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每月一书
每月一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6,502
  • 关注人气:6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10部

(2016-04-26 01:03:05)
分类: 重读经典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10部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节:聂维罗夫斯基/Dmitry Petrovich Neverovsky(俄国,1771-1813)】俄军将领正在就未来战场进行争论和策划军事行动,俄军正在找寻行踪不明的法军。这时,法军已遇上聂维罗夫斯基师,兵临斯摩棱斯克城下。——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道/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节:斯摩棱斯克/Smolensk】“他要派阿尔巴端奇到斯摩棱斯克去吗?”玛丽雅公爵小姐问。“可不是,阿尔巴端奇已等了好久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节:苏保夫/Platon Zubov(俄国,1767-1822)】老公爵想起那个脸色发黄的矮胖女人——皇太后,她的笑容,她第一次赐见他时的笑脸和说过的话。他还想起了她躺在灵柩台上的遗容,以及为了吻她的手而同苏保夫发生的冲突。——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莱布雷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4节:多罗戈布日/Dorogobuzh】“干我们这一行,怎么能搬走呢?”费拉邦托夫说,“到多罗戈布日一车得付七卢布。我说,他们不是基督徒,身上没有十字架!”——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4节:斯摩棱斯克战役/Battle of Smolensk(1812)】四面八方响起了炮弹的呼啸声、落地声和榴弹的爆炸声。但这些声音被城外的炮击声压得几乎听不见,居民们对此都不大注意。拿破仑在四点多钟下令炮击城市,动用了一百三十尊大炮。——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4节:火烧仓库】阿尔巴端奇向一群站在熊熊燃烧的高大仓库前面的人走去。仓库墙壁全部着火,后墙倒了,屋顶塌了,柱子在燃烧。人群显然在等整座房子倒下来。阿尔巴端奇也在等它倒下来。“阿尔巴端奇!”突然有个熟识的声音在喊他。——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4节:主仆偶遇】“阿尔巴端奇!”突然有个熟识的声音在喊他。“大少爷,大人!”阿尔巴端奇回答,立刻听出是小公爵的声音。安德烈公爵身披斗篷,骑着一匹黑马,站在人群后面,望着阿尔巴端奇。“你怎么在这里?”安德烈公爵问。——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4节:少爷和管家】“大……大人,”阿尔巴端奇说着哭起来……“大……大人……我们是不是完了?大少爷……”“你怎么在这里?”安德烈公爵又问了一遍。这时,火焰窜起来,让阿尔巴端奇看清了少爷苍白憔悴的脸。——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5节:小池塘】这个浑浊的绿色小池塘,水面涨高了一尺,淹没了水坝,因为塘里挤满了身体白净,手臂、脸庞和脖子呈红棕色的士兵,他们划动手脚戏水,这些赤裸裸的白净的人体又笑又叫,在这肮脏的水塘里扑腾着,好像网兜里的鲫鱼……——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5节:弃守斯摩棱斯克】八月七日,巴格拉基昂公爵在米海洛夫卡驻地写了下面的信:“阿拉克切耶夫伯爵大人:我想,斯摩棱斯克市弃守一事大臣定已向您作了报告。此事令人痛心,悲伤,全军也为轻易放弃如此要地而深感失望。”——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阿尔弗雷德/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5节:斯摩棱斯克大撤退】军队继续从斯摩棱斯克后撤。……太阳升得越高,尘雾也升得越高;透过这火热的尘雾,肉眼也能直视那没有被云朵遮住的像红色大球的太阳。没有风,步兵在这一丝不动的热空气中喘息。他们用手帕包着鼻子和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6节:太后/Maria Romanowa(俄国,1759-1828)】在海伦的圈子里,也就是鲁勉采夫的亲法派圈子里,他们批驳那些说敌人和战争残酷的言论,反对某些人急于把皇家学校和女子学校搬到喀山去的建议,尽管这些学校是受太后庇护的。