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每月一书
每月一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6,502
  • 关注人气:6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5部

(2016-03-12 15:37:07)
分类: 重读经典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5部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节:苏萨夫人/Madame de Souza(法国,1761-1836)】跟班给了皮埃尔一本裁开一半的苏萨夫人的书信体小说。他读到一个叫爱米丽·曼斯菲尔的女人的痛苦和保护贞操的努力。——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节:《爱米丽和阿尔封斯》/Emilie et Alphonse》】皮埃尔读到一个叫爱米丽·曼斯菲尔的女人的痛苦和保护贞操的努力。“既然她爱上勾引她的人,为什么要抗拒他呢?”皮埃尔想,“上帝是不会把违反他意志的欲望注入她的灵魂的。”——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节:在驿站】皮埃尔和衣躺在圆桌前的皮沙发上,把两只穿暖靴的大脚搁在桌上。“我斗胆请求大人给这位先生让一块地方。”驿站长进来说,随身带着一位也因缺乏驿马而耽搁的旅客。这是个老头子,个儿很矮,骨骼粗大,脸色枯黄……——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2节:久闻大名】“要是我没有弄错的话,阁下是别祖霍夫伯爵吧。”那个旅客从容不迫地大声说。“久闻大名,阁下,”旅客继续说,“也听说您遭到的不幸。”皮埃尔脸红了,慌忙从床上放下腿,向老头儿欠欠身,不自然地露出羞怯的微笑。——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2节:共济会】“最高的智慧和真理好像最纯净的水,我们希望吸取它,”他说,“我能用不清洁的容器装这清洁的水,并且指摘它不清洁吗?只有自身清洁了,我才能使这水保持一定程度的清洁。”“对,对,说得对!”皮埃尔高兴地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2节:尼古拉·诺维科夫/Nikolai Ivanovich Novikov(俄国,1744-1836)】皮埃尔从驿站长的登记簿上知道,那位旅客叫巴兹杰耶夫。巴兹杰耶夫是诺维科夫时代一位著名的共济会会员和马丁主义者。——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德米特里·列维茨基/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2节:马丁主义者/Louis Claude de Saint-Martin(法国,1743-1803)】皮埃尔从驿站长的登记簿上知道,那位旅客叫巴兹杰耶夫。巴兹杰耶夫是诺维科夫时代一位著名的共济会会员和马丁主义者。——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3节:凯姆庇斯基/Thomas à Kempis(意大利,1380-1471)】皮埃尔到了彼得堡,没告诉任何人他已回来,也没去哪儿,整天阅读不知谁给他送来的凯姆庇斯基的书。皮埃尔读这本书,自始至终体会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快乐,那就是相信人类能够达到至善……——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3节:道与上帝同在】屋里一片漆黑,只有一件白色的东西,里面点着一盏小灯。皮埃尔走近一看,小灯放在一张黑桌上,桌上还放着一本打开的书。原来是《福音书》。皮埃尔念了《福音书》的第一句:“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4节:共济会入会仪式】“是的,是的,我同意。”皮埃尔带着孩子般开朗的笑容,袒着肥胖的胸脯,一只脚穿靴子,一只脚穿便鞋,迈着胆怯而紧张的步子,随着用剑抵住他光胸脯的维拉尔斯基走去。——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4节:共济会标志-圆规】皮埃尔听见周围的人在低声争论,有人坚持应该领他从地毯上走。随后,有人抓住他的右手,教他用左手把圆规按在左胸上,并跟着另一个人念忠于共济会会规的誓辞。——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5节:思考新生活】入会后的第二天,皮埃尔坐在家里读书,用心研究一个方块图案的含义。方块一边象征上帝,另一边象征精神,第三边象征物质,第四边象征三者的混合物。他有时丢开书和方块,考虑新的生活计划。——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6节:马拉/Jean-Paul Marat(法国,1743-1793)】“我早就说过,”安娜·舍勒谈到皮埃尔时说,“这个青年疯疯癫癫,被时代的堕落思想毒害了。一天晚上在我家,他装得像马拉一样,大家都称赞他,我当时就说过这话。”——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约瑟夫·博泽/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6节:耶纳-奥尔施泰特战役/Battle of Jena-Auerstedt】一八〇六年底,拿破仑在耶纳和奥尔施泰特打垮普鲁士军队,普鲁士大部分要塞陷落。——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爱德华.德戴耶/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6节:柏林沦陷】一八〇六年底,拿破仑在耶纳和奥尔施泰特打垮普鲁士军队,普鲁士大部分要塞陷落,俄军开进普鲁士,我们同拿破仑开始了第二次战争。——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查尔斯·梅尼埃/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6节:乔治·当丹/George Dandin】我们不能不说出我们对这事的想法,在普鲁土国王和其他君主面前也只能这样说:“这样对你们更糟。你这是自作自受,乔治·当丹。我们只能这样说。”安娜·舍勒家晚会上所反映的政治温度就是这样。——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7节:拿破仑偷剑】安娜·舍勒讲起不信神的拿破仑怎样在波茨坦偷走腓特烈大帝的宝剑。