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每月一书
每月一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3,451
  • 关注人气:6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3部

(2016-02-27 03:53:08)
分类: 重读经典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3部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节:亚历山大一世访问德国】安娜·舍勒款待的客人是从柏林来的一位外交官。这位外交官带来亚历山大皇帝到达波茨坦的最新详情,还介绍了两位君主怎样在那里宣誓结成牢不可破的同盟,来保卫正义的事业,反对人类的公敌。——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2节:维亚兹米金诺夫/Sergéy Kuzmích(俄罗斯,1744-1819)】华西里公爵嘴上挂着诙谐的微笑,给太太们讲最近一次枢密会议的情况。会上,新任彼得堡军事总督维亚兹米金诺夫接到并宣读了亚历山大皇帝从军中寄来的著名诏书。——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基普仑斯基/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2节:帕里斯和海伦】不知怎的皮埃尔忽然害臊起来。他感到害臊,因为他一个人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他在别人心目中是个幸运儿,他这个其貌不扬的帕里斯竟占有了美人海伦。——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大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2节:恐惧】海伦一看见他,总是快乐而信任地对他嫣然一笑。她只对他一人才这样笑,比她平时挂在脸上的微笑含义深长得多。皮埃尔知道,大家都期待他一句明确的话,他早晚得越过这条界线,但一想到这可怕的一步,他就感到莫名的恐惧。——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2节:机会】皮埃尔同海伦送走客人,两人在小客厅里又待了好一阵。最近他常常单独同海伦在一起,但从没同她谈情说爱。现在他觉得必须这样做,但又下不了决心跨出这最后一步。他感到不好意思,仿佛他待在海伦旁边是占了别人的位子。——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2节:若无其事】“阿林娜,”华西里公爵对妻子说,“去看看他们在干什么。”公爵夫人走到门口,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神气走过去,向客厅瞥了一眼。皮埃尔和海伦仍坐在那里谈话。“还是那样。”公爵夫人回答丈夫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3节:保尔康斯基公爵】华西里公爵到达那天,保尔康斯基公爵特别不高兴,心情特别恶劣。不知是因为华西里公爵的到来使他不高兴呢,还是华西里公爵正巧遇到他不高兴,总之,他情绪很坏。——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3节:总管】“你以为!”保尔康斯基公爵叫道,话越说越急,越急越不连贯,“你以为……强盗!混蛋!……我这就来教你怎样以为,”公爵举起手杖朝总管挥去,总管要不是躲得快,就挨打了,“你以为!……混蛋!……”公爵急急地嚷道。——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4节:上门提亲】玛丽雅公爵小姐进来了。阿纳托里走到玛丽雅公爵小姐跟前,但公爵小姐没有看见他。她只觉得有一只柔软的手紧握着她的手,她微微碰到他那覆盖着搽过油的亚麻色头发的白净前额。她对他望了一眼,他的俊美使她吃了一惊。——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加雷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5节:花园偷情】突然,玛丽雅公爵小姐抬起眼睛,看见两步外的地方阿纳托里搂着法国女人,正对她喁喁低语。阿纳托里回头看了看玛丽雅公爵小姐,俊俏的脸上露出吃惊的神色,但没有立刻放开布莉恩小姐的腰,而布莉恩小姐还没有看见她。——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6节:少女的初恋】“你记得他吗?”娜塔莎突然问。宋尼雅微微一笑。“我记不记得尼古拉?”“不,宋尼雅,我也记得尼古拉,清清楚楚地记得,”娜塔莎有力地做着手势,显然想以此来加强语气,“可是保里斯我不记得,一点也不记得……”——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6节:康斯坦丁亲王/Constantine Pavlovich(俄罗斯,1779-1831)】德鲁别茨基公爵夫人是个能干的女人,她连跟儿子(保里斯)通信都能在军队里托到人情。她可以通过近卫军指挥官康斯坦丁亲王转交书信。——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达维/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7节:少年骠骑兵】尼古拉穿着一件带士兵十字章的旧士官生军服、一条被皮带磨损的马裤,佩着一把带穗子的马刀。他骑着一匹顿河马,头上豪气十足地歪戴着一顶压皱的骠骑兵军帽。