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每月一书
每月一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9,892
  • 关注人气:6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2部

(2016-02-01 04:32:40)
分类: 重读经典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2部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节:布劳瑙/Braunau】一八〇五年十月,俄国军队进驻奥地利大公国许多城乡,后面还有部队从俄国源源开来,驻扎在布劳瑙要塞附近,给当地居民添了不少麻烦。库图佐夫总司令的总部就设在这里。——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节:马克将军/Karl Mack von Leiberich(奥地利,1752-1828)】库图佐夫那里,昨晚来了个维也纳御前军事参事,带来奥国建议,要求库图佐夫尽快同斐迪南大公和马克的军队会师。而库图佐夫则认为这种会师没有好处。——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2节:库图佐夫检阅俄军】团长喊了声口令,全团士兵刷地一声举枪致敬,高呼:“祝大——大——大人健康!”库图佐夫和白衣将军由随从护送着从队伍前面走过,有时同他在土耳其战争中认识的军官说几句亲切的话,有时同士兵说上几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2节:伊兹梅尔战役】“又一个伊兹梅尔战役的战友,”库图佐夫说,“是个勇敢的军官!你对他满意吗?”他问团长。——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节:酒神】“我们谁也不是完人,”库图佐夫说,笑着走开去,“他崇拜酒神。”——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卡拉瓦乔/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2节:库图佐夫检阅陶洛霍夫】陶洛霍夫走到总司令面前,举枪致敬。“有什么要求吗?”库图佐夫微微皱起眉头,问。“他就是陶洛霍夫。”安德烈说。“噢!”库图佐夫说,“我希望这次教训能使你改过自新,你要好好干。皇帝是仁慈的。”——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巴什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2节:效忠】陶洛霍夫那双明亮的蓝眼睛大胆地望着库图佐夫,仿佛要用这种神态撕破把总司令同士兵远远隔开的无形帘幕。“大人,”陶洛霍夫用响亮、坚决而从容的声音说,“请给我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证明我对皇上和俄国的忠忱。”——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2节:鼓手】“歌手们上前!”大尉喊道。大约有二十个人从行列中跑到连队前面。领唱的鼓手向歌手们转过脸来,挥动一只手,唱起拖长音的士兵歌曲来,开头是:“天色黎明,旭日东升……”结尾是:“光荣啊,弟兄们,我们在卡敏斯基……”——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3节:1805年战役图】安德烈公爵就拿着这些文件走进总司令办公室。库图佐夫和奥国御前军事参事一起坐在桌旁,桌上摊着作战地图。——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3节:奥军乌尔姆大投降】有关奥军失利和全军在乌尔姆投降的消息如今得到了证实。半小时后,几个副官分头到各方传达命令,说明至今尚未打过仗的俄军不久将同敌人交手。——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4节:尼古拉和德国房东招呼】德国房东身穿羊毛衫,头戴尖顶帽,手拿清扫厩肥的耙子,他一看见尼古拉就笑了笑,摘下帽子在头上挥了挥,喊道:“全世界万岁!”尼古拉也像德国人那样在头上挥挥帽子,笑着喊道:“全世界万岁!”——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4节:骑兵连长杰尼索夫大尉】杰尼索夫个儿矮小,脸色红润,眼睛乌亮,黑胡子和黑头发蓬乱。他身披敞开的骠骑兵外套,下穿宽松打褶的马裤,后脑勺上扣着一顶皱巴巴的骠骑兵帽。——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4节:吉梁宁偷钱事件】“哼,你这个死人,好好找找,”杰尼索夫涨红了脸,摆出威胁的姿势冲到勤务兵拉夫鲁施卡面前,“一定得把钱包找到,要不我就揍你,个个都得挨揍!”