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每月一书
每月一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3,451
  • 关注人气:6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6部

(2016-03-21 16:23:53)
分类: 重读经典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6部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节:埃尔富特/Erfurt】一八〇八年,亚历山大皇帝去埃尔富特再次会晤拿破仑皇帝。关于这次隆重会晤的盛况,彼得堡上流社会谈得很多。——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节:俄法联姻】一八〇九年,在最上层的圈子里正在谈论,拿破仑可能同亚历山大的一位姐妹联姻。——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节:春光美】安德烈公爵坐在敞篷马车上,被春天的阳光晒得暖洋洋,放眼欣赏着田野上的嫩草、桦树的新叶和飘浮在蓝天中的朵朵初春的白云。他什么也不想,只是快乐地茫然眺望着两旁的自然美景。——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节:老栎树】这是一棵巨大的栎树,粗可合抱,长有折断已久的老枝,盖着疤痕累累的树皮。它像一个苍老、愤怒和高傲的怪物,伸出不对称的难看手臂和手指,兀立在笑脸迎人的桦树中间。只有它不受春意的蛊惑,不欢迎春天,不想见阳光。——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2节:娜塔莎探出窗外】“你睡吧,我可睡不着!”第一个女人的声音在窗口回答。她的身子显然已从窗口探出来,因为听得见她衣服的窸窣声,连她的呼吸声都能听见。——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2节:美好的夜晚】“宋尼雅!宋尼雅!”又听见第一个女人的声音,“哦,怎么能睡觉呢!你瞧,多美啊!真是太美啦!你醒醒吧,宋尼雅!”她似乎是含着泪说的,“这样美好的夜晚还从来没有过,从来没有过。”——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2节:飞上天空】“啊,你瞧瞧,多好的月亮!……哦,多美啊!你过来。好姐姐,你过来。喂,你看见了吗?就这样蹲下来,抱住你的膝盖,使劲抱住,紧紧地抱住,这样,你就会飞上天去了。就是这样!”——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3节:老栎树变了样】老栎树完全变了样,展开苍绿多汁的华盖,在夕阳下轻轻摇曳。如今生着节瘤的手指,身上的疤痕,老年的悲哀和疑虑,一切都不见了。从粗糙的百年老树皮里,没有长出枝条,却长出许多鲜嫩的新叶……——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4节:斯佩兰斯基/Mikhail Speransky(俄国,1772-1839)】一八〇九年八月,安德烈公爵来到彼得堡。这正是年轻的斯佩兰斯基的荣誉达到顶峰,他正在起劲地搞改革活动的时候。——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4节:彼得高夫/Peterhof】就在这年八月,皇帝从马车上跌下来,伤了腿,在彼得高夫待了三个星期,每天只接见斯佩兰斯基一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4节:柯楚别依/Viktor Kochubey(俄国,1768–1834)】亚历山大皇帝登位时所抱的自由主义幻想,现在在查多利日斯基、诺伏西尔采夫、柯楚别依和斯特罗冈诺夫等人辅佐下终于实现了。亚历山大戏称他们是社会拯救委员会。——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弗朗索瓦•热拉尔/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4节:阿拉克切耶夫/Aleksey Arakcheyev(俄国,1769-1834)】现在,斯佩兰斯基在内政上,阿拉克切耶夫在军事上取代了所有的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达维/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5节:改革家】那人四十岁光景,秃头,头发淡黄,前额宽大,长长的脸白得出奇。来客身穿藏青燕尾服,脖子上挂着十字勋章,左胸上佩着一枚金星勋章。他就是斯佩兰斯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5节:孟德斯鸠Montesquieu(法国,1689-1755)】“我是孟德斯鸠的信徒,”安德烈公爵说,“我赞成他的思想:君主政体的基础是荣誉,我认为这是无可争议的。贵族的某些特权,我认为是维持这种感情的手段。”——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6节:《拿破仑法典》/Napoleonic Code】一星期后,安德烈公爵进了军事条令委员会,遵照斯佩兰斯基的要求,他负责编纂民法第一部分,并参考《拿破仑法典》……——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6节:《查斯丁尼法典》/Institutes of Justinian】遵照斯佩兰斯基的要求,安德烈公爵负责编纂民法第一部分,并参考《拿破仑法典》和《查斯丁尼法典》起草有关人权条文。——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7节:皮埃尔在共济会二级大会上演讲】“亲爱的弟兄们,”皮埃尔红着脸,手里拿着写好的讲稿,结结巴巴地说,“单是悄悄地遵守我们的教义是不够的,必须有所行动……有所行动。我们在打盹,可我们需要行动。”