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杰
小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17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克莱恩的魔法

(2010-04-20 22:44:32)
标签:

游戏

Easeful the forest,easeful its mansions perfected
森林之安,淑居之安。
Where we grow and decay no longer,our trees even green,
我们在此生长、不朽,我们的树木长青。
Ripe fruit never falling,streams still and transparent
这里的果实从不坠地,溪流宁静而透明。
As glass,as the heart in repose this lasting day.
如玻璃般,如今日在此停驻的心灵。

Beneath these branches the willing surrender movement,
枝叶之下,念随步移。
The business of birdsong,of love,left on the borders
鸟的歌曲和人的爱情,从踏入便消失。
With all the fevers,the failures of memory.
她带走了狂热,也带走了记忆。
Easeful the forest,easeful its mansions perfected.
森林之安,淑居之安。

And light upon light,light as dissmissal of darkness,
光之透亮,令暗消弭。
Beneath these branches no shade,for shade is forgotten
枝叶之下没有阴影,阴影早已被抛弃。
In the warmth of the light and the cool smell of the leaves
在光的温暖,和叶子清冷的味道里,
Where we gorw and decay;no longer,our trees ever green.
我们在此生长、不朽,树木长青。

Here there is quiet,where music turns in upon silence,
宁静之地,乐音渐起。
Here at the world's imagined edge,where clarity
在这世界想象的边缘,清晰地
Completes the senses,at long last where we behold
令感觉完整无缺,直到我们收起视线。
Ripe fruit never falling,streams still and transparent.
这里的果实从不坠地,溪流宁静而透明。

Where the tears are dried from our faces, or settle
眼泪在我们脸上风干,像是
Still as a stream in accomplished countries of peace,
小溪静静流淌,在已经安宁的国度里。
Ande the traveler opens ,permitting the voyage of light
旅行者睁开眼睛,让光继续它的旅程。
as air, as the heart in repose this lasting day.
如空气般,如今日在此停驻的心灵。

Easeful the forest,easeful its mansions perfected
森林之安,淑居之安。
Where we grow and decay no longer,our trees ever green,
我们在此生长、不朽,我们的树木长青。
Ripe fruit never falling,streams still and transparent
果实从不坠地,溪流宁静而透明。
As glass,as the heart in repose this lasting day.
如玻璃般,如今日在此停驻的心灵。

-The Song of Wayreth
-威莱斯之歌

本诗译者:vivianite@smth


在克莱恩,没有什么能像运用魔法一样引起如此多的敬畏和误解。从神袛们赐予其麾下牧师们的神威到法师们所支配的奥法力量,从术士们利用的世界周遭的能量到秘仪教徒运用的内心力量,魔法一直是加诸于克莱恩的推动力之一。
在克莱恩不同的时代,各种魔法曾经比现在更为卓越不凡。在大灾变之前,神术和奥术魔法在相对和平的状态下共存,直到教皇宣布奥术魔法是被善良秩序所咒逐的事物。大灾变以后,牧师魔法在诸神离开这个世界的同时消失了。直到三百多年以后的长枪战争时,人们重新求助于神袛,神术魔法才开始重现。
混沌之战以后,所有神袛包括三位魔法之神都和克莱恩世界失去了联系,奥术和神术魔法均完全消逝了。在凡人之年代早期,“新”种类的魔法——原初魔法和秘仪教派出现了。与神袛赐予的力量不同,术士魔法和秘术分别依赖于在周遭世界发现的力量和在自我内心发现的力量。前牧师和前法师放弃了不再起作用的陈旧方法,转而求助于新种类的魔法,他们设法重获曾经支配过的力量。
混沌之战五十年后,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席卷了安塞隆大陆,随之而来的是秘仪教派和原初魔法异常的衰退,这似乎意味着魔法将会再次绝迹。唯一真神军队的到来,再次使安塞隆饱受磨难。接下来人们揭穿了唯一真神其实是混沌之神战败后将世界偷走的塔克西斯这一秘密,同时人们也发现塔克西斯利用死者的灵魂来榨取魔法能量以恢复她失去的力量。她的计划被挫败以后,其他诸神重新回到克莱恩,并带回了旧的魔法力量。
现在,古老的和“新”种类的魔法共存于世,无论它们将会和平共存还是会激烈对抗,都将被记录在历史的河流中。



奥术魔法

奥术魔法是法师的拿手好戏,包括接受大法师试练的法师们以及那些漠视魔法三神制定的律法的叛逆法师们。
奥术魔法牵涉到对创世之力的直接操纵。这是甚至能够造成世界巨变的伟大力量,如同梦幻之年代所证明的那样。当时魔法之神们被迫作出调解,以保全那些释放出强大到超出凡人理解范围之外的力量的法师们。
因为奥术魔法具有如此毁灭性的潜能,魔法之神们降下了“法师之诅咒”。“法师之诅咒”使得法术一旦施展过后就在法师们的记忆中消逝,这迫使法师必须休息以恢复因施放魔法而造成的健康损耗,并且他们必须一遍又一遍地学习法术。如果没有这些约束,凡人可能释放出的大规模毁灭性能量,甚至能超越大灾变本身。
在大灾变处于尾声时,其他神祉离开了这个世界,但魔法三神留了下来。通过绕着克莱恩运转的三个月亮的启示,法师们比其他凡人更明确地知道:神祉们并没有真正的离去,他们仅仅在等候一个“回归”的适当时机。
混沌之神被打败后,三月立刻消失了,代替他们的是一个孤独的月亮,仅给人们留下对索林那瑞之银白色光辉、努林塔瑞之深红色光晕、努塔瑞之幽深黑暗的痛苦回忆(虽然努塔瑞的黑影只有黑袍法师才能看见)。随着三月的消失,奥术也消逝了。在这没有奥术的年代,很多法师只好求助于新的、未经检验的“原初”魔法,可是他们极度怨恨失去了曾拥有的力量。不再被以前魔法三神订立的规则所束缚,术士们能同时熟练运用法术和武器,但那些能运用真正强大魔法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或许很多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随着塔克西斯冒充唯一真神被揭穿以及她的最终失败,神祉们再次有机会返回克莱恩。再次,魔法三神占据了他们原来在夜空上的位置,把古来的奥术魔法重新带了回来。
前法师们可能会重新运用他们熟悉的奥术魔法。一些法师也可能决定继续追寻更独立、形式更自由的术士魔法(sorcery)。也有可能会把两者融为一体。

