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每月一书
每月一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9,892
  • 关注人气:6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13部

(2016-05-22 05:50:39)
分类: 重读经典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13部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节:红帕赫拉河/Pakhra River】史学家认为,在一八一二年战争中,除了鲍罗金诺战役、莫斯科沦陷和被焚之外,最重要的事件就是俄军从梁赞大道来到卡卢加大道,然后直入塔鲁季诺营地,也就是所谓越过红帕赫拉河的侧翼进军。——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节:奥卡河/Oka River】兰斯基向总司令报告说,军粮主要集中在奥卡河沿岸的图拉省和卡卢加省,要是向下城撤退,存粮将被广阔的奥卡河隔断,时令已交初冬,渡河是不可能的。——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节:图拉兵工厂/Tula Arms Plant】后来,由于法军甚至不知道俄军在什么地方而按兵不动,俄军则要保护图拉的兵工厂,尤其是要接近粮草存放地,就进一步向南移动,来到图拉大道。——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节:波多尔斯克/Podolsk】俄军神速地过了红帕赫拉河向图拉大道行进的时候,将领们想在波多尔斯克停下来,根本没考虑塔鲁季诺阵地。但是无数情况……,促使俄军更向南移,移到粮食所在的交叉路,从图拉大道转到卡卢加大道,直奔塔鲁季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2节:法军洗劫莫斯科】法军在莫斯科抢劫了一个月,俄军在塔鲁季诺平静地驻扎了一个月,双方力量(士气和人数)的对比发生了变化,优势已转到俄军方面。——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3节:库图佐夫公爵接到谕令】“库图佐夫公爵!”在塔鲁季诺战役之后,总司令接到皇帝十月二日的手谕,“我会及时嘉奖您,但我和俄国有权要求您坚定不屈并取得成功,相信您的智慧、军事才能和您所统率的勇敢军队一定不会辜负我们的期望。”——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4节:基金/Pyotr Andreyevich Kikin(俄国,1775-1834)】那个军官在同事那里匆匆吃了点东西,又到前卫去找米洛拉多维奇。米洛拉多维奇也不在家,那里的人告诉他米洛拉多维奇到基金将军那里去参加舞会,叶尔莫洛夫大概也在那里。——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道/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4节:托尔班琴/Torban】“在草地上……在草地上!……”口哨声和托尔班琴声不时被叫喊声淹没。那个军官听到这声音心里也高兴起来,但同时有点担心,怕这么久没把重要命令送到会受处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4节:将军跳舞】军官看见军队中所有的重要将军,其中包括身材高大的叶尔莫洛夫。将军们都敞开上装,红光满面,眉飞色舞,站成半圆形,大声说笑。大厅中央,一位面目英俊、个儿不高的将军,满面通红,英姿勃勃地跳着特列帕克舞。——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5节:俄军宿营地】“也许是弄错了吧。”库图佐夫想。老迈的总司令又走了一程,看见几个步兵团,他们架起枪,士兵们只穿着衬裤,有的在熬粥,有的在抱柴。他叫来一个军官。那军官报告说,他们没有接到进攻命令。——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5节:库图佐夫战前怒斥军官】库图佐夫浑身发抖,上气不接下气,愤怒得简直要在地上打滚。他冲到艾兴面前,挥舞双手,大声吆喝,骂着粗话。另一个无辜的人,勃罗津上尉,正好碰上,也遭到同样的命运。—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康斯坦丁·鲁达科夫/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6节:奥尔洛夫/Vasily Orlov-Denisov】第二天傍晚,军队在指定地点集合,当天夜里出发。这是一个阴云密布的秋夜,但没有雨。地面潮湿而并不泥泞,……只有奥尔洛夫伯爵带领一队哥萨克(一支最无足轻重的分队)准时到达指定地点。——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道/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6节:奥尔洛夫率哥萨克骑兵冲锋】“乌拉——拉!”喊声响彻树林。哥萨克端起长枪,一个连接着一个连,像口袋倒豆子,飞快地越过小溪,向敌营冲去。——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6节:奥尔洛夫大败法军】第一个看见哥萨克的法国人吓得没命地狂叫。于是全营的人都衣冠不整,睡眼惺忪地弃下枪炮和马匹,落荒而逃。——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6节:缪拉侥幸逃离战场】哥萨克要是不顾周围和身后的一切,继续追击法军,他们甚至可以活捉缪拉,缴获全部物资。