——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亚历山大·罗斯林/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6节:普鲁塔克/Plutarch(古希腊,46120)】在安娜·舍勒的圈子里情况正好相反,他们受这种狂热的感染,并且像普鲁塔克谈论古代圣贤那样谈论着。华西里公爵依旧担负着重要使命,成为这两个圈子的联系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6节:库图佐夫总司令】“嗨,你们知道一条重大新闻吗?库图佐夫当上总司令了。一切分歧都消除了。我真高兴!真高兴!”华西里公爵说,“哦,我们总算找到合适的人选了!”他说,意味深长而又郑重其事地扫了在场的人一眼。——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6节:《约康德》/Joconde】“据说,皇帝把这个权力交给库图佐夫有点勉强。据说,当人家对他说‘皇上和祖国赏给您这个荣誉’时,他的脸红得就像一个听人读《约康德》的姑娘那样。”——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查尔斯•艾森/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7节:梯也尔/Adolphe Thiers(法国,1797—1877)】拿破仑的史学家梯也尔,也像拿破仑的其他史学家一样,竭力为他的英雄辩解,说拿破仑是不得已被吸引到莫斯科城下的。——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7节:维亚兹马/Vyazma】由于情况错综复杂,俄军在到达莫斯科一百二十俄里的鲍罗金诺之前无法应战。拿破仑便下令从维亚兹马直接向莫斯科进军。——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7节:拿破仑亲审拉夫鲁施卡】一小时后,原来伺候杰尼索夫、后来让给尼古拉的农奴拉夫鲁施卡,身穿勤务兵制服,骑着一匹法国骑兵的马,脸上露出狡猾、高兴和喝醉的神色,跑到拿破仑跟前。——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7节:拉夫鲁施卡】拉夫鲁施卡身穿勤务兵制服,骑着一匹法国骑兵的马,脸上露出狡猾、高兴和喝醉的神色,跑到拿破仑跟前。他一点也不慌张,只想千方百计讨好新主子。他信口说出勤务兵之间流传的消息,其中有许多是真实的。——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帕斯捷尔纳克/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7节:预言】当拿破仑问拉夫鲁施卡,俄国人是不是认为他们能战胜时,拉夫鲁施卡皱起眉头,沉默了一下。“我看哪,如果开火,”他若有所思地说,“如果很快开火,那就对头。嗯,如果三天以后,过了期限,那么,我看,战事就会拖下去。”——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8节:拉手】老公爵高高地仰卧在床上,他那瘦骨嶙峋、青筋毕露、满是疙瘩的双手放在被子上,左眼直瞪,……玛丽雅公爵小姐走过去,吻了吻他的手。他用左手握住她的手,显然等她好久了。他拉拉女儿的手,眉毛和嘴唇生气地抽动起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9节:彼得三世/Peter III(俄国,1728-1762)】保古察罗伏农民经常传布莫名其妙的流言:时而说要把他们都编入哥萨克,时而说要他们改信新教,时而说皇上发出新诏书……,时而说彼得三世将在七年内复位,到那时大家都可以自由自在,不会受任何束缚。——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0节:逃离保古察罗伏】“您要知道,亲爱的玛丽,”布莉恩小姐说,“您要知道,我们处境危险,我们被法军包围了;现在出去很危险。我们要是出去,准会当俘虏,天知道……”——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彼得·冯·赫斯/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1节:会见村民】“他们大概以为我给他们粮食是要他们留下来不走,我自己走掉。”玛丽雅公爵小姐想,“我要向他们保证在莫斯科乡下按月发给他们口粮,供给住房。”她一面想,一面在暮色中向聚集在谷仓旁牧场上的人群走去。——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1节:共赴患难】“我们的灾难是共同的,让我们来共同分担吧。我的一切都是你们的。”玛丽雅公爵小姐望着面前的人群说。一双双眼睛带着同样的表情望着她,但她无法理解,这是好奇、忠诚、感激,还是恐惧和怀疑。——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3节:尼古拉跃马出营】八月十七日,尼古拉和伊林带着刚被法国人释放回来的拉夫鲁施卡和一名传令骠骑兵,离开杨科伏(离保古察罗伏十五俄里)出来溜溜,试试伊林新买的马,并打听一下村里有没有干草。