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特朗普减税计划没有可操作性而且风险大

(2017-05-01 19:01:51)
标签:

特朗普减税计划没有可

减税和削减赤字

减轻美国企业负担

特朗普

财经

特朗普减税计划没有可操作性而且风险大

 

重庆社会科学院法学所  丁新正

 

近日,特朗普总统的减税计划成了经济界的焦点之一,世界各地和业界评价不一,见仁见智。我的看法是特朗普总统的减税计划没有可操作性,而且风险巨大。

特朗普总统提出希望减免企业税至15%,希望以此作为其税改计划的核心,振兴美国经济,进而希望美国长期的经济增长率能够从目前的2%提高到3%。从理论上讲,减税提振经济的想法其实是毫无争议的。税收减少,投资新项目所需的资金就可以减少,从而在器械、建筑、知识产权等方面的投入就可以增多,而这在短期和长期内,自然都可以提速经济增长,提高工人生产力。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减税自然是有助于经济增速的。然而,尽管企业税可能的确有助于投资,但仍然很难实际提振GDP。这是因为,实际情况中,减税的效果并不会如政府预想的那么大。因为影响经济的因素有很多,包括人口、商业周期、科技、监管等,而税收只是众多因素的其中一个,通常其对经济的影响效果并不会非常明显。在实践中,不乏多国失败的案例,譬如,2007年英国将其企业税从当时的30%减到如今的19%。英国财政部2013年时曾预测,从2010年以后,减税将增加英国GDP增速0.6%。然而实际上,尽管减税的确提振了英国经济,但提振效果并不明显,实际上,从2010年至今,GDP增速可能仅因此增加了0.1%。

同时,特朗普总统的减税计划还有巨大风险。减税将加剧美国财政赤字。第一,如果特朗普提出的这一整套计划真能付诸行动,处于社会最顶层0.1%的人群将享受税后收入减免的额度超过14%,远远超过其他收入群体,这将对美国财富分配及全球财富分配产生影响。第二,税改方案将允许那种“税赋转由合伙人缴纳”(Pass-Through)类型的企业,也享受15%的新企业税率。 “税赋转由合伙人缴纳”类型的企业,是通过把企业的利润分给公司高管,再由这些个人通过个税渠道去纳税的。这种类型的企业包括美国的一些中小型家族企业,也包括一些富得流油的对冲基金公司和律所,这对金融资本的影响如何?第三,特朗普将公司税率从全球最高之一调至全球最低之一。税改对全球跨国公司资本定价转移以及富人避税产生联动效应。第四,绕不过去的债务上限。从债务成本角度看看,全球经济再平衡以及债务债权结构显示,为美国廉价融资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全球经济再平衡逐步改变了全球金融货币循环。随着全球经济再平衡和外部需求萎缩,新兴经济体贸易盈余减少,外汇储备对GDP比例将降至2%左右,大幅低于危机前历史均值的5%左右。这也意味着以美国真实利率为基准的全球利率水平,将随着全球失衡的纠正和美国国债等债券融资成本上行而进一步提升。近一时期以来,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升至3.02%,远远高于金融危机期间的平均水平。而债务上限问题也是新税改绕不过去的“坎儿”。一直以来,债务上限问题都是悬在美国政府头上的“阿喀琉斯之踵”。美国债务上限的制度设计始于1917年,是指美国国会一次性批准的一定时期内美国国债最大发行额。回顾美国债务历史,自有记录的 1940 年以来,美国债务上限已经上调104 次,几乎平均每9个月就要上调一次,包括里根政府18次,克林顿政府8次、小布什政府7次和奥巴马政府9次。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未偿债务占GDP比重在继续攀升,已近历史峰值。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3月9日,美国债务规模实际上已经达到19.86万亿美元,接近20万亿美元大关。不过,以往的经验表明,债务上限似乎更像是美国政府与国会,以及两党博弈的筹码。为了真正避免政府“停摆” 或“关门”风险,美国依旧会采取一贯而为之的“债务展期”策略。4月30日,美国国会、共和党和民主党的谈判代表就2017财政年度最后5个月大约1.1万亿美元的政府预算达成协议,使美国联邦政府能够持续运转至9月30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更宣称,美国政府将发行超长期债券来为政府预算提供资金。第五,此次税改方案面临被否决风险。特朗普的减税计划要想成为现实,必须获得国会的支持。尽管目前美国参众两院均由共和党控制,但国会与白宫的意见并不完全一致,甚至有财政保守的共和党人将反对任何公共债务的肆意增加。

