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清风细雨踏歌行
清风细雨踏歌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914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几分伤心几分痴

(2006-04-22 13:27:13)
标签:

爱情

亲情友情

分类: 心绪随笔
几分伤心几分痴
 
 清早起来,阳光明媚,又是一个好天。打开手机就看到很多朋友的祝福,心里觉的暖暖的。毕竟是我三十六岁本命年的生日,有朋友们的祝福应该是很开心的。忙碌中度过了一天,晚上和朋友们一起去喝酒。收到了很多的礼物,看着这些礼物却有种说不出来的心酸,拿起电话给母亲打过去,说了句;“妈妈,谢谢你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电话那端母亲也祝福我生日快乐,她仿佛忘了,三十六年前的四月八日她生我的时候所忍受的疼痛,这就是无私的母爱,只有付出没有要求任何回报。
 
 吃完饭跟朋友们一起去唱歌,微醉的我在歌声中想起了很多往事,我们这里有个风俗,男人本命年的时候,要由自己最亲的女人给他亲手戴上一块玉,这样可以辟邪。记得上个本命年,是母亲亲手给我的脖子上戴上了一块玉坠,她当时说:“儿子,长大了,等你下一个本命年的时候就该是你媳妇给你戴玉了,到时候你也有小孩了,要好好的保护好你的家庭。”当时听这话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只是觉的离下个本命年很遥远,那块玉不久就被我不小心摔碎了,也没想让母亲再戴一块。事过境迁,转眼又过了十二年,我从围城里走出来,依然是独自一人,尽管又交过很多女友,可是心里从没想让身边的女友给我亲手戴上一块玉,不是她对我不好,而是我始终不认为她可以跟我共度剩下的人生。曾经的婚姻经历让我明白了许多,曾经拥有容易,天长地久太难,在没有确定身边的女人就是我苦苦寻找的归宿的时候,我不会轻易接受那块有特殊含义的玉,哪怕为此我要等待一生。
 
 午夜时分,我谢绝了朋友们要开车送我回家的好意,独自往家的方向漫步,想着临分手前一个密友跟我手的话:“别再为了你理想中的影子守侯了,其实婚姻就那么回事,你又不是没经历过,两个人相互不讨厌也就成了,就是个伴没必要浪费余生....”。我心里也明白,可是就是无法说服自己,我想要的并不多,就想劳累一天后,走进小区,远远的看见家里的灯光亮着,知道有一个人在家里等我,打开家门,听到一句:老公回来了,累了吧,先吃饭吧。此时所有的疲惫都会消失的,哪怕我在外面受再多的苦也值了。如果把婚姻比做鞋子,我一定要让它适合我的脚才肯穿上,尽管它不昂贵,但是必须舒适,只有这样它才能伴我走更长的人生路。
 
 这些年来,我对饰品没有喜好,无论是白金还是钻石,我不认为那是什么成功男人的标志,但是我独喜欢玉,因为它的纯洁高雅,因为它的浑然天成,古时候的君子喜欢佩玉大概也是因此吧,所以才有黄金有价,玉无价的说法。走在寂静的街上,看着那些亮灯的窗户,想着每扇窗户的故事。有苦乐,有悲喜。一如我这些年走过的路,成功过,失败过,跌到了,再爬起来。虽然失去了过去的辉煌,但是也收获了一份平实。钱没有了不要紧,至少我成熟了。情逝去了没什么,毕竟它让我懂得了珍惜。就象这条路,白天的喧嚣散尽后,如一个洗去铅华的女子,深夜的安静是给每个喜欢孤独思索的人。
 
 看着手机的电池快耗尽了,就是不想关掉它,仿佛在等待着一个人的问候,却又不知道是在等谁,或许就是一个模糊的影子,让这颗心不甘心放弃。呼吸着春夜清凉的空气,三十六岁的我,依然等待着那个用纤手给我戴玉的女子,直到沧海化为桑田。为了那个梦想,固执了很多年,有几分伤心,也有几分痴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