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打枣的杆子
打枣的杆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86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学五年(原创)

(2006-03-24 16:13:56)
  我木然地伸着手指,连贯地报着枯燥的数字,从1一直数到100,从老师的眼神里我知道,这学校要我了,因为孺子可教也,起码我不蠢.父母为我交了2块钱,我就上学了.读书很好啊,打那以后别人都看我是小大人,再也没有谁会肆意地摸我的小鸡鸡了.
  那是一所普通的五年制郊区小学,清一色的红砖瓦房,墙上还残存着文革时期的标语.昏暗的教室里零星地挂着几盏白炽灯,一不留神就会被坑洼不平的三合土地面绊倒,麻棱的桌子上遍布着师兄们歪歪斜斜的留言,凳子全是从自己家带来的,要配合自己的身高和桌子的高度来选择.教室的后面就是一片坟堆,偶尔还会有发丧的在那哭哭啼啼,要是赶上同学们正在集体朗读,那声音听起来真是非常的怪异,一边是欣欣向上,一边却是没入黄土.后来学校扩大了,把坟堆的地也征了,迁坟时又是经常听到悲戚的哭声,再后来坟堆那儿就成了我们义务劳动的地方.我从来就认为必要的义务劳动是增强孩子们集体性的一个最好的方法,比空讲道理强的多.正因为有了切身的体验,我从此不浪费大米饭,七八岁如此,现在也是如此.当时义务劳动的协作对象,我承认,我是比较喜欢找女生的,本来那时的女生大多也不娇气,学校的劳动量比她们平时干家务的劳动量也不会大多少,担土担水她们干得比我好多了,难能可贵的是,还体贴人得很.
  学校的大门正对着马路,土夯的围墙隔断了与外界的联系.马路的那一边是电影院,学校每学期组织两次看电影,看场电影每个人交5分钱,大家都很乐意这样的安排,可以出去透透风,还可以在电影院里把上课时积累下来的悄悄话说个没完.记得在学校里看的第一部电影是<狼牙山五壮士>,那时我姐姐学校也组织看电影,她们看的是<武林志>.回家和姐姐炫耀我看的片子多精彩,姐姐却是一脸的不屑,小孩的电影小孩看.我自讨没趣,暗自只想快快长大.现在看<武林志>,剧情也是如此的简单.电影院还是每年学校文艺演出的场所,同学们抹上口红,擦上腮红,在舞台灯光的照射下,个个灵气十足.可当走下舞台的时候,那脸上的附着物衬得整个人看起来真是别扭.长大了才明白,人生的起伏何尝不也如此呢?台上台下,红时绿时,你自己或许感觉不到,可旁观者清楚得很.
  我的上学是带着点血腥味的,刚到学校没两天,我就打破了一个同学的头,用石子砸的,他其实比我强壮,可能比我也厚道和腼腆.那时孩子没有现在这么金贵,父母买了点鸡蛋去慰问了他,也就没事了.后来的几年里,我也不断地被别人打得遍体鳞伤,大概报应就来自于此,正所谓打人者终究被人打.
    每天背着书包往返于家和学校之间,起初母亲早上驼着送我,二年级后我才真正地自己走着上学.放着大马路不爱走,却偏爱那弯曲的小道,捉个小虫子,听听青蛙叫,可以很好打发孤独和胆怯.我的第一任班主任是位姓朱的女老师,教语文的,一位三十出头的上海下放知青.人很清秀,教学严厉,生活上却关心学生.只不过她是一位民办教师,付出很多,却没有得到多少认可和回报.数学老师姓张,也是一位民办教师,人也是非常的好.那时老师们打孩子很正常,却没有家长反对,人们是以一种尊敬和信任的态度把孩子托付给了老师.当我父母有事的时候,朱老师便留我在她家吃饭,好吃的总让着我;下雨的时候,张老师背着我,一直送到家,他们这么关心学生,在我看来,并不是图什么,只是一种对责任的投入,要知道,那时候人最看重的是声誉. 
   我小学几年一直挂着个学习委员的名,其实我不爱学习,也不督促别的同学学习.去读书往往也是为了结识几个好朋友,多几个固定的玩伴.从三年级起我就学会串联了,有空就去要好的同学家玩,不仅学会了很多时新的游戏,也品尝了各家不同的美食.每家都是几个孩子,在当时,这样串起来就是一个很大的群体了.到了星期天,找个荒一点的山坡或者废弃的砖厂,十几个人就开起了诸葛亮会,一次性地解决掉作业难题,然后玩起大家认同的游戏,最后肯定在一两个人的赌气或受伤中散场.
   想想,我那时活的是真的很开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