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邢台胡子宏
邢台胡子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78,111
  • 关注人气:43,5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父亲节献礼:父爱沉沉

(2011-06-19 15:29:02)
标签:

杂谈

父爱沉沉

 

  金秋季节,我和爱人穿了崭新的风衣,一蓝一紫,在古朴的农家小院风姿招展。

  “爹,我们这衣服怎么样?”我问。

     “挺新的,多少钱?”父亲问。他正埋头给牛筛草料,回头一瞥,又转过去。

  “两件一共三百多点。”妻说。

  父亲沉默不语,半天才转回身来,拍拍身上尘土,喃喃道:“你们知道吗?我昨个跑了60里路去镇上卖大蒜,在风里站了半天,才卖了三块五。”

  三块五?我蓦然发现父亲那么熟悉又陌生。父亲跑三个多月时间,要蹬着那辆叮当作响老掉牙的自行车跑近6000里,相当于走了半个中国,换取的仅是我和爱人两件风衣的价钱。

  后来,因为一场预料不到的急病,我住进医院。父亲自乡下来到城市医院,带来了一筐鸡蛋又递过沉掂掂的四千元。看见钱和鸡蛋的一刹那,我顿时泪水流滚滚。我知道,父亲把数年辛苦积赞的存款倾襄而出,这钱是父亲无数次在烈日下和寒风中一滴汗水摔八瓣的心血。而对联鸡蛋,也算是乡下父亲最好的营养品,在我们那偏僻的小村里,无法寻找巧克力奶、雀巢咖啡和麦乳精之类的营养品。年轻如我,追逐过浪漫,曾多次寄物抒情高唱低吟。我也曾感到过父亲的陌生成为我们的“代沟”,也也曾从心中讥笑父亲没有抓住经商的机会去挣大争。但如今,当我从另一种价值角度端祥衰老的父要,我才感到父亲的爱何等沉重。

  可爱的父亲啊,我忆起自己孩提时代每次考虑不及格,总是被您罚着跨砖,抑或在烈日下抬起双臂罚站。高中时,你发出的那声“考不上大学便跟我锄大地”的吼声,至今使我刻骨铭心。父亲,我知道您爱抽烟,但您仍品不出阿诗玛云烟与黄菊花金钟牌子的味道区别,您有酒量,但您仍唱家乡最便宜的高梁酿。而我一次漫不经心的消费,竟低得您偌多日夜的艰辛劳作。

  如果说母亲是我们人生天平的每一丝刻度,而父亲便是我们心灵那端的沉重磕码。父亲能造了我们的身躯我们的脊梁,使我们冲天顶立奋斗不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