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每月一书
每月一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9,892
  • 关注人气:6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读经典:《安娜卡列尼娜》

(2015-11-30 07:35:28)
分类: 重读经典

重读经典:《安娜卡列尼娜》

#重读经典#【不幸的家庭】吵架后的第三天,奥勃朗斯基公爵(社交界都叫他小名斯基华)照例在早晨八点钟醒来,但不是在妻子的卧室里,而是在书房的皮沙发上。他那保养得很好的肥胖身子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抱着个枕头使劲贴住面颊,仿佛还想睡一大觉。——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1章)

 

#重读经典#【奥勃朗斯基】奥勃朗斯基今年三十四岁,是个多情的美男子。——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2章)

 

#重读经典#【电报】奥勃朗斯基拆开电报,看了一遍,顿时容光焕发。“我妹妹安娜·阿尔卡迪耶夫娜明天就要到了。”他做了个手势,要理发师那只胖手停一下。理发师正在他那又长又鬈的络腮胡子中剃出一条粉红色的纹路来。“赞美上帝!”马特维回答了一声。——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2章)

 

#重读经典#【讨论】列文听着哥哥同教授的谈话,注意到他们把科学问题同精神问题联系起来,有几次甚至要专门探讨精神问题,但每次他们一接触到这个他认为最重要的问题,总是立刻避开,又转入琐碎的分类、保留条件……等方面,使他很难听懂他们的讨论。——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7章)

 

#重读经典#【发窘】"我是昨天……我是说今天……才到的。"列文由于激动,这样回答。"我要来看看您,"他说,但一想到他来找她的用意,顿时涨红了脸,窘态毕露,"我不知道您会溜冰,而且溜得这样漂亮。"吉娣留神地向他瞧瞧,仿佛想弄明白他发窘的原因。——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9章)

 

#重读经典#【滑冰】吉娣向列文伸出一只手,他们就肩并肩地溜起来,不断加快速度。他们溜得越快,她把他的手握得越紧。“同您一起溜,我会学得快一点。不知怎的,我就是相信您。”她对他说。——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9章)

 

#重读经典#【滑冰】他们溜得越快,她把他的手握得越紧。“同您一起溜,我会学得快一点。不知怎的,我就是相信您。”吉娣对列文说。“您靠着我,我也就更加有信心了。”列文说,但立刻因为说了这句话而感到害怕,脸都红了。——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9章)

 

#重读经典#【吃饭】“你是个一丝不苟的人。”奥勃朗斯基说,“这是你的美德,也是你的缺点。你自己具有一丝不苟的脾气,你就要求实际生活里一切都一丝不苟,但这是办不到的。”列文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回答。他在想心事,没有听奥勃朗斯基说话。——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11章)

 

#重读经典#【吉娣】吉娣·谢尔巴茨基公爵小姐今年才十八岁。——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12章)

 

#重读经典#【优雅】吉娣上楼去穿上夜礼服,照了照镜子,快乐地想到今天是她的一个好日子,她有足够的力量来应付当前的局面;她觉得自己镇定自若,举止优雅。——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13章)

 

#重读经典#【车站】“那你一定知道我那位赫赫有名的妹夫阿历克赛·阿历山德罗维奇吧。他是个举世闻名的人物。”奥勃朗斯基问。“我只知道他的名声和相貌。我听说他这人聪明,有学问,很虔诚……不过说实在的,这些个……我都不感兴趣。”伏伦斯基说。——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17章)

 

#重读经典#【一瞥】在这短促的一瞥中,伏伦斯基发现她脸上有一股被压抑着的生气,从她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和笑盈盈的樱唇中掠过,仿佛她身上洋溢着过剩的青春,不由自主地忽而从眼睛的闪光里,忽而从微笑中透露出来。她故意收起眼睛里的光辉,但它违反……——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18章)

 

#重读经典#【安慰】从安娜那双覆盖着浓密睫毛的亮晶晶的眼睛里,突然涌出了泪水。她坐得更靠近嫂嫂一点,用她那双有力的小手握住嫂嫂的手。陶丽没有把手缩回去,不过她面部的冷淡表情并没有改变。她说:“安慰我是没有用的。”——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19章)

 

#重读经典#【呜咽】陶丽忍住呜咽说下去,“真的,这真是太可怕了!”她慌忙掏出手帕捂住脸。“如果是一时感情冲动,那还可以谅解……这太可怕了!你是不会理解的……”“不,我能理解!我能理解的,我的好陶丽,能理解的!”安娜握住她的手说。——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19章)

 

#重读经典#【看见】吉娣看见看见舞厅的左角聚集着社交界的精华……接着她又看到了穿黑丝绒衣裳的安娜的优美身材和头部。还有伏伦斯基也在那边。吉娣自从拒绝列文求婚的那天晚上起,就没有再见过他。吉娣锐利的眼睛立刻认出他来,甚至发觉他在看她。——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22章)

 

#重读经典#【安娜】安娜并没有像吉娣所渴望的那样穿紫色衣裳,却穿了一件黑丝绒的敞胸连衫裙,露出她那像老象牙雕成的丰满的肩膀和胸脯,以及圆圆的胳膊和短小的手。她整件衣裳都镶满威尼斯花边。她的头上,在她天然的乌黑头发中间插着一束小小的紫……——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22章)

 

#重读经典#【魅力】吉娣这才懂得安娜不能穿紫色衣裳,她的魅力在于她这个人总是比服装更引人注目,装饰在她身上从来不引人注意。她身上那件钉着华丽花边的黑衣裳是不显眼的。这只是一个镜框,引人注目的是她这个人:单纯、自然、雅致、快乐而充满生气。——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22章)

 

#重读经典#【期待】吉娣心情激动地等待着跳玛祖卡舞。在跳卡德里尔舞时,伏伦斯基没有约请她跳玛祖卡舞,这一点倒没有使她不安。她相信,他准会像在过去几次舞会上那样同她跳玛祖卡舞的,因此她谢绝了五个约舞的男人,说她已经答应别人了。——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23章)

 

#重读经典#【陶醉】吉娣看出安娜因为人家对她倾倒而陶醉。她懂得这种感情,知道它的特征。她看到了安娜眼睛里闪烁的光辉,看到了不由自主地洋溢在她嘴唇上的幸福和兴奋的微笑,以及她那优雅、准确和轻盈的动作。“是谁使她这样陶醉呀?”她问自己。——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23章)

 

#重读经典#【颓然】吉娣走到小会客室的尽头,颓然倒在安乐椅上。轻飘飘的裙子像云雾一般环绕着她那苗条的身材;她的一条瘦小娇嫩的少女胳膊无力地垂下来,沉没在粉红色宽裙的褶裥里;她的另一只手拿着扇子,急促地使劲扇着她那火辣辣的脸。——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23章)

 

