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每月一书
每月一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6,502
  • 关注人气:6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11部

(2016-05-12 00:16:06)
分类: 重读经典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11部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节:阿喀琉斯悖论/Achilles and the tortoise】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古代诡辩术:阿喀琉斯永远追不上前面的乌龟,虽然阿喀琉斯比乌龟走得快十倍。因为当阿喀琉斯走完他同乌龟之间的距离时,乌龟又走了这距离的十分之一;阿喀琉斯走完这十分之一的距离时……——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节:雅各宾俱乐部/Jacobin Club】史学家向我们介绍巴黎一座大厦里几十个人的言行,把这些言行称作“革命”;然后介绍拿破仑和他的拥护者与反对者的详细经历,叙述他们中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影响,说这就是发生运动的原因,这就是运动的规律。——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节:卡卢加/Kaluga】法军仿佛一头负了致命伤、流血不止的野兽,舔着自己的伤口,五个星期一直留在莫斯科,什么事也没做,突然无缘无故往回跑。他们直奔卡卢加大道,没有打过一场大仗,就更快地逃回斯摩棱斯克,过了斯摩棱斯克到维尔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节:库图佐夫面临艰难决择】摆在总司令面前的,特别是在困难的时刻,往往不是一个方案,而是几十个方案。这种根据战略和战术制订的方案往往是相互矛盾的。而总司令的任务只是从中选出一个方案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3节:波克朗山会议】库图佐夫在离陶罗戈米洛夫门六俄里的波克朗山下了车,坐在路边凳子上。一大批将军围着他。这些显要人物三五成群,各自谈论着阵地的利弊、军队的状况、提出的计划、莫斯科的局势和一般的军事问题。——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帕斯捷尔纳克/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3节:萨拉戈萨/Siege of Zaragoza1808)】有人讲到萨拉曼卡战役,那是刚来不久的穿西班牙军服的法国人克罗萨尔介绍的。(这个法国人同一个在俄军服役的德国亲王研究了萨拉戈萨的被围后,认为可以用同样方式保卫莫斯科。)——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January Suchodolski/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3节:库图佐夫沉思战局】库图佐夫的脸色变得越发焦虑和悲伤了。从所有这些谈话中库图佐夫明白一件事:保卫莫斯科是绝对不可能的,要是有个疯狂的总司令发出作战命令,那就会出现一片混乱,而仗还是打不起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4节:菲里会议会址】下午二时,在农民萨伏斯季扬诺夫家较好的宽敞的正房里举行军事会议。——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4节:“爷爷”库图佐夫】“爷爷”(玛拉莎心里这样称呼库图佐夫)自己单独坐在炕后的黑暗角落里。他身子深陷在折椅里,不断清着喉咙,拉着军服领子,领子没有扣上,但仍卡着他的脖子。——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4节:库图佐夫主持菲里会议】农家的杉木桌上摆着地图、作战计划、铅笔和纸,……直到别尼生走进屋里,库图佐夫才从角落里出来,坐到桌子旁边,但没有让烛光照到脸上。——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4节:“爷爷”要哭了】在一片肃静中只听见库图佐夫愤怒的喘息和干咳声。一双双眼睛都望着他。玛拉莎也望着“爷爷”。她最靠近他,看见他皱着眉头,好像要哭的样子。——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4节:菲里会议】“俄国神圣的古都!”库图佐夫突然说,愤怒地重复别尼生的话,借此引起大家注意他的虚伪腔调,“对不起,阁下,这话对俄国人可毫无意义。”库图佐夫笨重的身子向前倾,“这样的问题不该提出,这样的问题毫无意义。我请各位来讨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4节:生死存亡】“对不起,”库图佐夫笨重的身子向前倾,“我请各位来讨论的是军事问题,具体地说:拯救俄国要靠军队。是冒损失军队和莫斯科的危险而应战呢,还是不战而放弃莫斯科?我想知道你们对这个问题的高见。”他往椅子背上一靠。