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志
大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357
  • 关注人气:1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期待年青的青瓷:龙泉二三事

(2011-03-28 20:57:45)
标签:

龙泉青瓷

龙泉宝剑

青瓷

文化

分类: 游记

前段时间因为组织杂志的专题而跑了一趟龙泉。再一次被传统工艺的当代性问题所困扰。归来后写了《龙泉三问》一文,4月份刊很快就会推出。这里聊聊先,也多爆点料。

期待年青的青瓷:龙泉二三事
国家工艺美术大师毛正聪的作品,摄于青瓷博物馆

从北京到龙泉,两个多小时的飞机,两个多小时的汽车,前后大约
5个来小时,我们来到了龙泉。同行的除了我和主编,还有尚刚教授、陶瓷系的章星老师和一位准备开画廊的建筑师。一路上的行程虽说不上劳顿,但也并不轻松,如果没通高速那时候过来,想必还要麻烦吧。好在路上清风徐徐,景致别样,倒也惬意十分。北京乍暖还寒,这里倒已是春意盎然了。龙泉市的宝剑与青瓷名扬天下,一进市内,遍布街道两旁的剑铺与瓷店便已令我们感同身受。据说这些店铺大多都是前店后厂,规模不大但是氛围倒是很不错。
期待年青的青瓷:龙泉二三事
龙泉街道两旁的店铺

在龙泉呆的几天日程排得满满的:大师的厂子转了几家,既有宝剑又有青瓷;窑址去了两处,从宋代到元明,瓷片虽然捡了不少,但好的都给尚老师了,自己留几片权当纪念吧!此外博物馆三家,一家青瓷、一家宝剑,外加一间私人博物馆。
期待年青的青瓷:龙泉二三事
溪口窑的瓷片

一直对青瓷颇有好感,在一片花里胡哨的现代陶瓷市场里,色彩清新、造型简洁的青瓷产品颇有些卓然不群的味道。其实仔细想想,当代青瓷走的路子跟景德镇和宜兴也差不多,甚至有所不及,主要是青瓷本身的传统就是强调器形与釉色,不太关注装饰,所以反而与当代设计的某些理念不谋而合,感觉其有些现代感也不足为奇。

关于龙泉青瓷产业的发展,文章中论述较多,这里也不罗嗦了。总之,当代龙泉青瓷的经济效益虽然一直在迅速发展,企业发展前景也十分看好,但仍然摆脱不了当前中国陶瓷业共有的几个弊端:一、企业小而散,很多都属于家庭型、作坊型,前店后厂,规模小,人数少,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企业的产能。二、产品结构单一,产值比重最大的包装瓷主要是来样加工,没有自己的品牌,利润空间不大。而日用瓷产品开发空间太小,除了茶具就是瓶罐之类的摆件,市场开拓能力较弱。三、有产区品牌却缺乏企业品牌,同质化现象非常突出。在我们走访的大多数店面内,摆放的青瓷产品无论是品种、造型还是釉色均无太大差异,最多只是在装饰细部以及釉色微妙之处稍有变化。可以说,缺乏差异化竞争是目前龙泉青瓷业发展的一块软肋。
期待年青的青瓷:龙泉二三事
一家店铺里的廉价青瓷产品,几乎全是茶具

其实,同属龙泉双壁的龙泉宝剑的路子也是如此,很多家店铺的刀剑几乎看不出太大区别,只有个别品种的造型与装饰略有不同。不过刀剑产品一方面由国家的限制,另一方面对刀剑本身的质量和工艺要求本来就大于对造型与装饰的要求,因此这一状况还不是很突出。但即使如此,少数比较注重设计感的剑铺也确实效益要好一些。
期待年青的青瓷:龙泉二三事
自称古越剑铺掌门人的郑国荣先生最得意的宝剑之一——古越剑,细腻的纹理仿佛指纹一般,拔剑出鞘后确乎寒气逼人
期待年青的青瓷:龙泉二三事
郑大师的宝剑,无论剑身还是刀鞘、装饰,设计感都很强,古朴而脱俗

大师的问题也值得我们深思。目前龙泉有国家工艺美术大师三位,加上省大、陶大,差不多一线大师有20来位。这些大师自己的作品往往都在数万至数十万之间,并且也推动并扩大着着龙泉在全国的影响力。但目前三位国大基本年龄大多在70开外,对于家族式的传承方式而言,他们的后代能否承担起他们的重担?我们不无忧虑。说到底,一门工艺类型,仅仅靠吃老本肯定是走不远的,真正的推动力量还要靠年轻人。但是,在论资排辈现象非常严重的工艺美术界,何时才能够看到年轻人的崛起?

在我们采访的徐定昌大师那一代人眼中,做产业是没有出路的,不仅不是正路子,而且还要耗费大量资源,真要推动龙泉青瓷发展,还得取决于做瓷的手艺和技术上的精益求精。我对此持保留意见,如果单纯依靠手工技艺的进步,龙泉青瓷未来的发展之路显然要窄了许多。如果没有大量创意设计人才的支持,龙泉的陶瓷之路只能局限于传统工艺美术的小圈子里,无法真正走上品牌化、市场化和产业化之路。
期待年青的青瓷:龙泉二三事
徐建新先生设计制作的一款青瓷镇纸,令人爱不释手,可惜只做了两件,据说工艺太复杂,烧制难度大

在《三问》一中的最后,我用“山”来比喻龙泉人那种执着坚韧的性格,同时又期望龙泉能以“水”的精神来刺激和推动青瓷业更为灵活的发展。青瓷所代表的美,实际正是古典时代盛期(唐五代至宋)国人所拥有的一种心绪与审美境界。在信息迅速膨胀的今天,在这个躁动不已的社会中,青瓷的凝重与轻灵恰恰都是我们所孜孜以求的心灵境界。真的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够加入这一行列,让这一最为贴近大自然生命的工艺品类重新焕发出青春的光彩。
期待年青的青瓷:龙泉二三事
优美的龙泉山水



3月29日附:今天,龙泉的郑国荣与叶端文两位先生来到了杂志社方主编那里做客,恍如老友重逢,相谈甚欢。谈话间又一次谈起龙泉宝剑与青瓷的创新问题。郑先生对此感慨万千,他自言自己曾经动脑筋设计过几把剑的造型,还到省里申请了专利。结果除了每年还要多交一笔专利费,什么好处也没得到。专利局没有执法权,出现仿冒还得找市里的执法大队摆平,多花了不少钱不说,按下了葫芦翘起来瓢,没过多久李鬼就又再次出现,防不胜防,搞得他心灰意冷,再也不想去申请专利了。一席话说的我们无言……的确,无论怎么讲设计、讲创新,如果没有法制的跟进、制度的完善,单单要求从业者去努力,肯定是不现实的。话题绕回来,创新的根本或者说基础,终归还在于专利制度和相关法例法规的制定、执行与完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