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蘭軒談古
蘭軒談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268
  • 关注人气: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殷墟遗址几件商代写实性玉石人的性质新论

(2020-09-24 19:14:24)
         

  殷墟遗址商代有一些写实性玉人,服装、人物特征有不少是写实的。然而其服装以及图像或附属装饰并不简单。从殷墟的这几件玉人看,一类玉人是跪坐式的,一类是依坐式的。从服装的装饰看,都有龙,有的四肢的位置各有一条明确有菱形花纹的苍龙。有的是上肢是夔龙形,下肢有火字形花纹的苍龙,腰还有一条火字形花纹的苍龙。有的是四肢有夔龙。所论这四件玉人,还有三个玉人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即是其身有饕餮,并且有的是蝉身简易化饕餮,有的是单纯地简易化饕餮。

       对于这些玉人的性质,学术界论证不少,然而一般即是言其为贵族,其他论述较少,并且认识的逻辑性都较弱。我们认为还是应该从当时的文化视角来论证这一问题,可能会有一些新的发现。我们认为这些玉人可能与古代的祭祀之尸字形有关,并且很可能是表现商王氏族即玄鸟氏之神祖的。子作论证。

《公羊传》宣公八年“壬午,犹释,万入,去钥”条东汉何休注,言祭祖则有尸,是为了节神。另唐杜佑《通典》记载,“自周以前,天地宗庙社稷一切祭享,凡皆立尸。”王国维(《宋元戏曲史》,商务印书馆,1915年)也认为祭祀。商卜辞有诸多这方面的记载。

另,古代有以巫神灵为祭尸的。《楚辞·九歌·东君》:“思灵保兮贤姱”,洪兴祖注:“说者曰:‘灵保、神巫也’”;《管锥编》第五十七则楚茨.巫之一身二任》篇曰:俞玉《书斋夜话》卷一申其说曰:“今之巫者,言神附其体,盖犹古之‘尸’;故南方俚俗称巫为‘太保’,又呼为‘师人’,‘师’字亦即是‘尸’字”。“神保”正是“灵保”。本篇下文又曰:“神保是格,报以介福”,“神嗜饮食,卜尔百福”;“神具醉止,皇尸载起,鼓钟送尸,神保聿归”,“神嗜饮食,使君寿考”。“神保”、“神”、“尸”一指而三名,一身而二任。段注本《說文玉部》“灵,巫也”,灵还可以称呼为灵保,像《后汉书·马融传》径神场,灵保,召方相,驱厉疫,走蜮祥。王国维宋元戏曲史中也有论证,其曰盖群巫之中必有象神之衣服形貌动作者,而视为神之冯依,故谓之曰灵,或谓之灵保。

巫灵的造型有多重,有一种造型早期文献是以偃蹇之词形容的。《楚辞·九歌·东皇太一》“灵偃蹇兮姣服,芳菲菲兮满堂”,其之偃蹇屈曲的意思,并且是形容神巫的。《左传·哀公六年》:“彼皆偃蹇,将弃子之命”杜预注:“偃蹇,骄敖。”《后汉书·文苑传·赵壹》:“偃蹇反俗,立致咎殃”李贤注:“偃蹇骄慠也。宋司马光《辞知制诰第六状》:“岂偃蹇山林,不求闻达之人邪”的语意看,偃蹇还有安卧的意思。

祭尸之形有多种造型,主体是席坐。对于《说文解字》之尸字的解读,段玉裁并不同意,其《说文解字注》曰“此字像首俯而曲背之形。”容庚在《金文编》“尸,像屈膝之形,后假夷为尸,而尸之意晦。祭祀之尸,其陈之祭,有似于尸,故亦以尸名之。”卜辞中的作为祖先立尸者的尸字,有的学者认为是居几而坐,不是屈膝而坐之形。从现在的考古发现看,战国时期的铜壶刻画图像中,确实有居于几的饮酒者,汉代也发现西王母造像有少数是居于几的。但是对于商人的祭尸,还没有找到这方便的确切依据。不过从卜辞像合集33002可以看到,作为祭尸的甲骨文确实像居几而坐之形式。不过由于该字形简单,容易与人字形等混淆,但是仍然可以看出其总体还是有居几而坐似的自身特征的。

但是依据《仪礼.特牲馈食礼》记载,祭祀之尸的祭祀过程总体是席地而坐的,即古人铺席地以为坐卧。又依据《礼记正义》记载,三代之为尸各有不同。其曰:周坐尸者,此言有周之所因殷也,殷人坐尸,周因坐之也。夏立尸而卒祭者,此更本殷周所损益相因也。夏祭乃有尸,但立,犹质,言尸是人,人不可久坐神坐,故尸唯饮食暂坐。若不饮食时,则尸倚立,以至祭竟也。殷坐尸者,此殷因夏之有立尸,而损其不坐之礼,益为恒坐之法也,是殷转文也。言尸本象神,神宜安坐,不辩有事与无事皆坐也。周旅酬六尸者,此周之因殷而益之也。旅酬六尸,谓祫祭时聚群庙之主於太祖后稷庙中,后稷在室西壁东向,为发爵之主,尊,不与子孙为酬酢,馀自文武二尸就亲庙中,凡六,在后稷之东,南北对为昭穆,更相次序以酬也。殷但坐尸,未有旅酬之礼,而周益之也。