高阶魔法(High Sorcery)


在安塞隆的历史上,任何一个组织都无法像高阶法师议会(Orders of High Sorcery) 那样名扬天下,令人敬畏。这个组织在梦幻之年代早期建立,它的历史比之包括索兰尼亚骑士在内的所有组织都要漫长。
高阶法师议会由三个不同的群体组成:善良的白袍,中立的红袍以及邪恶的黑袍。虽然阵营迥异,但同样的信念让所有的法师结合成一体:法师的忠诚属于魔法。
当三位魔法之神最早建立这个团体之际,所有法师们被授予魔法艺术之道:
1,同袍之中皆兄弟,力量之前皆手足。
2,研习高阶魔法之处不分彼此,不得因怒以法术施于同道中人。
3,高塔之外,兄弟相残,异袍相斗,天道如此。


法塔外,一位黑袍法师若和一位白袍法师在战场上遭遇,他们将毫不犹豫的施展最具威力的魔法以摧毁对方。但在高塔之中,同样的两个人却可能融洽的交换在魔法研究上各自的心得。正是那种对魔法超出一切的忠诚使得高阶法师议会得以在一个有时会将法师视作必须铲除的洪水猛兽的世界上存在。
在魔法三神随同奥术之塔消逝之后,三位开始掌握新式魔法的术士相聚于威莱斯的大法师之塔,召开最后一次枢机会议(Conclave)。帕林•马哲理,伟大的雷斯林•马哲理的侄子同另外两位神秘人士——一位号称法塔之主(Master of the Tower),另一位是神秘莫测的阴影术士(Shadow Sorcerer)——相会。由于当世已无高阶法术,他们同意解散高阶法师议会,关闭法塔。在第五纪的第一个十年,没有议会的指导,法师们或者转而学习原初魔法(在帕林•马哲理的巫术学院 Academy of Sorcery)以及密仪教派(在强大的密仪教徒金月创建的光之基地Citadel of Light——她曾经是一位伟大的米莎凯牧师),有人甚至完全放弃了魔法之路。在之后的日子里,许多人被谋杀,追逐。对于那些曾辉煌一时的法师议会成员,那是一段最为黑暗的日子。
在众神回归之时,真正的高阶法师魔法随之归来。三月重新在天空闪烁,为那些追寻高阶魔法的人重新注入信心。现在,黯精灵达拉马和帕兰萨斯的珍娜女士(Lady Jeana,达拉马的女友)结合在一起,希望能够重返威莱斯——高阶法师议会力量的中心。现在,曾经遍布安塞隆大地的小学校又重新开始招生,为来日参加试炼做准备——证明是否合格成为一名羽翼丰满的高阶法师。但现在仍无法确定魔法之神和他们的组织如何看待原初魔法(Primal Sorcery),他们将如何对待那些拥有此类法力的人们?


教导和学院
绝大多数想加入高阶法师行列的人们很早就开始训练。由枢机会议认证的魔法教师被指派去指导这些年幼的头脑。筛去那些不适合从事魔法艺术的人,并注意那些可能成为天才的孩子。
一旦被告知需要为高阶法师议会的试炼作准备的时候,早期教育便告结束。有些学徒终身都无法达到这一步,只能在门槛上徘徊。他们中的有些人秘密继续学习,但这种举动会被议会裁定为叛逆法师并遭到议会的追杀。
要接受试炼,学徒必须被邀请旅行到威莱斯大法师塔(虽然这座塔现在无法进入,学生可以在安塞隆各地新建的临时集会点会见高层法师)。一旦他们完成在生理及精神上接受挑战的旅程,到达目的地时,他们需要声明自己的阵营。学徒随之被指派给一个新的教师来为他们准备试炼。少数人,一般是那些在魔法上已经拥有相当成绩的人(那些决定加入议会而不是去面对种种惩罚的叛逆法师,如雷斯林)被允许立即开始试炼。
并不是所有学习魔法的人能够幸运的接受特殊的学院式教育。那些独立发现魔法艺术的人(尤其对于那些生在魔法地位低下的社群里的人,比如绝望之年代中的索兰尼亚),从来无法真正懂得他们学得的知识。经过高阶法师议会特训的法师常隐姓埋名,在安塞隆大地上寻找这些迷失的学徒。如果这些法师学徒表现出追求魔法的渴望并且能够适应这一艺术所必需的规则,他们会提供一条通向威莱斯的路,虽然一般不太容易发现。如果这迷失的学徒表现出渴望但却缺乏奉献精神,他们会“礼貌的”劝阻学徒。