#重读经典#【刺痛】吉娣走到小会客室的尽头,颓然倒在安乐椅上。……虽然她的模样好像一只蝴蝶在草丛中被缠住,正准备展开彩虹般的翅膀飞走,她的心却被可怕的绝望刺痛了。“也许是我误会了,也许根本没有这回事。”她又回想着刚才看到的种种情景。——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23章)

 

#重读经典#【鬼媚】安娜走到圆圈中央,挑了两个男人,又把一位太太和吉娣叫到跟前。吉娣走到她身边,恐惧地望着她。安娜眯缝着眼睛对她瞧瞧,握了握她的手,微微一笑。……“是的,她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像魔鬼般媚人的东西。”吉娣自言自语。——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23章)

 

#重读经典#【争论】"你瞧不起我们这个!"尼古拉忽然嚷起来,"那好,去你的吧,滚!"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喝道:"滚!滚!""我丝毫也没有瞧不起你们,"列文怯生生地说,"我甚至不想同你们争论。"这当儿,玛丽雅回来了。她连忙走到他跟前,低声说了一句什么。——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25章)

 

#重读经典#【重逢-1】安娜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从手筒里伸出一只手,正要去抓门柱,回到车厢里,突然发现她的旁边站着一个穿军服的人,挡住了摇曳的灯光。她回头一看,立刻认出伏伦斯基的脸。他举起一只手放在帽檐旁……——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30章)

 

#重读经典#【重逢-2】安娜回头一看,立刻认出伏伦斯基的脸。他举起一只手放在帽檐旁,又向她鞠了一躬,问她有没有什么事,他能不能为她效劳。她好一阵什么也没回答,凝神地望着他。——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30章)

 

#重读经典#【重逢-3】安娜好一阵什么也没回答,凝神地望着伏伦斯基。尽管伏伦斯基站在阴影里,安娜却看见,或者说她自以为看见他脸部和眼睛的表情。这就是昨天那么打动她心弦的那种又恭敬又狂喜的表情。——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30章)

 

#重读经典#【重逢-4】这几天,甚至刚才,安娜还在反复对自己说,对于她,伏伦斯基只不过是随处可以遇见的无数普通青年中的一个罢了,她绝不让自己再去想他;可是这会儿,刚同他见面,她就被一种快乐的骄傲情绪所控制。她不必问他怎么会来到这里。——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30章)

 

#重读经典#【重逢-5"我不知道您也来了。您来做什么呀?"安娜垂下正要去抓门柱的手,说。她的脸上焕发出一种掩饰不住的欢乐和生气。"我来做什么吗?"伏伦斯基盯住她的眼睛,反问说。"说实话,我来到这里,是因为您在这里,"他说,"我没有别的办法。"——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30章)

 

#重读经典#【彼得堡】安娜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火车驶近了彼得堡。有关家庭、丈夫、儿子和今天以及往后的种种琐事的思想,立刻涌上她的心头。——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1部第30章)

 

#重读经典#【庸医】家庭医生怯生生地说出自己的意见,认为吉娣患的是初期肺结核,但是……名医不等他讲完,看了看自己的大金表。“哦!”他说,“但是……”家庭医生毕恭毕敬地说到一半住口了。“您要知道,是不是初期肺结核,我们还不能诊断;没有……”——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1章)

 

#重读经典#【培特西】“谈恋爱的人眼睛真尖,简直叫我吃惊。”培特西对伏伦斯基说。她又笑嘻嘻地低声加了一句,低得只有他一人听见:“她不在。等歌剧结束,您来好了。”伏伦斯基询问似的对她瞧了一眼。她低下头。他用微笑来向她表示感谢,在她身边坐下。——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4章)

 

#重读经典#【培特西公爵夫人圈子】大家分两组坐下来:一组坐在女主人旁边,围着茶炊;另一组坐在客厅另一头,围着那位穿黑丝绒衣裳、生着两条弯弯黑眉毛的美丽的公使夫人。两组人的谈话开头照例总是游移不定,被招呼、寒暄、献茶所打断,仿佛在摸索话题。——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6章)

 

#重读经典#【无情无义】“您为什么对我说这种话?”安娜严厉地盯住他说。“您知道为什么。”伏伦斯基大胆而快乐地回答,接住她的目光不放。不是他,而是她发窘了。“这只能证明您这人无情无义。”她嘴里这样说,但她的眼神表明,她知道他是有情的……——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7章)

 

#重读经典#【争吵】“你总是这样,”安娜回答,仿佛完全不了解他的意思。“我烦闷,你不高兴;我快乐,你又不高兴。我不烦闷,这又使你生气吗?”卡列宁身子打了个哆嗦,弯拢手,想把关节弄出响声来。“啊,请你不要扳手指,我实在不喜欢。”她说。——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9章)

 

#重读经典#【表白】"你的话我简直一点也不懂,"安娜说。"阿历克赛•阿历山德罗维奇,你身体是不是有点不舒服?"她补了一句,站起身来,正要向门口走去,可是他抢前一步,仿佛想留住她。他的脸色阴沉沉的很难看,安娜从没见过他这个模样。她停住脚步……——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9章)

 

#重读经典#【低首】他脸色苍白,下颚打战,站在她面前,要求她镇静,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她镇静,怎样才能使她镇静。“安娜!安娜!”他颤声说,“安娜,看在上帝分上!”不过,他说得越响,她那原来快乐高傲、如今变得羞愧难当的头就垂得越低。——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11章)

 

#重读经典#【下心】安娜全身弯曲,从坐着的沙发上滑下来,滑到地板上伏伦斯基的脚边;要不是他把她扶住,她准会倒在地毯上。"上帝呀!饶恕我吧!"她呜咽着说,把他的手紧压在自己的胸口上。她觉得自己罪孽深重,除了低首下心,请求饶恕,没有别的办法。——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11章)

 

#重读经典#【春耕】“嘿,你要注意,把泥块弄碎,”列文一面向马走去,一面对华西里说,“还要看住米施卡。要是苗长得好,每亩给你五十戈比。”“谢谢老爷!我们本来就很感激您了。”——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13章)

 

#重读经典#【打猎】打猎的地方就在离河不远的小白杨树林。进了树林,列文把奥勃朗斯基带到一块块冰雪融化、青苔丛生的潮湿草地上去。他自己来到另外一边一棵双干孪生的白桦树旁。灰毛老狗拉斯卡紧跟在他们后面,小心翼翼地在列文对面蹲下来,竖起耳朵。——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15章)

 

#重读经典#【交易】梁比宁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现出老鹰一般残酷贪婪的神情。他用瘦骨嶙峋的手指迅速地解开礼服,露出没有塞在裤腰里的衬衫、背心上的铜纽扣和表链,连忙掏出一只鼓鼓囊囊的旧皮夹来。“请您收下,树林是我的了。”他说着……——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16章)

 

#重读经典#【祝贺】一小时以后,这个商人整整齐齐地合拢长袍,扣上外套,口袋里藏着契约,坐上他那遮盖得严严实实的马车,回家去了。"唉,这些老爷!"梁比宁对账房说,"都是一路货。""可不是,"账房回答,把缰绳交给他,扣上皮遮篷。"该祝贺您这笔……"——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16章)