他跑近伊兹梅尔团营地时想,他那副久经沙场的骠骑兵模样……——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8节:大阅兵】贝督因把嘴俯到胸脯,伸展尾巴,仿佛脚不着地在空中腾飞,姿势优美地更换腿子向前跑去。尼古拉向后蜷起腿,收紧肚子,觉得自己仿佛同马合成一体。他皱着眉头,露出杰尼索夫所说的魔鬼般幸福的神气,从皇帝面前跑过。——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9节:施瓦岑贝格公爵/Karl Philipp zu Schwarzenberg(奥地利,1771-1820)】这天正好开过一次军事会议,御前军事参事和两国皇帝都参加了。会上违反库图佐夫和施瓦岑贝格公爵两位老将的意见,决定立刻进攻,同拿破仑进行决战。——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9节:查多利日斯基公爵/Adam Czartoryski(俄罗斯,1770-1861)】这个文官个儿不高,相貌聪明,下巴颏突出,但突出的下巴颏并不损害他的仪表,反而使他的神态显得更加机灵活泼。“他是外交大臣查多利日斯基公爵。”安德烈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达维/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0节:维绍城/Wischau】这次战斗规模不大,但很顺利。回来的士兵和军官畅谈辉煌的胜利,畅谈攻克维绍城,以及俘虏一连法国骑兵的战果。……这场战斗只俘虏了法国一个骑兵连,却被想象成一次大败法国人的辉煌胜利。——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0节:可怕的战争】皇帝在文武官员的簇拥下,骑着一匹短尾枣红马,侧着身子,潇洒地拿着一把长柄金眼镜,望着一个趴在地上、头上满是鲜血的士兵。尼古拉看见,皇帝拱起的肩膀像发冷似地打了个哆嗦,他的左脚痉挛地刺了刺马。——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1节:奥斯特里茨战役图】“哦,这完全无关紧要,”陶尔戈鲁科夫马上说,同时站起来,打开桌上的地图,“各种情况都考虑到了:他要是在布尔诺……”于是陶尔戈鲁科夫匆忙而含糊地讲着威罗特的侧翼包抄计划。安德烈公爵反对这个计划。——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1节:托尔斯泰/Osterman-Tolstoy(俄罗斯,1772-1857)】“我看会战要失败,我把这话告诉了托尔斯泰伯爵,并请他转告皇上。你猜他怎样回答我?‘哦,亲爱的将军!我忙于米饭和肉饼,军事要由您来管’,瞧……他就这样回答我!”——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达维/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2节:布克斯赫弗登将军/Buxhöwden(俄罗斯,1750-1811)】将军们看来都不太愿意听这种晦涩难懂的作战部署。淡黄头发的高个子布克斯赫弗登将军背靠墙站在那里,眼睛盯住燃烧的蜡烛,似乎没有在听,甚至不想让人觉得他在听。——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鲍罗维柯夫斯基/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2节:大战前】“是的,明天我很可能被打死。”安德烈公爵想。一想到死,一连串最久远和最亲切的往事就突然涌上脑海。他想起最后一次同父亲和妻子的别离;他想起他最初同妻子恋爱的日子;想起她的怀孕,他不禁为她难过,也为自己难过。——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3节:尼古拉勇探法军前哨】“山上有哨兵,大人,还是在晚间那个地方。”尼古拉欠身向前,举手敬礼,报告说,克制不住由于奔驰,尤其是由于子弹啸声而引起的欢笑。“好的,好的,”巴格拉基昂说,“谢谢您,军官先生。”——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3节:拿破仑在奥斯特里茨战役前巡视军营】敌军阵地上发出叫声和火光原来是因为,法军在宣读拿破仑命令时,拿破仑正亲自骑马来巡视军营,士兵们一看见皇帝,就点上火把,并且跟在他后面高呼:“皇上万岁!”拿破仑的命令是这样的……——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雷吉尔/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3节:命令】拿破仑的命令是这样的:士兵们!俄军正在向你们进攻,替乌尔姆奥军复仇。这些部队就是被你们在霍拉勃隆打垮、一直被追击到这里的。我们的阵地坚不可摧,俄军要从右方绕过我们,就会把侧翼暴露在我们面前!士兵们!……——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4节:法国大军】拿破仑一动不动地骑在马上,眺望着雾中的高地。他那冷峻的脸上现出自信和得意的神色,好像一个堕入情网的幸福少年。元帅们都站在他后面,不敢分散他的注意力。他时而瞧瞧普拉岑高地,时而望望从雾里浮现出来的太阳。——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5节:库图佐夫】安德烈公爵传达总司令补漏洞的命令后,骑马飞跑回去。库图佐夫仍在原地,肥胖的身子老态龙钟地坐在马上,闭上眼睛,费力地打着呵欠。军队已停住不动,放下枪站着。“好,好!”库图佐夫对安德烈公爵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康斯坦丁·鲁达科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6节:中埋伏】迷雾开始消散,对面两俄里外高地上的敌军隐约可见。