尼古拉避开杰尼索夫的目光,扣上外衣,佩上军刀……——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4节:抓小偷】“您过来,”尼古拉抓住吉梁宁的手说,几乎把他拉到窗口,“这是杰尼索夫的钱,被您拿去了……”尼古拉对着吉梁宁的耳朵低声说。“什么?……什么?……您怎么敢?什么?”吉梁宁说。但这话听来像是绝望的诉怨和求饶。——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巴什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5节:骠骑兵】“当着其他军官的面说这件事,我并没有错。”尼古拉嚷道,“也许不该当着他们的面说,可我不是外交家。我参加骠骑兵,原以为这里不用耍手腕,可他竟说我撒谎……因此他得赔偿我的名誉……”——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6节:撤退烧桥】库图佐夫向维也纳撤退,一路破坏身后的印河(在布劳瑙)和特劳恩河(在林茨)上的桥梁。——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7节:大撤退】这是一辆双套德式大车,上面装着一个人家的全部家私。一个德国人在前头拉着牲口,大车羽绒褥垫上坐着一个手抱婴儿的老妇人和一个双颊绯红的强壮的德国少女。士兵们的目光全集中在女人身上。当那辆车慢慢地从旁边……——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8节:杰尼索夫】杰尼索夫脸上黑胡子蓬松,狮子鼻,身材矮小结实,手上汗毛丛生,筋脉毕露,手指短小,手里抓着刀把子。他用短小的腿猛刺骏马贝督因的两侧,驰到骑兵连另一翼,哑着嗓子大声叫嚷,要大家检查一下手枪。——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8节:恩斯河桥战役】最后一发炮弹正好落在骠骑兵中间,把三个人打倒了。……尼古拉当时正站在那里,向周围观望,突然桥上像撒核桃似的发出一片响声,离他最近的一个骠骑兵哎哟一声倒在桥栏杆上。尼古拉同另外一些人跑到他跟前。——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9节:莫尔吉耶/Édouard Mortier(法国,1768-1835)】十月三十日,库图佐夫攻击多瑙河左岸的莫尔吉耶师,把它击溃。在这个战役中俄军第一次缴获战利品:军旗、大炮和两名敌将。在两周节节败退之后,俄军第一次站住脚跟。——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路易斯·杜巴弗/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9节:施密特/Johann Heinrich von Schmitt(奥地利,1743-1805)】这次会战(杜伦斯坦战役),安德烈公爵跟随着后来阵亡的奥国将军施密特。——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9节:布尔诺】安德烈公爵到达布尔诺的时候(当时奥国宫廷已离开受法军威胁的维也纳,迁往布尔诺),天色已经黑了。他看见四周高楼大厦林立,商店和住宅里灯火辉煌,街上路灯明亮,漂亮的马车辘辘驶过,以及大都市的一派繁华气象。——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0节:俄国外交官比利平】比利平今年三十五六岁,独身……他形容消瘦、憔悴、枯黄,脸上皱纹很深,但总是洗得干干净净,好像沐浴后的手指尖一样。脸部皱纹的活动是他的主要表情。——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巴什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0节:申勃隆】“不但维也纳被占领了,拿破仑都已到了申勃隆,而且,伯爵,我们亲爱的符尔勃拿伯爵,要到他那里去听命了。”比利平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0节:缪拉亲王/Joachim Murat(法国,1767-1815)】“今天早晨李赫顿费尔斯伯爵来过了,”比利平继续说,“他给我看了一封信,信里详细描写法军在维也纳的检阅。缪拉亲王之流……您瞧,你们的胜利并不怎么使人高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弗朗索瓦·热拉尔/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0节:卡尔大公/Archduke Charles, Duke of Teschen(奥地利,1771-1847)】“就算你们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就算卡尔大公也取得了胜利,能扭转大局吗?如今维也纳已被法军占领,大势已去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约翰·彼得·克拉夫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0节:奥古斯滕堡/Karl Joseph Franz von Auersperg(奥地利,1750-1822)】“维也纳究竟是怎么被占领的?”