晚风中低吟浅唱:

 

 

 

似曾相识,

 

一段迷离的过往,

 

一点难忘的心伤,

 

越过时光的阻挡,

 

陌生的你我只能差肩而过,

 

云烟里聚散一些迷惘。

 

                                 ——张学友 《似曾相识》

 

 

 

                              完稿于 2011.2.12 20:53

 

                               一个同样婆娑的夜里。

 

 

 

点评

 

 

 

这篇小说诗意充盈,唯美浪漫。

小说的故事情节很简单,也可以说是模糊的,就如小说结尾引用的张学友的《似曾相识》歌的名字一样,小说里呈现的就是这样一种:熟悉却陌生,陌生却相知,偶然却必然,相遇即分别,分别却相逢,人生的无奈与荒谬等,许多富有哲理性的元素。描绘的是关于人生,关于情感,关于成长的故事。

故事以第一人称描述,讲述我一个人在上海旅游,偶遇一位单纯和忧郁的男孩。只有三句话的交往,却让一个男孩子和女孩子都彼此熟悉各自的伤痛与爱情,而且都是一样的人,是非常相似的人。然而这样的相遇注定要伤痛收场,就如人生的相逢和告别。

梦想与现实的冲突,不管是爱情,还是我们的人生都会碰得七零八落,因为从来人生,情感都是不完整的。

故事简单,然细节丰富,值得品味。

 

 

王慧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新疆之旅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新疆之旅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