——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康斯坦丁·鲁达科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4节:从斯摩棱斯克到莫斯科】等到玛丽雅公爵小姐的车子从家里出来,尼古拉骑上马,一直送她到保古察罗伏十二俄里外我军控制的大路上。在杨科伏旅店门口,他彬彬有礼地同她告别。——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5节:检阅归来】“他来了!”站在门口的哥萨克叫道,“骑马来了!”……库图佐夫骑着一匹不高的枣红马从街上走来。他不耐烦地催促在他沉重身躯下小跑的马,频频点头,举手到他那顶有红箍而无帽檐的白色近卫重骑兵帽边敬礼。——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5节:俄国掷弹兵】库图佐夫跑近向他致敬的多数佩有勋章的掷弹兵仪仗队,以长官的坚定目光向他们注视了一分钟光景,然后转向身边的将军和军官。他脸上突然现出难以捉摸的神色,困惑地耸耸肩。“有这样出色的战士还一退再退!”他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5节:杰尼索夫向库图佐夫建议游击战】杰尼索夫像小姑娘似的涨红脸,大胆地讲着他那个在斯摩棱斯克和维亚兹马之间切断敌人交通线的计划。“我以俄国军官的名誉保证,”杰尼索夫说,“我能切断拿破仑的交通线。”——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6节:《天鹅骑士》/The Knights of Cygnus】库图佐夫手里拿着一本法文书,看见安德烈公爵进来,就把一柄小刀夹在书里,合拢书。安德烈公爵看到封面,知道是让理夫人的《天鹅骑士》。——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6节:卡敏斯基/Nikolay Kamensky(俄国,1776-1811)】“欲速则不达。”库图佐夫说,“卡敏斯基要是不死,他一定也会遭殃。他用三万人猛攻要塞。攻下要塞不难,要打胜仗可就难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Friedrich Georg Weitsch/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6节:鲁舒克/The Shumen Fortress】“打胜仗不需要冲锋和猛攻,而需要耐心和时间。卡敏斯基派兵进攻鲁舒克,可我用耐心和时间攻下的要塞比卡敏斯基多,并且逼得土耳其人吃马肉。”库图佐夫摇摇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7节:华西里•普希金/Vasily Pushkin(俄国,1766-1830)】拉斯托普庆的传单上画着一家酒店、一个酒店掌柜和莫斯科小市民卡尔普施卡,他加入民团,在酒店里多喝了几杯……。这份传单像华西里·普希金的打油诗一样被人们传阅和议论着。——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7节:圣女贞德和亚马孙人/Joan of Arc or Amazons】“我吗?问得真怪。”裘丽说,“我走,因为……因为大家都走,再说我又不是贞德,也不是亚马孙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8节:维特根施泰因伯爵/Prince Wittgenstein(俄国,1769-1843)】第一张公告说,拉斯托普庆伯爵禁止人们离开莫斯科的传闻纯属谣言。第二张公告说,我们的总司令部设在维亚兹马,维特根施泰因伯爵打败了法国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道/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8节:波洛茨克战役/Battle of Polotsk1812)】第二张公告说,我们的总司令部设在维亚兹马,维特根施泰因伯爵打败了法国人,但因莫斯科许多居民愿意武装起来,军器库已为他们准备了武器:刀、手枪、步枪。——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Vasiliy Fiodorovich Timm/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8节:舍瓦尔季诺村之战/battle of Shevardino1812)】二十四日,雨后初晴,皮埃尔午饭后离开莫斯科。当夜在彼尔胡施科伏换马的时候,皮埃尔知道那天晚上打了一场大仗。皮埃尔问哪一方打胜了,没有人能回答(这是二十四日舍瓦尔季诺村之战)。——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8节:皮埃尔参军】在莫扎依斯克,到处有军队驻扎和路过。到处都是哥萨克、步兵、骑兵、大车、弹药车和大炮。皮埃尔匆匆往前赶路,他离开莫斯科越远,越深入军队的海洋,就越感到焦躁不安,越觉得心里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欢乐。