安德烈公爵说,“那座桥,还有那个著名的桥头堡,还有奥古斯滕堡公爵怎样了?我们听说奥古斯滕堡公爵在守卫维也纳。”——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0节:杜伦斯坦】“战事已经结束了。我在战事开始时就说过,战争不是由你们在杜仑斯坦交锋决定的,或者说,不是由火药决定,而是由制造火药的人决定的,”比利平说,一再重复他的妙语,舒展开额上的皱纹。——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1节:弗朗茨皇帝/Franz II(奥地利,1768-1835)】第二天安德烈公爵醒得很迟。他回顾这几天的事,首先想到今天要去觐见弗朗茨皇帝,又想到陆军大臣、彬彬有礼的奥国御前侍从武官、比利平和昨晚的谈话。——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莱奥波尔德•库佩尔维塞尔/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11第节:唐璜/Don Juan】“但最恶劣的是,诸位,我要向你们揭发伊波利特:人家倒了霉,可是这个唐璜,这个魔鬼,还要趁火打劫!”伊波利特公爵躺在一张高背安乐椅上,双腿跷到扶手上,放声笑起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马克斯•斯莱福格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1节:德摩斯梯尼/Demosthenes(前384年-前322年)】“德摩斯梯尼,我从你金口里的石子就认出你来了!”比利平说,高兴得把他那头浓密的头发往后一甩。大家都笑了。伊波利特笑得比谁都响。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但还是忍不住狂笑。——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2节:弗朗茨皇帝接见安德烈公爵】弗朗茨皇帝站在房间中央接见他。在谈话前,安德烈公爵看见皇帝似乎有点手足无措,涨红了脸,不知说什么好,他感到有点纳闷。“请问,战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皇帝慌张地问。——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巴什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2节:泰波桥事件】“哦,哦,你得承认,这仗实在打得太漂亮了,”比利平说,“我是说泰波桥事件。他们没遇到任何抵抗就过来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纪尧姆·吉顿·勒蒂耶/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2节:兰纳/Jean Lannes(法国,1769-1809)】“第二天,也就是昨天,几位元帅大人:缪拉、兰纳、裴里亚骑马来到桥上,其中一个说:‘诸位,你们要知道,泰波桥埋了地雷和排雷装置,前面有可怕的桥头堡……’”——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Julie Volpelière/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2节:裴里亚/Augustin Daniel Belliard(法国,1769-1832)】“缪拉、兰纳、裴里亚骑马来到桥上,其中一个说:‘诸位,泰波桥有可怕的桥头堡,还有一万五千名军人奉命炸桥,不让我们通过。咱们三个去把这座桥拿下来!’——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Willem Geefs/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2节:土伦战役】这个消息使安德烈公爵又伤心又高兴。他一听说俄国军队处于绝境,就想到他是唯一能替这支军队解围的人,而这个地方也就是能使他一举成名的土伦!——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Forand/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3节:奥洛莫乌茨/Olmütz】在布尔诺,皇亲国戚都在收拾行李,并把笨重的东西先送往奥洛莫乌茨。——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3节:军医太太】“我要把你轧成肉酱,快回去!”军官怒气冲天地大声喝道。“副官先生,帮帮忙吧。这是怎么回事啊?”军医太太叫道。“让这辆车过去。您没看见上面坐着一位太太吗?”安德烈公爵骑马跑到那军官跟前,说。——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3节:巴格拉基昂公爵/Peter Ivanovich Bagration(俄罗斯,1781-1929)】安德烈看到,库图佐夫跟巴格拉基昂公爵和威罗特在屋子里。