指挥官们也希望这样。但哥萨克获得战利品,俘虏了敌人,就无法调动了。谁也不听命令。——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6节:塔鲁季诺战役/Battle of Tarutino1812)】这里共俘获了一千五百名敌军、三十八门大炮、许多旗帜,以及哥萨克最宝贵的马匹、鞍子、被子和其他物品。——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6节:巴戈乌特/Karl Gustav von Baggovut(俄国,1761-1812)】巴戈乌特是位久经沙场、镇定沉着的老将,由于一路停滞,队伍混乱,矛盾重重,感到精疲力竭,因此一反平时温和的脾气,暴跳如雷,对托里说了一大堆难听的话。——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道/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6节:巴戈乌特冲锋】勇敢的巴戈乌特情绪激动,冒着法军的炮火向田野跑去,也不考虑现在这样投入战斗是否有益,就带着一师人往前冲到炮火底下。他怒火中烧,根本不顾危险、炮弹和枪弹。敌军第一批枪弹就把他打死了,接着几排枪弹打死了许多士兵。——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7节:库图佐夫指挥塔鲁季诺战役】当库图佐夫听说缪拉军队已在撤退时,他就下令进攻,但每前进一百步就停三刻钟。整个战斗只有奥尔洛夫的哥萨克出了点力,其余部队只白白损失了几百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7节:大转折】很难想出比塔鲁季诺战役结果更美满的结果了。在极其混乱的情况下,费力最小,损失最少,而取得了整个战役中最大的成功;俄军由退却转为反攻,使法军弱点暴露无遗,并且给了拿破仑军队一次沉重的——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8节:拿破仑占领莫斯科】拿破仑在莫斯科河获得辉煌胜利后进入莫斯科,那场胜利是不容怀疑的,因为战场已掌握在法军手里。俄军后撤,放弃古都。莫斯科粮草丰裕,弹药充足,财富不计其数,如今都落入拿破仑手里。——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8节:拿破仑穿越火线】莫斯科居民走光,没有派代表团来见他,莫斯科大火,这一切都没有拿破仑他惊慌失措。他没有忽略自己军队的利益,没有忽略敌人的行动,没有忽略俄国人民的利益,没有忽略巴黎的政务,也没有忽略有关缔结和约……——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韦利夏金/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8节:拿破仑在莫斯科发布命令】拿破仑在莫斯科的行为,也像他在其他地方一样,天才横溢,令人叹服。从他进入莫斯科到退出莫斯科,他接二连三地制订计划,发布命令。——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9节:拿破仑视察克里姆林宫大火】在军事方面,拿破仑一进莫斯科就严令塞巴斯蒂亚尼将军注视俄军的行动,各条大路都分兵把守,命令缪拉寻找库图佐夫。然后大力加强克里姆林宫防务,制定进军全俄的天才计划。——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韦利夏金/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9节:重开圣母升天大教堂】在宗教方面,拿破仑下令召回牧师,教堂恢复礼拜。——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韦利夏金/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0节:芬/Agathon Jean François Fain(法国,1778-1837)】在军事方面,梯也尔谈到天才作战计划时说:他的天才从来没有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令人叹服。梯也尔就这事同芬先生争论时证明,这个天才计划的制订不是针对十月四日而是针对……——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0节:法军军纪废驰】但最令人吃惊的是,拿破仑制止抢劫和恢复纪律的最高命令亦不起作用。军队长官作了下述汇报:“我区仍遭第三军士兵抢劫,他们不仅夺走不幸居民藏于地窖的少量浮财,还用佩刀残酷地把他们砍伤……”——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0节:拿破仑撤离莫斯科】这支军队在逃出莫斯科时,随身带走劫得的财物。拿破仑也带走他的全部财宝。——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1节:皮埃尔在狱中】十月六日清早,皮埃尔走出棚子,回来时在门口停下,逗弄一只身长、腿短而弯曲的青灰色小狗。最近皮埃尔的身体有很大变化。他不像原来那样胖,但仍具有遗传的魁伟体格。他的下半部脸上长满胡子,蓬乱卷曲的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2节:大浩劫】在遭到浩劫的莫斯科,皮埃尔尝到一个人可能尝到的极端困苦……——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2节:新圣母修道院和麻雀山】俘虏生活的第一天,他清早起来,迎着曙光走出棚子,头一眼就看见新圣母修道院的阴暗圆顶和十字架,看见落满尘土的草地上的寒露,看见麻雀山的丘陵,看见隐没到紫色远方的树木丛生的曲折河岸。