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每月一书
每月一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9,892
  • 关注人气:6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9部

(2016-04-14 19:18:08)
分类: 重读经典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9部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节:梅特涅/Klemens von Metternich(奥地利,1773-1859)】因此,只要梅特涅、鲁勉采夫或塔列兰在朝觐和晚会的间隙用心写一篇巧妙的通牒,或者拿破仑给亚历山大写信表示“仁兄陛下,我同意把公国归还奥登堡大公”……——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托马斯·劳伦斯/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节:塔列兰/Talleyrand(法国,1754-1838)】只要梅特涅、鲁勉采夫或塔列兰在朝觐和晚会的间隙用心写一篇巧妙的通牒,或者拿破仑给亚历山大写信表示“仁兄陛下,我同意把公国归还奥登堡大公”,战争就不会发生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弗朗索瓦•热拉尔/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节:拿破仑在圣赫勒拿岛】拿破仑认为战争是由英国的阴谋引起的(他在圣赫勒拿岛上这样说过),这也可以理解。——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弗朗索瓦·约瑟夫·海圣德曼/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节:维斯瓦河/Vistula】我们认为,一个法国军士愿意服第二期兵役,就像拿破仑不肯把军队撤回维斯瓦河对岸,不肯归还奥登堡公国那样,都是发生战争的原因。——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2节:德累斯顿/Dresden】拿破仑在德累斯顿逗留了三星期,一直被亲王、公爵、国王,甚至一个皇帝所包围。五月二十九日,他离开德累斯顿。临行前,他对得宠的亲王、国王和皇帝安抚有加,对他所不满的国王和亲王予以训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2节:涅曼河/Niemen】第二天,拿破仑追上部队,乘四轮马车来到涅曼河边。他换上波兰军服,来到岸边视察。——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2节:拿破仑大军横渡涅曼河】拿破仑看见河对岸的哥萨克和辽阔的草原,那里有着圣城莫斯科,好像马其顿王亚历山大所征服的西徐亚王国的京城。他出人意料,违反战略和外交原则,下令继续前进,第二天他的军队就开始横渡涅曼河。——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2节:拿破仑指挥西欧大军横渡涅曼河】六月十二日清晨,拿破仑走出当天搭在涅曼河左岸陡坡上的营帐,用望远镜观察他的军队怎样从维尔科维斯森林拥出来,通过涅曼河上的三座浮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克拉克/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2节:维利亚河/Viliya】拿破仑驰过摇晃的浮桥来到对岸,向左急转弯,朝科夫诺的方向飞跑,近卫猎骑兵兴高采烈地跑在前面给他开路。他跑到宽阔的维利亚河边,在岸上波兰枪骑兵团营地旁边停下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2节:贝蒂埃/Louis-Alexandre Berthier(法国,1753-1815)】拿破仑站起来,把贝蒂埃叫到身边,同他一起在岸上来回踱步,向他发命令,偶尔不高兴地望望分散他注意力的在河里淹死的枪骑兵。——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奥克斯坦·帕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3节:维尔诺/Vilna/Vilnius】俄国皇帝在维尔诺住了一个多月,不是检阅军队,就是观看演习。尽管大家都认为要爆发战争,而皇帝也为此特地从彼得堡驾临,但对战争却毫无准备,没有一个总的作战计划。——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3节:萨尔蒂科/Nikolai Saltykov(俄国,1736-1816)】亚历山大皇帝回到大本营,给陆军元帅萨尔蒂科夫下了一道圣旨,坚持要在命令里写上“只要俄国国土上还有一名武装的法军,我决不讲和”这句话。——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约翰·海因里希·威廉·缇石本/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3节:洛里斯东伯爵/Jacques Lauriston(法国,1768-1828)】第二天,亚历山大给拿破仑写了下面的信:仁兄陛下!昨天得悉您的军队不顾我仍真诚信守对陛下的义务而越过俄国国境。我刚才接到彼得堡洛里斯东伯爵送来的照会,告知这次入侵是因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3节:库拉金公爵/Alexander Kurakin(俄罗斯,1752-1818)】我刚才接到彼得堡洛里斯东伯爵送来的照会,告知这次入侵是因为,自从库拉金公爵申请护照时开始,陛下就认为同我处于敌对状态。