……巴格拉基昂个儿不高,身材瘦削,样子不老,生有一张刚毅呆板的东方人的脸。——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乔治·达维/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3节:祝福巴格拉基昂】“啊,公爵,再见了,”库图佐夫对巴格拉基昂说,“基督保佑你。祝福你去建立丰功伟绩。”库图佐夫的脸色突然变得温和,眼睛里涌出泪水。他用左手把巴格拉基昂拉过来,戴戒指的右手习惯地给他画了个十字。——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3节:独眼将军库图佐夫】安德烈公爵望了一眼库图佐夫,无意中看见一步以外库图佐夫鬓脚上洗得干干净净的疤痕(一颗伊兹梅尔子弹在这里穿过他的头)和那个空眼窝,“是的,他有权这样平静地谈到别人的死亡!”安德烈想。——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4节:布克斯赫弗登/Friedrich Wilhelm von Buxhoeveden(俄罗斯,1750-1811)】库图佐夫要是决定放弃那条连接俄国援兵的交通线,他就得挡住敌人的优势兵力,离开大路,进入陌生的波希米亚山区,失去同布克斯赫弗登会师的希望。——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Borovikovski/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4节:霍拉勃隆/Hollabrunn】巴格拉基昂带着饥饿的赤脚士兵,在暴风雨之夜,沿着没有道路的山地行军四十五俄里,路上丢失三分之一的士兵,比从维也纳来的法军早几小时到达维也纳—茨那依姆大道上的霍拉勃隆。——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5节:鞭打士兵】那里躺着一个光着身子的人。两个士兵按住他,另外两个士兵挥动柔软的树枝往他光脊背上抽打。挨打的人尖声狂叫。一个胖少校在队列前面走来走去,不理会他的狂叫,反复说:“士兵偷东西是耻辱,……再打!再打!”——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6节:申格拉本战役前瞻】从炮垒上望得见几乎全部俄军阵地和大部分敌军阵地,炮垒正前方的丘陵顶上是申格拉本村。“要是敌人进攻右翼,”安德烈公爵自言自语,“基辅掷弹兵和波多尔斯克猎骑兵应该在中央援兵到达前坚守阵地。”——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7节:跟随巴格拉基昂公爵视察战场】安德烈公爵还没到达构筑工事的地方,就在秋天苍茫的暮色中看见几个人骑马跑来。领头的一个身披毡斗篷,头戴羔皮帽,骑一匹白马。这是巴格拉基昂公爵。——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7节:土申】巴格拉基昂把土申叫过来。土申怯生生地把三个手指举到帽边,不像在行军礼,倒像牧师在祝福,走到将军面前。虽然土申的几尊炮受命射击谷地,他却用烧夷弹轰击前方看得见的申格拉本村,因为大批法军正在村庄前推进。——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巴什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7节:巴格拉基昂在申格拉本战役】土申怯生生地把三个手指举到帽边,不像在行军礼,倒像牧师在祝福,走到将军面前。“好!”巴格拉基昂听了连长的报告说,环视着他面前的战场,仿佛在思考什么。法军右翼最逼近我们的阵地。——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帕斯捷尔纳克/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8节:身先士卒】“上帝保佑!”巴格拉基昂声音坚决而洪亮地叫道,他转身向前线看了看,微微摆动双手,迈着骑惯马的人的笨拙步伐,沿着高低不平的田野向前走去。安德烈公爵觉得有一种无法克制的力量在引导他前进,他感到很幸福。——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8节:短兵相接】巴格拉基昂公爵没发新的命令,一直默默地在队伍前面走着。法军已经逼近。安德烈公爵走在巴格拉基昂旁边,已能看清法军的背带、红肩章,甚至他们的脸。——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8节:巴格拉基昂指挥冲锋】就在听到第一枪的时候,巴格拉基昂回头喊道:“冲啊!”“冲啊!”我军队伍呐喊着。士兵们越过巴格拉基昂公爵,你追我赶,散乱而兴奋地向山下混乱的法军冲去。——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9节:骑兵准备战斗】尼古拉所服务的骑兵连刚上马,就被敌军迎面堵住。又像在恩斯河桥上那样,骑兵连和敌军之间一无所有,他们中间只隔着一条未知与恐惧的可怕界线,好像是一条生与死的界线。