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9-08-10 09:14:45)
标签:

杂谈

接续之前的两篇日志。

 

一些来讨论幸福的来信。幸福,痛苦,孤独。这样的词,在一个人走过一些路之后,会越来越觉得它们难以被轻易提起。年轻时,则有滥用的趋向。觉得它们理当有着强烈的存在感。而实际上,真正的存在感,会具备很多时间与空间的层次,越趋向完整,越暗昧难言。它们不会是一种判断,因为判断总是容易带有成见和限制。它们只能是一种状态,并且渐渐失去轮廓,性质。而成为一种内心的存在,一种领域。

 

一个人可以在生命的许多瞬间里,感受到愉悦,真实,光明,有力,或者勇气。这是来自自己与这个世界因缘聚会中,获得的启示和机会。不能简单以判断去概括它。人对自己的限制性用语都需小心,例如,我很幸福,或者我很痛苦。这样的表达要小心。

 

一些来讨论说明的来信。当下的环境,一个作者如果试图保留一些个人空间,一定是会被推来搡去。不出来接受采访,自然会有人编造故事。不表明文学立场,就会有人做出判断,并强迫你接受。而在一些沉默被侵犯的时候,继续保持沉默,代表的是对对方的默许。默许使对方觉得侵犯具备权力。就这样简单。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说上几句
后一篇:欧洲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