——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鲍罗维柯夫斯基/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3节:巴萨诺公爵/Hugues-Bernard Maret(法国,1763-1839)】巴萨诺公爵据以拒发护照的理由,决不能使我相信,我的大使的行为能成为进攻的借口。——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4节:那不勒斯王】巴拉歇夫离开这位戴有手镯、翎毛、项链和金饰,脸上现出得意扬扬的戏剧性表情的骑士只有两马远,法国上校尤尔纳就彬彬有礼地低声说:“那不勒斯王。”果然他就是缪拉,如今被称为那不勒斯王。——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弗朗索瓦·热拉尔/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5节:达武/Louis-Nicolas Davout(法国,1771-1823)】达武元帅坐在农家棚屋的一只小木桶上,巴拉歇夫看见他正在查账。副官站在他旁边。达武元帅本可以找到较好的住处,但他故意找个最阴暗的生活环境,以适应他那阴暗的心情。这种人总是忙个不停。——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5节:路斯坦/Mameluke】两个身穿胸前敞开的蓝军服、头戴皮帽的法国掷弹兵,一队警卫骠骑兵和枪骑兵,还有几个服饰漂亮的副官、侍童和将军,他们都在门口围着拿破仑的坐骑和他的警卫骑兵路斯坦,等待拿破仑出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塔贝尔/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6节:迪罗克/Géraud Duroc(法国,1772-1813)】蒂雷纳伯爵把他领到一个巨大的接待室,那里已有许多将军、宫廷侍从和波兰贵族在等候接见,其中有不少人巴拉歇夫在俄国宫廷里见过。迪罗克说,拿破仑皇帝将在骑马散步前接见他。——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6节:奥德河/Oder】拿破仑猛地转过身去,在房间里踱起步来。“您说,要我撤到涅曼河西岸才能进行谈判,但两个月前,为了这个目的你们却要我撤退到奥德河和维斯瓦河西岸。这么说,你们还是愿意谈判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6节:摩尔达维亚和瓦拉几亚/Moldavia and Wallachia/】拿破仑按捺不住暴躁的脾气,滔滔不绝地讲下去。“我知道你们没有得到摩尔达维亚和瓦拉几亚,就同土耳其讲和了。我本可以把这些省份送给贵国皇帝,就像我送给他芬兰那样。”——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6节:波的尼亚湾/Gulf of Bothnia】“他本可以把这两省并入他的帝国版图,把俄罗斯从波的尼亚湾扩展到多瑙河口。即使是卡德琳娜大帝也只能做到这样,”拿破仑越说越激动,在屋子里不停地来回踱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6节:拿破仑接见巴拉歇夫】拿破仑越说越激动,在屋子里不停地来回踱步,向巴拉歇夫说着几乎就是他在蒂尔西特对亚历山大说过的话,“凭我的友谊他本可以得到这一切……哦,一个多么强盛的王朝,一个多么强盛的王朝!”——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帕斯捷尔纳克/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6节:斯坦因/Baron vom Stein(德国,1757-1831)】拿破仑困惑地耸耸肩膀说:“不,他把我的敌人当作亲信,那是些什么人呢?他重用的是斯坦因、阿姆斐尔德、文森海罗德、别尼生之流。斯坦因是被祖国驱逐出来的叛徒……”——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Rincklake/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6节:阿姆斐尔德/Gustaf Mauritz Armfelt(瑞典,1757-1814)】拿破仑困惑地耸耸肩膀说:“不,他把我的敌人当作亲信,那是些什么人呢?他重用的是斯坦因、阿姆斐尔德、文森海罗德、别尼生之流。阿姆斐尔德是个淫棍和阴谋家……”——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6节:文森海罗德/Ferdinand von Wintzingerode(德国,1770-1818)】拿破仑困惑地耸耸肩膀说:“不,他把我的敌人当作亲信,那是些什么人呢?他重用的是斯坦因、阿姆斐尔德、文森海罗德、别尼生之流。文森海罗德是法国的流亡分子……”——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6节:巴克莱/Barclay de Tolly(苏格兰,1761-1818)】“他们一点也不中用,”拿破仑继续说,“既不会打仗,又不会治国。据说,巴克莱比他们所有的人都能干;不过,从他最初的行动来判断,我不同意这种说法。”——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道/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6节:贝尔纳多特/Jean-Baptiste Bernadotte(瑞典,1763-1844)】“瑞典人命里注定要受疯子国王的统治。他们的国王原是个疯子,他们把他废掉了,换上另一个——贝尔纳多特,贝尔纳多特一掌权又疯了。”拿破仑恶毒地笑了笑。——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弗朗索瓦·热拉尔/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6节:德维纳河/Dvina】拿破仑气得脸色发白,面孔扭曲,一只小手使劲拍打另一只,“哼,我要把你们赶过德维纳河……”——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6节:第聂伯河/Dnieper】“哼,我要把你们赶过德维纳河,赶过第聂伯河,恢复遏制你们的屏障,那屏障是欧洲盲目无知听任你们破坏的。