——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4节:生死决择】“诸位,看来我得为打碎的瓦罐付出代价了!”库图佐夫说,接着他缓缓地站起来,走到桌子旁边,“诸位,你们的意见我听到了。有几位可能不赞成我的意见。但我,”他停了停,“凭皇上和祖国授与我的权力,我命令撤退。”——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4节:库图佐夫含泪决断】库图佐夫把将军们打发走了,双肘搁在桌上,坐了好一阵,一直想着那个可怕的问题:“放弃莫斯科究竟是什么时候决定的?这问题究竟是什么时候定下的?谁应负这个责任?”——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4节:库图佐夫发誓击败法军】“您该休息了,大人!”施耐德说。“不行!他们将像土耳其人那样吃马肉!”库图佐夫没有理他,却大声吆喝,用浮肿的拳头敲着桌子,“他们也要吃马肉,只要……”——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5节:三山区/Three Mountains (the districts of Presnya and Vagankovo)】他们知道打仗是军队的事,如果军队不能打仗,那么,带着太太、小姐和家奴是不可能到三山区去打拿破仑的,他们非走不可,虽然很舍不得丢下财产。——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6节:耶稣会/Society of Jesus】亲王感到惊讶,这样简单的道理他却没有想到。于是他去请教同他关系密切的耶稣会会友。——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6节:哥伦布竖鸡蛋/Egg of Columbus】“但我想,”海伦听得不耐烦,突然带着迷人的微笑说,“既然我已入了真正的宗教,我就不能再受虚伪的宗教的约束。”“良心导师”没想到这问题像哥伦布竖鸡蛋那样简单而大为惊讶。他很称赞……——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威廉·贺加斯/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6节:海伦和耶稣会神父】他们坐在客厅窗口。天色已暗下来。窗外飘进来阵阵花香。海伦穿着一件肩头和胸部透明的白色连衣裙。保养得很好的神父,胖胖的脸刮得很光洁,嘴巴刚毅可爱,一双白净的手合放在膝上。他坐得靠海伦很近……——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7节:彼得堡的婚礼】确实有一些顽固分子,他们不能理解这样的问题,认为这事亵渎婚姻的神圣;但这种人不多,他们也保持沉默,多数人只关心海伦的幸福,考虑她选择哪一个更有利。至于丈夫活着再嫁是好是坏,这问题谁也不谈。——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8节:皮埃尔遇见三士兵】那三个兵瞟了皮埃尔一眼,生起火,上面放了一个锅子,把面包干掰碎放在锅里,再加上一点荤油。油腻的食物香同烟气混合在一起。皮埃尔坐起来,叹了一口气,三个兵一面吃,一面谈话,没理睬皮埃尔。——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8节:“平生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皮埃尔在火堆旁坐下,吃起锅子里的面糊来。他觉得这是他平生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他向锅子弯下腰,贪婪地一大勺一大勺吃着,他的脸被火光照亮,三个兵默默地瞧着他。——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9节:梦中启示】“对,要套在一起,套在一起!”皮埃尔内心快乐地说,觉得就是这话,也只有这话能表达他要表达的意思,并解决使他苦恼的问题。“是的,要套车了,该套车了。”有个声音反复说。这是马夫的声音,他在催皮埃尔起身。——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0节:叶卡德琳娜医院】“明天饭后,我要抬伊维尔教堂的圣母到叶卡德琳娜医院去看望伤员。我们将在那里洒圣水,使他们早日康复。“(拉斯托普庆伯爵的最新告书)——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1节:所罗门神庙/Solomon's Temple】“您看,老弟。”拉斯托普庆伯爵对皮埃尔说,“我想您不会不知道,斯佩兰斯基和马格尼茨基两位先生已被送往该去的地方,对其他借口建设所罗门神庙而竭力毁坏祖国神庙的人也同样办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詹姆斯·提索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2节:撤离莫斯科】从八月二十八日至三十一日,莫斯科全市一片忙乱。每天有几千名鲍罗金诺战役中的伤员从陶罗戈米洛夫门运进来,分散到莫斯科全城,又有几千辆大车运载居民和财物从几个门出去。