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莲花》和墨脱

(2006-03-04 16:31:23)
分类: 出版作品情况
《莲花》和墨脱


早上取到出版社快递过来的样书。《莲花》已经印刷完毕。纸张和印刷品质优良。放下心来。检查一遍书页。觉得印刷在书里面的字,显得比电脑和期刊里的,都要洁净细致。

以此,行路和写作的日子,被一本书打包起来,可以封存。庆昭,善生,内河。脱离个体,独立存在,将不再和我有关系。

犹记得写作的时候,有时候心里模拟小说中的场景,内河与善生之间的离合,峡谷的壮丽回忆,常使心里剧烈。经常独自坐在静默中,人却如沸腾大河中的岩石,备受冲击。如今看写出来的字,依旧自控。这对自己来说,是一次成长。这本书,让我印证到内心的激情,从未曾消退。只是知道了如何在距离之外,与它沉着对峙。

因为墨脱。因为雅鲁藏布江。这本小说是被异常偏爱的孩子。但拿到书的时候,便觉得可以放心地让它游荡到天涯海角。再不留恋。自己可以继续行路。

前几天看到电视里又在重播关于墨脱的专题片。已经看到过两遍。关于几个考察队员去墨脱的经历。说实话,一点都不喜欢那个专题片,颇有反感。虽然看着镜头里熟悉的场景,那些峡谷,雪山,林中小路,内心感触。但这些内容无疑都被夸大拔高。不喜欢它被记录的语调和态度。

一帮男人下了雪山之后哭作一堆,配乐又显激昂,仿佛惊天动地,很让人不以为然。电视节目的矫揉造作可见一斑。媒介总是容易扭曲事实。所以认识事情,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知道它的真相。如果有可能,就当亲身经历一切。

会劝阻任何一个想去墨脱的人。不要去。因为会死。但也不觉得去过墨脱的人就可以成为表演者。无需用长吁短叹来表示激动。无需表现得仿佛英雄。只是一趟旅程而已。若动身,就自己负担一切责任。从嘎隆拉雪山下来的时候,我只庆幸自己依旧还活着。哭,倒是不必了。

墨脱是重要的回忆。回忆是时间留给人的唯一财富,我知道我可以余生都保留着它。我把它写了一本书。书是静默而端然的。这样就很好。因为在现实中,大概不会轻易对别人谈起这趟旅程。它是属于我的秘密盛宴。我用一本书把它做了最妥当的封存。这本书探讨人的心灵和言情无关,我也并非为了写小说才去墨脱。但我不会对任何低级的猜测和泼来的污水做出解释。因为人与人之间的区别,无非就在于所看到的,所感受的东西,的确有差距。

一直在想四年之前,看到墨脱照片的地理杂志是哪一本。忘了杂志的名字,却牢牢记得那篇文章和其中的图片。看到的一瞬间,就知道,那是前世的地方。是要去的。等待了两年的时间,然后决定出发。活着回来。仅仅是喜欢它背后的寓意。莲花隐藏的圣地。旅程让人感觉到生命新的层次和内涵。值得感恩。

新书出来了。内心喜悦,说了很多。晚上会独自出去吃饭,喝点东西庆贺。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云上的日子
后一篇:一些照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