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每月一书
每月一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3,451
  • 关注人气:6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读经典:《红与黑》

(2016-03-26 03:43:43)
分类: 重读经典

重读经典:《红与黑》

#重读经典#【小城】玻璃市算得是方施-孔特地区山清水秀、小巧玲珑的一座市镇。红瓦尖顶的白色房屋,星罗棋布地点缀着小山斜坡;一丛丛茁壮的栗树,勾勒出了山坡的蜿蜒曲折,高低起伏。杜河在古城墙脚下几百步远的地方流过;昔日西班牙人修筑的城堡,如今只剩下了……——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1章)

 

#重读经典#【德·雷纳先生】只要游客在这条从河岸通到山顶的大街上待一阵子,十之八九,他会看到一个神气十足、似乎忙得不可开交的大人物。一见到他,大家的帽子都不约而同地脱了下来。他的头发灰白,衣服也是灰色的。他得过几枚骑士勋章,前额宽广,鹰嘴鼻子……——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1章)

 

#重读经典#【市长】我有多少回胸靠着这蓝灰色的大石,一面回想载歌载舞的巴黎良宵,一面凝视杜河两岸的美景!远远望去,可以清楚地看见左岸有五六条小溪,蜿蜒曲折地流过山谷。溪水由高而低,形成了一叠一叠的瀑布,流入杜河。山间太阳很热;烈日当头,游客还可……——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2章)

 

#重读经典#【贫民的福利】“努凡鲁先生,”神甫说,“难道你不知道:我有权随时进监狱来,不管白天黑夜,愿同谁来都行?”“是,神甫先生。”看守轻声答道,他低下了头,就像一条怕挨打的哈巴狗。“不过,神甫先生,我有老婆孩子,要是有人告发,就会撤我的职……”——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3章)

 

#重读经典#【儿子】原来她的第二个儿子刚刚爬到靠平台的防护墙上,跑起来了,不怕墙头离墙外的葡萄园有二十尺高呢。德·雷纳夫人唯恐会把她的儿子吓得掉到墙外去,一句话也不敢说。倒是自以为了不起的儿子,看见母亲脸色惨白,就跳下墙朝她跑来。他好好挨了一顿骂。——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3章)

 

#重读经典#【勤学拉丁文】“我一定要把锯木厂老板的儿子索雷尔叫到家里来,”德·雷纳先生说,“替我们照管孩子。我本来怀疑他的品性;因为他是那个得过荣誉勋章的老外科军医的得意门生。这个自由党人教索雷尔的儿子学拉丁文,并且把他带来的大批图书都送给他了。”——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3章)

 

#重读经典#【父与子】水力锯木厂在“公用流水”旁有一个厂棚。老索雷尔走近锯木厂,高声喊于连;没有人答应。他只看见两个大儿子,都是彪形大汉,双手拿着大斧头,把松树干劈得方方正正的,再送到锯子底下去。他们聚精会神,瞄准木材上划好的墨线,一斧头劈下去。——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4章)

 

#重读经典#【讨价还价】等到于连十四岁,玻璃市开始修筑教堂,对于这样一座小城,这个教堂可以算是宏伟的了。尤其是有四根大理石柱,给于连的印象很深;这四根柱子在当地出了名,引起了治安法官和年轻的神甫之间的深仇大恨,神甫是省城派来为圣公会做监视工作的。——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5章)

 

#重读经典#【乡村教堂】于连夹着一个小包袱,走进玻璃市宏伟的教堂里。他觉得教堂阴暗沉寂。到了过节的日子,窗子都蒙上红布,结果耀眼的阳光,产生了令人肃然起敬、不得不信宗教的效果。现在他一个人在教堂里,不禁颤抖起来。他在一条最好看的长椅子上坐下……——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5章)

 

#重读经典#【苦恼】德·雷纳尔夫人觉得莫名其妙,自己怎么这样同一个几乎只穿一件衬衫的年轻男子站在大门口,而且离得这么近。“我们进去吧,先生。”她说得不太自然。德·雷纳夫人一生中,从来没有这样深深地感到过单纯的喜悦;也从没有在焦虑不安之后,接着却看……—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6章)

 

#重读经典#【道是无缘却有缘】在圣路易节前几天,于连被他的两个哥哥狠狠地打了一顿,打得他昏倒在地,浑身是血。德·雷纳夫人同瓦尔诺先生,还有专区区长,碰巧也来小树林散步;她看见于连躺在地上,还以为他死了。她这样关心他,甚至引起了瓦尔诺先生的妒忌。——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7章)

 