哼,这就是你们的命运,这就是你们疏远我的报应!”拿破仑说,接着耸动他的胖肩膀,默默地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7节:贝西埃/Jean-Baptiste Bessières(法国,1768-1813)】但使巴拉歇夫大为惊讶的是,他从迪罗克那里接到当天赴法国皇帝宴会的邀请。同席的有贝西埃、科兰古和贝蒂埃。——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7节:查理十二世/Charles XII of Sweden(瑞典,1682-1718)】巴拉歇夫回答道:“俗话说,条条道路通罗马,我们也可以说,条条道路通莫斯科,通莫斯科的道路很多,其中有一条就是查理十二世所选择的经过波尔塔瓦的路。”——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7节:波尔塔瓦战役/Battle of Poltava1709)】“通莫斯科的道路很多,其中有一条就是查理十二世所选择的经过波尔塔瓦的路。”巴拉歇夫作了这个巧妙的回答,自己得意得脸都红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小皮埃尔·马丁/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7节:塞夫勒/Sèvres】宴会后大家到拿破仑书房里喝咖啡,四天前这里还是亚历山大皇帝的书房。拿破仑坐下来,摸弄着塞夫勒的著名瓷咖啡杯,又请巴拉歇夫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7节:维滕贝格、巴登/Baden-Württemberg】“让他知道我会怎么办,”拿破仑说,站起来,推开他的咖啡杯,“我要把他在维滕贝格、巴登和魏玛的亲戚统统从德国赶走……”——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7节:魏玛/Weimar】“让他知道我会怎么办,”拿破仑说,站起来,推开他的咖啡杯,“我要把他在维滕贝格、巴登和魏玛的亲戚统统从德国赶走……对,统统赶走。让他为他们在俄国准备避难所吧!”——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7节:拿破仑拉耳朵】拿破仑突然走到巴拉歇夫跟前,脸上露出微笑,十分自信、敏捷而随便地做着一件不仅重要而且会使巴拉歇夫感到愉快的事。他举起手来,嘴唇上挂着笑意,抓住这位四十岁俄国将军的耳朵,轻轻地拉了一下。——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8节:德里萨河/Drissa】安德烈公爵前往五月间驻在德里萨军营的部队以前,顺路去离斯摩棱斯克大道三俄里的童山。——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8节:小尼古拉】小尼古拉长高了,模样变了。他脸色红润,长出一头深色卷发,在高兴和发笑的时候翘起好看的小嘴的上唇,酷似已故的小公爵夫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尼古拉耶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8节:小卡敏斯基伯爵/Nikolay Kamensky(俄国,1776-1811)】晚上,安德烈公爵到老公爵那里去,竭力想使他提起精神,就同他谈小卡敏斯基伯爵的远征,但老公爵突然同他谈起玛丽雅公爵小姐来,责备她迷信,说她不喜欢布莉恩小姐。——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格奥尔格/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8节:蓝胡子/Bluebeard】第二天临行前,安德烈公爵走进儿子的房间。他让身体健康、卷发像母亲的孩子坐在膝盖上。安德烈公爵给他讲蓝胡子的故事,但没有讲完就沉思起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古斯塔夫·多雷/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9节:托尔马索夫/Alexander Tormasov(俄国,1752-1819)】皇帝还在维尔诺时,部队就分成三个军:第一军由巴克莱指挥,第二军由巴格拉基昂指挥,第三军由托尔马索夫指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9节:伏尔康斯基/Sergey Volkonsky(俄国,1788—1865)】皇帝手下有行辕长官伏尔康斯基公爵,许多将军、侍从武官、外交官和一大批外国人,但没有参谋部。——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道/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9节:保卢奇/Philip Osipovich Paulucci(俄国,1779-1849)】随驾而无专职的有:前任陆军大臣阿拉克切耶夫、别尼生大将、皇太子康斯坦丁·巴夫洛维奇亲王、一等文官鲁勉采夫伯爵……萨丁移民侍从武官长保卢奇、伏尔佐根等许多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道/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9节:伏尔佐根/Ludwig von Wolzogen(德,1773-1845)】随驾而无专职的有:……瑞典将军阿姆斐尔德、作战计划主要起草人普法尔、萨丁移民侍从武官长保卢奇、伏尔佐根等许多人。这些人在部队里虽然没有军职,但凭地位很有影响。——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9节:叶尔莫洛夫/Aleksey Petrovich Yermolov(俄国,1777-1861)】第二派同第一派对立。