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每月一书
每月一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9,892
  • 关注人气:6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14部

(2016-05-28 05:43:12)
分类: 重读经典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14部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节:1812年俄法战争军事图】一八一二年从鲍罗金诺战役到法军被逐出俄国的整个战争证明,打胜仗不仅不是征服的原因,甚至不是征服的必然标志;同时证明,决定民族命运的力量不在于征服者,甚至不在于军队和战斗,而在于其他因素。——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节:俄国人民开展游击战】从斯摩棱斯克大火起,展开了一场不符合传统作战方法的战争。焚毁城市和乡村,且战且退,鲍罗金诺的受挫和退却,莫斯科的失守和大火,搜捕打劫的法国兵,拦截运输车,打游击战,这一切都是不符合战争常规的。——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2节:法军大撤退】一八一二年,法军退却,按照战术,应该分散防御,但他们却挤成一团,因为士气低落,军队只有抱成一团,才能勉强维持。——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韦利夏金/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2节:俄军追击法军】一八一二年,法军退却,他们因为士气低落,挤成一团……。俄军正好相反,按照战术应该大兵团作战,但他们却把兵力分散,因为士气高涨,士兵不待命令就自发去打法国人,他们无需强迫,就不辞辛劳,甘冒危险。——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3节:哥萨克/Cossacks】所谓游击战是从敌人攻入斯摩棱斯克开始的。早在游击战被俄国政府正式采用前,就有几千名敌军——掉队的抢劫兵和饲料采购员——被哥萨克和农民消灭。他们杀死这些人是不自觉的,就像群狗咬死一条疯狗那样。——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3节:杰尼斯·达维多夫/Denis Davydov(俄国,1784-1839)】杰尼斯·达维多夫凭俄国人的聪明第一个懂得这种大棒(游击战)的可怕作用,它不顾兵法消灭法军,因此最早使这种战争方式合法化的荣誉应该归于他。——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道/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3节:游击战兴起】八月二十四日,达维多夫建立第一支游击队,接着其他游击队也纷纷组成。战事向前发展,游击队的数目不断增加。游击队分批消灭这支大军。他们像收拾从枯枝上落下的叶子,有时还摇撼枯树。这棵枯树就是法军。——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3节:游击战重创法军】游击队分批消灭这支大军。他们收拾从枯枝上落下的叶子,有时还摇撼枯树。这棵枯树就是法军。十月份,当法军往斯摩棱斯克逃跑时,这种人数不等、性质各异的游击队有几百个。——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3节:瓦西里萨/Vasilisa Kozhina(俄国,1780-1840)】有些游击队由普通农民和地主组成。有一支游击队的队长是教堂执事,他在一个月里抓了几百名俘虏。有个村长的老婆叫瓦西里萨,她打死了几百名法军。——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3节:哥萨克骑兵追杀法军】十月底,游击战达到高潮。游击队在最初阶段大胆杀敌,连自己都感到吃惊。……那些大游击队连想也不敢想的事,他们却认为是办得到的。哥萨克和农民潜入法军中间,他们认为现在什么都可以办到。——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4节:杰尼索夫游击队】杰尼索夫骑马带着他的队伍整天在树林里转来转去,眼睛一直盯住撤退的法军。杰尼索夫骑着一匹两肋凹陷的良种瘦马……他们前面不远走着一个农民向导。他身穿灰色长袍,头戴白色尖顶帽,浑身上下都已湿透。——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4节:杰尼索夫游击队发现法军运输队】农民走到斜坡上站住,向周围眺望了一下,然后往树木稀疏的地方走去。他在一颗尚未落叶的大栎树下站住,神秘地招招手。杰尼索夫和彼嘉骑马向他走去……——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4节:杰尼索夫游击队观察法军运输队】农民在一颗尚未落叶的大栎树下站住,神秘地招招手。