#重读经典#【城堡郊游】德·雷纳先生非常注意模仿宫廷的生活方式,一到春暖花开的日子,就全家住到韦尔吉乡村别墅去;这个乡村由于加布里埃的悲剧而远近闻名。离开古老的哥特式教堂美丽如画的废墟,大约有一百步远,是德·雷纳先生买下的古堡,古堡有四个塔楼……——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8章)

 

#重读经典#【小中见大】一到晚上,大家习惯于到门外几步远的一棵大椴树下去乘凉。一个晚上,于连指手画脚,谈天说地,兴高采烈,尽情享受和年轻女人谈话的乐趣;德·雷纳夫人听得出神,手放在花园里漆过的木椅靠背上,于连谈话得意忘形,碰到了夫人的手。——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8章)

 

#重读经典#【古怪的目光】第二天于连再见到德·雷纳尔夫人时,他的目光显得很古怪。他望着她,就像在观察一个他就要与之决一死战的敌人。德·雷纳尔夫人感到心慌意乱;她待他多好啊,可是他好像生气了。她无法把自己的目光移开,不去注意他的目光。——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9章)

 

#重读经典#【成功握手】于连终于伸出手去,抓住德•雷纳夫人的手,但她立刻把手缩了回来。于连也不大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又再把她的手抓住。虽然他自己很激动,但还像触电般感到,他握住的手是冰凉的;他抽筋似的用劲握住她的手,她作了最后一次挣扎……——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9章)

 

#重读经典#【乡下的一个夜晚】于连非常喜欢最小的一个孩子,这个孩子的亲近表示多少缓和了一点他那剧烈的痛苦。"这一个还不蔑视我,"他想。但是很快地他又责备自己,认为这种痛苦的减轻是一次新的软弱表现。"这些孩子亲近我,就像他们亲近昨天刚买来的小猎狗一样。"——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9章)

 

#重读经典#【心比天高】于连站立在他那块大岩石上,望着八月骄阳照耀着的天空。知了在岩石下面的田野里叫着;叫声停下来时,他周围的一切显得那么宁静。方圆二十法里的地方展现在他的脚下。一只雄鹰从他头顶上的那些巨大岩石间飞起来,他看见它划着一个个巨大的……——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10章)

 

#重读经典#【雄心薄酬】一只雄鹰蓦地从于连头上的悬崖飞了出来,静静地在空中盘旋,画出了一个个大圆圈。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追随着这只雄鹰。鹰的动作从容不迫,强劲有力,使于连十分赞赏,他羡慕它上下搏击的力量,也羡慕它独来独往的自由。——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10章)

 

#重读经典#【良夜】德·雷纳夫人不知不觉大叫起来,惊醒了她的贴身女仆。她看见床边忽然出现了灯光,她认出了是艾莉莎。“他爱的是你吗?”她精神恍惚地问道。·女仆发现女主人精神错乱,大吃一惊,根本没有注意这个怪问题。德·雷纳夫人觉得失言了。——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11章)

 

#重读经典#【外出】她的大儿子从花园里跑出来,拥抱着她说:“我们放假,于连先生出门去了。”一听这话,德·雷纳夫人觉得冷得要命;她要循规蹈矩,已经很可怜了;再加上意志薄弱,那就更加可怜。——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12章)

 

#重读经典#【玲珑袜】三天以来,德·雷纳夫人无所事事,只是把一块非常流行的漂亮衣料,剪裁成夏天穿的连衣裙,并且催艾莉莎赶快缝好。于连一到,几分钟后,连衣裙就赶出来了,德·雷纳夫人迫不及待地穿在身上。“原来她在恋爱,这个不幸的人!”德维尔夫人心里想。——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13章)

 

#重读经典#【留一个孩子】德·雷纳夫人以为于连疯了。她又害怕,又恼火。这种冒失的勾当使她想起了瓦尔诺先生。“他会干出什么事来呢?”她心里想,“要是我和他单独在一起的话。”爱情一吓走,贞操观念又回到她心上。她安排好,总有一个孩子留在她身边。——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14章)

 

#重读经典#【英国剪子】德·雷纳夫人吓坏了;她只好让她的剪刀、绒线团、刺绣针,都掉到地上去,使人家看起来好像是于连怕剪刀伤了她,却笨手笨脚地踩了她的鞋子。恰巧这把英国的钢制剪刀跌断了,于是德·雷纳夫人不断地埋怨,可惜于连坐得远了一点。——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14章)

 

#重读经典#【冲入闺阁】于连用颤抖的手打开了房门,开门的响声大得吓人。房里有灯光,壁炉下面点着一盏长明灯;他没料到要出洋相。一见他走进来,德·雷纳夫人赶快跳下床。“该死的!”她叫了起来。有一点乱了套。——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15章)

 