——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萨莫基什/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2节:白采尔科维/Belaya Tserkov】彼嘉心里高兴,因为他离家的时候还是个孩子,可回来已是个小伙子了(人家都这么说他);他心里高兴,因为他回到家里,因为他离开最近没有希望作战的白采尔科维,来到几天之内即将交战的莫斯科……——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3节:接收伤员】娜塔莎眼神惊惶地瞧了瞧负伤军官的脸,立刻迎着少校走去。“伤员可以留在我们家吗?”她问。少校露出笑容,举手敬了个礼。“您要哪一个,小姐?”他眯细眼睛含笑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3节:收容伤员】娜塔莎微微点点头,快步走到玛芙拉跟前。玛芙拉站在军官旁边,满怀怜悯地同他谈话。“可以,他说可以!”娜塔莎低声说。军官躺着的马车驶进罗斯托夫家院子。——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3节:迎接伤员】于是几十辆运送伤员的车子就应居民们的邀请拐进各家院子,停在厨师街各户人家的门口。娜塔莎显然很愿意接待这批异乎寻常的新客人。她同玛芙拉一起竭力想在自己家里多收容一些伤员。——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3节:霍夫曼/Friedrich Hoffmann(德国,1660-1742)】娜塔莎跑进屋里,踮着脚尖走进房门半开的起居室。那里散发着醋和霍夫曼滴剂的气味。“您睡了吗,妈妈?”“哦,睡得真好!”伯爵夫人刚打了个盹,醒来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4节:哥白林/Gobelin】娜塔莎参加包装工作,大家都不很放心。大家都认为她会闹笑话,不愿听她指挥;但她固执而激动地要大家服从,……最后终于使大家都信任她。她费力地获得威信的第一项功劳是包装地毯。伯爵家里有名贵的哥白林挂毯和波斯地毯。——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5节:莫斯科的星期日】莫斯科的末日到了。这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星期日。就像平时星期日一样,所有的教堂都在做礼拜。谁也不知道莫斯科前途如何。——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6节:弗拉季米尔勋章/Order of St. Vladimir】罗斯托夫家的女婿别尔格已升为上校,获得了弗拉季米尔勋章和安娜勋章,仍担任着第二军参谋部第一处副处长的清闲职务。——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7节:发现皮埃尔】“瞧呀,真的,是皮埃尔伯爵!”娜塔莎说,头伸到车窗外,望着一个又高又胖、穿着车夫长袍的男人。从步态和举止上看,这人显然是个老爷。他同一个穿粗毛呢大衣、脸色枯黄、没有胡子的小老头一起走过……——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7节:苏哈列夫塔楼/Sukharev Tower】从步态和举止上看,这人显然是个老爷。他同一个穿粗毛呢大衣、脸色枯黄、没有胡子的小老头一起走过苏哈列夫塔楼的拱门。“真的,皮埃尔穿着车夫长袍,带着一个古怪的小老头!真的,”娜塔莎说“瞧,瞧!”——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7节:娜塔莎认出皮埃尔】“皮埃尔伯爵,过来!我们认出是您!太妙啦!”娜塔莎向他伸出手来,叫道,“您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皮埃尔握住她伸出来的手,一面走(马车仍在前进),一面笨拙地吻了吻。——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7节:奇怪的皮埃尔】“明天又要打仗了……”皮埃尔刚开始说,就被娜塔莎打断了。“您这是怎么了,伯爵?您简直不像您了……”“哦,您别问,别问我。我自己也不知道。明天……不!再见了,再见!”他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7节:微笑的告别】“再见了,再见!”皮埃尔说。“这日子太可怕了!”他落在马车后面,走上人行道。娜塔莎好一阵还把头伸到车外,对他露出亲切、嘲弄和快乐的微笑。——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8节:牧首塘/Patriarch's Ponds】皮埃尔来到牧首塘,找寻着巴兹杰耶夫家,因为他有好久没有来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9节:拿破仑登波克朗山远眺】九月二日早晨十时,拿破仑站在波克朗山自己的部队中间,眺望着眼前的景象。——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9节:杜奇科夫/Pavel A. Tuchkov(俄国,1775-1858)】“一个被敌人占领的城市就像一个失去贞操的姑娘。”拿破仑想(他在斯摩棱斯克对杜奇科夫也这样说过)。他带着这种想法望着面前从未见过的东方美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道/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9节:拿破仑眺望莫斯科】九月二日早晨十时也是这样的好天气。