杰尼索夫和彼嘉骑马向他走去。原来从他站着的地方可以看见法国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5节:杰尼索夫游击队追踪法军运输大队】雨停了,但天起雾了,树枝上滴着水珠。杰尼索夫、哥萨克大尉和彼嘉默默地跟着戴尖顶帽的农民。那农民迈着穿树皮鞋的八字脚,踩着树根和潮湿的落叶,悄悄地领他们向林边走去。——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6节:游击队员季洪】到看林人小屋的途中,杰尼索夫停下来往树林里张望。树林里有个人,身穿短褂,脚穿树皮鞋,头戴喀山帽,扛着抢,腰里插一把斧子,摆动两条长手臂,迈着轻盈的大步。原来是季洪,他是游击队里最勇敢最有用的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7节:杰尼索夫游击队屡建奇功】听说当夜一定要进行袭击时,彼嘉那颗年轻善变的心就立刻认为,他一直很尊敬的德国将军只是一个废料,而杰尼索夫才是英雄,哥萨克大尉才是英雄,季洪才是英雄,在这紧急关头离开他们是可耻的。——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8节:游击战士押送法军俘虏】“怎么弄到哪儿去?我把他们送走,还要了收条!”杰尼索夫突然涨红脸,大声说,“我敢说,我没有背着良心害过一条人命。把三十个或者三百个俘虏押到城里,这事难道比——恕我直说——玷污军人的荣誉难吗?”——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9节:乔装深入敌营】彼嘉和陶洛霍夫穿上法军大衣,戴上高筒军帽,就向杰尼索夫观察敌营的林间小路驰去,他们在一片漆黑中出了树林,来到洼地。沿着大路快步向桥头驰去。彼嘉同陶洛霍夫并马前进,紧张得喘不过气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9节:哥萨克骑兵截杀法军】陶洛霍夫问军官们,前面路上碰到哥萨克的危险有多大。“到处都是那帮强盗。”篝火后面有个军官回答。陶洛霍夫说,只有对他们这种掉队的人哥萨克才是可怕的,但哥萨克对大部队恐怕不敢袭击吧?——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0节:彼嘉和卡拉巴赫】彼嘉在黑暗中认出他的马。这马虽是乌克兰种,他却叫它卡拉巴赫。他走到马跟前。“喂,卡拉巴赫,明天我们就该出力了。”他说,闻闻它的鼻孔,又吻吻它。——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0节:战斗前夜】彼嘉爬到大车上,在车沿上坐下,哥萨克在大车底下磨刀。……马嘶鸣着,互相挤撞。有人在打鼾。“嚓嚓,嚓嚓,嚓嚓……”马刀在磨刀石上作响。突然,彼嘉听见一阵和谐的音乐声,那是一曲陌生的庄严悦耳的赞歌。——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1节:彼嘉中弹】彼嘉骑马穿过地主庄园,但没有拉住缰绳,却古怪地迅速挥动双臂,身子越来越往一边倾倒。马跑到在晨光中行将熄灭的篝火旁站住,彼嘉就沉重地跌到潮湿的泥地上。——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帕斯捷尔纳克/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1节:彼嘉落马】响起一阵排枪声,子弹嘘嘘地呼啸着,啪达啪达打在什么地方。……彼嘉沉重地跌到潮湿的泥地上。哥萨克们看见他的手脚迅速地抽搐起来,而他的头却一动不动。一颗子弹打穿了他的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1节:彼嘉牺牲】杰尼索夫跑到彼嘉旁边,下了马,双手哆嗦地翻过彼嘉沾满血和泥的苍白的脸。“我吃惯甜东西。非常出色的葡萄干,你们全拿去吧!”——他想起彼嘉的话。——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1节:彼嘉之死】杰尼索夫双手哆嗦地翻过彼嘉沾满血和泥的苍白的脸。“我吃惯甜东西。非常出色的葡萄干,你们全拿去吧!”——他想起彼嘉的话。哥萨哥们听见类似犬吠的哭声都惊讶地回过头来:原来是杰尼索夫……——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1节:痛哭彼嘉】“我吃惯甜东西。非常出色的葡萄干,你们全拿去吧!”——杰尼索夫想起彼嘉的话。哥萨哥们听见类似犬吠的哭声都惊讶地回过头来:原来是杰尼索夫……——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2节:哥萨克拦劫法军】十月二十二日,和这队俘虏同行的已不是他们离开莫斯科时同行的那些人马和车队。走在他们后面的干粮车队,有一半遭哥萨克拦劫,另一半走到前头去了;原来走在前头失去马匹的骑兵已一个不剩;他们已影踪全无。——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3节:死亡行军】二十二日正午,皮埃尔沿着泥泞滑溜的道路上山,边雪青色的矮脚狗阿灰快乐地在路旁跑着。地上到处狼藉着各种动物的肉,从人肉到马肉,大都不同程度地腐烂了。