#重读经典#【鸡鸣】房里有灯光,壁炉下面点着一盏长明灯,于连没料到要出洋相。一见他走进来,德·雷纳夫人赶快跳下床。“该死的!”她叫了起来。有一点乱了套。于连忘了他白天订的计划……——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15章)

 

#重读经典#【天性】于连忘了他白天订的计划,又按照自己的天性行动了:一个这样可爱的女人,要不讨她欢喜,那真是罪大恶极!他不回答她的斥责,只是跪在德·雷纳夫人的脚前,抱住她的膝头。她说的话非常严厉,说得他流下了眼泪。——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15章)

 

#重读经典#【第二天】等到德·雷纳夫人冷静下来后,她简直惊讶得不敢相信:世上哪有这等幸福的事;她连猜都不敢猜想。“啊!”她自言自语,“要是我在十年前还算漂亮的时候认识了于连,那就好了!”——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16章)

 

#重读经典#【镜橱】于连打开她的镜橱,目迷五色,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他的情人靠在他身上,瞧着他;他却瞧着这些衣饰珠宝,好像在瞧结婚花篮中的礼品。“我本来可以嫁一个这样的男人!”德·雷纳夫人有时这样想,“多么火热的心!和他过的会是多么快乐的生活!”——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16章)

 

#重读经典#【第一副市长】一天,德·雷纳夫人吩咐她丈夫的跟班,就是于连的那个对头,去办一件事。“对不起,夫人,今天是这个月最后的星期五。”跟班回答时露出了玄妙莫测的神气。“那你去吧。”德·雷纳夫人说。——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17章)

 

#重读经典#【修道院回廊】大家顺着布雷-勒奥修道院的长廊往前走;虽然阳光灿烂,长廊却还是阴暗潮湿的。——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18章)

 

#重读经典#【国王到玻璃市】“你们会永远忠于如此伟大、如此威严、如此仁慈的上帝,是不是?”说到这里,主教威严地站了起来。“你们答应我吗?”他问时伸出了胳膊,仿佛圣灵附体一般。“我们答应。”少女们泪下如雨地答道。——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18章)

 

#重读经典#【思想令人痛苦】早晨两点钟,德·雷纳先生来看他。孩子在发高烧,满脸通红,连父亲也不认得。突然间德·雷纳夫人跪倒在丈夫脚下:于连眼看她就要坦白认罪,永远毁掉自己了。幸亏这个莫名其妙的动作反倒吓走了德·雷纳先生。“再见!再见!”他边说边走。——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19章)

 

#重读经典#【匿名信】第二天一大早,那个袒护于连的厨娘送来了一本书,封面上用意大利文写着:“请看第一百三十页。”于连见她这样轻举妄动,吓得直打哆嗦……——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20章)

 

#重读经典#【夫妻对话】德·雷纳夫人一走进花园,一望见她的丈夫,立刻就恢复了平静。他的头发蓬乱,衣衫不整,说明他一夜没有睡觉。她交给他一封拆开了又折好的信。他没有拆开信,只是疯子似的瞪着眼睛看她。“这封可恶的信,”她对他说,“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21章)

 

#重读经典#【一八三〇年的风气】于连要让玻璃市的人看看,神甫应该如何受到尊敬,就到他父亲家里取了十二块松木板,沿着大街背到神甫家去。他还向一个老伙计借了工具,很快就做好了一种书架,把谢朗先生的书籍都摆到架上。——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22章)

 

#重读经典#【官僚的隐痛】德·雷纳先生非常高兴的是:在他送钱的紧急关头,于连认为收钱是个太大的牺牲。他断然拒绝接受。德·雷纳先生扑上去拥抱他,眼泪都流了出来。于连只要求他开一张品德证明书,他太兴奋,甚至找不到那么好的字眼来赞美于连的行为。——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23章)

 

#重读经典#【省城】于连努力克服自己胆怯的心理,大胆走进了咖啡馆。有两场台球赛正在进行。侍者高声报分;打球的人围着球台转,旁边挤满了观众。大家嘴里吐出的腾腾烟气,像蓝色的云雾笼罩着大厅。……于连看得发呆;这一天,对他说来,一切都令人神往。——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24章)

 

#重读经典#【小姐】“坐这里,坐到我旁边来。”她说时指着一张大理石桌子,桌子几乎被伸到厅内的桃花心木大柜台挡住了。小姐把身子探出柜台外,露出了她漂亮的身段。于连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他的想法也改变了。——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24章)

 

#重读经典#【神学院】他看见一个人坐在一张桌子前面,穿了一件破旧的黑道袍;他的样子像在生气,拿了一大堆小小的方纸片,一张一张地在上面写几个字,然后摆在桌上。他没有注意到于连在他面前。于连一动不动地站在房子中间,又紧张又害怕,几乎倒在地上。——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25章)