显然从这些文献记载的祭尸之形态,常规理解与卜辞中祭祀的尸字形都不一致,这应该有一定的原因。我们注意到,《白虎通义•祭祀》记载,三代之尸可能还有醉酒造型,其曰“故座尸而食之,毁损其馔,欣然若亲之饱,尸醉若神之醉矣。”这一现象应是存在的。从《仪礼》等文献中可以看到,祭祀之尸的祭祀以酒为盛,代替的人很容易出现醉酒。同时为了表现对于祭祀真诚丰盛的满意和礼成,则会表现出酒足饭饱的形态。尤其是《诗小雅楚茨》有这方面的描述,其曰:神具醉止,皇尸载起。鼓锺送尸,神保聿归意识是司仪宣布神灵都已喝得醉醺醺,于是神尸起身离开那神位,把钟鼓敲起送走神尸,祖宗神祇于是转回程。我们知道,醉酒、醉醺醺的一个基本造型即是步履踉跄、上肢略甩出。这样看来,卜辞中祭祀的尸表现的是应该是代表神或者祖人醉醺醺时的。之所以用这一造型,即是由于祭尸代表的神醉之形,是整个祭祀的礼成标志,所以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这样的话,文献记载的祭尸之总体造型与卜辞、金文中的表示祭祀之尸字形并不矛盾。依照《周礼》等晚期文献记载,西周天子之祭,祖先祭祀之尸,往往由同姓或不同姓的卿来担任。从本文的其他论述可以看到,巫师、巫灵等也是可以担当祭祀之尸的。

本文论述的几件玉人之造型,与商时期的玄鸟氏图腾造型或者拟人化的玄鸟造型高度一致:

我们看,虎食人卣的两个蹲踞式人形,依据我们的认识,其是玄鸟鸮的拟人化,即其是拟人化的神祖。这样的神祖下肢都是菱形花纹的苍龙,泉屋博古馆虎食人卣的神祖上肢是龙首鸟身,赛奴斯基博物馆的虎食人卣之神祖上肢是鸟形具体讲是苍鸟形。同时两个神祖上肢附近还有两条有鹿角柄的苍龙。附近还有虎、小龙、鹿、饕餮等都可以归属于苍龙系和雷。尤为重要的是其中泉屋博古馆虎食人卣的神祖背还有一个标准化饕餮。

泉屋博古馆铜鸮尊和妇好墓鸮尊,一个翅膀有火字形花纹的苍龙,一个翅膀有菱形花纹和火字形花纹都有的苍龙。并且两个鸮尊都有一个蝉身饕餮,一个是标准化饕餮首,一个是简易化饕餮首。

这样看,其造型与所论述的四件玉人具有明显的相似性。这表明玉人拟合或模仿的即是这些神祖的造型,而神祖一般不会模仿玉人的造型。子所以这样讲,还由于神祖与苍龙本来就是商时期较为规范的常见组合,并且这样的组合表现的即是雷泽神诞和苍龙传递能量给神祖,食符合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神话叙事的,因而,其是基础层次的图像。这既是讲,这些玉人与神祖有关。具体的论之,则有这样几方面:

第一,玉人中有基本都是跪坐的,这是符合文献记载中,祭祀之尸的祭祀程序中,基本都是席坐的,是一种常态。

第二,玉人中有依坐的。按照所论文献记载,巫的造型有偃蹇之形,即是屈曲之形貌。同时王国维先生《宋元戏曲史》曰,“是则灵之为职,或偃蹇以象神,或婆娑以乐神,盖后世戏剧之萌芽,已有存焉者矣”。

