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复sangshang

(2006-03-17 20:55:02)
分类: 阅读跳舞亦有时
[匿名] sanshang 发表:2006-02-28 18:24:43
安,我有两个问题。
一.在想今日的《莲花》,你会怎样铺设出一道哲学的故事。这种载体向来难以驾驭。想它该是聚集在一道点上。因为如你所说,因为过于庞大的危险性。
对这种结合的载体的看法?比如小说,电影。
二.望的见安于苦难后长成的慧的眼,一个修道者的姿态。
形成你望的姿势,用了两本书的时间。
这样的灵台清明,字眼深刻,看你字到如今,已经可以有大的欣喜。但,安妮是否要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为人的性灵所求毕竟还是幸福快乐,因为来得轻省。但想安妮现在对快乐可以有着大大的清醒。

明了可以承受就可以继续。但大家都喜欢你那样木棉花般的笑,你知道的,你望的到我们的疼爱,以至我来问这样平实的问题。因毕竟哲学是一个生的姿态,难以像心态般顺其自然。

致此.

Sanshang:
《莲花》的故事简单,我很少写复杂的故事,因生活中的事情大多雷同,道理也是重复的。日光之下无新事。文学更是一种虚无的艺术,展示问题,却很少能给出答案。但即使没有答案,提问的必要性却依旧存在。这就像《莲花》里面,庆昭说过的话,在这条道路上,我们注定都是失败者,但却必须拼尽全力,走过此道……这条道路,也许是一段艰辛的旅程,也许是一段命途。这个失败的定义是,人在各种力量和局限之下的诸多脆弱和卑微。但行动的时候,他意欲突破自我与命运之间的界限,这种抗衡就是他的力量。《莲花》的命题,包括这种提问和行动的必要性。用力的必要性。

电影和小说负荷哲学的载体本质是一样的。只不过是艺术形式的不同。哲学无需刻意和学院化。在我看来,它设立思考的系统,是一种精神方式。和哲学家人名或理论没有关系。

写作是目前能够承受的事情。但是否会一直写下去,尚不明确。至于快乐,如果它所指的是一种内心深厚的喜悦和天真,而非与喧嚣或娱乐搭上关系,那么它本是天性,并不为难。天气转暖,感受到空气中细微的温度变化,闭上眼睛呼吸,就是快乐。

你的鼓励,令我心暖。谢谢。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一些照片之二
后一篇:回复奕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