晨光富有魅力。从波克朗山起,莫斯科连同它的河流、花园和教堂,宽敞地舒展开来……。拿破仑看到这个古怪的城市和从未见过的奇特建筑物,不禁产生嫉妒和好奇。——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9节:拿破仑等待莫斯科大贵族代表团】过了两小时。拿破仑吃过早饭,又站在波克朗山原地等着代表团。他对大贵族们的演讲已打好腹稿。那篇演讲里充满拿破仑心目中的庄严和伟大。——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韦利夏金/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9节:贵族代表团迟迟未到】拿破仑准备在莫斯科采取的宽大政策使他自己也受到感动。他在想象中指定在沙皇宫中集会的日子,届时俄国达官贵人……“难道我真的在莫斯科吗?是的,莫斯科就在我面前。可是本市代表们怎么迟迟不来?”他心里琢磨着。——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19节:前进莫斯科】拿破仑做了个手势。接着号炮一声,包围莫斯科的军队就从四面八方向莫斯科,向特维尔门、卡卢加门和陶罗戈米洛夫门进军。军队你追我赶,越跑越快,消失在他们扬起的灰尘中,同时传出震天价响的呐喊声。——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0节:陶罗戈米洛夫门/Dorogomilov】当拿破仑身体疲劳、心神不宁、皱着眉头在陶罗戈米洛夫门的财政部土墙旁来回踱步,等待着虽是表面但他认为是必要的礼仪——代表团——时,莫斯科就是这样一座空城。——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1节:军民大撤离】俄军从凌晨二时到下午二时穿过莫斯科,带走最后一批撤离的居民和伤员。——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1节:圣瓦西里升天大教堂/church of Vasili】当军队分拥塞在莫斯科桥和石桥时,大量士兵利用阻塞和拥挤的机会,从桥头回去,一声不响地偷偷溜过圣瓦西里升天大教堂和波洛维茨门,来到红场,他们凭直觉认为可以毫不费力地随便拿取别人的东西。——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1节:军民大混乱】人群像购买廉价商品那样充塞中心市场的巷道。但这里听不到商人招揽顾客的甜言蜜语,看不见小贩,也没有衣着绚丽的女顾客;这里只有穿军装的士兵,他们没有带枪,空手走进商场,又默默地带着大包小包走出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2节:亚乌扎桥/Yauza bridge】“要是伯爵在家就好了。”玛芙拉抱歉地说,“基督保佑您,少爷!上帝保佑您!”玛芙拉说,鞠着躬送他。军官摇摇头,仿佛在嘲笑自己,几乎像跑步一般沿着无人的街道向亚乌扎桥跑去,追赶他的团。——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3节:华尔华拉街/Varvarka Street】华尔华拉街上有一座未完工的房子,房子底层有一家酒店,从那里传出阵阵醉汉的叫声和歌声。——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3节:鲁比扬卡街/Lubyanka Street】追赶警察局长的人群闹哄哄地向鲁比扬卡街跑去。“哼,阔人和商人都走了,叫我们等死吗?难道我们都是狗吗!”人群七嘴八舌地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4节:平静的莫斯科】九月一日、二日,莫斯科还留有一万多人,除了奉卫戍司令之命有人聚集在他的院子里外,什么事情也没有。——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5节:处决魏列夏金】“弟兄们!”拉斯托普庆用金属一般铿锵的声音说,“就是这个人,魏列夏金,这个坏蛋,把莫斯科给毁了。”他举起一只手,几乎叫嚷一般对人群说:“你们自己来处分他吧!我把他交给你们!”——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帕斯捷尔纳克/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5节:索科尔尼基田野】拉斯托普庆在马车上愤怒地转动身子,恶狠狠地望着两边田野。索科尔尼基田野一片荒凉。只有在它的尽头,在养老院和疯人院旁边有一群群穿白衣服的人。他们挥动手臂,嘴里叫个不停。——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5节:遇见疯子】这个疯子穿着宽大的睡袍,摆动两条细长的腿,急急地跑来,眼睛盯住拉斯托普庆,哑着嗓子对他叫嚷,做着手势要他停车。疯子的脸又瘦又黄,露出忧郁和庄严的神气,留着参差不齐的大胡子。他那又黑又亮的瞳仁……——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6节:符腾堡骠骑兵/Wurttemberg hussars】下午四点钟不到,缪拉的军队进入莫斯科,领先的是符腾堡骠骑兵,骑马走在他们后面的就是带着大批随从的这位那不勒斯王本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6节:圣尼古拉显灵堂/Church of St. Nicholas】在阿尔巴特街中心,圣尼古拉显灵堂旁边,缪拉停住脚步,等待先遣部队来报告城堡“克里姆林宫”的形势。