——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7节:光明会/Illuminism】这篇演说不仅给了会友强烈的印象,而且引起了骚动。多数会友从中听出光明会的危险意图,用极其冷淡的态度来对待皮埃尔的演说,这使他吃惊。——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8节:忧郁症】皮埃尔非常害怕的忧郁症又发作了。他在会里发表演说后,一连三天在家里躺在沙发上,不接见任何人,也不去任何地方。这时,他接到妻子来信,要求同他见面,说她很思念他,愿意把她的一生都奉献给他。——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9节:科兰古大使/Armand-Augustin-Louis de Caulaincourt(法国,1773-1827)】最上层社会在宫廷和大舞会中聚集时照例分成几个圈子,它们各有各的特点。其中最大的是法国派,也就是鲁勉采夫伯爵和科兰古大使的拿破仑联盟。——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9节:德利涅亲王/Prince de Ligne(比利时,1735-1814)】使皮埃尔感到惊奇的是,两年来海伦已获得了“聪明而美丽的迷娘”的称号。赫赫有名的德利涅亲王写给她八页长信。——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9:聪明而美丽的迷娘】海伦确实具有一种特殊的力量。皮埃尔知道她很愚蠢,有时带着疑虑和不安的心情参加她的晚会和宴会,听大家谈论政治、诗歌和哲学。在这种晚会上,他的心情好像魔术师,时刻担心他的骗术被人家拆穿。——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0节:《雅歌》/Song of Songs】“我在书页上仿佛看见一个美丽的少女,穿着透明的衣服,有着透明的身子,飞向云端。我仿佛知道,这少女不是别的,而是表现《雅歌》的图画。”(皮埃尔日记,1809129)——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汉斯·埃尔尼/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1节:芬兰战争/Finnish war】在芬兰战争中别尔格也立了功。当时他曾捡起打死总司令身旁副官的炮弹弹片,送到长官那里。他也像讲奥斯特里茨战役那样,滔滔不绝地讲着这事,使大家相信他做得对,而且他又因芬兰战役得过两枚勋章。——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1节:利夫兰/Livonian】别尔格的求婚被接受,起初有点勉强,这对他来说是不体面的。乍一看有点怪,一个门第低微的利夫兰贵族的儿子居然向罗斯托夫伯爵小姐求婚……——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2节:十六岁的娜塔莎】娜塔莎十六岁了。已到了一八〇九年,也就是四年前娜塔莎同保里斯接吻后掐指计算的重逢日子。——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3节:母女夜谈】“伯爵夫人哪,”门外传来伯爵的声音,“你睡了吗?”娜塔莎赤脚跳下床,手里拿着鞋,跑回自己屋里。——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3节:凯鲁比尼/Cherubini(意大利,1760-1842)】娜塔莎哼了一句她心爱的凯鲁比尼歌剧,扑到床上,想到她立刻就会睡着,高兴得笑起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4节:迎新舞会】一八〇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除夕晚上,叶卡德琳娜时代的一位大官在家里举行迎新舞会。外交使团和皇帝都将光临舞会。——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5节:抵达】娜塔莎同宋尼雅并肩走在母亲前面,从鲜花中间登上灯光明亮的楼梯。前前后后都是客人,都同样穿着舞服,同样低声交谈着。楼梯两旁的镜子映出太太小姐们的倩影,她们穿着雪白、天蓝和粉红的衣裳,裸露的胳膊和脖子上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5节:纳雷施金娜/Maria Naryshkina(俄国,1779-1854)】“哦,她来了!”彼隆斯卡雅说,“可不是,我们的纳雷施金娜还是比谁都美!她穿得多么朴素。真迷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塞尔瓦托·穆扬/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6节:舞会重逢】“您一向喜欢跳舞。我所保护的娜塔莎小姐在这里,您请她跳吧。”皮埃尔说。安德烈照皮埃尔指点的方向走去。娜塔莎那张沮丧的脸映入他的眼帘。安德烈公爵认出了她,猜到她的心情,猜到她的心情……——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6节:邀请跳舞】安德烈公爵笑盈盈地走到娜塔莎面前。“让我来向您介绍我的女儿。”伯爵夫人红着脸说。“我很荣幸已经认识伯爵小姐了,如果伯爵小姐还记得我的话。”安德烈公爵说,彬彬有礼地鞠着躬。——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帕斯捷尔纳克/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6节:期待已久】安德烈公爵还没说邀请,就伸手去搂娜塔莎的腰。他请她跳华尔兹。娜塔莎那张善于变化的沮丧的脸顿时容光焕发,现出幸福、感激和天真的微笑。“我早就在等着你了。”这个惊喜交集的小姑娘仿佛用含泪的笑容这么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6节:共舞】安德烈公爵在那个时候是个跳舞好手。娜塔莎跳得也很出色。她那双小脚穿着缎子舞鞋,轻盈灵巧地跳着,脸上则闪耀着幸福的光彩。她那裸露的脖子和手臂很瘦小,同海伦的肩膀相比要难看得多。