美国人喜欢政府计划,但是讨厌税收。过去40年里,共和党人以奇思妙想迎合民众这两种自相矛盾的好恶。他们削减税收,但不削减支出,结果就是增加了赤字——这恰恰是保守派承诺不会做的事情。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也不例外。他承诺把公司税税率从35%降至15%,同时一次性调低税率,以吸引美国公司把在海外的逾2万亿美元利润汇回国内。个人所得税最高一档的税率也将由接近40%降至33%。

特朗普现在提出的与其说是一项税收计划,不如说是政府将据之与国会谈判的粗略原则。即便如此,特朗普没有提出任何封堵税收漏洞的实质性举措,更加丝毫不提削减支出,以填平他的提议将造成的资金缺口,这一点却也着实令人吃惊。据税收政策中心(Tax Policy Center)估算,新税改方案在未来10年内将给政府造成约2.4万亿美元的成本。这在政治上会让共和党人难以接受,因为他们承诺过只支持不影响财政收入的税改。政府说,减税将带来经济增长,从而抵消税收收入下降的影响。这是借用了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的顾问亚瑟•拉弗(Arthur Laffer)的观点。虽然说减税应该会对需求构成短暂的刺激,但过去20年里没有证据表明减税能持续地促进经济增长。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在2001年和2003年的减税并未让经济出现增长。奥巴马(Obama)时代的减税也一样。而在1990年,在老布什(George HW Bush)增税后,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连续5年提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任总统期间,在增税的同时经济实现了强劲增长。历史并不支持拉弗的观点。世界上没有能够让减税“自行补偿”的点金术。

另一方面,减税却不削减支出总会造成赤字。就这一点来说,特朗普的提议颇像注射了兴奋剂的“里根经济学”(Reaganomics)。里根在上任时承诺实施小政府和低税率政策。他通过了减税和税改方案,封堵了许多漏洞。但他花了太多钱,以至于在他的第一个任期内,赤字与GDP的比例提高了一倍。他于是上调营业税、工资税和能源税,减少了一部分赤字。在总体公共债务负担比里根时代高得多的当下,特朗普将使赤字再次增加。此外,这也将与美联储(Fed)产生冲突,后者可能以加息来应对失控的赤字。无论如何,认为美国经济不堪税收重负的想法是不符合实际的。无论是以历史标准来看,还是与其他富裕国家对比,美国税负都很低。联邦、州和地方各级政府的税收收入总和约为国民产值的26%。在经济繁荣的德国,该数字为37%。

如果2018年中期选举前经济增长状况没有改善,共和党可能会失去对国会的控制。理想情况下,削减企业税会导致资本投资增加、刺激经济扩张。针对性强的减税措施确实可能产生这种效果,但全面降低整体税率往往不能。上世纪50年代时,个人所得税的最高边际税率是90%,企业税率是50%以上。如今两者均在35%左右。许多个人和企业利用税收漏洞,实际税率远远低于这个水平。然而,上世纪50年代实际GDP和实际人均GDP的增速均为本世纪头十年的两倍多。正如巴菲特指出的,人们投资是因为他们认为能赚钱,而不是因为税率的缘故。特朗普试图通过减轻美国企业负担来加快经济增长,他提出的这一税率比众议院共和党领导人寻求实施的公司税税率还要低。资金汇回实施一次性减税,可能会促使企业把在海外的一大部分现金转回美国。但上次在2004年实行类似举措后,汇回的资金很多被用于股票回购,而不是投资。如果再次发生这种情况,结果可能会提振金融市场,而不是实体经济。只有在企业确能证明,它们在把汇回国的很大一部分资金用于资本投资的情况下,针对资金汇回的减税政策才应被认可。在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共和党承诺减税和削减赤字。但他们通过废除“奥巴马医改”(Obamacare)推行税改的首个尝试(表面上说是医保方案,实质上是税改)失败了。如今,特朗普总统的提议无异于以非生产性的方式扩大赤字。他越来越像信奉涓滴效应的传统保守派了。无论想法多神奇,都无法改变他的预算将收支不抵的事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