这派除了主张大胆行动外,还是民族主义的代表,因此在争论中格外偏激。这派都是俄国人,如巴格拉基昂,初露头角的叶尔莫洛夫等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道/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9节:维切布斯克/Vitebsk】第四派的最重要代表是皇太子……他们害怕拿破仑,看到他的强大和自己的软弱。他们说:“除了悲伤、羞辱和灭亡,不会有任何结果!瞧,我们放弃了维尔诺,放弃了维切布斯克,我们还得放弃德里萨。”——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Józef Peszka/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9节:芬兰战争/Finnish War1808-1809)】第五派是巴克莱的信徒,他们崇拜他,觉得他毕竟是个诚实能干的人。再没有比他更好的人了。应该让他掌握实权,因为没有统一指挥,战争就不能胜利。让他统一指挥,他就会像在芬兰那样大显神威。——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9节:希施科夫/Alexander Shishkov(俄国,1754–1841)】就在安德烈公爵在德里萨闲住的时候,国务秘书希施科夫利用皇帝恩准议论国家大事的特权,在奏章里借口皇帝应在京城鼓舞民众斗志,恭请皇帝离开军队。——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道/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0节:米肖/Alexandre Michaud de Beauretour(俄国,1771-1841)】这天早晨,米肖上校陪同皇帝骑马巡视德里萨防御工事,他向皇帝证明,这个由普法尔设计建造的工事是战术的杰作,能致拿破仑于死地。——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道/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1节:普法尔“原则”】普法尔走到地图前,用干瘦的手指戳戳地图,迅速地说,任何意外情况都不会改变德里萨阵地的作用,一切都预见到了,敌人要是真的前来包抄,注定会全军覆没。——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2节:棚子躲雨】天下着倾盆大雨,尼古拉和他所宠爱的青年军官伊林坐在临时搭成的棚子里。他们团里一个留络腮胡子的军官从司令部回来,拐到尼古拉的棚子里躲雨。——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2节:拉耶夫斯基/Nikolay Raevsky(俄国,1771-1829)】他们团里一个留络腮胡子的军官从司令部回来,拐到尼古拉的棚子里躲雨。“伯爵,我从司令部来。您可听到拉耶夫斯基立了大功吗?”——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道/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2节:萨尔坦战役/Battle of Saltanovka1812)】“伯爵,我从司令部来。您可听到拉耶夫斯基立了大功吗?”军官把他在司令部里听来的萨尔坦战役的详细经过讲了一遍。——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2节:塞尔莫皮莱山口/Thermopylae】留两撇胡子的军官叫兹德尔任斯基,他讲得有声有色,说萨尔坦水坝是俄国的塞尔莫皮莱山口,拉耶夫斯基将军的功绩千古不朽。——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3节:玛丽雅】尼古拉接过杯子,加了点朗姆酒,请玛丽雅替他搅和。“您还没有加糖吧?”玛丽雅说,一直微笑着,仿佛不论她说什么,也不论别人说什么,都很可笑,而且别有用意。“我不要糖,我只要您用您的小手搅一下就行。”——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4节:骠骑兵大尉尼古拉】半小时后,骑兵连已在大路上排好队。尼古拉一声口令:“上马!”士兵们纷纷画了十字骑上马。——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4节:奥斯吉尔曼-托尔斯泰伯爵/Alexander Count Osterman-Tolstoy(俄国,1772-1857)】尼古拉还来不及推测炮声的远近,奥斯吉尔曼-托尔斯泰伯爵的副官已从维切布斯克驰来,带来疾驰前进的命令。——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道/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5节:尼古拉率骠骑兵冲锋】尼古拉催动马匹,发了口令,但就在这一刹那,他听见身后一片马蹄声,展开队形的骑兵连向山下的龙骑兵冲去。他们一下山,马就由溜蹄改成大跑,而且越接近枪骑兵和法国龙骑兵就跑得越快。——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5节:奥斯特罗夫诺战役/Battle of Ostrovno1812)】尼古拉在部队里又福星高照。在奥斯特罗夫诺战役之后,他又被提升为骠骑兵营长,而在需要勇敢的军官时,他又获得了新的任务。——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阿尔布雷希·亚当/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6节:娜塔莎逐渐康复】娜塔莎虽然吞服了许多药丸、药水和药粉,虽然离开了过惯的乡村生活,但青春还是起了作用:娜塔莎的悲伤被日常生活所冲淡,渐渐过去,不再那样折磨她的心灵,她的身体也逐渐康复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康斯坦丁•鲁达科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7节:娜塔莎赶赴晨祷】娜塔莎怕睡过晨祷。