——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9节:鲍罗金诺战役/Battle of Borodino1812)】二十四日,舍瓦尔季诺多面堡附近发生战斗;二十五日,双方都没有开火;二十六日,发生了鲍罗金诺战役。——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路易士─法兰克西斯雷吉尔/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9节:米洛拉多维奇/Mikhail Miloradovich(俄国,1771-1825)】俄军没有在任何一处停留,因为库图佐夫不肯接受不是他自己选择的阵地,因为民众要求会战的愿望表现得还不够强烈,因为米洛拉多维奇还没有率民团赶到,还有其他数不清的原因。——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19节:波尼亚托夫斯基/Józef Poniatowski(波兰,1763-1813)】波尼亚托夫斯基对乌基察的进攻,以及乌瓦罗夫对法军右翼的攻击,都是同会战无关的单独军事行动。——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Josef Grassi/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0节:挖战壕】皮埃尔上了山,来到一条不大的村街上,第一次看见身穿白衬衫、帽上有十字架的民团农民。他们兴高采烈,大声说笑,在路右边野草丛生的大土岗上干活,个个满头大汗。有人用铁铲挖土,有人用手推车沿跳板运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0节:筑工事】皮埃尔上了山,看见民团农民……他们兴高采烈,大声说笑,在路右边野草丛生的大土岗上干活,个个满头大汗。有人用铁铲挖土,有人用手推车沿跳板运泥,有人站在那里什么事也不干。两个军官站在土岗上指挥他们干活。——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1节:鲍罗金诺/Borodino】斯摩棱斯克大道,穿过前面五百步外有白色教堂的村庄(这就是鲍罗金诺),把它分割开来。这条大道经过村外的一座桥,穿过山坡,不断向上伸展,直到六俄里外瓦卢耶瓦村。过了瓦卢耶瓦村,大道就没入地平线那边叶子发黄……——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1节:莫斯科河/Moskva】大道右边,柯洛察修道院遥远的十字架和钟楼在阳光下熠熠发亮。在苍茫的远方,在树林和大道右边和左边,可以看到一堆堆冒烟的篝火,以及模糊不清的敌我双方的军队。右边,在柯洛察河和莫斯科河流域多半是丘陵和峡谷。——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1节:斯摩棱斯克圣母】库图佐夫胖大的身上穿着长礼服,背有点驼,一头白发,身子摇摇晃晃,一瘸一拐地走进人群,在司祭后面站住。他习惯成自然地画了个十字,一只手触到地面,费力地叹了一口气,垂下他那白发苍苍的脑袋。——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2节:库图佐夫视察防线】“你说民兵什么?”库图佐夫问保里斯。“总座,他们都穿上白衬衫,明天准备牺牲。”“啊!……真是天下无双的好百姓!”库图佐夫说,闭上眼睛,摇摇头。“天下无双的好百姓!”他叹息着又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3节:杜契科夫/Nikolay Tuchkov(俄国,1765-1812)】他们在树林里跑了两俄里光景,来到一块空地上。负责守卫左翼的杜契科夫军的部队就驻在那里。——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道/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4节:安德烈公爵在沉思】二十五日黄昏天气晴朗,安德烈公爵支着臂肘斜躺在克尼亚兹科伏村一所破仓房里。……现在安德烈公爵虽然觉得他的生活圈子很小,精神痛苦,不为人理解,他却像七年前在奥斯特里茨会战前夜那样感到又兴奋又激动。——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4节:大战之前】安德烈公爵支着臂肘斜躺在克尼亚兹科伏村一所破仓房里。通过破墙的裂口,他望着墙旁一排下部树枝被砍去的三十年桦树,望着摊着一束束燕麦的田地,以及有一堆堆篝火冒烟的矮树丛——士兵在那里做饭。——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5节:克劳塞维茨/Carl Von Clausewitz(德国,1780-1831)】忽然离仓房不远的大路上传来三匹马的马蹄声,安德烈公爵往那个方向望了一眼,认出伏尔佐根和克劳塞维茨,后面跟着一名哥萨克。他们骑马走来,继续谈着话。