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此情可待成追忆

2017-04-12 20:45:04

此情可待成追忆

文/张二年

醉意朦胧的时候,她真想趴在他的肩膀上尽情的哭、尽情的说话、尽情的诉说所有的委屈……,可是这个肩膀不属于他,她知道。她只能借着酒劲傻傻的、直直的望着他,就算心内潮水汹涌起伏,也不能有半点表露,哪怕是一个拥抱,都怕忍不住会一泄满屋。

B.

几年前,他们是都是刚进入这个公司的员工,清纯稚气未脱。子骞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周茉却已在社会上混了数年有余却仍是单细胞思维的动物。周茉刚进公司的时候总是会笨笨的,出了问题就会找子骞解决,子骞不厌其烦的一遍遍告诉她,帮助她,自此子骞就成了周茉的一个心里依靠。不自觉的遇到问题的时候会睁着眼睛眨向子骞身边求助,子骞每次也都会帮她解决。

在周茉冻的手肿的时候,子骞告诉她要用热水;周茉幼稚的电话中说错的话,子骞一直记得。时光总是不等人,划过年岁的时候,也刻进了皮肤。连着一份年少时的懵懂。就在此刻想起这些,周茉竟然忍不住想哭。放在记忆里的人,竟然都不是当初的模样,只有自己还不肯熟,任性的放任着心,不知道还在期待什么,那跳跃而不安份的灵魂一直跳跃不安份着,在近三十的年岁。

彼此表面上的平平静静,都是一副幸福安好的模样。但谁都不曾知道,谁曾经是谁心里的梦,谁曾经是谁眼底的风景。不管怎样的曾经,此刻都是别人身边的人。

C.

可是,子骞,你可知道,你一直是我心里的梦?!

时间,如流沙在指缝中流走,我们谁也拦不住。有些记忆经过时间的擦磨和美化变得越来越美丽,越来越让周茉心仪。

而立之年,已没有年轻时在爱情方面的勇敢,只是自己一个人的情愫就已够纠结撕裂,如果再有一个人,不知道是更完满还是更残缺。子骞近年来,频繁出现在周茉的梦里,让周茉越来越渴望,渴望他宽厚的肩膀,渴望他唱歌时的喉结,渴望他抚摸皮肤的手掌。周茉好想问他:你总是做着完美的好男人,到底是多少人心口上的那颗朱砂痣?又到底是多少人心中的念想?

婚姻寒流,灵魂疏离,寂寞包裹,周茉每每在凌晨时分都在想着:该怎么去控制我这份止不住满溢的情感呢?


14年4月旧文​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476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