她匆匆梳洗完毕,随便穿上最坏的衣服,披上旧斗篷,身子冷得发抖,来到曙光熹微中空荡荡的大街。——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7节:圣母】教堂里的人一向很少,娜塔莎同别洛娃总是站在左边唱诗班后面的圣母像前。娜塔莎在这不寻常的早晨,眼望着被烛光和从窗口透进来的晨光照亮的圣母的黑脸,仔细听着祷词,面对至高无上的造物主,心里充满了一种谦卑感。——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8节:正教院/Synod】当他们为皇室和正教院祷告时,娜塔莎特别虔诚地鞠躬和画十字。她对自己说,虽然她不懂正教院,也不能对它发生怀疑,但她还是敬爱正教院,并为它祷告。——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8节:基督三大胜利】“主啊!请你垂听我们的祷告:增强我们至尊至圣的亚历山大皇帝的力量;保佑其智谋、创举和事业;用你万能的手加强其王国,使其克敌制胜,犹如你使摩西战胜亚玛力,基甸战胜米甸,大卫战胜歌利亚。”——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尼古拉斯·普桑/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8节:娜塔莎祈祷】娜塔莎现在敞开心灵,这祷告就使她特别感动。她一字不漏地听着祷文,并且满腔热情地向上帝祷告,但她并不清楚她在向上帝祈求什么。她全心全意参加祷告,祈求伸张正义,增强信心和希望,用爱来鼓舞人心。——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19节:《启示录》预言的怪兽】共济会一位会友向皮埃尔介绍圣约翰《启示录》中一段与拿破仑有关的预言。《启示录》第十三章第十八节说:“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他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20节:英俊少年彼嘉】彼嘉如今已是个相貌俊美、脸色红润的十五岁少年,嘴唇又厚又红,模样像娜塔莎。他在准备考大学,但最近他跟同学奥勃仑斯基秘密决定去当骠骑兵。——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巴什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21节:克里姆林宫/Kremlin】彼嘉越往前走,他的注意力越被拥向克里姆林宫的人群所吸引,就越忘记走路要像成年人那样稳重而缓慢。他走近克里姆林宫,已在担心被人挤倒,就雄赳赳地撑开双肘。——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21节:圣母升天大教堂】这时人群向后退(前面的警察正在推开太靠近卫队行列的人群;皇帝正从皇宫走向圣母升天大教堂),彼嘉的肋骨上给猛撞了一下,又被挤得那么厉害,刹那间他眼睛发黑,失去了知觉。——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21节:彼嘉被撞晕】一个教士模样的人,身穿蓝色旧法衣,一绺花白的头发往后梳,大概是个助祭,一手搂住彼嘉的腰,一手挡住拥挤的人群。“把少爷挤坏了!”助祭说,“这算什么呀!……轻一点……把少爷挤坏了,挤坏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21节:炮王/Tsar-cannon】皇帝走进圣母升天大教堂。人群又疏松开来。助祭把脸色苍白、呼吸急促的彼嘉扶到炮王那里。有几个人怜惜彼嘉,突然人群向他拥来。他的周围又是一片拥挤。——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21节:华鲁耶夫/Senator Chamberlain Peter S. Valuev(俄国,1743-1814)】在亚历山大皇帝进餐时,华鲁耶夫望了望窗外说:“民众还是希望见见陛下。”——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22节:斯洛博达宫/Sloboda Palace】第三天,十五日早晨,斯洛博达宫前停着无数辆马车。——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22节:波斯顿牌/boston card】这些人的脸,也像彼嘉在广场上见到的那样,表情十分矛盾:一方面在等待什么庄严重大的事情,另一方面在关心日常的生活——打波斯顿牌,厨子彼得鲁施卡烧的菜,齐娜伊达的健康等等。——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22节:皮埃尔参加贵族会议】“现在可不是发议论的时候,现在需要行动:战火烧到了俄国。我们的敌人侵犯俄国,要糟蹋我们的祖坟,抢走我们的妻子儿女,”这个贵族捶着胸脯说,“我们都要奋起,人人都要勇往直前,大家为了沙皇爷!”——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22节:格林卡/Sergey Glinka(俄国,1774–1847)】《俄国信使报》发行人格林卡(他被认出来,人群里就发出一片“作家,作家”的呼声)说,地狱应该用地狱来反击,他曾看见一个孩子在打雷闪电时还在微笑,但我们不能像那个孩子那样。——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3卷第1部第23节:民团/People's Militia】“皇上开恩把我们和商人召集拢来。”拉斯托普庆伯爵指指商人聚集的大厅说,“他们会捐献几百万卢布,而我们的责任就是提供民团,不惜牺牲……这一点我们至少能办到!”——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9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