 

#重读经典#【怀孕】“是的,还是不说的好,何必去试他呢?”安娜想着,眼睛一直盯住伏伦斯基,拿着叶子的手抖得越发厉害了。“看在上帝分上!”伏伦斯基拉住她的手,重复说。“要我说吗?”“你说,你说,你说……”“我怀孕了。”安娜慢慢地低声说。——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22章)

 

#重读经典#【上马】马没有来得及动一动身子,伏伦斯基就矫捷地踏上装有钢齿的马镫,稳稳当当地让他那强壮的身子坐到咯吱作响的皮马鞍上。他右脚伸进马镫,两手熟练地分开缰绳。弗鲁——弗鲁仿佛不知道用哪一只脚起步,伸长脖子把缰绳绷紧,迈开步子……——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24章)

 

#重读经典#【赛马】“出发了!起跑了!”过了一阵意料中的沉默以后,四面八方都喊了起来。观众为了要看得更清楚些,有的三五成群,有的单独行动,跑来跑去。在最初一瞬间,聚在一起的骑手们就拉开距离,他们三三两两,一个接一个驰近小河。——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25章)

 

#重读经典#【打赌】“公爵夫人,来打个赌吧!”从下面传来奥勃朗斯基对培特西说话的声音,“您赌谁赢啊?”“我同安娜赌库卓夫列夫公爵。”培特西回答。“我赌伏伦斯基。赌一副手套。”“行!”——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28章)

 

#重读经典#【观众】骑手们出发了,大家都站起来,向小河那边眺望。……库卓夫列夫在河边第一个从马上摔下来,弄得人人都很激动。当马霍京和伏伦斯基越过大栅栏的时候,紧接在他们后面的一个军官一头栽倒在地上,失去知觉,观众中发出一片恐怖的惊叫声。——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28章)

 

#重读经典#【眼光】卡列宁越来越执拗地盯住安娜。安娜全神贯注在奔驰的伏伦斯基身上,却感到丈夫冷冰冰的眼光从侧面盯住她。她回过头来,询问般地望了他一眼,微微皱起眉头,又回过头去。"哼,我才不在乎呢!"她仿佛这样对他说,以后就再也不去看他了。——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28章)

 

#重读经典#【殷勤】培特西正弯下身子,同一个走到她面前来的将军说话。卡列宁走到安娜跟前,殷勤地向她伸出一只手臂。“要是你高兴的话,我们走吧。”他用法语说,但安娜正注意听着那将军说话,没有注意到丈夫。“听说,”将军说……安娜没有回答丈夫。——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29章)

 

#重读经典#【拒绝】“我们走吧。”卡列宁用法语说,但安娜正注意听着那将军说话,没有注意到丈夫。“听说,腿也摔断了,”将军说,“太不像话啦。”安娜举起望远镜,朝伏伦斯基倒下的地方瞭望去,但距离太远,那边又聚集了那么多人,她什么也没有看见。——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29章)

 

#重读经典#【长凳】“哦,请您告诉我……等一等,让我们坐一下!”吉娣说着,又拉她同自己在长凳上并排坐下来。“告诉我,想到一个人不珍重您的爱情,不愿同您……您不觉得委屈吗?”“不,他不是不珍重。我相信他是爱我的,但他是个孝子……”华仑加说。——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2部第32章)

 

#重读经典#【争论】列文不做声。他觉得他被全面击败了,但又觉得哥哥并不理解他的话。这是由于他说话词不达意呢,还是由于哥哥不想理解他的意思,或者无法理解他呢。他没有去深入思考这个问题,也不反驳哥哥,却想到一件与此完全无关的私事。——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3部第3章)

 

#重读经典#【农民】列文骑马跑得越近,就越清楚地看见一长串割草的农民,他们挥动镰刀的姿势各各不同,有的穿着上装,有的只穿一件衬衫。他数了数,一共是四十二个。他们在高低不平的低洼草地上慢慢移动,那里曾经有一个古老的堤坝。列文认出几个熟人……——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3部第4章)

 

#重读经典#【割草】列文什么也不想,也不希望什么,一心只求不落在农民后面,尽可能把活儿干好。他耳朵里只听见镰刀的飒飒声,眼睛前面只看见基特越走越远的笔直的身子、割去草的弧形草地、碰着镰刀像波浪一样慢慢倒下去的青草和野花,以及前面这一行……——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3部第4章)

 

#重读经典#【劳动】早饭以后,列文在行列中的位置变了,他的一边是个爱开玩笑、要求同他并肩割草的老头儿,另一边是那个去年秋天刚成亲、头一次出来割草的小伙子。列文夹在他们两人中间。他觉得大热天割草并不太费力。浑身出汗使他感到凉快,而那烧灼……——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3部第5章)

 

#重读经典#【领圣餐】教堂里除了农民、用人和他们的家眷外没有别的人。但是陶丽看出,或者感觉到,她和她的孩子们引起了他们的赞叹。孩子们不仅因为打扮漂亮而显得好看,他们的举止行动也很可爱。——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3部第8章)

 

#重读经典#【干草】列文坐在用柳枝标出的干草堆上,欣赏着人声鼎沸的草地。“真是割草的好天气!干草可出色啦!”坐在列文旁边的老头儿说。"简直香得像茶叶,不是干草!就像小鸭子捡起撒给它们吃的谷子一样!"他指指人们正在用草叉装车的一个干草堆说。——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3部第11章)

 

#重读经典#【觉悟】列文一向很欣赏这种生活,一向很羡慕过这种生活的人,可是今天头一次,在他看见伊凡对待年轻妻子的景象以后,他头一次清楚地意识到,要把他如此乏味、空虚、不自然的独身生活变成这种勤劳、纯洁、集体的美好生活,关键全在他自己。——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3部第12章)

 

#重读经典#【苏醒】“啊,叫我怎么办呢?我做什么好呢?”列文自言自语,竭力想把在这短促的夏夜所产生的思绪理出来。“但有一点很清楚:我的命运昨天晚上决定了。我原来关于家庭生活的梦想都是荒唐的,不切实际的。事实上,一切都要简单得多,美好得多。”——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3部第12章)

 

#重读经典#【马车】黎明前光明战胜黑暗的阴晦时刻来到了。列文冷得瑟缩发抖,眼睛望着地面,急急地走去。“这是什么?有人来了。”他听见铃铛声,抬起头来,想。在四十步开外的地方,一辆顶上载着行李的四驾马车,正沿着野草丛生的大路迎面驰来。——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3部第12章)

 

#重读经典#【偶遇】列文只注意到马车,没有想到来的是谁,漫不经心地望了一眼。……窗口坐着一位年轻的姑娘,双手拉住白色睡帽的绸带,看来刚刚睡醒。她容光焕发,若有所思,内心充满列文所不熟悉的复杂而细腻的活动,她眺望着远方的曙光,没有看见他。——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3部第12章)