——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3节:劫后莫斯科】“哎呀呀,糟蹋成什么样子了!”俘虏们望着周围的火烧场,不断地惊叹,“还有莫斯科河滨区,还有祖波夫区,还有克里姆林宫,瞧,剩下不到一半了……我不是对你们说了吗,莫斯科河滨区全完了,就是这么回事。”——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3节:人间地狱】“瞧,这些恶棍!这些异教徒!是个死人,是个死人……”皮埃尔听见叫声,也向教堂那里走去。他模模糊糊地看见教堂墙上靠着一个东西。他从眼力比他好的同伴嘴里知道那是一具尸体,竖着靠在墙上,脸上还抹过煤烟……——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4节:法军撤离莫斯科】俘虏们通过哈莫夫尼基的小街,只由押送队押送,后面跟着属于押送队的各种车辆,但一到粮店那里,他们就卷入夹杂着私人车辆的庞大而拥挤的炮兵队伍中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4节:波加尔涅/Eugène Rose de Beauharnais(法国,1781-1824)】俘虏们站在桥头上,可以望见前后都是没有尽头的行进的车队。右边,卡卢加大道经过聂斯库奇诺耶转弯的地方,部队和车辆伸展到望不见头的远方。这是先头部队波加尔涅军……——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4节:卡敏内桥/Bolshoy Kamenny Bridge】右边,卡卢加大道经过聂斯库奇诺耶转弯的地方,部队和车辆伸展到望不见头的远方。这是先头部队波加尔涅军,后面河岸上和卡敏内桥上是奈伊的部队和车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4节:法国女演员撤离莫斯科】皮埃尔凭着自己个儿高,越过别人的头看见引起俘虏们好奇的景象。在弹药车中间有三辆马车,车上紧挨着坐着几个女人,她们服装鲜艳,涂脂抹粉,嘴里发出尖声的叫喊。——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4节:法军怆惶撤离莫斯科】一辆走在押送队后面的轿式马车撞在押送队的大车上,车辕把大车撞了个洞。几个押送兵从四面跑到大车前,有的把套轿车的马牵到一旁,动手打马的头,有的相互打起架来。皮埃尔看见一个德国人头部受了很重的刀伤。——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5节:布鲁西埃/Jean-Baptiste Broussier(法国,1766-1814)】这以后不久,在塔鲁季诺左边一带行动的陶洛霍夫游击队送来一份报告,说在福明斯科耶出现了法军,属布鲁西埃师,这个师同其他部队失去联系,很容易加以歼灭。——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6节:拿破仑率法军撤离莫斯科】勤务兵走在他前面,唤醒一个人:“大人,大人,有信使。”“什么?什么?谁派来的?”一个人睡意蒙眬地问。“从陶赫杜罗夫和叶尔莫洛夫那里来的。拿破仑到了福明斯科耶。”波尔霍维季诺夫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7节:斯塔尔夫人/Germaine de Stael(法国,1766-1817)】库图佐夫越是希望出现这种情况,就越不轻易相信它的真实性。其他一切在他只是例行公事。同参谋人员谈话啦,从塔鲁季诺给斯塔尔夫人写信啦,读小说啦……——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弗朗索瓦·热拉尔/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7节:接见信使】库图佐夫坐在床上,垂下一条腿,他那大肚子歪在另一条蜷起的腿上。他眯缝起那只独眼,想把信使看个清楚,仿佛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他所关心的事。“说吧,说吧,老弟!”他用低沉苍老的声音对波尔霍维季诺夫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8节:法军大肆抢劫莫斯科】这支军队在任何地方都不能恢复元气。它自从打了鲍罗金诺战役和洗劫莫斯科后自身产生了腐化因素。——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8节:马洛雅罗斯拉韦茨/Maloyaroslavets】最后,在马洛雅罗斯拉韦茨的军事会议上,还是憨直的士兵穆东说出了大家的心愿,就是“赶快逃跑”。结果没有一个人,甚至连拿破仑在内,能说出一句话来反对这个公认的真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8节:拿破仑视察军队和战场】会后第二天,拿破仑一早假装要视察军队,视察过去的战场和未来的战场,带着元帅和卫队,骑马从军队中间走过。——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9节:法军沿斯摩棱斯克大道撤退】当法军沿着斯摩棱斯克大道逃跑时,他们人数的众多和密集的迅速撤退使他们无法投降,并使俄军难以阻止法军大量人马全力以赴的撤退。物体的机械断裂不能超过限度地加速它的解体。——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4卷第2部第19节:俄军打着军鼓进攻】不管库图佐夫怎样制止军队,俄军还是发动进攻,竭力堵截敌军。据说,几个步兵团进攻时,奏着军乐,打着军鼓,结果消灭了几千敌人,自己也损失了几千人。至于切断,他们并没有切断任何敌人,也没有歼灭任何部队。——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13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