——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Karl wilhelm Wach/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5节:皮埃尔和安德烈】“那么,你以为明天的仗能打赢吗?”皮埃尔问。“能,能!”安德烈公爵漫不经心地说,“战争不是请客吃饭,而是生活中最可恶的事。必须懂得这一点,不要拿战争当儿戏。必须严肃认真地对待这一可怕的行动。”——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6节:萨拉曼卡战役/Battle of Salamanca1812)】拿破仑皱起眉头,默默地听法布维埃报告,他在欧洲另一端萨拉曼卡作战的军队如何勇敢和忠诚,他们竭力不辜负皇上的信托,唯恐皇上不高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6节:礼物】波塞以朝臣的灵活姿态,不背过身去,侧着身子后退两步,立刻扯去那块布,说:“皇后娘娘送给陛下的礼物。”这是一幅由席拉尔画的色彩鲜艳的男孩肖像。这个男孩是拿破仑同奥国公主所生,不知怎的被称为罗马王。——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6节:罗马王/The King of Rome(法国,1811-1832)】这是一幅由席拉尔画的色彩鲜艳的男孩肖像。这个男孩是拿破仑同奥国公主所生,不知怎的被称为罗马王。这是一个相貌俊美的卷发男孩,眼神有点像西斯廷圣母中基督的眼神……——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6节:西斯廷圣母/Madonna Sixtina】这是一个相貌俊美的卷发男孩,眼神有点像西斯廷圣母中基督的眼神,他正在玩木棒接球游戏。球代表地球,另一只手里的棒代表帝王权杖。——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拉斐尔/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7节:奈伊/Michel Ney(法国,1769-1815)】对孔朋(他负责攻击尖顶堡)提出的带他的一个师人马穿过树林的建议,拿破仑表示同意,虽然奈伊(所谓埃尔欣根公爵)大胆指出走树林有危险,可能使全师陷于混乱。——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弗朗索瓦·热拉尔/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7节:弗里安/Louis Friant(法国,1758-18229)】“同时,第一军炮兵司令贝内蒂将军统率孔朋师的三十门炮,以及德赛和弗里安两师的全部榴弹炮向前推进,开火猛轰敌军的炮兵阵地。”——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7节:莫朗/Charles Antoine Morand(法国,1771-1835)】“一听到右翼炮声,左翼立即开始炮击。莫朗师和副王师狙击兵一见右翼开始进攻,立即猛烈开火。副王占领村庄后,要从三座桥上过河,协同受他指挥的莫朗师和席拉尔师进攻多面堡……”——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8节:巴托罗缪大屠杀/St. Bartholomew's Day massacre1572)】按照这种逻辑,这样的论断无疑是正确的,就像伏尔泰开玩笑所说的(他自己也不知道对什么而发),巴托罗缪的屠杀是查理九世发胃病所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弗朗索瓦·杜波依斯/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8节:查理九世/Charles IX of France】假设巴托罗缪之夜的屠杀并非出于发布命令的查理九世的意志(尽管命令是他发的),他只是发布了命令而已,这种假设看来是荒谬的……——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9节:科维扎尔/Jean-Nicolas Corvisart(法国,1755-1821)】“我没有味觉,也没有嗅觉,”拿破仑闻闻酒杯说,“这伤风真讨厌。他们谈论医药,可是他们连伤风都治不好,还谈什么医药?科维扎尔给了我这些药片,可是毫无用处。它们能治什么病?”——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29节:大战前夜】拿破仑在行营前走来走去,望望营火,听听脚步声,从一个站岗的戴皮帽高个子卫兵旁边走过。那卫兵一看见皇帝,身子挺直得像一根黑柱子。拿破仑在他面前站住。“你哪年入伍?”他对士兵说话总是装腔作势……——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0节:硝烟与迷雾】迷雾渐渐扩散,融化,在灿烂的阳光中,把万物渲染得五彩缤纷,光怪陆离。大炮的硝烟同迷雾混合在一起,在这片烟雾中到处都闪耀着早晨的阳光:时而在河面上,时而在露珠上,时而在河两岸和鲍罗金诺军队的刺刀上。