大法师之塔
最初,法师们计划建造七座大法师之塔,因为在安塞隆上,有七处地方被认为是魔法力量的聚集地。但由于索巴丁的矮人们反对将塔建在他们家园的附近,只有五座最终完成。
每个塔址都有难以置信的魔法力量,矗立在荒野中,远离文明的中心。但其中的三处,最终被证明也是理想的聚居地,达里苟斯,伊斯塔,帕兰萨斯先后在法塔的周围建立,只有威莱斯和古德兰的法塔仍在人迹罕至之处。
每座塔都有一处魔法森林,林中的魔法力量成为法塔的第一道防线。在建造法塔的年代里,森林用来保护议会的成员。
达里苟斯(Daltigoth)的森林被赋予使任何进入的活物陷入沉睡的力量,睡着的个体随之视其入塔的目的而被传送入塔内或森林之外。森林同法塔一同被摧毁。
伊斯塔(Istar)的森林拥有使人遗忘的力量,任何进入森林的人都会被暂时抹去记忆直到他们离去。森林同法塔一同被摧毁。
古德兰(Goodlund)的森林,在被议会摧毁之后被称为如茵(Ruin),据说会激发强烈的情感:恨,爱,复仇,欲望等。这种激情因人而异,几乎无法长时间抗拒。森林同法塔一同被摧毁。
帕兰萨斯(Palanthas)森林,即修肯(Shoican)森林,带来强烈的恐惧。当他被诅咒后。森林的恐惧带上了暗黑的色彩,带来绝对的恐怖,即使坎德人也要为之心颤。森林里同样充斥着作为守卫的不死生物。这使得任何穿越森林的旅程都成为一次痛苦的考验。即使当法塔消逝后,森林仍然存在于帕兰萨斯。据说不死生物仍徘徊其中,虽然没有人看见过他们,只听见恐怖的声响。
威莱斯(Wayreth)森林总意味着枢机会议的所在,因此也是力量最为强大的森林。森林创造出一个异维度力场,使得塔及周围十英里的存在能随时在塔基周围500英里内传送。它在地图上只标出了塔基所在地,并非塔的实际位置,它总是变来变去。在灵魂之战之后,虽然许多重获力量的法师们希望重建高阶法师议会,但没有一个组织能够成功定位塔的确切位置。


法塔试炼
高阶法师议会规定试炼主要基于以下几点:测验一个人在魔法上的潜力,筛掉对他们的魔力不够认真的人,最重要的一点,是让这未来的法师懂得应该怎样使用魔法。每次试炼都不同,根据个人的力量,弱点以及需要而量身定制。如果学徒成功地通过了试炼,这个新的法师需要逐字宣誓全身心投入魔法中并服从枢机议会的决议。
通过试炼的人们身上常留有成功的印记。有时,这种变化是肉体上的,如雷斯林的恶化的健康,金色皮肤,漏斗状瞳孔,或者前红袍法师领袖杰斯塔瑞斯的跛腿。有时,变化表现在心智上,时常来到的预知未来的梦,对某种出现在试炼中的东西的特殊厌恶。无论如何,这种变化是一种对法师无时无处不在的提醒:魔法就是生命,生命就是魔法,如果你拒绝其中一个你也便丢失了另一个。
每次试炼,虽然对于不同的人都不一样,但却有一些共通的内容。试炼必须严格,失败意味着死亡。每次试炼必须包含至少三个关于法师知识以及使用魔法的技巧的测验。所有法师知道的魔法必须在试炼中用到。试炼必须包含至少三个不能单靠魔法解决的任务或危险,至少有一次要面对一个被法师认为是他的朋友,同伴或同盟的个体。最后,法师必须战胜至少一个比它强大的敌人。
绝大多数时候,试炼中的挑战包含一些上述的要素,比如使一个认识的朋友看起来像一个在魔法造诣强过法师的敌人,迫使法师依靠自己的才智生存。
试炼本身高度魔法化。有些实际上发生在其他一个地方,甚至其他的时间。黯精灵达拉马的部分试炼发生在大灾变时期的伊斯塔,他需要在试炼的圣洁与他的“导师” 的怪想头之间抉择。试炼可以只在学徒的心智中进行,使他相信自己是其他一种什么东西。当以魔法设计试炼时,一切都会成为可能。
有时,参加试炼的人被允许携带同伴,不过议会从不保证这些同伴的健康和生命。


叛逆法师(Renegade Wizards)
当魔法之神创建高阶法师议会时,他们这样来保证世界上魔法的平衡:那些没有或者不愿遵守魔法之道的人将被视为叛逆。
一个叛逆法师是个生活在高阶法师议会之外的法师,他对法术的使用被视为对平衡的威胁,也是一种对本已很脆弱的法师形象的威胁。一个以魔法威胁小村庄的叛逆法师在村民眼里仍然是一个法师,不管他的实际袍色是什么。
仅仅在起步阶段,那些明显不够强力到能够接受试炼的人不会被视为真正的威胁。但那些渴求力量以至于不顾议会的限制使用魔法和那些背叛高阶法师议会的人,被视为真正的叛逆者。
追获叛逆者,消除他们带来的威胁是每个成员的责任。白袍法师倾向于抓获叛逆者并将他们带到枢机会议前,他尽量不过分伤害叛逆者。如果行动可能失败,他们会向最近的法塔或者集会地报告,同时尽量监视叛逆者的一举一动。白袍法师只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试图摧毁叛逆者,如果他表现出对平衡的重大威胁或者对他人的生命构成危害。
红袍法师会在可能的情形下试图将叛逆者抓获,如果不行,他将竭尽全力将对方摧毁,平衡必须维持。
黑袍法师试图说服叛逆者加入黑袍法师,希望能为自己的行列加入一名新成员。如果叛逆者拒绝,黑袍法师将毫不犹豫的摧毁对方。
不论叛逆者曾经对魔法犯下多么严重的罪行,叛逆者都会被给予参加试炼加入议会的机会。同意的可以参加试炼并根据他的珍应加入相应的袍色。一个拒绝的叛逆法师会被监禁或者被适当的处理。他将几乎不能再被人看见。