——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6节:法军军纪废驰】士兵一旦进入没有人的富裕住宅,军队就此毁灭,变成既非居民又非士兵的特种人,也就是趁火打劫犯。五个星期后,这批人离开莫斯科时再也无法组成军队。他们成了趁火打劫犯,人人带着一大包他们认为贵重和有用的东西。——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6节:法军变成暴徒】不论采取什么措施,原来的军队还是分散到这座富裕而舒适的空城。好像一群放牧在贫瘠田野上的饥饿牲口,一旦来到茂盛的草地,就无法制止它们散开,军队一进入富裕的城市,也同样无法制止他们闯进民宅。——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6节:法军洗劫莫斯科】莫斯科已没有居民,士兵像水渗进沙里一样渗进城里。他们最先进入克里姆林宫,又像星光那样无法阻挡地射向四面八方。——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6节:火烧莫斯科】法国人把莫斯科大火归罪于拉斯托普庆的野蛮爱国心;俄国人则归罪于法国人的残暴行为。事实上,莫斯科大火并不是由一个人或者几个人造成的,也不可能由少数人造成。——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6节:不可避免的浩劫】莫斯科被焚毁,那是因为任何一座木头建筑的城市在那种条件下非焚毁不可,不管有没有一百三十条简陋的消防水管。莫斯科非焚毁不可,因为居民都已撤走,它就像一堆刨花,连续几天有火星落下,非焚毁不可。——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6节:谁烧了莫斯科?】不论法国人怎样扬扬得意地归罪于拉斯托普庆的野蛮,俄国人怎样振振有词地谴责拿破仑的残忍,或者后来把英雄的火把交到本国人民手里,我们不能不看到,火灾的直接原因是没有的,莫斯科非焚毁不可……——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6节:居民点火焚烧莫斯科】莫斯科被居民烧毁,这是真的;但烧毁它的不是留下来的居民,而是撤走的居民。——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6节:莫斯科大火】莫斯科被敌人占领,没能像柏林、维也纳和其他城市那样完好无缺,就因为莫斯科居民没有拿面包和盐来欢迎法军,并把城门钥匙交给法国人,而是从城里撤走。——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7节:弗里德里希·斯台普斯/Friedrich Staps(德国,1792-1809)】皮埃尔知道一八〇九年在维也纳有个德国大学生暗杀拿破仑的详情,并知道这个大学生后来被枪毙了。他不惜冒生命危险来实行自己的计划,面临这种危险,他越发感到兴奋。——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8节:第十三轻骑兵团/13th Light Regiment】“您救了我的命!您是法国人吧?”他说。在法国人看来,这样的推论肯定是正确的。只有法国人能做出伟大的事,而救他第十三轻骑兵团大尉仑巴尔先生的命,无疑是一件壮举。——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9节:荣誉团勋章/Legion of Honor】“我是仑巴尔大尉,第十三轻骑兵团的,因九月七日的战功获得荣誉团勋章,”他自我介绍说,得意的笑容使他小胡子下的嘴唇都皱起来,“我现在没有带着这疯子的子弹躺在救护站里,而能愉快地同阁下谈话,真是幸运。”——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9节:巴黎/Paris】“哈,哈,哈!……”法国人激动地哈哈大笑,拍拍皮埃尔的肩膀,“哈!说得真有意思。巴黎有塔尔玛、裘申奴阿、波蒂埃、索邦、林阴大道,巴黎……巴黎……”“巴黎是世界的京都……”皮埃尔替他把话说完。——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毕沙罗/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9节:柏拉图/Plato(古希腊,公元前427年—公元前347年)】“柏拉图式的爱情,虚无缥缈……”皮埃尔喃喃地说。也许是由于几杯酒落肚,也许是他要推心置腹,也许是认为对方不知道他讲的事中任何一个人,也许是三者都有,皮埃尔的口就没了遮拦。——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29节:酒后诉衷肠】皮埃尔那湿润的眼睛瞧着远处,嘴巴含糊不清地讲着自己的全部经历:他的婚姻、娜塔莎同他最好朋友的恋爱、她的变心,以及他同她的并不复杂的关系。他被仑巴尔一问,就把原先隐瞒的事也讲了出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30节:难民遥望莫斯科大火】逃难的莫斯科居民和撤退的军队从不同的道路,怀着不同的心情,遥望着九月二日燃起的第一把大火的红光。——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30节:老人的呜咽】“谁来扑灭?”