 

#重读经典#【眼睛】就在这个景象消失的一刹那,她那双恳切的眼睛对他瞧了一下。她认出他来了。一阵惊奇的喜悦使她的脸更加开朗了。列文不会看错的。这样的眼睛天下只有一双。能够把他全部生活的光明和意义集中起来的,天下只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吉娣。——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3部第12章)

 

#重读经典#【写信】卡列宁在书房里来回踱了两次,在仆人预先点好六支蜡烛的大写字桌旁站住,格格地扳响手指,坐下来,摆好文具。他两肘搁在桌上,侧着头,想了一会儿,就一个劲儿地写起信来。他对她不用称呼,而且用法文写,因为法文里的“您”这个……——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3部第14章)

 

#重读经典#【肖像】安乐椅上挂着一个椭圆形金边镜框,里面嵌着由一位名画家出色地画成的安娜肖像。……画家卓越地画成的肖像,头上扎着黑色花边,头发乌黑,双手白嫩好看,无名指上戴满戒指,由于带着一种高傲和挑战的神气,使卡列宁感到无法忍受。——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3部第14章)

 

#重读经典#【看信】“唉,我不在乎!”安娜说。她的嘴唇哆嗦起来。伏伦斯基觉得,她的眼睛带着异样的愤恨从面纱底下看着他。“可是他写信给我说些什么,你看看吧。”她又站住了。伏伦斯基一面看信,一面不知不觉又想到他同那个被侮辱的丈夫之间的关系。——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3部第22章)

 

#重读经典#【先走】“我要我不至于在这里遇见那个人,”卡列宁说,“要您的行为不至于使社会和仆人对您有闲话……我要对您说的就是这一些。现在我得走了。我不回家吃饭。”他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安娜也站了起来。他默默地点了点头,让她先走。——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3部第23章)

 

#重读经典#【要求】"我要我不至于在这里遇见那个人,"卡列宁说,"……要您不再同他见面。这看来不算过分吧?这样您就可以享受一个规矩妻子的权利,而不履行一个规矩妻子的义务。"他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安娜也站了起来。他默默地点了点头,让她先走。——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3部第23章)

 

#重读经典#【家里人】大门轧轧地响了,在田里干活的人拉着犁和耙走进院子里。套着犁和耙的马匹很高大,皮毛很光泽。干活的显然都是家里人:两个小伙子穿着花布衬衫,戴着便帽;另外两个是雇工,一个年老,一个年轻,都穿着麻布衬衫。老头儿走下台阶……——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3部第25章)

 

#重读经典#【老农】喝茶的时候,列文打听到这个老农的全部家史。十年前,老头儿向一个女地主租了一百二十亩地,去年把这些地买了下来,又向邻近一个地主租了三百亩。他把一小部分最坏的地租给人家,自己一家人和两名雇工种了四十亩光景。——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3部第25章)

 

#重读经典#【“我现在不出汗了”】“我倒睡得很好,”哥哥说,“我现在不出汗了。你看,你摸摸我的衬衫。不是没有汗吗?”列文摸了摸,走到隔板后面……——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3部第31章)

 

#重读经典#【夺信】卡列宁粗暴地把安娜的手推开,迅速地抓住他知道放着那些信件的文件夹。安娜想夺回那文件夹,但卡列宁猛地把她推开了。“坐下,我有话要同您谈谈!”他说。——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4部第4章)

 

#重读经典#【恳求】卡列宁说完就要走,但这回安娜把他拦住了。“阿历克赛·阿历山德罗维奇,把谢辽查留下吧!”她又一次喃喃地说,“我没有别的要求了。把谢辽查留下,直到我……我快要生了,把他留下吧!”卡列宁脸涨得通红。——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4部第4章)

 

#重读经典#【律师】“根据我国法律,”律师对俄国法律稍稍露出不满的神色说,“可以离婚的有下述情况……因此,根据先例,我应该向您奉告,离婚案件不外乎以下几种情况,我想生理上的缺陷是不存在的吧?也不是分离而不通音信吧?”卡列宁肯定地点点头。——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4部第5章)

 

#重读经典#【惊叫】“因为我正要同你的妹妹,也就是我的妻子,办理离婚手续……”不等卡列宁把话说完,奥勃朗斯基便出人意料地惊叫了一声,颓然在扶手椅上坐下来。“不,阿历克赛·阿历山德罗维奇,你这算什么话!”奥勃朗斯基叫道,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4部第8章)

 

#重读经典#【字谜】列文拿起粉笔。“等一下,”他说着在桌旁坐下来,“我早就想问您一件事。”列文盯住她那双亲切而惶恐的眼睛。“请您问吧。”“您瞧。”列文说着写了十四个字母,加上一个问号。那是组成十四个单词的第一个字母。意思就是:“您……”——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4部第13章)

 

#重读经典#【问句】列文写了十四个字母,意思就是:“您上次回答我‘这不可能’,是说永远呢还是指当时?”吉娣能不能懂得这个复杂的句子,他毫无把握,但他望着她的那副神情,仿佛他一生的命运都决定于她能不能懂得这句话。吉娣一本正经地对他瞧了……——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4部第13章)

 

#重读经典#【猜心】吉娣一本正经地对列文瞧了一眼,一只手支着紧蹙的前额,读了起来。她偶尔对他瞧瞧,仿佛在问:“我猜得对吗?”“我明白了。”吉娣涨红了脸说。“这是个什么字?”列文指着那个字母问。“这表示‘永远’,”她说,“但这不是真心话!”——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4部第13章)

 

#重读经典#【饶恕】“嗯,那您念吧。我把心里的希望告诉您。我真希望啊!”吉娣又写了八个字母,意思是:“希望您能忘记并饶恕过去的事。”列文用紧张得发抖的手指抓住粉笔,折断了,写了几个字母,意思是:“我没有什么要忘记和饶恕的,我一直爱您。”——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4部第13章)

 

#重读经典#【鸽子】列文当时看见的景象以后再也没有看到过。特别使他感动的是两个上学去的孩子,几只从屋顶飞到人行道上的瓦灰鸽。一个男孩跑去追鸽子,笑嘻嘻地对列文瞧了一眼;一只鸽子鼓动翅膀,在太阳底下,在漫天飞舞的雪粉中闪烁着飞走了……——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4部第15章)

 

#重读经典#【拥抱】吉娣跑到列文跟前,羞怯而快乐地把整个身心交给了他。他拥抱了她。“我们到妈那里去!”她拉着他的手说。列文久久地说不出话来,这与其说是因为怕语言亵渎他的崇高感情,不如说每当他想说话时,总觉得幸福的泪水把他哽住了。——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4部第15章)

 

#重读经典#【涅瓦大街】卡列宁带着乘一夜火车所产生的疲劳和风尘,在彼得堡的朝雾中,坐马车经过空荡荡的涅瓦大街,头脑不去思考这事。面包房、关着门的铺子、夜间的马车、打扫人行道的工人在他眼前掠过。他观察着这一切,竭力不去想那将要出现的局面。——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4部第17章)