库图佐夫同一个奥国将军说话。安德烈公爵站在稍后一点,望着他们,想向一个副官借望远镜。“您瞧!”这个副官没望远处的军队,而看前面山下的地方,说,“法国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6节:安德烈公爵举旗冲锋】“机会来了!”安德烈公爵抓住旗杆,欢欣鼓舞地听着显然向他飞来的子弹的啸声,想。有几个士兵倒下了。“乌拉!”安德烈公爵叫道,勉强举着沉重的军旗往前跑,深信一营人都会跟着他前进。——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6节:安德烈公爵率军冲锋】“乌拉!”安德烈公爵叫道,勉强举着沉重的军旗往前跑,深信一营人都会跟着他前进。果然,他只独自跑了几步。士兵便一个个行动起来,全营人都嘴里喊着“乌拉”向前冲去,追上他。——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6节:安德烈冲锋】安德烈公爵拖着旗杆跟全营人一起冲锋。他看见前面我们的炮兵,其中一部分在打仗,另一部分弃下大炮迎面跑来。安德烈公爵和那个营离大炮已有二十步了。他听见子弹不断在头上呼啸,左右两边都有士兵呻吟着倒下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6节:安德烈公爵负伤倒地】“这是怎么回事?我倒下了?我的腿不中用了?”安德烈想着,仰天倒下来。他睁开眼睛,可是他什么也没看见。他头上什么也没有,只有高高的天空,虽不清澈,但极其高邈,上面缓缓地飘着几片灰云。——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6节:安德烈公爵仰望天空】“多么宁静、多么安详、多么庄严,”安德烈公爵想,“云片在无边无际的高空中始终从容不迫地飘翔着。我以前怎么没见过这高邈的天空?如今我终于看见它了,我是多么幸福!”——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6节:安德烈公爵赞美上帝】“是啊!”安德烈公爵想,“除了这无边无际的天空,一切都是空的,一切都是假的。除了天空,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但就连天空也不存在,存在的只有宁静,只有安详。赞美上帝!……”——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7节:近卫重骑兵冲锋】近卫重骑兵大跑起来,但还是勒着马。尼古拉已看见他们的脸,听见一个骑骏马飞驰的军官喊着口令:“冲啊,冲啊!”尼古拉回头一看,看见他们前面的人马已同戴红肩章的外国骑兵(大概是法国的)混在一起。——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波格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7节:损失惨重】近卫重骑兵驰过尼古拉身边……这是近卫重骑兵一次威名显赫的冲锋,使法国人大吃一惊。尼古拉后来听说,这群骑着千金骏马的好汉(其中有富家子弟、军官和士官生),在冲锋后只剩下十八个人。这消息使他不寒而栗。——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维克托/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8节:离开皇帝】尼古拉怀着羡慕和后悔的心情远远地瞧着冯托尔热烈地对皇帝说了好一阵话,皇帝用手捂住眼睛哭着。“我本来可以像冯托尔一样!”尼古拉暗自想,勉强忍住怜悯皇帝的眼泪,颓然骑马往前走,不知道他现在该上哪儿去……——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8节:摩拉维亚人/Moravians】在这个堤坝上,多少年来,摩拉维亚人曾戴着皮帽,穿着蓝短褂,平静地赶着装小麦的双驾马车走过,然后又沾了一身面粉,赶着装满白面的大车回来。现在,就在这条狭小的堤坝上,在辎重车和大炮之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9节:巡视】安德烈公爵没有转过头去,只从马蹄声和说话声中听出有人走过来,在他旁边站住,但他没有看见他们。骑马过来的是拿破仑和伴随他的两名副官。拿破仑巡视战场,发了加强炮击奥格斯特堤坝的最后命令,查看战场上伤亡的士兵。——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9节:拿破仑称赞俄军英勇】“了不起的人民!”拿破仑望着一个阵亡的俄国掷弹兵说。那个兵脸着地,后脑勺发黑,远远伸出一条僵硬的手臂,伏在那里。——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9节:拿破仑发现安德烈公爵】拿破仑走了几步,在仰面躺着、旗杆弃在一边(军旗已被法军作为战利品取去)的安德烈公爵身旁站住。“死得漂亮!”拿破仑瞧着安德烈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9节:拿破仑命令抢救安德烈公爵】安德烈公爵竭尽全力想动一动,发出一点声音。他稍稍动了动脚,发出微弱无力的可怜呻吟。“哦!他还活着,”拿破仑说,“把这个年轻人抬到救护站去!”——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3部第19节:兰纳向拿破仑祝贺胜利】拿破仑向兰纳元帅驰去。兰纳元帅脱下帽子,含笑走到皇帝面前向他祝贺胜利。——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弗朗索瓦·热拉尔/画)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3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