 

#重读经典#【神学院单间】到了一〇三室(这是一间八尺见方的小房子,在最高一层楼),于连看见窗外是城墙,墙外是田野,美丽的杜河把城乡分开了。“多好看啊!”于连叫了起来;他自言自语,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25章)

 

#重读经典#【立宪报】“你身上有《立宪报》吗?”“你说什么?”富凯反问道。“我问你有没有《立宪报》?”于连又说一遍,“这里卖三十个苏一期。”“怎么?!连修道院里也有自由党!”富凯叫了起来,“倒霉的法国!”他又学马斯隆神甫假惺惺的温和口气,加了一句。——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26章)

 

#重读经典#【人间贫富】一天上教理课的时候,皮拉尔神甫叫于连去。可怜的年轻人能够脱离身心都深陷其中的环境,觉得松了一口气。不料院长先生对他的态度,就像他初进神学院那天一样,叫他感到害怕。“你说说看,这张纸片上写的是怎么回事?”院长问时看了他一眼。——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26章)

 

#重读经典#【初入人世】关于于连在这个时期的生活,请读者允许我们只简单谈谈清楚明确的事实。这倒不是因为我们无事可谈,恰恰相反,可谈的事太多,不过,他在神学院耳闻目睹的事太黑暗了,不宜保存在这本色彩温和的书里。——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27章)

 

#重读经典#【教堂重逢】这个跪着的夫人浑身无力,往后一倒;她旁边的朋友赶快冲过来扶她。这时,于连看到了往后倒的那位夫人的肩膀。一串他熟悉的螺旋形珍珠项链使他目瞪口呆。等他认出了德·雷纳夫人的头发时,他心里是什么滋味!的确是她。——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28章)

 

#重读经典#【迎圣体的队伍】于连身不由己,一下冲了上去;要不是他扶住他们,德·雷纳夫人一倒,也许她的朋友也会跟着倒下。他看见德·雷纳夫人脸色苍白,毫无知觉,头在东倒西歪。他帮德维尔夫人把她的头靠在椅背上;自己跪在地下。德维尔夫人转过身来,认出了……——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28章)

 

#重读经典#【主教】于连静静地看着神甫又读了一遍辞职书,忽然哗啦一声,门打开了。一个穿着华丽的侍仆急忙走过。于连刚向门口转过身来,就看见一个矮小的老人,胸前挂着主教的大十字架。他赶快跪下,拜倒在地;主教对他慈祥地微微一笑,就走过去了。——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29章)

 

#重读经典#【首次提升】按照主教的吩咐,端来了饼干和马拉加葡萄酒。于连也不客气,又吃又喝,德·弗里莱神甫更不示弱,因为他知道主教喜欢看人家吃得高兴,喝得有味。主教这一晚的余兴未尽,又谈起圣教史来,……发现于连几乎连塔西佗的名字都不知道。——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29章)

 

#重读经典#【遮帽子】她的丈夫就不厌其烦地讲起他在卡西诺游乐场赢了一盘台球的事,这时德·雷纳夫人看到离他们三步远的一把椅子上,放着于连的帽子。她反而更加不慌不忙,开始脱起衣服来,一有机会,就赶快走到她丈夫背后,把脱下的衣服扔到椅子上,把帽子遮住了。——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30章)

 

#重读经典#【雄心】“我从洗脸间的窗口跳到院子里,”于连说,“再从花园里逃走;把我的衣服扎成一包,尽快扔到花园里去。”“你跳下去会摔死的!”这是德·雷纳夫人唯一的回答,也是她唯一的担心。她跟着他走到洗脸间的窗前;然后赶快把他的衣服藏起来。——司汤达《红与黑》(上卷第30章)

 

#重读经典#【乡下的乐趣】“我要到马梅松宫去。”于连叫住一辆双轮轻便马车。“这么晚了,先生,你去干什么呀?”“这关你什么事!快走!”真正的有情人都会想到拿破仑战败后住过的马梅松宫。——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1章)

 

#重读经典#【德·拉莫尔侯爵府】马车停住了;车夫下车去敲大门上的铜门环:这是德·拉莫尔侯爵府。看门人的神气,尤其是庭院的整洁,使于连赞叹不已。“多么华丽的建筑!”于连对他的朋友说。——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1章)

 

#重读经典#【玛蒂德小姐】侯爵夫人正颜厉色地说了一句话。话音刚落,于连就看见一个身材漂亮的金发女郎,走来在他对面坐下。然而她并不讨人喜欢;但他端详了她一番之后,却不得不承认,他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美丽的眼睛;可是眼里流露出来的,却是心灵的冷酷无情。——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2章)