 

#重读经典#【归来】卡列宁走进安娜的起居室。伏伦斯基一听见声音便霍地跳起来,放下手,这样就看见了卡列宁。他一看见她的丈夫,尴尬极了,头缩到肩膀里,仿佛想躲到什么地方去,卡列宁看见伏伦斯基的眼泪,心慌意乱,立即转过脸,急忙向门里走去。——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4部第17章)

 

#重读经典#【宽恕】卡列宁忽然觉得,心慌意乱其实是一种愉快的精神状态,使他体会到一种从未体会过的幸福。他没有想到,他终生竭力遵循的基督教教义要求他饶恕和爱他的仇敌,不过他的心里充满了饶恕和爱仇敌的快乐。他跪在床前,头伏在安娜的臂肘上……——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4部第17章)

 

#重读经典#【痛哭】卡列跪在床前,头伏在安娜的臂肘上,她火热的手臂透过上衣烧灼着他的脸,他像孩子般痛哭起来。她搂住他那半秃的头,身子挨近他,挑战似的傲然抬起眼睛。“他来了,我知道!现在您饶恕我吧,饶恕我的一切吧……他们又来了……”——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4部第17章)

 

#重读经典#【女婴】有时候,卡列宁一连半小时默默地瞧着睡熟的婴儿毛茸茸的、皮肤松软的番红花般的小脸,观察着她那起皱的前额,还有那双握着拳头用手背擦着小眼睛和鼻梁的胖鼓鼓的小手。在这样的时刻,卡列宁心里觉得特别平静,看不出自己的处境……——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4部第19章)

 

#重读经典#【颓坐】婴儿哭得更响了,挣扎着,呜咽着。保姆摆了摆手,走到奶妈跟前,从她手里把她抱过来,一面走一面摇着她。“不幸的孩子!”保姆说,同时哄着婴儿,继续来回踱步。卡列宁在椅子上坐下来,脸上露出痛苦颓丧的神情,望着来回踱步的保姆。——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4部第19章)

 

#重读经典#【探病】安娜穿着一件灰色晨衣,圆圆的头上盖着剪得很短的浓密的乌黑头发,坐在长沙发上。一看见丈夫,她垂下头,不安地对培特西望了一眼。培特西穿着十分时髦,帽子高耸在头上,好像煤油灯上的灯罩,身穿一件青灰色连衫裙……——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4部第19章)

 

#重读经典#【怀疑与信仰】“我怀疑一切。我有时甚至怀疑上帝的存在。”列文情不自禁地说,接着又为这样的亵渎而感到惶恐。但列文的话对司祭似乎没有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怎么可能怀疑上帝的存在呢?”他露出一丝笑意,说。列文不做声。——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1章)

 

#重读经典#【绝望】列文怀着绝望的心情,怀着对一切人,对自己和对她的愤恨走出旅馆,坐车到吉娣家里去。他在后屋里找到吉娣。她正坐在箱子上,同侍女料理什么,挑选着散满椅背和地板上的五颜六色的衣服。——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2章)

 

#重读经典#【疑惑】但列文的脸色是那么可怜,吉娣不由得忍住怒气,扔掉扶手椅上的衣服,在他旁边坐下。“你在想些什么?全都说出来。”“我想你是不可能爱我的。你怎么会爱我这样的人呢?”“天哪!叫我怎么办哪?”她说着哭起来。——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2章)(第5部第2章)

 

#重读经典#【观礼】在宪兵指挥下,已经有二十多辆马车排列在街上。一个警官不顾严寒,站在教堂入口处,身上的制服闪闪发亮。马车络绎不绝,一会儿是头上戴花、手里提着拖地长裙的太太,一会儿是脱下军帽或黑色礼帽的男人,陆续走进教堂。——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3章)

 

#重读经典#【婚礼】“难道这是现实吗?”列文想,回头看了新娘一眼。他稍稍低下眼睛看着她的侧影,从她嘴唇和睫毛依稀可辨的动作上他知道,她觉察到了他的目光。她没有回过头去,但他看见她压抑着胸膛里的叹息,她那戴长手套、拿着蜡烛的小手抖动起来。——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4章)

 

#重读经典#【福戒】司祭又转向读经台,好容易拿住吉娣小小的戒指,要列文伸出手来,把戒指套在他手指的第一个关节上。“上帝的仆人康斯坦京同上帝的仆人叶卡吉琳娜结成夫妻。”司祭把一只大戒指套在吉娣细得可怜的粉红色小手指上,说了同样的话。——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4章)

 

#重读经典#【祈祷】"你起初创造男人和女人,"司祭在他们交换戒指后念道,"你使他们结成夫妻,生儿育女。啊,我们的上帝,你把天上的福气赏赐给你所选择的仆人,今望你赐福给你的仆人康斯坦京和叶卡吉琳娜,使他们以信仰、思想、真理、爱情永结同心……"——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4章)

 

#重读经典#【阳伞】伏伦斯基觉得高列尼歇夫简直像是精神错乱,这可以从他激动的漂亮的脸上看出来,连安娜进来他也没有发觉,仍旧情绪激昂地急急忙忙谈他那些事情。当安娜戴好帽子,披上斗篷,用她纤细的手摆弄着阳伞,站在旁边时,伏伦斯基松了一口气……——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7章)

 

#重读经典#【安娜的肖像】伏伦斯基根本没有想到他对绘画其实一无所知,他只是兴之所至地画着。在各种画派中,他最喜欢优美动人的法国画。他就摹仿这种绘画,给穿着意大利服装的安娜画肖像。这幅肖像他自己和看到的人都认为画得很成功。——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8章)

 

#重读经典#【画家】“对啦,对啦!”米哈伊洛夫说,拿起铅笔立刻迅速地画起来。蜡烛的油污点反而使画中人看上去别有风味。他在画这个人物的时候,忽然想起那个雪茄商刚毅的脸容和突出的下巴,他就照这张脸和这个下巴画下去。他高兴得笑起来。——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10章)

 

#重读经典#【参观画室】“啊,请看!”米哈伊洛夫往后退了几步,站到他们后面。在来访者默默观看那幅画的几秒钟里,米哈伊洛夫也观看着,用旁观者的冷静眼光观看着。在这几秒钟里,他相信,这几位刚才还被他蔑视的来访者将做出最高明、最公正的评判。——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11章)

 

 

#重读经典#【基督怜悯彼拉多】米哈伊洛夫觉得这幅画给安娜留下了印象。他走到她面前。“基督的神情多么奇妙哇!”安娜说。在整幅画中她最喜欢这表情。她认为这是全画的中心,对它的称赞一定会使画家高兴。“显然他很怜悯彼拉多。”——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11章)

 