“赶快行动,赶快行动!”尼古拉想。——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19节:骑兵冲锋】“快点跑!”传出了口令声。尼古拉感觉到,他的白嘴鸦摆动屁股,大跑起来。“哼,我要把他们砍个落花流水!”尼古拉紧握着刀柄,想。“冲—啊—啊!”响起一片呐喊声。尼古拉刺了刺白嘴鸦,跑到所有的人前面……——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20节:陶洛霍夫建功】“大人,这里有两件战利品,”陶洛霍夫指指法国长剑和弹药盒,说,“我俘虏了一个军官。我拦住了一个连。”陶洛霍夫累得气喘吁吁,说话断断续续,“全连都可以作证。请您记住,大人!”“好,好!”团长回答。——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20节:独战法军】土申的炮兵连被遗忘了,直到战斗结束还听见中央阵地的炮声。而它之所以没有被法军攻下,只因为敌人不信四门毫无掩护的大炮能那么大胆地进行射击。相反,由于这个炮兵连的猛烈射击,敌人以为中央阵地集中了俄军主力。——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20节:土申炮队】“看,他们乱成一团了!起火了!看那烟!太棒啦!妙极啦!好大的烟!”炮手们欢腾起来。门门大炮都自动对准起火的地方射击。每发一炮,士兵们就仿佛互相鼓励似地叫道:“妙极啦!打得好!你看……太棒啦!”——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20节:土申队长】个儿矮小的土申,动作软弱笨拙,要勤务兵“为此再装一斗烟”。他从烟斗里敲落火星,跑到前面,用小手搭起凉棚观察法军。“打,弟兄们!”他说,亲自抓住方向盘转动着。——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20节:土申指挥炮战】在一片硝烟中,在每次都震得身子颤动、耳朵发聋的炮轰声中,土申没有放下他的短烟斗。他从这门炮跑到那门炮,时而瞄准,时而数炮弹,时而下令调换死伤的马匹,并用他那微弱尖锐和迟疑不决的声音叫喊着。——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20节:安德烈公爵上战场】安德烈公爵来到土申炮兵连阵地,首先看到一匹卸套的断腿马。它在一群套马具的马匹旁嘶鸣着。血从它的腿里像泉水般汩汩流出来。炮车之间躺着几个死人。炮弹接二连三地从他头上飞过,他觉得脊梁上一阵寒战。——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谢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20节:惜别】炮兵们把四门炮中两门完好的套上前车,向山下移动。这时安德烈公爵骑马来到土申跟前。“嗯,再见了。”安德烈公爵同土申握手,说。“再见,好朋友!”土申说,“可爱的人!再见,好朋友!”土申不知怎的突然热泪盈眶。——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艾普希特/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21节:尼古拉受伤随大部队撤退】风停了,乌云低垂在战场上空,同地平线上的硝烟混成一片。天色黑了,炮声渐渐稀疏了。土申带着大炮从伤员旁边和中间经过,一个脸色苍白的骠骑兵士官生,一只手托着另一只手,走……——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佚名/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21节:篝火旁】尼古拉也瘸着腿走到篝火旁。他由于疼痛、寒冷和潮湿,像发高烧一样浑身哆嗦。他困得要命,但手臂上的剧痛使他辗转不安,难以入眠。他时而闭上眼睛,时而瞧瞧红得耀眼的篝火,时而望望佝偻着虚弱的身体……——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施马里诺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21节:土申爱莫能助地看着尼古拉】尼古拉时而闭上眼睛,时而瞧瞧红得耀眼的篝火,时而望望佝偻着虚弱的身体、盘腿坐在旁边的土申。土申那双善良聪明的大眼睛充满同情和怜悯注视着他。他看到,土申满心想帮助他,但爱莫能助。——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巴什罗夫/画)

 

#重读经典#【第1卷第2部第21节:战地篝火】原来黑暗中那条看不见的河流,如今变得像暴风雨后渐趋平静的昏暗海洋。尼古拉茫然望着和听着他面前和周围所发生的一切。一个脸上扎绷带的步兵连长带着一个士兵走到篝火跟前,请土申吩咐把炮稍微移开一点……——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安德烈/画)


重读经典:《战争与和平》第2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