 

#重读经典#【初见世面】客厅的富丽堂皇,使于连有点心慌意乱,甚至没有听见德·拉莫尔先生在说什么。侯爵夫人屈尊看了他一眼。但事实上,从两面八尺高的玻璃镜里看,有时也会抬高镜中人的身价。——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2章)

 

#重读经典#【摔下马】从布洛涅森林公园回来,走到巴克街当中时,为了避开一辆突然而来的马车,于连却从马上摔了下来,弄得满身是泥。——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3章)

 

#重读经典#【起步】于连谈他出丑的事,谈得听的人不觉其丑,结果吃了晚餐,话题已经转了方向,玛蒂德小姐还在向她的哥哥问长问短,追根寻底。她不断地问,于连好几次碰到她好奇的眼光,就不等她开口,大胆直接回答,结果三个人都笑了起来。——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3章)

 

#重读经典#【巴黎街景】于连放马快步小跑。他们到了路易十六广场。——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3章)

 

#重读经典#【《每日新闻》和《法兰西报》】于连观察到谈话的活跃分子,平常总是两个子爵和五个男爵,他们是德·拉莫尔先生流亡国外时的患难之交。这些先生都有六千到八千法郎的年金;四个人是《每日新闻》派,三个是《法兰西报》派。——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4章)

 

#重读经典#【侯爵府】“什么秘密都会泄露,”于连心想,“这里也和神学院一样!”他写过八九页关于老军医的评传,其中不无言过其实的话,如说是军医把他培养成人的。“而这个小本子,”于连心想,“还一直锁在房里呢!”他赶快跑上楼去,把手稿烧掉。——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4章)

 

#重读经典#【敏感和虔诚的贵妇】过分的敏感使于连出尽了洋相。他要消愁解闷,就去采取预防措施:他每天练习手枪射击,他成了著名的击剑教师的得意门生。——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5章)

 

#重读经典#【咖啡店冲突】于连提出了质问。穿小礼服的人立刻破口大骂。咖啡店里的人都围拢来;过路人也在门口站住了。于连随身总带着小手枪;他的手捏住衣袋里的武器,有点紧张。不过他沉住了气,只是三番五次、翻来覆去地问对方:“先生,你的地址?我并不怕你。”——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6章)

 

#重读经典#【说话的神气】德·博韦西先生的态度温和,神情拘谨,自负而又自满,周围的一切非常雅致,令人倾倒,于连一见,转眼就把无礼的念头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这不是头一天的那个人。他见到的不是咖啡店的粗人,而是一个出色的人物,使他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6章)

 

#重读经典#【亲书指示】“能不能请您亲手在记录簿上写下您的指示:给我三千法郎。其实,这种记账的方法是皮拉尔神甫出的主意。”侯爵不耐烦地写下了他的指示,满脸的不高兴,就像德·蒙卡德侯爵在听他的管家普瓦松先生报账一样。——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7章)

 

#重读经典#【痛风病发作】“请侯爵先生恕我不能接受这笔赠款。这不应该赠给穿黑礼服的人,而对穿蓝礼服的人说来,这又会破坏您对他的恩典。”于连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就义无反顾地走了出去。——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7章)

 

#重读经典#【出众的勋章】“我觉得库隆的方舞很美,夫人们也都跳得很好。”玛蒂德对于连说。那几个年轻人转过头来,看看她一定要求回答的幸运儿是个什么人。但是答话令人泄气。“我不敢妄加评论,小姐;我靠抄写为生;这是我头一次参加这样豪华的舞会。”——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8章)

 

#重读经典#【《法国史》】德·拉莫尔小姐忽然走进图书室,请他到书架的最高一层,取下一本韦利的《法国史》来,于连这就不得不去搬一架比较高的梯子来;他搬来了梯子,找到了书,交给了她,但心还不在她身上。——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9章)

 

#重读经典#【玛格丽特王后】于连刚把德·拉莫尔小姐护送到客厅门口,她说她同哥哥跑的时候扭伤了脚。“她靠在我胳膊上的样子实在稀罕!”他心想,“是我想入非非了,还是她对我真有兴趣?她听我讲话时的神气这样温柔,甚至在我承认受了委屈时也是一样!”——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10章)

 

#重读经典#【少女的王国】“他们都是十全十美的人物,准备去朝拜巴勒斯坦圣地。”德·拉莫尔小姐对她的表妹说,“你还知道什么更无聊的事吗?而我一辈子都要收到这样的信!要等到二十年后,时代风气变了,信才会有所改变。”——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11章)

 