#重读经典#【画室激辩】“只有一点意见,要是您不见怪的话……”高列尼歇夫说。“啊,那太好了,我正要请教。”米哈伊洛夫勉强笑着说。“那就是您画出来的是人化的神,而不是神化的人。”“我画不出那个我心里不存在的基督。”米哈伊洛夫不快地说。——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11章)

 

#重读经典#【佳作】安娜同伏伦斯基早就在相互使眼色,对于高列尼歇夫的能言善辩感到厌烦。伏伦斯基终于不等主人过来,就径自走到另一幅不大的图画前面。“啊,真美呀,太美啦!真是奇迹!”他们异口同声地说。“什么东西他们那么喜欢哪?”米哈伊洛夫想。——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12章)

 

#重读经典#【身后】吉娣一面想,一面怀着一种她自己也觉得奇怪的占有欲,瞧着列文的后脑勺和红脖子。“我舍不得妨碍他工作,可是真想看看他的脸。他会不会感觉到我在看他?我真希望他回过头来……啊,真希望!”她把眼睛睁得老大,想这样来加强视力。——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15章)

 

#重读经典#【在一起】列文停下笔,发觉吉娣在笑盈盈地望着他,就回过头来。"怎么?"他微笑着问。"他回过头来了。"吉娣想。"没什么,我就是要你回过头来。"她说,眼睛盯着列文,想看出他有没有因为她打扰他而不高兴。"啊,我们俩单独在一起真是太好啦!"——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15章)

 

#重读经典#【一封来信】“你瞧,我把你的信看过了。”吉娣说着把一封文理不通的信交给他。“这大概是你哥哥的那个女人写来的……”她说,“我没有看完。”不过列文并没有注意听她的话;他涨红了脸,接过哥哥旧情妇玛丽雅·尼古拉耶夫娜的信。——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16章)

 

#重读经典#【换衣】列文回来,推开房门,正碰上大家在给哥哥换衬衣。长长的皮包骨头的白脊背,两边突出的巨大肩胛骨,根根可数的肋骨和椎骨,全都暴露无遗。玛丽雅·尼古拉耶夫娜同茶房一起替他换衬衫,弄乱了袖子,怎么也不能把病人软弱无力的长手……——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18章)

 

#重读经典#【握手】“我觉得好多了!”尼古拉哥哥说,“嗐,我要是同你们在一起,早就好了。太好了!”他拉住吉娣的手,把它拉到自己的嘴唇边,但似乎怕她会不喜欢,就改了主意,又把它放下了,只抚摸了一下。吉娣双手捉住他的手,紧紧地握着。——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18章)

 

#重读经典#【垂死】列文帮哥哥平躺下去,坐在他旁边,屏息凝视着他的脸。垂死的人闭上眼睛躺着,只有前额上的肌肉偶尔还在抽动,好像在凝神深思。列文不由自主地思索着哥哥此刻在想什么,但是不管他怎样苦苦思索,他从那平静而严肃的脸容和眉头肌肉……——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20章)

 

#重读经典#【弥留】尼古拉哥哥的痛苦越来越厉害,特别是由于无法医治的褥疮。他对周围的人也越来越恼火,动不动责备他们,特别是因为没有替他从莫斯科请医生来。吉娣千方百计照顾病人,安慰他,但一切都白费。列文看出她在体力上和精神上都疲劳不堪……——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20章)

 

#重读经典#【授勋】“啊!阿历克赛·阿历山德罗维奇!”当卡列宁走到一个小老头旁边,冷冷地向他点了点头时,小老头恶狠狠地闪动眼睛说。“我还没有向您道喜呢。”他指指卡列宁身上的绶带说。“谢谢您!”卡列宁回答。“今天天气真好哇!”他加上一句。——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24章)

 

#重读经典#【彼得堡】伏伦斯基同安娜回到彼得堡,住在一家上等旅馆里。伏伦斯基单独住在楼下,安娜带着婴孩、奶妈和侍女住在楼上有四间房的大套间里。——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28章)

 

#重读经典#【一位戴面纱的太太】第二天早晨八点钟,安娜从一辆出租马车里下来,在她原来的家的大门口打了打铃。“你去看看什么事。是一位太太。”门房卡比东诺奇还没有穿好衣服,就披上大衣,趿着套鞋,从窗口看见门外站着一位戴面纱的太太,说。——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29章)

 

#重读经典#【睁眼】那孩子只穿一件敞开的衬衫,弯着小小的身子,伸着懒腰,还在打哈欠。他闭上嘴唇,嘴角上浮起一丝睡意未消的幸福微笑。"谢辽查!"“谢辽查!”她低声叫着,同时悄悄走到他旁边。在她同他分离的时期,在最近她对他的母爱沸腾的时候……——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29章)

 

#重读经典#【倒下】“谢辽查!”安娜弯下身,在孩子耳边又唤了一声。他用臂肘支起身来,转动乱发蓬松的脑袋,接着睁开眼睛。他默默地用困惑的眼光对木然不动站在他面前的母亲望了几秒钟,随即幸福地微微一笑,又合上睡意未消的眼睛,倒下来……——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29章)

 

#重读经典#【怀抱】谢辽查倒下来,但不是往后躺,而是倒在母亲身上,倒在安娜的怀抱里。“谢辽查!我的好孩子!”安娜上气不接下气地叫道,双臂搂住他胖鼓鼓的身体。“妈妈!”他一面喊,一面在她的怀抱里扭动,使身体各部分都能接触到她的手臂。——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29章)

 

#重读经典#【醒来】谢辽查睡眼蒙眬地微笑着,一直闭着眼睛,胖嘟嘟的小手从床边举起来,抓住她的肩膀,偎依着她,使她沉醉在孩子特有的可爱的睡意未消的香味和温暖中,并且用他的脸蛋摩擦着她的脖子和肩膀。"我早就知道了,"他一面睁开眼睛,一面说……——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29章)

 

#重读经典#【依偎】谢辽查抓住安娜的肩膀,偎依着她,使她沉醉在孩子特有的可爱的睡意未消的香味和温暖中,并且用他的脸蛋摩擦着她的脖子和肩膀。“我早就知道了,”他一面睁开眼睛,一面说,“今天是我的生日。我知道你会来的。我这就起来。”——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29章)

 

#重读经典#【打量】安娜贪婪地打量着谢辽查;她看到在她离家的这些日子里,他长大了,模样也变了。她又像认得又像不认得他那双如今长得那么长的光腿,他那消瘦的面颊,他那后脑勺上剪得短短的鬈发——她以前常常吻他的后脑勺。安娜抚摩着他身上的每……——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29章)

 

#重读经典#【哭泣】安娜抚摩着他身上的每个部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泪把她哽住了。“你哭什么呀,妈妈?”谢辽查用哭一样的声音叫道。“我吗?我不哭了……我是高兴。我那么久没有看见你了。我不哭了,不哭了。”安娜一面咽着眼泪,一面背过脸去说。——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29章)

 