“这把腓特烈大帝的宝剑,我……”安娜·舍勒刚开口,伊波利特就打断了她的话:“普鲁士国王……”大家对他看看,他表示了一下歉意,又不作声。——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8节:吃药】屋里放着一张童床、两只箱子、两把安乐椅、一张桌子、一套孩子用的小桌椅,安德烈公爵双手哆嗦着拿瓶里的药水。桌上点着一支蜡烛,用一本乐谱遮住,免得烛光射到小床上。“还是等一下”玛丽雅公爵小姐站在小床旁……——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8节:别尼生/Levin August Bennigsen(俄国,1745-1826)】老公爵用他那又大又长的字体,间或用缩写,在蓝信纸上写了下面的信:“我刚从专差那里接到重大喜讯。如不是谣传,别尼生在埃劳对拿破仑作战获得全胜。”——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达维/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8节:埃劳战役/Battle of Eylau】“我刚从专差那里接到重大喜讯。如不是谣传,别尼生在埃劳对拿破仑作战获得全胜。彼得堡万众欢腾,慰劳品源源送往前方。尽管别尼生是日耳曼人,我还是要向他祝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约瑟夫•博泽/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9节:格罗高/Glogau】(比利平:)“普鲁士将军们在法国人面前大献殷勤,法国人一提出条件,他们就放下武器。格罗高城防司令手下有一万士兵,他请示普鲁士国王他应该怎么办。这一切都千真万确。”——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9节:卡明斯基/Michail Fedotowitsch Kamenski(俄国,1738-1809)】(比利平:)“大家认为,要不是总司令太年轻,奥斯特里茨的胜利会更辉煌,因此就从八十岁老将军中物色,最后从普罗卓罗夫斯基和卡明斯基两人中挑选了后者。”——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9节:普尔土斯克战役/Battle of Pułtusk】(比利平:)“别尼生将军和他的军团面对敌人,很想趁机打一仗。他就动手了。这就是普尔土斯克战役,大家都认为这是一次伟大的胜利,可我并不这样看。”——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9节:病儿】安德烈公爵站在旁边,打量着小尼古拉的小脑袋和被子底下的小手与小脚。他听见身旁有窸窣声,……原来是玛丽雅公爵小姐。她悄悄走到小床边。安德烈公爵没有回顾,听出是她,向她伸出一只手。玛丽雅公爵小姐握住他的手。——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0节:皮埃尔巡视庄园】南方的春天,乘上维也纳敞篷马车,又稳又快地在幽静的道路上行进,使皮埃尔感到心旷神怡。他以前没有到过那些庄园,那里的风景一处比一处优美;各地农奴都安居乐业,衷心感激赐给他们的恩典。——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0节:圣彼得与圣保罗】有一处,农奴向皮埃尔献上面包和盐以及圣彼得与圣保罗的像,并要求允许他们用自己的钱在教堂里造一个侧祭坛,供奉他的保护神圣彼得和圣保罗以表示对他的感激。——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埃尔·格列柯/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1节:斯摩棱斯克/Smolenskaya Oblast'】“不,多谢你的美意,”安德烈公爵闷闷不乐地说,“可我发过誓,再也不进俄国现役部队了,永远不进了。即使拿破仑打到这里斯摩棱斯克,威胁童山,我也不会进俄国军队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1节:尤赫诺夫/Yukhnov】“两星期前,我要是晚到两小时,他就会在尤赫诺夫把书记官活活吊死,”安德烈公爵含笑说,“我之所以要服役,是因为除了我谁也无法影响父亲,我多少还能使他少干些以后会感到悔恨的事。”——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2节:渡口】他们来到一条涨水的河边,得摆渡过去。等车马安顿好,他们就上了渡船。安德烈公爵双臂凭着船栏,默默地望着在夕阳下闪烁的河水。“那么,您对这事有什么想法?”皮埃尔问,“您为什么不作声?”——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2节:赫尔德/Johann Gottfried Herder(德国,1744-1803)】“不错,这是赫尔德的学说,”安德烈公爵说,“但是,亲爱的朋友,这不能使我信服,使我信服的是生与死。使我信服的是,看到我所爱的一个人,一个跟我同命运的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东·格拉夫/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2节:谈话】车马早已运到对岸,重新套好。太阳已一半落到地平线下,晚上结的冰已星星点点地出现在渡口的水洼子里,而皮埃尔和安德烈却依旧站在渡船上谈话。这使跟班、车夫和船夫感到纳闷。——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2节:天空】“既然有上帝,有来世,也就有真理,有美德;而人类最大的幸福就是追求这些东西。我们要生活,要爱人,要信仰,”皮埃尔说,“我们不仅仅今天生活在这一小块地面上,我们过去、未来都永远生活在这整个宇宙中。”——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2节:心潮】安德烈公爵双臂搁在渡船栏杆上,听着皮埃尔讲话,眼睛盯着蓝色河水上夕阳的红艳艳反光。皮埃尔说到这里停住了。周围一片寂静。渡船早已靠岸,只有波浪哗哗地拍击着船底。——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3节:神亲/God’s folk】“这是玛丽雅的神亲,”安德烈公爵说,“他们错把我们当作家父了。这是她唯一违抗父亲的一件事:父亲吩咐驱逐这些云游教徒,可她接待他们。”——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米哈伊尔·涅斯捷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3节:基铺/Kiev】“你到过哪里,到过基铺?”安德烈公爵问老婆子。