#重读经典#【他是个丹东吗?】第二天,他们刚在德·拉莫尔夫人的椅子后面坐下,一看见德·拉莫尔小姐来了,而于连不在场,德·凯吕斯先生在夸泽努瓦和诺贝的支持下,就不择时机,猛烈抨击玛蒂德对于连的偏爱。她一听就明白其中底细,觉得乐不可支。——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12章)

 

#重读经典#【诡计】“不!于连对我并没有感情。”玛蒂德暗自伤心地想道。他向她告别时,她用力抓住他的胳膊:“你今晚会得到我一封信。”她说时声音都变了,几乎听不出是她在说话。此情此景立刻打动了于连的心。——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13章)

 

#重读经典#【少女的心事】德·拉莫尔小姐的卧房在一楼,在她母亲套房旁边,不过在一楼和底层之间,还有一个夹层。这一楼相当高,诺贝的房间正好在他妹妹的房间上面一层。——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14章)

 

#重读经典#【圈套?】于连考虑了很久,他急促地走来走去,有时忽地又站住了。在他房里摆了一座雕刻精美的德·黎塞留红衣主教的大理石半身像,图像吸引着他不由自主的目光。在灯光照耀下,雕像仿佛也在用严厉的目光瞧着他,似乎在责备他缺少法国人性格中应有的胆量。——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15章)

 

#重读经典#【拥抱】于连觉得非常不安,他不知道做什么好,心里根本没有爱情。在局促不安中,他想胆子应该大点,他就动手动脚,要拥抱玛蒂德。“你怎么搞的!”她推开他说。遭到拒绝反而使他高兴,他赶快向周围看了一眼:月色越是明亮,玛蒂德小姐房里的阴影越暗。——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16章)

 

#重读经典#【拔剑】“随便委身于人!”于连叫了起来,同时冲向一把中世纪的古剑,那是图书室收藏的古董。他好不容易才把剑从古老的剑鞘里拔了出来,那时,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新奇感使玛蒂德觉得幸福,她毫不畏缩地向他走来,连眼泪也干了。——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17章)

 

#重读经典#【停剑】于连忽然一下想起了他的恩人德·拉莫尔侯爵。“怎么!我要杀死他的女儿!”他心里想,“多可怕的念头!”他正要把剑扔掉。“且慢!”他想,“她一看到这个滑稽的动作,一定会笑出来的。”想到这点,他又恢复了冷静。——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17章)

 

#重读经典#【还剑】于连好奇地看看古剑的锋刃,仿佛在找锈斑,然后把剑插回鞘内,非常从容地把古剑挂回镀金的铜钉上。他的动作越到后来越慢,至少花了一分钟,德·拉莫尔小姐目瞪口呆地瞧着他:“这样看来,我差一点给我的情人杀死了!”她心里想。——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17章)

 

#重读经典#【痛苦的时刻】于连把门上了两道锁,把自己关在房里,让狂风暴雨般的绝望折磨自己。——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18章)

 

#重读经典#【滑稽歌剧】玛蒂德回家后,不管德·拉莫尔夫人会怎么说,她硬说自己发低烧,回到房里去弹钢琴,翻来覆去弹那段使她入迷的曲调,以免虚度良宵。她还唱着那句使她沉醉的歌词:“过度的热情怎能不受到惩罚?我实在是太爱他,太爱他……”——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19章)

 

#重读经典#【再闯香闺】玛蒂德能把窗子推开。于连跳进房去,已经半死不活了。“果然是你!”她一说就投入了他的怀抱……幸福到了极点,是言语无法形容的。谁能写出于连的幸福呢?玛蒂德的也不相上下。——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19章)

 

#重读经典#【日本花瓶】于连一言不发,也不慌乱,他看见德·拉莫尔小姐在他面前。“这个花瓶碎了,”他对小姐说,“不能够再复原,我的心情也是一样;请接受我的歉意,我不该干这种蠢事。”——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20章)

 

#重读经典#【秘密记录】在侯爵的示意之下,于连坐在长桌的下方。为了不失常态,他就开始把鹅毛笔削尖。他用眼角一瞄,一看有七个人,但于连只见他们的背部。听两个人和德·拉莫尔先生谈话的口气,他们是平起平坐的;另外几个人或多或少表示了他们的敬意。——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21章)

 

#重读经典#【讨论】公爵指着一张小牌桌,要于连把它搬到他身边来。于连把文具放好。他数了数,围着绿台布坐了十二个人。——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22章)

 

#重读经典#【教士、林产、自由】过了梅斯几里路后,到了一个乡村驿站,站长来对于连说,没有马可换了。那时已是晚上十点;他生怕耽误,就吩咐准备晚餐。……“这个站长的神气蹊跷,”于连心想,“他那双不客气的眼睛在打量我。”——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23章)

 