——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0节:库图佐夫】皮埃尔吩咐马夫牵马跟在他后面,沿街走向昨天他观察战场的土岗。土岗上有一群军人,可以听到参谋人员在那里用法语谈话,还可以看见库图佐夫头戴红箍白帽,白发苍苍,后脑勺缩在肩膀里。库图佐夫用单筒望远镜望着前面的大路。——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1节:左翼巴格拉基昂】“感谢上帝,这里还好,”副官说,“但左翼巴格拉基昂那里打得可厉害了。”“真的吗?”皮埃尔问,“这是在哪里呀?”“您跟我到小山上去,那里看得清楚。我们的炮兵阵地还支持得住,”副官说,“您去吗?”——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1节:皮埃尔和伤员】“好,我跟您去。”皮埃尔说,环顾周围,找寻着自己的马夫。直到这时皮埃尔才看见伤员,有的蹒跚地步行,有的躺在担架上——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1节:拉耶夫斯基炮台】皮埃尔上去的那个土岗是个著名的地方(后来俄国人叫它土岗炮台或者拉耶夫斯基炮台,法国人则叫它大多面堡,致命的多面堡,中央多面堡),在它周围死了几万人,它被法国人看作整个阵地存亡的关键。——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1节:皮埃尔登上拉耶夫斯基炮台】皮埃尔偶尔站起来,仍旧带着那样的笑容,在炮位上踱来踱去,竭力不妨碍装炮弹、开炮、拿着弹药袋和炮弹从他旁边跑过的士兵。这个炮位上的炮接二连三地发射,隆隆的炮声震耳欲聋,整个地区硝烟弥漫。——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1节:法军发散霰弹】突然出了一件事:年轻的军官大叫一声在地上坐下来,就像一只中弹的飞鸟。在皮埃尔的眼里,一切都变得古怪、模糊和阴暗了。炮弹接二连三地呼啸着,有的打中土垒,有的打中士兵,有的打中大炮。——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2节:拉耶夫斯基炮台争夺战】法国人跑回炮台,皮埃尔则跑下山去,在死伤者的身上磕绊着,觉得他们在抓他的脚。但没等他跑下山,就遇见一大群迎面跑来的俄国兵。他们磕磕绊绊,大声叫喊,欢天喜地地向炮台跑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2节:叶尔莫洛夫/Aleksey Petrovich Yermolov(俄国,1777-1861)】叶尔莫洛夫把这次冲锋记在自己的功劳簿上,宣称全靠他的勇敢和运气才取得这一功绩,而且把他口袋里所有的圣乔治十字章都扔在土岗上,奖赏给最先到达的士兵。——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道/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2节:俄军重夺拉耶夫斯基炮台】占领炮台的法国人逃跑了。我们的军队口喊“乌拉”追赶法军,追到离炮台很远的地方,因此难以阻止他们。——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2节:谢苗诺夫村战斗】皮埃尔漫无目的地跟着一群从战场上抬下担架的人走去。被硝烟遮住的太阳还高悬在天空,在前方,特别是谢苗诺夫村左边,硝烟中双方正在激战,枪炮声不但没有减弱,而且激烈到极点,就像一个人在垂死挣扎和呼喊。——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3节:乌瓦罗夫骑兵佯攻】鲍罗金诺会战的主要战斗发生在鲍罗金诺和巴格拉基昂多面堡之间一千俄丈的地区。在这个地区以外,一边有乌瓦罗夫俄国骑兵的佯攻,另一边,在乌基察后边,有波尼亚托夫斯基同杜契科夫进行的接触……——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3节:拿破仑在舍尔瓦季诺指挥战斗】太阳灿烂地升起,阳光斜射在拿破仑脸上,拿破仑手搭凉棚眺望尖顶堡。——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3节:看不清的战局】尖顶堡前硝烟扩散开来,一会儿好像是硝烟在动,一会儿好像是军队在动。有时在枪炮的射击声间歇中可以听见人的呐喊,但不能判断他们在那里做什么。拿破仑站在土岗上,用单筒望远镜瞭望着。——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3节:靠不住的情报】拿破仑派出的副官和他那些元帅的传令官骑马跑来向他报告军情,但所有这些报告都是靠不住的,因为在激战中无法说清当时的情况,因为许多副官根本没有跑到战斗现场,而只是转告从别人口里听来的消息……——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3节:无法执行的命令】副官从尖顶堡骑马跑来向拿破仑报告说,他们的进攻已被打退,孔朋负伤,达武阵亡,然而就在副官得知法军被打退的时候,尖顶堡已被另一部分法军占领,达武并没有死,只是受了点轻伤。拿破仑就凭这些极不可靠的报告发布命令。