魔法之月
当其他神邸在天穹上找到自己的位置,三位魔法之神却选择更接近人间,具现为绕克莱恩旋转的三个月亮。高阶法师的每种袍色都从其中的一个魔法之月中汲取力量。
白袍法师从银月索林那瑞中汲取力量,那柔和的光线成为他们的骄傲。红袍的力量为努林塔瑞,红月所增强,黑袍法师则从努塔瑞,只有他们能看到的神秘黑月中接受能量。
每种袍色对应的月亮的位置以及盈亏对本袍色的魔法有着相应的影响。当三月同时出现时,每种袍色的魔法都会变强。可以阅读第二章的高阶魔法部分以获取月亮不同效果的详细资料。
三月真正同时出现的机会并不多,每一年半有三次,有两次是弯弯的月牙,一次满月(被称为目之夜Night of the Eye,实际上持续两个晚上)。但相反的,仅有两月出现的时候却相当普遍。努塔瑞得益于他的快速旋转周期,和其他两月每四天就相遇一次。其中大约每十一到十二天和努林塔瑞相遇一次,每十到十一天和索林那瑞相遇一次。这种情况大多数只出现一晚上,偶尔也会延续两晚。努林塔瑞和索林那瑞每四个半月才相遇一次,不过会持续七到八天。
在特定的日子里,努塔瑞与一个月亮在早晨相会,与另一个月亮同时出现在晚间,不过努林塔瑞和索林那瑞却并不相会。在这种“虚结合(false conjunction)”期间,所有袍色的法师得到他们各自对应的月亮交会时带来的好处,但无法享受三月同时出现的奖励。


计算月亮的位置
在你的战役中,你可以使用两种方法来计算月亮的位置。如果你仔细计算时间的流逝,你也许会想到每日使用月相图确定每个月亮的位置。如果你不打算这么做,你也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掷骰决定。
要决定月亮的起始位置,掷1d20,在月相图上每个月亮对应的位置做记号。(只掷一次,不是每个月亮各掷一次)。比如说掷出20,表示战役开始于一个目之夜,当结果为18则表明努塔瑞正在由亏转盈,努林塔瑞渐亏,索林那瑞则处于朔的期间。每隔一天,每个记号在相应的轨道上逆时针转一格。
如果你不愿每一天都考虑月亮位置,可以在每次需要时简单的产生一个位置。使用以上提及的方式产生一个起始点,然后逆时针移动每个记号0-9(1d10-1)格来决定当前的位置。这种方法牺牲了真实感但却能简化游戏。
月亮对魔法的影响意味着高阶法师议会的成员在大约四分之一的时间里能够得到直接的好处,在另一个四分之一中却得承受不利的境况。玩家的本性总倾向于记住那对自己有利的四分之一时间而忽视那不利的四分之一。因而让法师玩家去确定月亮的位置也许省心,但城主却必须确定玩家没有滥用这个系统,在回避劣势的同时从中牟利。
(注:索林那瑞周期36天,努林塔瑞28天,努塔瑞8天)

 原初魔法

译者:jinzlover


◎◎◎◎◎◎◎◎◎◎

原初魔法(“野魔法”)
原初魔法是在混沌之战尾声后新发现的魔法形式。很多人认为这是一
种新的魔法,但实质上这是最古老的魔法——操纵渗透在整个世界中
的天然能量的魔法,这些能量随着灰宝石穿过克莱恩而被提升。??
与高阶魔法不同,特别是对那些惯于使用“旧式”魔法的法师们
来说,原初魔法难以控制且似乎力量较弱,因此原初魔法一般被称为
“野魔法”。尽管原初魔法在威力方面有不足之处,但在灵活性方面
的优势弥补了这一弱点——术士们不像法师们那样受到“法师诅咒”的束缚。虽然使用原初魔法会照成身心疲惫,但原初魔法的施
法者们却仿佛以创造新的法术效果和熟练操纵已有魔法的卓越技巧而
闻名。
虽然影术士、帕林·马哲理和塔之主(the Master of the Tower
,大法师塔之主??指雷斯林·马哲理??)花了几年时间才掌握了
原初魔法,但他们已经成为安塞隆大陆上开发和利用原初魔法的人人
皆知的英雄人物。他们成立了最终议会the Last Conclave并解散了原
有的法师议会Orders of High Sorcery,这标志着一个魔法新纪元
的开始以及“旧式”魔法的最后结局,或许他们是这么认为的。

◎◎◎◎◎◎◎◎◎

月亮轨迹图表(图略,译名从新月开始按时钟方向排列)

new 新月(朔)
Low Sanction 朔(低影响力)
waxing Crescent 蛾眉月、月牙(新月)
waxing 月盈
first quarter 上弦月
waxing Gibbous 凸月(前半月)
Full 满月(望)
High Sanction 望(高影响力)
waning Gibbous 凸月(后半月)
waning 月亏
Last Quarter 下弦月
waning Crescent 蛾眉月(残月)

索林那瑞:运行周期为36标准天,每9天一个月相
努林塔瑞:运行周期为28标准天,每7天一个月相
努塔瑞:运行周期为8标准天,每2天一个月相

◎◎◎◎◎◎◎◎◎◎

在灵魂之战的一年多以前,绿龙王碧利林萨拉诺克丝派遣他的奴
仆们攻打索拉斯的魔法学院the Academy of Sorcery,掠夺了学院中
的很多珍惜魔法物品以补充她正在衰退的力量。不幸的是,在袭击中
,学院被一场主要归因于龙王军队的爆炸所摧毁,可是爆炸也使得绿
龙王很多最强的龙类下属毙命。从这时开始,很多术士躲藏了起来,
担心他们会因自身残留的、少的可怜的魔法力量,而成为下一批的袭
击目标。灵魂之战以后,魔法重获以前的力量,不再会被死者的灵魂
所窃取。然而,魔法回归的同时,魔法之神也回归了,他们认为原初
魔法太混乱,凡人难以掌握。除了荆棘骑士这些神妙莫测的灰袍术士
之外,不再有术士结成的团体存在,因为这会使他们很容易受到迫害
和攻击。
原初魔法和高阶魔法的未来之路尚待决定。这两种魔法艺术的从
业者将会和平共存还是会互相对立仍然是未知数。