狼不敢接近有人走过的地方,因此阿灰可以吃个痛快。——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4节:枪毙普拉东】后面普拉东坐着的地方发出一声枪响。皮埃尔清楚地听见了枪声。两个法国兵从皮埃尔面前跑过,其中一个提着一支冒烟的枪。两人都脸色发白。那条狗在后面普拉东坐过的地方哀嗥。“哭什么呀,傻东西?”皮埃尔想。——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5节:“强盗”】皮埃尔欠身坐起来。一个法国人刚把一个俄国兵推开,蹲在篝火旁,拿通条叉着肉在火上烤。他卷起袖子。一双青筋毕露、皮肤发红、长满茸毛、手指粗短的手利索地转动着通条。他那张双眉紧皱、神情阴郁的褐色脸庞在篝火光中清晰可见。——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5节:战俘获救】“哥萨克!”一个法国人喊道。一会儿,就有一批俄国人把皮埃尔围住。皮埃尔好半天弄不懂是怎么一回事。他听见四面八方传来同伴们的欢呼声。“弟兄们!亲人,宝贝!”老兵们一面拥抱哥萨克和骠骑兵,一面哭着喊道。——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6节:寒冬降临】自从十月二十八日上冻以来,法军溃败的情况越发悲惨:许多人不是冻死就是在篝火旁烤死,而一批身穿裘皮衣服、乘坐马车的人,带着皇帝、国王和公爵劫得的财物继续赶路;不过,法军撤出莫斯科后逃跑和瓦解的局面……——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韦利夏金/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6节:大溃败】从莫斯科到维亚兹马,从维亚兹马到斯摩棱斯克,从斯摩棱斯克到别列津纳,从别列津纳到维尔诺,法军按照这个比例减员和逐渐被消灭。这种变化同天气寒冷的程度、有无敌人追击、道路是否被阻等情况无关.——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6节:贝帝埃/Louis-Alexandre Berthier(法国,1753-1815)】到维亚兹马后,原先分成三路的法军混成一团,并一直维持到最后。贝帝埃向皇帝呈递了一份报告。他写道:这些部队已几乎完全瓦解。只有四分之一士兵跟着军旗行进,其余恣意乱窜,寻找食物……——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7节:克拉斯诺耶/Krasnoi】在斯摩棱斯克停留四天后,这群乌合之众既不向右也不向左,毫无主见和策略,又沿着那条最不利的老路向克拉斯诺耶和奥尔沙逃跑。——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7节:奈伊断后】奈伊带着他那个军的一万人走在最后,等他跑到奥尔沙见拿破仑时,只剩下一千人了。他抛弃所有的人和所有的大炮,夜间穿过树林,偷偷渡过第聂伯河。——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8节:“伟大的”拿破仑】拿破仑在克拉斯诺耶的行为被说成是英雄之举,据说他准备在那里亲自指挥战役,他曾举着桦树大棒说:“我当皇帝已经当够,如今要做做将军了。”他说是这么说,但说完又继续逃跑,撇下他的残部听凭命运摆布。——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韦利夏金/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8节:“伟大的”奈伊】“史学家又给我们描述元帅们的伟大精神,特别是奈伊,而他精神的伟大就在于他夜间穿过树林绕道偷渡第聂伯河,抛下军旗、大炮以及十分之九的军队向奥尔沙逃跑。——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9节:克拉斯诺耶战役/Battle of Krasnoi1812)】俄国军队在克拉斯诺耶和别列津纳拥有那些优越条件(俄军兵力在那两地都占优势),为什么没有俘虏法国军队及其元帅、国王和皇帝,既然他们的目的就在于此?——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9节:别列津纳战役/Battle of Berezina1812)】既然俄军能以微弱的力量在鲍罗金诺战胜全部敌军,为什么在克拉斯诺耶和别列津纳拥有优势兵力,却败于溃不成军的法国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3部第19节:暴风雪在咆哮】俄军从塔鲁季诺到克拉斯诺耶行军途中,生病和掉队的达五万人,没有作战就减员一半。在这一阶段的战争中,军队没有靴子和皮大衣,缺少粮食,没有伏特加,一连几个月露宿在零下十五度的雪地里。——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韦利夏金/画)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14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