#重读经典#【脱帽】“妈妈,心肝,宝贝!”谢辽查又扑到安娜身上,搂抱着她,叫起来。仿佛直到现在,看见她的微笑,他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这个不要。”他一面说一面取下她的帽子。他看见她不戴帽子的样子,就像重新看见她一般,又扑上去吻她。——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29章)

 

#重读经典#【临别】“天下没有比你更好的人了!”谢辽查含着眼泪不顾死活地叫起来。同时抓住她的肩膀,一个劲儿地用他那双紧张得发抖的手臂把她紧紧抱住。“我的孩子,我的心肝!”安娜唤着,也像他一样天真无邪地轻轻哭起来。这时候,门开了,有人……——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30章)

 

#重读经典#【剧院】伏伦斯基把望远镜从楼下厢座移到二楼,他看见安娜坐在五号包厢,离开他只有二十步路。她坐在前面,稍稍回过头,她那美丽宽阔的肩膀托着她的头,她的眼睛和整个脸上闪耀着抑制的兴奋光辉,使他想起当初在莫斯科舞会上看见她的模样。——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33章)

 

#重读经典#【隔壁】伏伦斯基看到公爵小姐的脸显得特别红,她不自然地微笑着,不断往隔壁包厢张望;安娜折拢扇子,拿它敲着包厢的红丝绒栏杆,眼睛凝视着什么地方,却没有看见,显然也不愿看见隔壁包厢里所发生的事。左边那个包厢里是卡尔塔索夫夫妇……——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33章)

 

#重读经典#【耻辱】左边包厢里是卡尔塔索夫夫妇。卡尔塔索夫夫人是个瘦小的女人,站在他们的包厢里,背对安娜,正在穿丈夫递给她的披肩。她脸色苍白,怒气冲冲,情绪激动地说着什么。卡尔塔索夫是个秃顶的胖子,一面不断地回过头来看安娜,一面竭力……——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5部第33章)

 

#重读经典#【煮果酱】阿加菲雅怒气冲冲,满脸通红,头发蓬乱,用她那双露到肘部的瘦手转动着炭炉上的锅子,闷闷不乐地望着草莓,巴不得果酱烧糊,煮不成功。公爵夫人发觉阿加菲雅在生她的气,就竭力装作在忙别的事,根本不注意果酱,但不时斜眼望望炭炉。——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6部第2章)

 

#重读经典#【巡猎】第一个出来的是维斯洛夫斯基,他脚蹬一双靴筒高到他的胖腿肚的崭新大皮靴,身穿一件绿色上装……接着,奥勃朗斯基手里拿着猎枪,嘴里叼着雪茄,走了出来。"对不起,各位先生!"列文跑到门口说。"午饭带上了吗?拉斯卡,安分点,躺下!"——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6部第8章)

 

#重读经典#【熟睡的朋友】列文大清早醒来,试图唤醒两位朋友。维斯洛夫斯基俯卧在床上,伸出一只穿着袜子的腿,睡得那么熟,不可能回答他什么。奥勃朗斯基睡眼蒙眬中拒绝那么早出发。——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6部第12章)

 

#重读经典#【清晨打猎】拉斯卡兴高采烈地跑在前头;列文迈着轻快的步子跟在后面,不时观察天色。月亮在他出门的时候还很明亮,此刻却变得像水银一样发出微弱的白光;原来十分清楚的曙光,此刻要用心搜索才能看出;原来远方田野上一个个朦胧的斑点……——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6部第12章)

 

#重读经典#【骑马的安娜】安娜慢悠悠地骑着一匹鬃毛剪过的短尾英国矮脚马。她那戴着一顶高帽露出一绺绺乌黑头发的漂亮脑袋,她那丰满的肩膀,她那穿着黑色骑装的苗条身段,以及端庄优美的骑马姿势,这一切都使陶丽感到惊讶。——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6部第17章)

 

#重读经典#【迎接陶丽】安娜驰到马车跟前,不用人家搀扶就跳下马,提起骑装,迎着陶丽跑去。“我一直盼望你来,但又怕这是痴心妄想。嘿,我太高兴啦!你真不知道我有多高兴!”安娜一面说,一面把脸贴住陶丽的脸,吻着她……——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6部第17章)

 

#重读经典#【欢迎陶丽】“啊呀,我太高兴啦,阿历克赛!”安娜回头望了望那跳下马,向她们走来的伏伦斯基,说。伏伦斯基脱下灰色高帽,走到陶丽跟前。“您真不能想象,您来,我们有多高兴!”伏伦斯基特别加重语气说,笑眯眯地露出一排结实的雪白牙齿。——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6部第17章)

 

#重读经典#【选举】第六天开始选举省首席贵族。大大小小的厅堂挤满身穿各种制服的贵族。有许多人是为了这天的选举特地赶来的。久未晤面的熟人,有的从克里米亚,有的从彼得堡,有的从国外来到这里,大家欢聚一堂。人们围着桌子进行热烈的讨论……——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6部第27章)

 

#重读经典#【大会】在大小厅堂里,贵族们三五成群,从他们含有敌意和猜疑的目光中,从外人走近时就停止谈话,以及其中有些人甚至避到走廊远处去交头接耳这些迹象上可以看出,每一方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表面上看来,贵族分成两派,老派和新派。——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6部第27章)

 

#重读经典#【敲桌】科兹内舍夫开始解释。这时一个高大肥胖、背有点驼、小胡子染过色的地主,穿着一身高领子夹住后颈的狭窄礼服,打断了他的话。这个地主走到桌子旁,用手上戴着的戒指敲敲桌子,大声嚷道:“投票!投票表决!不必多费唇舌!投票表决!”——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6部第28章)

 

#重读经典#【教母】吉娣的教母,上了年纪的玛丽雅·波里索夫娜公爵夫人,一向很钟爱吉娣,一定要看看她。吉娣由于怀孕哪儿也不去,但这次也只得随着父亲去拜访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夫人,结果就在这位老夫人那里遇见了伏伦斯基。这次见面,吉娣可以自责的……——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7部第1章)

 

#重读经典#【学说】梅特罗夫不让列文把想法说完,就向他阐述自己学说的特点。梅特罗夫学说究竟有什么特点,列文并不了解,他没有用心去思考。他认为梅特罗夫也像其他学者一样,虽然在文章中批驳一般经济学理论,但还是从资本、工资和地租的观点来看俄……——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7部第3章)

 

#重读经典#【弹子房】“我们来打三角怎么样?列文,你打吗?嗯,好极了!”奥勃朗斯基说,“摆好三角。”他吩咐记分员说。“早就准备好了。”记分员早已把弹子摆成三角形,正滚着红弹子玩,回答说。“好,来吧。”打完一盘以后,伏伦斯基和列文就……——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7部第8章)

 

#重读经典#【画像】这不是画像,是一个活生生的迷人的女人,披着一头乌黑的鬈发,长有柔软毫毛的嘴唇上挂着若有所思的微微笑意,并且用那双使人销魂的眼睛扬扬得意而又脉脉含情地望着他。如果说她不是活的,那只是因为任何活着的女人都不可能有她那么……——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7部第9章)