导师和学院
和大法师议会不同,很少有能够培养原初术士的学院建立起来。术士
们通常自学以锻炼自己的施法能力、互相学习或找一个愿意训练他们
的主人。
那些拥有已建成的用于教授魔法的学院的组织在挑选学徒时及其
严格。灰袍荆棘骑士只给那些已被奈拉卡骑士团某个阶层接纳的人传
授魔法,大法师之塔主人仅教导那些经受过原初魔法试练
(类似于大法师塔试练,但对原初法师内在的能力要求更为苛刻)的人。任何人如
果乐意忍受学习原初魔法非常不同于高等魔法的旧式方法这一谅解,
帕林·马哲理的魔法学院Academy of Sorcery会对其开放。
塔克西斯的骑士们建立了他们严苛的管理体制以教导他们的灰袍
法师新的法术(这些法师并不遵守魔法神祉订立的规则,他们被大法
师塔议会视为叛逆)。通过从魔法学院和光明城
堡窃取知识,灰袍们探索着重获昔日辉煌的途径。
在这个短暂时期内,魔法学院很可能是教导
和学习原初魔法新技艺的最好的唯一圣地。但塔克西斯骑士们派出的
密探在这里窃取了原初魔法的秘密,他们还在金月建立在斯克西的光
明城堡里窃取了秘仪教派的机密。

魔法学院
最终议会后的三年内,借助熟练运用的魔法以及
工程技术的帮助,魔法学院在一块高地顶上建成。从高地的边缘可以
看到广袤的白杨树林偎依在水晶湖畔,偶尔可以发现索拉斯城中树木
遮掩下,缓缓升起的袅袅炊烟。 学院以砖块和砂岩筑成,每块表
面上都雕刻着绚丽的浮雕,描绘了安塞隆的魔法历史。学院被设计的
有如大法师塔一样雄伟庄严,两者的建造方法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在学院里,没有正式的“学生”和“导师”。每个人,包括帕林
自己,都被视为原初魔法的学生。每个学生都有责任和其他人分享知
识,所以学院的成员充当指导者花费的时间和充当学徒花费的时间是
相等的。
在开始的两年内,学院的成员包括超过两百名术士,并且仍在增
多。但是,由于绿龙霸主碧利林萨拉诺克丝的袭击以及随后学院被毁灭
的惨剧,导致在袭击中辛存的学徒们离开了魔法学院分散到了世界各地。

神术魔法Divine Magic

叱喝或命令死者灵魂的能力,治疗创伤的能力,甚至可令死者复活的能力——神祉们将这些能力赐予那些信仰坚定的凡人们。这些能力都属于神术的范畴。
正如原初魔法与秘仪能力的差异极大,神术和奥术也全然不同。施放神术的能力取决于施法者对某一神祉超乎对其他神祉的真诚信仰和献身精神。作为他们虔诚信仰和献身精神的报答,神祉们赐给这些特选子民们安塞隆的其他凡人无法拥有的能力。
在安塞隆的众多历史时期内,对神祉的信仰多次起落,人们经常对或者这个或者那个神祉极度虔诚。没有谁能对教皇内心的信仰提出质疑,虽然教皇对教义的判读难以令人信服。到大灾变的前夜为止,伊斯塔的高贵地位一直就代表着自然神论deism的高贵地位。人们把大灾变归咎于神祉们,厌恶对神的敬拜,谴责神祉们在子民们最需要的时候袖手旁观。在随后的三百多年内,没有牧师在安塞隆走动。长枪之战来临同时标志着信仰的回归——特别是对黑暗之后塔克西斯和医者米莎凯的信奉,米莎凯的牧师同黑暗之后的牧师的立场针锋相对。
一个从平原而来的年轻女士随身带着蓝色水晶杖,这根水晶杖使她可治疗除致命伤以外的所有伤害 ——这种大能在大灾变后再也没有人目睹过。这位女士,金月,成为女神米莎凯选中的先知和女祭司。在伴侣和好友们的帮助下,她成功找到了米莎凯的碟文 disks of Mishakal,一些刻写着善良诸神教义的白金圆盘。通过这些碟文,对善良诸神的信仰恢复了,对他们的敬拜再次被人民接受并繁荣发展。
混沌之神被打败,混沌之战结束,和混沌之神签订的契约貌似迫使诸神完全不能卷入凡人的事务。在接下来的十年内,随着巨龙霸主的到来和龙类清除的开始,人们质问为何诸神要再次离弃他们,抑或诸神在介于长枪之战和混沌之战之间的几十年内根本没有回归。
再次,金月又发现了新式魔法以代替消逝的神术。从自身的内心深处,她能召唤出心灵的力量,再一次上演了“神迹”。尽管她建立了光明城堡以教导人民秘仪教派的新力量,金月从来没有丧失对米莎凯的信仰,她甚至努力确保在向人民教授秘仪能力的同时,诸神的教义能够深入人心。但是诸神仍然没有回应子民们的祈祷,使他们原来的热切虔敬的心情变得无限怅惘。
一位名为米娜的年轻女士填补了人们的心灵空虚。这位年轻女士拥有超凡的魅力并且具有很大的号召力,她似乎被一位更强有力的神祉选中,她称呼该神祉为唯一真神。以唯一真神的名义,米娜创建了一支对她绝对效忠的军队。这支军队由忠诚的士兵武装而成,甚至能召唤来死者的灵魂并展示超出秘术能力范围之外的真正神迹,凭着将唯一真神的教义传播到整个大陆的借口,米娜和唯一真神的军队发动了一场神圣的宗教战争,席卷了安塞隆大陆。
唯一真神的力量似乎是不可战胜的。没有任何事物,甚至巨龙领主们都没有能力对抗唯一真神选定的先知米娜。在圣克仙城,在圣战军马上就能统一整个安塞隆大陆时,唯一真神的名字被揭示出来——黑暗之后塔克西斯。
一些因被诸神抛弃而丧失信仰故转而信仰唯一真神的人们,发现他们信奉的其实是以前已知的一个邪恶神祉,但塔克西斯允诺会填补他们的心灵空虚。“一神聊胜于无神”是那些敬拜塔克西斯者们再三重复的辩护理由。塔克西斯的牧师再次开始在安塞隆各地出现。
但哪怕是神祉们最精心策划的方案有时也会出现可怕的失误。在塔克西斯攫取胜利果实的最关键时刻,正当她将要自己的本体转移到她精心准备好的躯壳中时,一个奇怪的精灵突然出现,阻止了她计划的实施。不知何故,其他神祉发现塔克西斯在混沌之神战败后偷去世界的真相。现在,其他神祉回归世界并要求对她作出制裁。他们剥夺了塔克西斯的神格。
但是平衡必须被恢复。由于塔克西斯的神格被剥夺,帕拉丁也牺牲了自己的神格。震惊于自己失败的同时,塔克西斯发现自己不再是不死之身,她把自己的失败都归咎于米娜,打算杀掉她选中的这位女牧师。受对米娜盲目的爱情所蒙蔽,年轻而又愚蠢的精灵西瓦诺谢站到了前女神和她的猎物中间,使用一支屠龙枪的断杆杀死了前女神,使世界永远摆脱了曾经不可一世、极其令人敬畏的黑暗之后。
米娜由于敬爱的女神死亡而痛苦万分,杀死了西瓦诺谢,将塔克西斯的遗体搂在怀中,发誓要报复成为凡人的帕拉丁。这位前女神塔克西斯的神眷之女把女神遗体托在手臂上,高昂着头桀骜不逊地离去,消失在无边的夜色中……
随着灵魂之战的结束,安塞隆的人们被迫再次评估他们对待诸神的行为态度。他们应该再次信奉这些他们认为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却离弃自己子民而去的诸神吗(哪怕他们的信仰只是基于错误的感知)?前牧师们会重新穿上他们脱掉的长袍吗?他们心中仍然存有坚定的信仰吗?初为人知的秘仪能力又将何去何从呢?在过去不多的几年里,秘仪能力曾经取代了来自神祉的神术力量,虽然他们之间的差异可能远比原初魔法和高阶魔法之间的差异更容易调和,但二者仍有可能会势不两立。
神圣星座教团 (Holy Orders of the Stars)

