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沱沱王慧勤
沱沱王慧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241
  • 关注人气:2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1-02-16 16:44:49)
标签:

诗歌

分类: 学员作品点评

杨舒婷   河北省衡水市

 

 

我不能不责怪

你的无情

你干嘛带着严寒跑得这么快

姥姥曾经的秀发

还没有来得及被她自己欣赏一下

就被凝满了

白霜

 

 

 

我不能不轻视

你的浅薄

你恣意地吹蚀姥姥的窗

她还没有做完一个完整的童话的梦

就被你肆虐地赶到了田间

一双手被过早的被你磨出了

厚茧

  

我不能不揭露

你的胆怯

火辣辣的紫外线穿透着每一寸土地

你竟不敢带来一丝清凉

农田里汗流浃背的瘦小的姥姥

被炙烤成了

栗色

 

   

我不能不说出

你的虚伪

当满眼尽是果香粟米黄的时节

你只顾着到处传递丰收的喜悦

却看不到

姥姥的面容过早的被你雕刻遍了

皱纹

 

我不允许你再有任何肆虐癫狂

无论冬夏春秋

我们要让姥姥

沐浴在温暖里

 

 

细细品尝

丰收的

馨香

 

创作谈:

 

写《风》的因由:星期天下午和妈妈一起陪姥姥到胡同理发。静静地看着理发师理下的一地灰白的头发,里面只夹杂着寥寥的几根算是黑的头发,我忽然感觉心底酸酸的,想起了关于姥姥的种种。小时候我只知道烧鸡腿儿好吃,却根本体会不到姥姥的不容易,竟还无知地问妈妈为什么姥姥的脸像烧鸡腿的颜色。姥姥只勉强读了两年小学,她的妈妈常年有病,才10岁的她就被迫天天下地干活,比我现在还小一岁,虽然姥姥懂得的远不止两年小学的知识,可都是姥姥拼命砍草、拾柴,偷偷地和别的小孩约好地点,等人家放了学带书来,姥姥再拿一部分草和柴换书看,实在看不懂的自己就记在心里,下次拿草换书看时就问问同学,这一切行动都是地下的,如果被她的父亲发现了那绝对是一顿暗无天日的臭揍,纸和笔那是更没有的,即便是捡的烟盒纸和铅笔头也要在回家前藏好了。姥姥十八九岁的时候,她妈妈的病好了,可姥姥已经没有机会再进她日思夜梦的校园了。后来姥姥成就了舅舅和妈妈,也给了我和哥哥丰富的童年,可她自己却是有遗憾的。岁月沧桑了姥姥的脸,风霜染透了姥姥的发,我的心也被深深刺痛着,我现在的知识还很少,还没有能力写下姥姥的故事,暂时借《风》这一段文字来寄托我痛着的思绪吧。

 

 

点评:

 

读这首诗,我想到了一个词:岁月风霜。风刀霜剑。雕刻着山崖的脸,也雕刻着姥姥的脸。

风吹过我的脸,我在成长,风吹过姥姥的脸,姥姥在老去。生活依然是这么的劳苦,日子依然是这么的磨难。

年华老去,青春不再,在苦难中,作者抬起了头,凝视着姥姥的脸,在对风的抱怨中,我读到了一种生命情感的关爱,在诗歌中,我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亲情。生命之爱,穿透时光。抵达永恒。

风霜是一种痕迹,也是一种智慧。

 

王慧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指路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指路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