“到过,老爷,”老婆子唠唠叨叨地回答,“就在圣诞节我有幸参与了圣礼。现在从科里亚靖来,老爷。那里显现了伟大的神恩……”——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尼古拉/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4节:阿姆斐洛希亚神父/Father Amphilochus】云游女教徒放心了。她又加入谈话,讲了半天阿姆斐洛希亚神父的事,说他的生活非常圣洁,他的手散发着香气;最近她到基辅巡拜,认识的神父给了她洞窟钥匙,她就带了干粮……——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科雷福迪耶-雷彼德夫/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5节:巴滕施泰因/Bartenstein】俄国军队几进几退,在普尔土斯克和埃劳会战后,集结在巴滕施泰因附近。大家等候皇帝驾临,展开新的战役。——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5节:保罗格勒团/Pávlograd regiment】保罗格勒团属于一八〇五年出征的俄军部队,因在国内补充兵员,没有赶上最初几场战役。这个团没有参加普尔土斯克战役,也没有参加埃劳战役,只在战争后期加入作战部队,并被编入普拉托夫师。。——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5节:乌金诺元帅/Nicolas Oudinot(法国,1767-1848)】普拉托夫师离开主力军独立作战。保罗格勒团部分人马同敌军交过火,擒获一批俘虏,有一次甚至截夺了乌金诺元帅的车马。——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罗伯特·勒弗维尔/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5节:波将金/Grigory Potemkin(俄国,1739-1791)】士兵们照旧在空闲时点起篝火,光着身子烤火,抽烟,选择抽芽的烂土豆烘烤,讲述波将金和苏沃洛夫的远征,或者讲讲骗子阿廖沙和神父长工米科拉的故事。——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6节:普拉托夫/Matvei Platov(俄国,1751-1818)】前一天,普拉托夫带着两个哥萨克团和两个骠骑兵连去侦察敌情。杰尼索夫照例走在散兵线前面炫耀他的勇敢。法国狙击兵的一颗子弹打中他的大腿。——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威廉·比奇/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7节:弗里德兰战役/Battle of Friedland】六月间发生弗里德兰战役,但保罗格勒团没有参加。——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霍雷斯·韦内特 /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7节:俄法1807年战役图】六月间发生弗里德兰战役,但保罗格勒团没有参加。随后宣布停战。——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7节:士兵病房】右边一扇门开了,一个又瘦又黄的人光着脚,只穿一件衬衣,拄着拐杖,从门里走出来。他身子靠在门框上,眼睛露出光芒,羡慕地瞧着过路人。尼古拉往门里望了一眼,看见病员和伤员躺在地板上,身下铺着干草和军大衣。——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8节:枪骑兵/Uhlan】“照我看,”枪骑兵对尼古拉说,“应该直接要求皇上开恩。据说现在皇上要颁发很多奖赏,一定会开恩的……”“要我请求皇上开恩!”杰尼索夫想仍旧理直气壮地说话,但克制不住怒气,“为什么?……”——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苏契道尔斯基/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9节:蒂尔西特/Tilsit】尼古拉回到团里,向团长报告了杰尼索夫一案的案情,带着杰尼索夫给皇上的呈文到蒂尔西特去。六月十三日,法国皇帝和俄国皇帝在蒂尔西特会晤。——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9节:涅曼河上】两国皇帝在涅曼河见面那天,保里斯是目睹这一事件的少数人中的一个。他看见饰有花体字母徽章的木筏,拿破仑从对岸法国近卫军旁边走过……——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9节:木筏会议】保里斯看见饰有花体字母徽章的木筏,拿破仑从对岸法国近卫军旁边走过;看见亚历山大皇帝默默地坐在涅曼河岸上一家酒店里等待拿破仑,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阿道夫·罗汉/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9节:两皇握手】保罗斯看见两个皇帝各自下了小船,拿破仑先跳上木筏,快步前去迎接亚历山大,向他伸出手去,然后两国皇帝走到营帐里。——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帕斯捷尔纳克/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19节:会谈结束】当亚历山大走出营帐的时候,保里斯也没有忘记看表。会晤持续了一小时五十三分钟。当晚他把这事同别的事一起记录下来,认为这些事具有历史意义。——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约阿希姆/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20节:再见吾皇】尼古拉同好奇的居民一起走到台阶口。于是在事隔两年之后,他又看见了他所崇敬的御容,那熟识的脸、熟识的目光、熟识的步伐,那庄严和仁慈的化身……于是对皇上崇拜和热爱之情又在尼古拉心里复活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2卷第2部第21节:缔结条约】两个营同时喊着:“乌拉!”和“皇帝万岁!”拿破仑对亚历山大说了一句什么。两位皇帝都跳下马,挽起手来。拿破仑脸上现出令人不快的做作微笑。亚历山大亲切地对他说着什么。——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5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