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大方》若干问答

(2011-03-30 21:31:08)
标签:

杂谈

为什么会做《大方》?

答:很早之前就不断有人来邀请做相关读物,但我不想做商业气息太重或者太个人化的读物,重复内容可见的已很多,在我看来也不必浪费时间。如果要做,就想能有想法一致观念相近的合作伙伴,共同建立一个笃定单纯的平台,向读者推荐风格独特的作品,提供一种可参考的审美方式、阅读方式、思想方式以及生活方式。这是一件有益的事情,值得尝试。半年前,我们决定合作制作《大方》。之前经过多次沟通,直到确认彼此达成共识。

 

为什么命名《大方》这个名字?

答:大方代表这本读物的最主要架构:开阔、端正、丰富、专注。

 

你认为办好一本文艺杂志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心目中是否有理想的杂志样本?

答:一本好的文艺杂志,应该值得被缓慢阅读,长久留存,并且在读后受益。我心中的样本,就是发展中的刚刚萌芽的《大方》。它是扎实的、笃定的、诚挚的、深入的。它的气质也许有些不合适宜,在时间之外,与时代略微有距离。我们要提供其他杂志没有关注或试图用力的内容。

 

读完《大方》,合上它,感觉整本书的气质是朴素宁静的,看到前言中你提到它“甘愿带有落伍和倒退之气”,“倒退”是向何处倒退?

答:我喜欢的事物,事实上都有这样一种倾向,它要与这个热衷形式热衷琐屑热衷丑胜于美热衷言论胜于意志热衷物质胜于灵性的喧嚣而浮躁的时代,有所错位。这种距离感来自与时空、主流意识、大众价值观……等种种因素的关系。

 

你所想见的《大方》的编者与读者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答:我们向读者推荐值得阅读的作品,希望他们得到心得,逐步接受。而不自以为是地去提供认为他们会喜欢的作品。

 

《大方》的团队极具个人风格,这种强烈的个人风格是否会对你们的出版物产生影响?

答:《大方》的操作过程比起基本上锁定国内作者的文艺文学性读物要复杂,所以我们需要在各个专门领域里有独特想法和资源的成熟而优秀的编委。我认为出版物需要强烈的风格,风格是它所能产生的影响的基础。

 

和这些编委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答:我们一起开会讨论,对于主题和内容,大家拿出意见活跃交流,是自由而民主的形式。我们亦经常以电话、e-mail或msn方式讨论稿件。

 

季刊的话,时间上是怎么考虑的?会不会相隔时间太长?

答:三个月一本,刚好适合精耕细作。我们的工作内容有时出现难度,过程曲折,但我们有一个诚恳辛勤的团队,大家都在努力实践。

 

从第一期看,《大方》是非常文艺的,这将是《大方》一直会保持的定位吗?还是说今后会有所改变?

答:我们坚持重要的大局的方向,但会在发展过程中逐步有内容上的扩展和开拓。没有任何事物是一成不变的。

 

《大方》选稿有什么标准?

答:《大方》选稿立足于全球视野,精心遴选世界最具影响力的作家及其作品;凸显有深度、文学底蕴、文化品味的作品,适合大众读者反复阅读并能引起思考。《大方》所选文章均在八千字以上,就是为了跟速食式资讯式阅读拉开距离。

 

有人觉得《大方》文字难读,你是怎么看的?你们对读者有过事先的设想吗?

答:《大方》的文字并不难读,也许它只是需要慢慢读,或者反复读。我们对读者没有什么设定,希望所有热爱文艺的认真的读者,能在其中得到乐趣并受益。对我们来说,最主要的想法,是把每一期杂志的高质量维持并发展下去。尽力做好它,比什么都重要。

 

这个作者队伍,都是有名气的作者,你们会考虑培养新作者吗?

答:目前还不需要自由来稿。我们都是约稿形式。是否培养新作者也会在以后发展的过程中考虑。

 

有声音认为《大方》太凸显你的个人趣味,“主编个人趣味的延伸”与“好主编”,是否相斥?

答:读物需要强烈风格,若没有趣味,它只是一堆拼凑。但这种趣味未必是我个人的,我认为是我们这个平台共同建立的并希望向外传递的。《大方》的趣味已经用它本身的图文做了说明。

 

你觉得现在的杂志市场和环境,最缺乏的是什么?

答:需要独立的思想意识和对公众的责任感。至少让他们读后受益,产生认知,内心更清明,而不是被物质、时尚、虚荣、娱乐或种种貌似宏大实则空洞的概念麻醉。

 

《大方》主编这样一份工作,你同意自己允诺它的底线在哪里?

答:底线在与,我能够实现自己的想法去做这个事情,它是我想要的样子。

 

《春宴》是一部怎样的小说?风格与前作有什么变化吗?

答:《春宴》风格与《莲花》不同,有颓废之气,主题也很边缘。但我觉得成年人的颓废和少年人的颓废是有区别的。少年人的颓废是单薄盲目的,成年人的颓废是走过千山万水之后的思量。

 

《春宴》是在探讨人与所处时代的关系?

答:《春宴》探讨微小个体与所处时代、与他人以及与自身内心观照的种种关系。情感,价值观,失落感,归宿,这都是它所探讨的。

 

大致从《莲花》之后开始有读者表示“看不懂”你的书,继续往前走的你是少人理解的,你在这个世界如何嗅得同类的气息,抑或你觉得自己并不需要同类?

答:我并非觉得自己不需要同类,或没有同类。同类在整个人类世界里存在很多,只是也许存在于不同时空而已。

 

你是一个作家,现在做了一本杂志的主编,你觉得对你的写作有影响吗?

答:做杂志书,写作,对我来说是各自两部分独立的内容但又互相关联。它们之间不会有冲突排斥,相反应该是互相得益的。专注与开放,静止和流动,个体与大众,各种能量得以一种贯通和平衡。

 

主编《大方》会影响你新的写作计划吗?

答:不会影响。今年我会出版新的长篇小说,明年希望出版一本摄影图文合集。

 

你对《大方》的前途有信心吗?

答:我的态度是不问前程,只管做好当下的每一件事,珍惜所有的现在。播下种子,加以耕耘,辛勤笃实,它自然会开花结果。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后一篇:《春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