Arcanum 翻译



  神圣星座教团(The Holy Orders of the Stars)是目前留下之十六位神祇的信仰组织(不包括魔法三神,祂们的追随者是高阶法师会议(Orders of High Sorcery)的法师们)。

  十六位神祇皆有各自专属的教团,具有不同的职责、功能、仪式和信念。但典型地,十六种信仰(甚至是高阶法师会议的三个群体),被依神祇的派别关系分成光明诸神,平衡诸神和黑暗诸神。

  光明诸神的教团致力于维存生命、保护和增进所有事物的福祉、鼓励人们维护那些依循善良法则而具现的存有。

  平衡诸神的教团试图维持世界的均衡,善良与邪恶间的平衡。他们认为光明阵营的牧师们过于理想主义且不切实际,而黑暗阵营的牧师们则不可靠且具破坏性。不过,中立阵营的牧师们在有必要时会与任一方联合,以维持平衡。在长枪战争(War of the Lance)的后期,他们支援光明阵营的牧师,而在混沌战争(Chaos War)时则支援黑暗阵营的牧师。尽管如此,他们从不为善良或邪恶而战 ─ 若他们觉得人们的自由意志受到威胁时,他们会对抗两方。

  邪恶神祇的教团追求统驭,包括教团本身与整个世界。黑暗阵营的牧师认为他们不受任何道德限制,利用狡猾与奸诈的方式累积财富、权力和滋长邪恶的根源。这些牧师并不愚蠢,因此不会参与无节制的破坏(当然,并不总是如此)。某些黑暗阵营的牧师确实有着特定的伦理规范,他们也严格的遵守 ─ 例如在那些将法律视为控制和斗争工具的骷髅骑士神职者间。

  神祇们已回归到这个自被偷窃后改变甚大的世界。由于神祇那明显的反复无常所带来的苦涩,使得人们因而失去信仰。对祂们来说,神祇们了解必须治愈人们灵魂上,那些因巨龙霸主和塔克西丝(Takhisis)之破坏所造成的伤害。祂们比以往更为频繁地接触凡人,试着让追随者们重回其怀抱,以说服这个祂们所回归并停留的世界。慢慢地,神祇重建了信徒与祭司团的秩序。一部份再次开放了古老的神殿与祭祠,而其他则是建立全新的。尽管如此,在接下来的岁月里,神祇和凡人们还有一条和好的长路要走。


成为牧师 (Becoming a Cleric)

  任何希望成为牧师的人,首先必须向己身寻求对真神的深刻而坚定的信仰。接着有希望的祈求者必须接近一位该神祇之资格具全的祭司,并说出她希望成为牧师的理由。某些信仰和神祇会用信仰试炼(Trial of Faith)以测试申请者,包括任务、审讯或是简单地表现出他们的真诚信仰。申请成为米莎凯(Mishakal)牧师的人只需要展现慈善和对伤者的关心,申请成为沙茍那斯(Sargonnas)祭司的人可能必须对宿敌进行报复和证实于战斗中胜利。

  若申请者证明其价值,她会被给予一面信仰勋章(medallion of faith),标明申请者成为所选神祇的助祭与侍者。所有的牧师都会配戴信仰勋章,作为与其神祇间协定的实质提醒,也作为施展圣法术时的法器。虽然信仰勋章的本质具有魔法,但并非真正的魔法物品。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制作。作为替代的,当符合资格的申请者受选时,可用信仰勋章创造出另一个信仰勋章。

  神祇将神力赐予其牧师,从圣法术以至于斥喝或命令不死生物的能力。某些追随者献身于该信仰中的特殊组织,例如米沙凯的医疗之手(Healing Hands),他们旅行到遥远处以提供需要者医疗服务,或像是沙茍那斯的血刃(Bloody Blades),会对其他教团的组织进行轻微报复。这些牧师能展现为援助其努力,神祇因而赐下的特殊能力。

  对于那些受选的牧师,神祇会要求其服从宗教中的法规。那些违反法规的牧师可能会成为堕落者,即失去神眷的牧师。


神殿、祭祠和教堂 (Temples,Shrines and Churches )