该四盘磨的玉人的造型是依坐,这样的玉人发现不多。我们认为该玉人应该是一副醉卧的样子,是祭祀之尸的醉酒造型。

同时该玉人的脚踝还有的圆形加十字形。这一符号,在商代蹲踞式神祖造型中都有发现,像妇好墓这样的玉人,在侯家庄1001号墓葬的骨柶图像中,还发现这样的胥形腿爪有这样的符号。在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博物馆的一件西周铜车轴也发现有牛食蹲踞式神祖有这样的符号,不过是离火形。这样的符号,我们证明其是大火星,与蹲踞式神祖构成一组,即蹲踞式神祖是拟合苍龙的。从虎食人卣底端的苍龙和代表简狄和建疵两条鱼的组合、泉屋博古馆铜鼓中玄鸟氏神祖即一个有羽翼和饕餮特征的男神与代表简狄和建疵的两条鱼的组合的图像可以发现,商人存在以苍龙表现神祖的案例,即是更加提高、神化了自己的神祖,或者可以解读为神祖和苍龙具有“他我”的关联。从妇好墓玉器、小双桥铜构件图像以及其他诸多诸多兕觥、铜簋之耳的构图看,苍龙是给神祖传递能量的。于是神祖和苍龙的这种“他我”关联不只是以替代与鱼的组合的形式予以了表现,还以苍龙食花鸟画图腾的形式予以了表现,不过这是不明确的。阿斯特克文化的闪电龙与闪电神的“他我”关联是以菱纹蟒食闪电神的人形形象来表现的,这与中国龙山时代、石峁文化以来的虎、苍龙食神祖、鸟图腾、牛图腾等来表现传递能量的构图是类似的,并且从商时期的苍龙可以替代神祖以及神祖拟合苍龙的蹲踞式造型(本身还拟合鸟图腾)的情况看,也可以互相替代,即是“他我”关联了。

这样的话,四盘磨的该玉人同时还拟合苍龙了。这利于判断该玉人是表现神祖祭祀之尸了。

第三,依照《史记·封禅书》之记上即欲与神通,室被服不象神,神物不至”的思维,则祭祀之尸的服装拟合神祖,即是可以让神祖降临附体。同时文献还有专门论及这样的原因。《仪礼•士虞礼》载:尸服卒者之上服。郑玄注:<</span>特牲>‘士玄端’也 贾公彦疏:玄端即是卒者生时所著之祭服,故尸还服之。《周礼.春官.守》:掌守先王、先公之庙祧,其遗衣服藏焉。若将祭祀,则各以其服授尸,郑注:“当服卒者之上服以象生”,贾公彦既言卒者上服,则先王之尸服衮冕先公之尸服鷩冕也”孙冶让《周礼正义》认为“:云‘以象生时’者,以所祭者生时服商服,今祭时尸亦服之,取其服与生时同也。”

本文所论述的这几件玉人之服装与神祖的服装图像特别相似,应该即是由于所论述的这些原因。同时,我们看到,这些玉人与神祖的服装造型的相似,不只是上服,是依整个装束而言的。

第四,这些玉人,从其完整者可以看到,其写实的造型应该具有贵族的特征,依照文献记载,其可能是与玄鸟氏有联系的子姓或者非子姓贵卿之类的人。

第五,该玉人四肢有龙,与神祖拟合。实际还有诸多证据表明这样风格是神祖的。殷墟的王陵发现了鸮首狗熊之身的神祖,还有的是虎首狗熊之身的神祖,这些神祖四肢有的有苍龙,有的神有蝉身饕餮,都是商人玄鸟氏神祖的特殊造型,不过都有一些基本的共同元素。

第六,这些祭祀之尸四肢都有苍龙,这一风格与三星堆文化的铜立人巫师、祭坛似铜器的神职人员之造型都有不少类似。者显然利于证明这些玉人的巫师风格,自然还同时是贵族。不过从商卜辞看,祭祀之尸是卜选的。

第七,这些玉人基本都有羽翼,应该是拟合图腾玄鸟的翅膀的。现在发现的商人的神祖,除了鸮形者,人形也有表现羽翼的,最典型的是泉屋博古馆商铜鼓之有鸮羽翼的玄鸟氏神祖,还有大洋洲商时期的蹲踞式玄鸟氏神祖,其有明确的翅膀。另,虎食人卣之蹲踞式神人,其手腕和脚踝都有羽翼,即是玄鸟鸮的特征。

第八,晁福林先生从卜辞《合集》2250和35931发现,卜辞中还有上帝之祭尸,这是有可能的。上帝在卜辞中是以人化的性格特征予以描述的,学术界多认为没有祭祀其的卜辞。从晁福林先生的论证看,还是存在的,只是数量少。有学者认为,商周时期没有具体的人格化造型或者动物化造型的上帝,林巳奈夫、张远山等先生认为饕餮纹即是上帝的造型。我们认为商周时期的饕餮纹本质意义上是苍龙所吐之火和部分光气,是来自苍龙大火星等的生生不息的能量,代表生机,在自然界苍龙所吐火及气实际是自然界的雷电。这即是讲商周时期的上帝的造型是基本不存在图像化表现的,只是有少数的场景中有上帝的图像化表现,像上帝之祭尸。还有像合集28111的卜辞中,还出现了一个禘字,其首有虎,与神祖的首有虎的图像构成高度一致。这也应该是上帝图像化的一种特殊现象。

第九,在晋侯墓地西周发现过一件商代玉器,其为蹲踞式,头有与有的苍龙一样的双角(这样的角从商时期到春秋的苍龙都存在),我们认为其是神祖的造型,有苍龙角,若图腾鸟有苍龙角一样,是一种模仿和拟合,以更加神化图腾鸟。该神祖腰有一条有火字形花纹的苍龙,与本文所论妇好墓的跪坐式神祖之尸形式一的。这利于证明妇好墓的该跪坐式人像确实是神祖祭祀之尸的图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