 

#重读经典#【承认】最后列文承认,怜悯的感情加上酒,就使他忘乎所以,因而受到安娜狡猾的诱惑,今后他一定回避她。他诚恳地承认,在莫斯科待得太久,老是吃喝玩乐,成天空谈,他变得糊涂了。夫妻俩一直谈到深夜三点钟。直到三点钟,他们才言归于好……——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7部第11章)

 

#重读经典#【买鸦片】在药房里,一个形容消瘦的药剂师正在为等候的马车夫贴药瓶上的标签,像那个擦灯罩的仆人一样冷淡,拒绝卖给列文鸦片。列文竭力不动声色,不发脾气,说出医生和接生婆的名字,讲明鸦片的用途,竭力说服药剂师卖一些给他。——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7部第14章)

 

#重读经典#【吉娣分娩】可是当列文从医生那里回来,看到吉娣痛苦的模样时,他就越来越频繁地仰起头,不断叹息,一再念叨:“啊呀,上帝呀,饶恕我们,救救我们吧!”他感到恐惧,唯恐自己受不住,会失声痛哭或者跑出门去。他是这么痛苦……——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7部第14章)

 

#重读经典#【离开】“不瞒你说,我这简直是心血来潮,”安娜说,“何必坐在这里等离婚呢?我再也待不下去了。我对离婚再不抱希望,再不愿听人家提到这件事。我决定不再让这事影响我的生活。你同意吗?”“嗯!”伏伦斯基不安地望了望她那激动的脸色,说。——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7部第24章)

 

#重读经典#【怎么办】“他爱上别的女人了,这一点越发明显了。可是怎么办?”安娜问自己,在镜子前面的安乐椅上坐下。……形形色色的思想涌上心头,但她还没有完全沉浸在其中。她心里还有一种模模糊糊的意识,她对它很感兴趣,但究竟是什么,她还不明确。——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7部第24章)

 

#重读经典#【问】“喂,我问你,”安娜已经走到门口,伏伦斯基这才开口了,“我们明天一定走,是不是?”“您走,我不走!”她转身对他说。“安娜,这种日子叫人怎么过呀……”“您走,我不走!”她重复说。“这简直叫人受不了!”“您……您会后悔的!”——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7部第26章)

 

#重读经典#【照镜】“咦,我头发梳过了没有?”安娜问自己,但是记不起来。她摸摸头。“哦,对,梳过了,可是什么时候梳的,一点也记不起了。”她甚至不相信自己的手,走到镜子前面照照,看是不是真的梳过了。头发是梳过了,但她记不起什么时候梳的。——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7部第27章)

 

#重读经典#"这是谁?"】“这是谁呀?”安娜望着镜子里那个脸上发烧、两只异样地闪闪发亮的眼睛盯住她的女人,想。“对了,这就是我。”她恍然大悟,从头到脚打量着自己,突然觉得他在吻她的全身,她打了个哆嗦,耸耸肩膀。然后把手举到嘴边吻了吻。——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7部第27章)

 

#重读经典#【自杀】安娜想倒在开到她身边的第一节车厢的中心。可来不及了,车厢中心过去了。只好等下一节车厢。一种仿佛投身到河里游泳的感觉攫住了她,她画了十字。这种画十字的习惯动作,在她心里唤……但她的目光没有离开第二节车厢滚近拢来的车轮。——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7部第31章)

 

#重读经典#【募捐】奥勃朗斯基笑嘻嘻地一会儿望望公爵夫人帽上的羽毛,一会儿左顾右盼,仿佛在回想什么事。他看见一位太太拿着募捐箱走过,就叫她过来,塞进一张五卢布钞票。“只要口袋里还有钱,我看见募捐箱就不能无动于衷。”奥勃朗斯基说。——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8部第2章)

 

#重读经典#【废物】伏伦斯基紧紧握住柯兹尼雪夫的手。“是的,作为一个工具,我还有些用处。可是,作为一个人,我已是个废物了。”他一字一顿地说。他那阔大牙齿的剧痛使他嘴里充满口水,妨碍他说话。他不做声,凝视着那沿铁轨缓慢而平稳地滚过来的……——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8部第5章)

 

#重读经典#【冲进车站】伏伦斯基顿时想起了那天他像疯子一样冲进车站看见安娜所剩下的一切:一张长桌上,在一群陌生人的围观下,那不久前还充满生命的血肉模糊的尸体,不知羞耻地横陈着;那盘着浓密发辫、鬓角上覆着几绺鬈发的完整的脑袋向后仰着……——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8部第5章)

 

#重读经典#【启示】列文沿大路大踏步走去,他关心的与其说是他的思想,还不如说是他从未体验过的心情。费多尔说的话像电花一般在他心里起了作用,把他心头零星的模糊思想汇合在一起。他觉得自己心里有一种新东西,他愉快地捉摸着,但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8部第12章)

 

#重读经典#【思考】列文从头上摘下帽子,支着一个臂肘,侧身躺在林间宽大多汁的野草上。“是的,得好好思考一番,弄个明白。”他一面想,一面凝视着面前没有被践踏过的青……“一切得从头开始。”他自言自语说。“什么使我这样高兴啊?我发现什么了?”——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8部第12章)

 

#重读经典#【来了】在离家四分之一里的地方,列文看见格里沙和塔尼雅迎面跑来。“康斯坦京姨父!妈妈也来了,外公也来了,谢尔盖伯父也来了,另外还来了一个人。”他们爬上马车说。——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8部第14章)

 

#重读经典#【做桶箍】在篱笆的那一边,有个老头儿在做桶箍,没有看到列文,列文站在养蜂场中央,没有招呼他。——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8部第14章)

 

#重读经典#【俯身】列文跑到他们身边的时候,天亮起来了。保姆的下半截衣服是干的,可是吉娣的衣服全湿透了,贴在她身上。雨虽然已经停了,可他们还是保持雷电交作时那个姿势。两人都弯下腰,俯在一辆遮着绿色阳伞的童车上面。——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8部第17章)

 

#重读经典#【握手】米嘉身上一点没湿,平平安安,一直睡得很香。“啊,赞美上帝!我简直不知道我这是在说什么!”列文喃喃地说。他们收拾好湿尿布;保姆把婴儿抱了起来。列文走在妻子旁边,为自己的发火感到悔恨,背着保姆,悄悄地握住吉娣的手。——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8部第17章)

 

#重读经典#【望天】列文走出育儿室,站在游廊里,凭栏望着天空。天色全黑了,列文倾听花园里菩提树滴水的谐调声音,仰望熟识的三角形星群和支流错综的银河。“嗯,究竟什么事使我惶惑不安呢?”列文暗暗自问,感到心里已有了他的答案,虽然还不很清楚。——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第8部第19章)

重读经典:《安娜卡列尼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