一直沉默着的丹尼洛问。他的声音镇定沉着,从容不迫。“是莫斯科,弟兄们,”他说,“是这位洁白的母亲……”他的声音戛然中断,接着响起一阵老年人的呜咽。——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31节:“莫斯科着火了”】跟班回到屋里,向伯爵报告说,莫斯科着火了。伯爵穿上睡袍,出去观看。跟他一起出去的还有尚未脱衣服的宋尼雅和肖斯夫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31节:在梅基希村】娜塔莎看见屋角有一团模糊不清的东西,并把被子下竖起的膝盖当作安德烈公爵的肩膀,她把他的身体想象得非常可怕,以致吓得站住了。但有一种无法克制的力量把她往前推。她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往前走着。——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31节:看望】跟班睡意蒙眬,恐惧地问:“您要什么?有什么事?”这就使娜塔莎更快地走近有一个人躺着的角落。不管这人的身体多么不像人,她一定要见他。她从跟班身边走过,点着的蜡烛倒下来,她清楚地看到安德烈公爵……——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帕斯捷尔纳克/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31节:重逢】娜塔莎清楚地看到安德烈公爵双手伸在被子外,他的模样同平时见到的一样,但他那发烧的脸色、兴奋地凝视着她的亮晶晶眼睛,尤其是他那从衬衫翻领里露出来的孩子般柔嫩的脖子,使他显得特别天真无邪。——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32节:伸手】娜塔莎跪在安德烈公爵面前,恐惧而木然望着他,克制就要爆发的恸哭。她脸色苍白,一动不动。只有下半部脸在微微颤动。安德烈公爵轻松地舒了一口气,微微一笑,伸给她一只手。“是您?”他说,“真是太幸福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32节:吻手】娜塔莎敏捷而小心地移动膝盖凑近他,留神地拿起他的手,弯下腰去,嘴唇轻轻地接触到他。“原谅我!”她抬起头来低声说,眼睛盯住他,“请原谅我!”“我爱您。”安德烈公爵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33节:莫斯科在燃烧】昨天晚上的火灾,过了一夜大大蔓延开来。莫斯科到处在燃烧。同时着火的有车市街、莫斯科河滨区、商场、厨师街、莫斯科河上的木船和陶罗戈米洛夫桥旁的木材市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33节:拿破仑前往克里姆林宫】即使在路上不受任何阻拦,皮埃尔也不能实现他的企图,因为拿破仑四个多小时以前已从陶罗戈米洛夫门外出发,经过阿尔巴特街到达克里姆林宫。——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韦利夏金/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33节:拿破仑在克里姆林宫】拿破仑此刻正心情恶劣,坐在克里姆林宫的沙皇办公室里,发布扑灭火灾、防止抢劫和安定民心的详细的紧急命令。……但皮埃尔不知道这一点;他一心考虑着当前的行动,感到痛苦。——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34节:勇救女孩】皮埃尔抱着女孩绕过一些房子和小巷,跑回厨师街转角的格鲁吉亚公爵花园那里,最初他简直认不出刚才离开的地方,因为那里挤满了人,堆满了从房子里拖出来的家具杂物。除了带着东西从大火里逃出来的几家俄国人外……——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34节:法国兵趁火打劫】皮埃尔向法国人跑去的时候,那个穿粗呢外套的瘦长抢劫犯已拉下亚美尼亚年轻女人脖子上的项链,那女人双手抓住脖子尖声叫着。“放开这女人!”皮埃尔狂怒地哑声叫着……——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34节:怒打强盗】皮埃尔向赤脚法国兵扑去,不等那法国兵拔出短刀,已把他打倒在地,接着又用拳头打他。周围人群发出喝采声,这时街角出现了一队法国枪骑兵。枪骑兵奔向皮埃尔和那个法国兵,把他们包围起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34节:杜洛奈/Antoine Jean Auguste Durosnel(法国,1771-1849)】这队法国枪骑兵是奉杜洛奈命令巡逻莫斯科街道的巡逻队之一,目的是要制止抢劫,尤其是要拘捕纵火犯,因为根据法国高级官员当天发表的意见,他们是引起火灾的原因。——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3部第34节:皮埃尔被俘】法国巡逻队经过几条街,又逮捕了五名俄国嫌疑犯和几名抢劫犯。但所有的嫌疑犯中嫌疑最大的是皮埃尔。全体人犯被带到祖波夫堡一座权充拘留所的大房子里,而皮埃尔则被严格地单独监禁。——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11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