#重读经典#【斯特拉斯堡】于连左手牵着马缰绳,右手展开圣西尔元帅《回忆录》中的精美地图。忽然一声欢呼使他抬起头来。原来是在伦敦认识的科拉索夫亲王,几个月前,亲王对他讲过高谈空论的入门知识。——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24章)

 

#重读经典#【跟踪元帅夫人】元帅夫人说她要上滑稽歌剧院去。于连赶快跟踪而来;他碰到了德·博韦西骑士,骑士把他领到宫内侍从先生们的包厢里,恰好在德·费瓦克元帅夫人的包厢附近。于连目不转睛地望着她。——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25章)

 

#重读经典#【义不容辞】玛蒂德在客厅的落地窗前走来走去;她看见于连正忙着对德·费瓦克夫人讲莱茵河畔小山顶上的古堡废墟,古堡点缀了山河,生色不少。他开始讲得感情丰富,描写生动,俨然是某些“沙龙”的才子了。——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25章)

 

#重读经典#【道德的爱】“信要亲自送去:骑马,打黑领带,穿蓝礼服。信交给门房时,要面露愁容;眼神要忧郁。如果见到女仆,要偷偷擦眼睛。还要找女仆说话。”这些事于连都一一照办了。——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26章)

 

#重读经典#【教会的肥缺】一天上午,于连收到一封信;信封上有德·费瓦克夫人的纹章……——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27章)

 

#重读经典#【曼侬·莱斯戈】见了德·拉莫尔小姐厚待她的未婚夫,于连回到自己房里……——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28章)

 

#重读经典#【苦闷】“你要瞧不起我,就瞧不起我吧,但是你一定要爱我,没有你的爱情,我活不下去了。”德·拉莫尔小姐一下昏了过去。“瞧,这个高傲的女人,居然跪倒在我脚下!”于连心想。——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29章)

 

#重读经典#【喜剧院包厢】“你看见德·拉莫尔家的女眷吗?”德·费瓦克夫人问他道,“她们在三楼包厢里。”于连立刻不客气地挤到包厢前座,探身出去;他看见玛蒂德也热泪盈眶。“这不是她们上歌剧院的日子,”于连想,“急什么呢!”——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30章)

 

#重读经典#【在歌剧院】于连立刻不客气地挤到包厢前座,探身出去;他看见玛蒂德也热泪盈眶。“这不是她们上歌剧院的日子,”于连想,“急什么呢!”虽然人家送的票层次不合她们的身份,玛蒂德还是怂恿母亲来滑稽歌剧院了。她要看,于连是不是同元帅夫人共度良宵。——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30章)

 

#重读经典#【重游花园】花园里藏梯子的地方长满了忍冬,于连习惯于站在那里,远远地望着玛蒂德的百叶窗,为她的反复无常而伤心落泪。旁边有一棵大橡树,树干遮住了他的身子,使外人看不见他。——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31章)

 

#重读经典#【使她害怕】于连同玛蒂德走过这个地方的时候,过去的痛苦历历如在目前,和现在的幸福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使他这种性格的人热泪盈眶,他把情人的手放到自己唇边:“就是在这里,我度过了想念你的时刻;就是在这里,我望着你的百叶窗,等了整整几个小时。”——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31章)

 

#重读经典#【老虎】一个英国旅客谈到他是怎样和老虎做伴的:他把老虎带大了,时常抚摸它,但是桌上总放着一把装好子弹的手枪。——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32章)

 

#重读经典#【弱者的苦海】于连一下马,玛蒂德就把他叫来,并且几乎当着女仆的面,投入他的怀抱。于连觉得她过分了……——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33章)

 

#重读经典#【聪明人】“我不想知道这个人在哪里,”有一天侯爵对玛蒂德说,“把信交给他吧。”——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34章)

 

#重读经典#【风暴】没过几天,最出色的轻骑兵十五团在斯特拉斯堡的校场上演习战斗队形。德·拉韦内骑士先生花了六千法郎买来的骏马,是阿尔萨斯最漂亮的一匹。——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35章)

 

#重读经典#【花园小门】于连跳上了一辆驿车,用几乎令人难以相信的速度赶到了指定地点,停在德·拉莫尔府花园的小门外。——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35章)

 

#重读经典#【枪杀德·雷纳夫人】德·雷纳夫人低下了头,顷刻之间,她的头几乎全给披肩的皱褶遮住。于连看不见她的面目;他朝她开了一枪,没有打中;他再开第二枪,她倒下了。——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35章)

 

#重读经典#【可悲的细节】于连的脚绊在推翻了的椅子里;等他站起来时,他的脖子给掐住了;一个穿制服的警察逮捕了他。于连机械地想动手枪;但是第二个警察抓住了他的胳膊。——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36章)