  许多主要的城市有至少一座荣耀每位神祇的祭祠,因为抚慰邪恶诸神远优于忽视祂们。即是在绝望之年代(Age of Despair)的早期,当时相信神址已遗弃了人们,这些祭祠仍然保留着。

  在力量之年代(Age of Might)中,一座城市被建立以提供众神同等的荣耀,并以此为该传奇之地取名为神之乡(Godshome)。在神之乡城市中,所有的区域皆分别为诸位神祇而建,除了不需要这些区域的魔法三神,与三位自然神祇奇思洛夫(Chislev)、哈巴库克(Habbakuk)和赛波音(Zeboim),祂们喜欢信徒在野地中崇敬祂们。不过,随着教皇(Kingpriests)的兴起,神之乡被疏远,居民离开以供养自己,对抗增长的腐败与那些贪求据信藏于城市内之圣物而起的盗匪活动。奇异的是,所有的居民于大灾变(Cataclysm)之前消失,只留下一座空城。传说诸神在万劫夜(Night of Doom)带走所有的居民,当时所有具备纯净与真实信仰的牧师也都自世上消失。直到今日,被遗弃的城市坐落于废墟中,据说被那些因搜寻失踪信徒而死之人所盘据。

  在世界上还有着其他献给某位神祇的神圣地点。金月(Goldmoon)在啸海(Schallsea)的此类地点建立了光明城堡 (Citadel of Light),该地点的银色阶梯(Silver Stairs)据说可以通往天堂,在该处便能与光明诸神交流。塔克西丝的大神殿建立于奈拉卡(Neraka),标示了祂在长枪战争时回到世界上的地点。即使神殿已毁坏,该座城市对于黑暗之后(Dark Queen)而言依然为圣地。


堕落牧师与异教祭司 (Fallen Clerics and Heathen Priests)

  当牧师首次触犯其信仰的教义时,他会受到警告。该牧师会得到1d4个负向等级(无法用任何方式复原,除了神祇直接干预之外)直到他为自身罪过进行适当的赎罪行为。如果他赎罪成功,那些等级便会消失。若他持续犯罪,或是再次犯罪,那他便会成为堕落者。他会立刻被取去所有法术和职业特性,而且不能再次获得该神祇牧师等级,直到他赎罪为止(这一次,只有一件大型任务才和缓此种处罚)。堕落牧师等同于高阶法师会议中的叛逆法师,但不会被前教会成员严密地追捕。

  有时候,牧师会将信仰转向另一位神祇。有些自善良降入堕落与邪恶,有些则是见到光明并舍弃绝望的生活。无论如何,改变信仰的牧师必定会被取走所有的能力。在一个月内,他必须向想追随的新神祇证明自己的真诚。过了那个月之后,若其有真诚信仰,他会被给赐予一个新的信仰勋章,他的所有能力也都会回复。依从 DM的判断,他也许因新神祇而被要求承受指使术。他现在成为新神的牧师,并被教义约束,如同他之前被前任神祇的教义约束般。

  异教祭司是那些崇敬伪神的人。他们并非真正的牧师,但操持戏法、原初魔法或秘术,他们有时似乎能以其神之名行使”神迹”。恶魔教派,拜蛇教派甚至是拜龙教派都曾兴起与殒落,因异教祭司失去对信徒的控制或尝试异端之故。绝望之年代中,在真神回归前,高阶法师会议时常设法揭发并击溃这些教派。

[DLCS]第三章 克莱恩的魔法·秘术

译者: skywater

 



与只是作为远古魔法再发现的原初魔法不同,秘术出现的更晚,在第五季期间才形成。在这之前人们也许显示出了一些秘术的能力,例如精灵已经失传的心灵感应能力,或者雷斯林之母罗莎蒙(Rosamund)能从梦中获得预言,但是只有金月才将秘术的能力和限制完全的开发出来。

巫术使人能操纵创世来的元素力量,秘术则让使用者从以自身心灵和灵魂加强的生命中获得能量。对这两种法术,许多人认为秘术更加自然,容易培养,而原初魔法则更有力,更冷淡。使用秘术的人经常形容到一种温暖的感觉遍布全身,类似于获得神术力量的感觉--虽然与神术能够和神交流的那种狂喜相比,秘术的体验就像黯淡的阴影一样。

和原初魔法师一样,秘术在唯一真神的军队到来时,也受到了法术莫名丢失的影响。甚至那些拥有灵魂世界知识的人也无法解释不安宁的亡灵发生了什么,他们为什么偷窃法术以及他们在用法术做什么。

当灵魂之战结束以后神祗们归来时,学习秘术的人分裂成了两派,一部分人追随着神祗成为真正的牧师,剩下的人继续学习秘术。虽然在光明城堡(the Citadel of Light)中,根据金月从白金碟(the disks of Mishakal)中所知,仍然用以前神祗的方式教导秘术,但是人们很快就发现个人无法同时成为秘术师或者真正的牧师,因为两者一个需要相信自己而另外一个需要对神的绝对信仰。即便如此,秘术师和真正的牧师之间的关系与原初法师和高等法师之间的关系相比要相当友好,至少表面如此。


导师与学校
秘术看起来比原初魔法更加容易学习,特别是对于那些拥有强烈感知的个性或者拥有强大的信仰的人。甚至神祉的牧师在金月的教导下也能够将他们的信仰调整过来。
学习秘术的中心在啸海(Schallsea)的光明城堡(the Citadel of Light)中,由于金月发现了这种新的魔法,以及她曾经是米莉凯慎选的代言人(the chosen prophet of Mishakal),还有她在长枪之战中的角色等这些事实使得金月的名声遍布整个安塞隆(Ansalon),大陆的学生们都来到她的学校学习。同时金月的传教士被送到不同的王国和城市中去传达命令或者提供帮助,由此也使她的消息得以传播。