——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4节:顽强抵抗】拿破仑手下的将军达武、奈伊和缪拉,一次次把大量整齐的队伍调到这里。但与历次战役相反,他们没有获得预期的敌人逃跑的消息,而整齐的队伍从那里回来,总是惊惶失色,溃不成军。他们重新整编,但人数却越来越少。——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4节:拿破仑沉思败局已定】拿破仑坐在折椅上沉思。……拿破仑此刻心情沉重,好像一个一向走运的赌徒,随便下注总是赢钱,可是他突然考虑起赌运来,这才发现,他越精心研究赌局,越觉得必输无疑。——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4节:持续不断的噩耗】炮兵集中到一点,后备队突破敌人阵线,铁骑进行攻击,所有这些以前必胜的方法都已用上,可是不仅没有取得胜利,而且四面八方都送来同样的消息:将军们伤亡,要求增援,俄军无法击退,法军溃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5节:库图佐夫在果尔基指挥战斗】库图佐夫仍在皮埃尔早晨看见他的那个地方,垂下白发苍苍的头,放松笨重的身体,坐在铺毯子的长凳上。他没有发布任何命令,只是对别人的建议表示赞成或者不赞成。——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5节:巴格拉基昂公爵带伤战斗】上午十一时他接到消息,被法国人占领的尖顶堡又被夺回来,但巴格拉基昂公爵负伤了。库图佐夫长叹一声,摇摇头。“去巴格拉基昂公爵那儿,详细了解情况。”他对一个副官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5节:符腾堡亲王/Duke Alexander of Württemberg(俄国,1771–1833)】库图佐夫对站在后面的符腾堡亲王说:“能不能请殿下指挥第一军?”亲王走后不久,可能还没到达谢苗诺夫村,亲王的副官就回来对总司令说,亲王要求增加军队。——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道/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5节:俄军坚守鲍罗金诺】库图佐夫在果尔基,在俄军阵地的中心。拿破仑对我方左翼的几次进攻都被打退了。在中央,法军没有从鲍罗金诺前进一步。乌瓦罗夫的骑兵迫使法军从左翼逃跑。三点钟不到,法军的进攻停止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5节:俄军庆祝鲍罗金诺胜利】听说明天就要向敌人进攻,又从军队上级证实了他们愿意相信的事,身体疲劳、情绪动摇的官兵们又都得到了安慰和鼓励。——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韦利夏金/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6节:安德烈率后备队】安德烈公爵的团是后备队。这些后备队部署在谢苗诺夫后面,经受着猛烈炮火的攻击,直到一点多钟还没有参加战斗。将近两点钟,这个团已损失两百多人,向前推进到谢苗诺夫村和土岗炮台之间被践踏的燕麦田里。——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6节:法军炮袭击安德烈部队阵地】一阵啸声,紧接着是一声爆炸。离安德烈公爵五步远的地方,一颗炮弹溅起干土,消失了。他的脊背上不由得起了一阵寒颤。他又望望队伍。大概打中了好多人;一大批人聚集在二营那里。——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7节:救护站】帐篷里有三张桌子。两张已有人,安德烈公爵被放在第三张桌上。他不由自主地看到了另外两张桌上发生的事。旁边一张桌上坐着一个鞑靼人,有四个士兵把他捉住。医生戴着眼镜,在他褐色的肌肉发达的背上割着什么。——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8节:巡视战场】战场上尸横遍野、伤员累累的惨象,自己头脑里沉重的感觉,二十名熟识将军伤亡的消息,以及自己原来强有力的手臂变得软弱无力的意识,这一切对拿破仑起了意料不到的作用。他匆匆骑马离开战场,回到舍瓦尔季诺土岗。——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9节:死伤惨重的大战】几万具尸体穿着各种军服,以各种姿势躺在属于达维多夫家和官府农奴的田野和草地上。几百年来,鲍罗金诺、果尔基、舍瓦尔季诺和谢苗诺夫村的农民在这片田地上收割庄稼,放牧牲口。——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2部第39节:鲍罗金诺战役图】鲍罗金诺会战的直接后果是拿破仑无缘无故从莫斯科逃跑,沿着斯摩棱斯克故道退却;是五十万侵略军的覆灭和拿破仑法国的崩溃。在鲍罗金诺,法国第一次受到士气超过它的敌人的沉重打击。——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10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