 

#重读经典#【塔楼】谢朗先生不时流下几滴眼泪,泪珠无声无息地顺着脸颊流下;然后他又瞧瞧于连,莫名其妙地看着于连亲他的手。他的这张脸从前反应如此灵敏,表现高尚的情感如此强烈有力,现在流露出来的却是麻木不仁的神气。——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37章)

 

#重读经典#【权大势大】德·拉莫尔小姐走进房间一看,她立刻就放了心。首先,给她开门的是个服装华丽的仆人。候见厅也豪华精致,但不同于庸俗的排场,即使在巴黎也是上流人家的气派。她一见德·弗里莱先生和蔼可亲地向她走来,一切残暴罪恶的想法都烟消云散了。——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38章)

 

#重读经典#【精心策划】德·拉莫尔小姐在神魂颠倒的时候,把于连的头紧紧贴在心上:“怎么!”她毛骨悚然地想道,“这个可爱的人头就要落地!那好!”英雄主义燃烧着她的胸膛,使她感到一股幸福的暖流。——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39章)

 

#重读经典#【回忆爱情】等到剩下于连一个人不怕打扰的时候,他就全神沉浸在回忆里,想起从前在玻璃市和韦尔吉度过的良宵,觉得幸福无比。往事如过眼烟云,历历在目,使他心醉神迷。至于他在巴黎的辉煌胜利,他却想也懒得去想,甚至感到厌倦。——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39章)

 

#重读经典#【平静】最后这些日子,于连在塔楼狭窄的平台上散步,吸着玛蒂德派人去荷兰买回来的上等雪茄,没有料到每天都有望远镜从四面八方等他露面。——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40章)

 

#重读经典#【审判】“我不请求你们宽恕,”于连用越来越坚定的声音说,“我并不抱任何幻想,等待着我的是死亡,死亡是公平的。我居然打算杀死一个最值得尊敬、最令人钦佩的妇女。德·雷纳夫人对我简直像是一位慈母。所以我的罪行是狠毒的,而且是有预谋的。”——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41章)

 

#重读经典#【狱中倾情】于连把德·雷纳夫人紧紧搂在怀里;他简直疯了。她轻轻地喊了一声。“这不要紧,”她对他说,“你搂得我有点痛。”“是肩膀痛?”于连泪流满脸,大声问道。他稍微离她远一点……——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42章)

 

#重读经典#【狱中好人】于连和费利克斯·瓦诺律师握手。“我感谢你,你是个正派人。我会考虑考虑。”——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42章)

 

#重读经典#【最后的告别】于连正要暴露自己的弱点,再不然,就扑到教士身上,用铁链把他掐死,幸亏他脑子一转,想到花四十个法郎,请这个圣人当天就去为他做一次大弥撒。——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43章)

 

#重读经典#【断头台幽灵】看守人领来两个屡教不改的劳改犯人。这是两个过一天快活一天的坏蛋,老奸巨猾,胆大脸厚,做了坏事也脸不红心不跳。“如果你给我二十个法郎,”两人中的一个对于连说,“我就把我一生一世的事,都一五一十地讲给你听。都是‘呱呱叫’的。”——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44章)

 

#重读经典#【于连离世】富凯指着地板上一件蓝披风;下面盖着于连的遗体。玛蒂德跪下来。回忆博尼法斯·德·拉莫尔和玛格丽特·德·纳瓦拉女王的往事,无疑给了她超人的勇气。她发抖的双手揭开了披风。富凯转过脸去。——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45章)

 

#重读经典#【亲吻前额】富凯听见玛蒂德急促地在房里走动。她点着了几根蜡烛。等到富凯鼓起勇气来看她时,她已经把于连的头放在她面前的一张大理石小桌上,正在吻他的前额……——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45章)

 

#重读经典#【难舍人头】玛蒂德把她的情人一直送到他自选的墓地。许多教士送葬,没人知道她一个人坐在蒙了黑纱的马车里,膝盖上放着她难舍难分的人头。——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45章)

 

#重读经典#【魂归离恨天】德·雷纳夫人忠于她的诺言,没有自寻短见,但在于连死后三天,她也吻着孩子,魂归离恨天了。——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45章)

 

#重读经典#【作者】作者为了避免惹是生非,捏造了“玻璃市”这个小城……献给幸运的少数人。——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45章)

 

#重读经典#【玻璃市和贝藏松】作者为了避免惹是生非,捏造了“玻璃市”这个小城,在他需要主教、陪审团、法庭的时候,就把一切都摆到贝藏松,其实,他从来没到那里去过。——司汤达《红与黑》(下卷第45章)


重读经典:《红与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