城堡的考生申请时必须通过两个测试。首先,由秘术师们面试这些申请者,秘术师使用他们的能力来去除那些有邪恶倾向的人。其次,考生们必须通过树篱迷宫,爬上the Silver Stair,这个过程被认为是自我发现的一次旅行。树篱迷宫在碧利林萨拉诺克丝(Beryllinthranox)的袭击中被彻底毁坏,目前植物领域 (Plant domain)的秘术师们正在为了恢复迷宫昔日的荣耀而努力的工作着。

考生被接受后,将会测试她的自然倾向以决定她真正的天赋。一旦决定,将会进行认真的训练。当考生证明在秘术的一个领域足够熟练以后,她会被再次送去通过树篱迷宫并且爬上the Silver Stair。如果秘术师无法战胜她心中的恐惧,或者拒绝爬上the Stairs,她将无法提升等级。许多秘术师在第二次经历后都会有所改变,通常是好的改变,但是失败后丢失心智的例子也有所耳闻。

另外一个大的秘术训练组织在奈拉卡骑士团的骷髅骑士那里。当骷髅骑士的密探偷走了秘术的秘密以后,他们回到了骑士团,用他们的刚发现的知识成为黑骑士的“精神领袖”。有时密探并不清楚自己真正的目的,无知的将教义传给黑骑士们。而有时一些还拥有第四纪(the Fourth Age)剩余下来稀薄的魔法的密探亲自渗透到城堡中,隐藏起他们的本性学习新的力量。

骷髅骑士候选人必须首先作为百合骑士的随从来证明自己。一般而言,一年以后候选人将会经历塔克西丝的测试。和高阶魔法的测试没什么不同,候选人必须证明自己有能力拥护三种“美德”-愿景、秩序、服从。如果候选者通过测试并且表现出对秘术的倾向,那么他将拜一名有经验的骷髅骑士为师,开始他认真的训练。

也有些秘术师从未接受过光明城堡或者骷髅骑士的教导。有些人就像金月最初那样,当环境因素促使、强迫他们释放自己内在的力量时,发现了自己的潜能。类似的,一些非人类种族的巫医和Claren Elian的僧侣也发现了其它从他们的天赋中获取秘术的方法。

DLCS·克莱恩的魔法·神祉与魔法

译者:skywater

 


 克莱恩的魔法与克莱恩的神祉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没有神祉,就没有神术,牧师们也就无法呼唤他们的神显现神迹。没有魔法三神,法师们无法施放真正的奥术。即使是原初魔法也是来自神祉的,因为操纵原初魔法的术士们所操纵的正是来自于创世时的力量,以及混沌神用来以原始能量渗透世界的原质力量。只有秘仪教派看起来和神祉无关,但是它的基本原理认为,秘仪教派从渗透每个生物的能量以及创造生命的神祉中获取能量,所以其实秘仪教派也源于神祉。

神祉和魔法之间的这种关系,造成了因为神的走失而使信仰被遗弃,克莱恩的历史上已经有数次先例。当大灾变后,神祉的消失导致牧师无法施放魔法,虽然法师仍然能够施
放奥术。而当混沌之战后所有的神(包括魔法三神)都消失以后,无论是神术还是奥术都无法施放,这就迫使人们去寻找替代的魔法形式,从而促使了原初魔法和秘仪教派的发现。

只有魔法三神才能够赋予人类以施放高阶魔法的能力。(唯一的例外是在混沌之战期间,塔克西丝短暂的篡夺了这项能力以允许灰袍荆刺骑士施法。)反过来,魔法三神没有
自己的牧师并且无法赋予自己的追随者以神术。其余的神有不同程度的神职人员,提供给他们的追随者以魔法以及不同神祉所特有的能力。

学者们认为,根据魔法所能做到的,可以将四种形式的魔法分为两类。原初魔法和高阶魔法被认为是奥术魔法,牧师的魔法和秘仪教徒的魔法被分类成神术魔法。虽然很多人会质疑这种分类,但是在很大程度上,这种分类法是正确的。影响奥术的某些物品会同时作用于高阶魔法和原初魔法,而影响神术的那些东西也会同时影响牧师魔法和秘仪能力。

在四种魔法中,高阶魔法和牧师魔法看起来具有威力更大的效果,而原初魔法和秘仪能力的长处在于灵活性。不同形式魔法的长处和缺点使它们之间保持了一种平衡感。也许正是这种平衡感才使得平衡之神特别支持两种新魔法的发展,虽然它们之间如何更好的共存还是未知。

绿框: 信仰的力量与心灵的力量

在灵魂之战以后,真神们再一次回归到克莱恩,他们发现在插入的十年里(intervening decade)这个世界变了很多。有些人因为在神祉们最近的“回归”后很快的被抛弃而怀恨,他们发现向神请求帮助几乎是不可能的,从而转为信仰在第五季中像灯塔的光一样出现的秘仪教徒。其他人则发现自从神消失以后,信仰神祉的想法再一次的充满了虚无和空虚。

除了秘仪教徒的能力和牧师神术之间的相似点以外,两者没有任何可比性。秘术从内心的信仰中获取力量,相信一个人的能力超出其他所有的力量。另外一个方面,神术则需要相信无法证明的信仰,相信一种你也许无法看到或感觉到,但是当需要的时候你知道你会拥有的力量。

秘仪教徒,特别是那些来自于“古老”的宗教的秘仪教徒,也许更愿意放弃秘术的力量投入到神术的力量中去。其他的秘术师也许就不会如此渴望--毕竟一个秘仪教徒只需要遵循她自己的心灵提示,而不用去遵循一个“变幻无常”的神祉的指示。

正如高阶魔法和原初魔法两者都为了在凡人之年代(the Age of Mortals)中寻找自己的位置而对抗一样,神术魔法和秘仪教派也会有冲突,虽然与两种形式的奥术之间的抵触相比也许会更文明一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耐色瑞尔神系
后一篇:DND神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耐色瑞尔神系
    后一篇 >DND神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