她肩膀瘦削,胸部尚未充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6节:迷人魅力】安德烈公爵一搂住娜塔莎那苗条灵活的细腰,她离他那么近地摆动着身子,那么近地对他嫣然一笑,她的魅力顿时把他迷住了。当他喘过气,放掉她站住,望着对对舞侣时,他觉得自己充满活力,年轻多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亚历克斯/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7节:科季里昂舞/cotillions】晚餐前,安德烈公爵又跟娜塔莎跳愉快的科季里昂舞。他提起他们在奥特拉德诺林阴路上的初次会面,她在月夜睡不着觉,他无意中听见了她的话。娜塔莎脸红起来,竭力替自己辩白……——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7节:亲密交谈】娜塔莎乐天、胆怯,样样觉得新奇,法语讲得不正确。安德烈公爵待她特别温柔,同她说话格外谨慎。他同她谈些无关紧要的事,欣赏着她那眼睛和笑容里的快乐光芒。她的笑容同所谈的事无关,而是她内心喜悦的反映。——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8节:国务会议/council of state】毕茨基一摘下帽子,就忧心忡忡地奔进安德烈公爵的房间。他刚获悉今晨由皇帝主持的国务会议的详情,兴奋地谈起这件事。皇帝的演说非常精彩。“今天的会议是一个新纪元,历史上最伟大的新纪元。”——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亚·雷平/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8节:道里达花园】到了约定时间,安德烈公爵还是走进斯佩兰斯基在道里达花园的私邸,参加斯佩兰斯基家举办的“朋友们”(这是主人的说法)的聚餐。——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8节:半岛战争/Peninsular War】男子照英国规矩留下来喝葡萄酒。谈到拿破仑在西班牙的行动时,大家都表示赞同,只有安德烈公爵反对他们的意见。——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哥雅/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8节:《罗马法典》和《法国法典》/Roman and French codes】安德烈公爵想起他拟订条令的工作,他多么认真地把《罗马法典》和《法国法典》译成俄语,想到这些不禁感到惭愧。……他觉得奇怪,他怎么能把那么多时间花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19节:马太福音/Gospel of Matthew】“趁我还年富力强,我要享受自由,”安德烈公爵自言自语,“皮埃尔说得对,人要幸福。‘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马太福音》第八章第二十二节),我们活着一天,就要生活,而且要生活得幸福。”——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20节:对奥战争】薇拉暗自决定,同皮埃尔应该谈有关法国使馆的事,话就这样开了头。别尔格则认为应该谈男人的事,就打断妻子的话,谈到对奥战争问题,接着又从一般的谈话转到他对有人要他参加远征奥国的想法。——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弗朗茨•鲁博/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21节:别尔格家晚会】别尔格很得意,很高兴,脸上一直挂着快乐的笑容。晚会开得很成功,同他所看到的晚会完全相同。一切都相同:太太小姐们的悄声细语、打牌、打牌时将军的大嗓门、茶炊、饼干……——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22节:光明和暗淡】“我现在很幸福。你能理解我吗?我知道你也为我高兴。”安德烈公爵说。“是的,是的!”皮埃尔承认道,目光温柔而忧郁地瞧着朋友。他把安德烈公爵的命运想象得越光明,就把自己的命运看得越暗淡。——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23节:安德烈公爵求婚】“你出去一下,娜塔莎,我会叫你的。”伯爵夫人低声说。娜塔莎用惶恐和恳求的眼神望了望安德烈公爵,望了望母亲,走了出去。“伯爵夫人,我是来向您女儿求婚的。”安德烈公爵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24节:离别后的娜塔莎】安德烈公爵走了两星期以后,娜塔莎又出乎周围人们的意料,精神上的病态消失了,她又恢复了从前的样子,只是精神面貌起了变化,就像孩子久病以后面貌发生变化一样。——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康斯坦丁•鲁达科夫/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25节:拿破仑一世】“家父身体明显衰弱了,他听不得不同的意见,脾气暴躁。而脾气暴躁,不瞒您说,是由于政治问题。他不能容忍这样的情况:拿破仑同欧洲各国君主平起平坐,尤其是同伟大的叶卡德琳娜女皇的孙子平起平坐!”——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格尔/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3部第26节:女云游教徒/pilgrimage】玛丽雅公爵小姐借口送礼物给云游教徒,准备了云游的全部行装:麻衣、树皮鞋、粗布衣和黑头巾。玛丽雅公爵小姐常常走到放行装的抽斗柜前,犹疑不定是不是到了实行计划的时候。——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小·大卫·特尼尔斯/画)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6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