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每月一书
每月一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2,192
  • 关注人气:6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读经典:《复活》

(2015-10-15 02:56:33)
标签:

情感

《复活》

托尔斯泰

卡秋莎

铁丝网

分类: 重读经典

重读经典:《复活》

#重读经典#【春天】尽管好几十万人聚居在一小块地方,竭力把土地糟蹋得面目全非,尽管他们肆意把石头砸进地里,不让花草树木生长,尽管他们锄尽刚出土的小草,把煤炭和石油烧得烟雾腾腾,尽管他们滥伐树木,驱逐鸟兽,在城市里,春天毕竟还是春天。阳光和煦,青……——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1章)

 

#重读经典#【传讯】这天早晨八时监狱看守长走进又暗又臭的女监走廊。他后面跟着一个面容憔悴、鬈发花白的女人,身穿袖口镶金绦的制服,腰束一根蓝边带子。这是女看守。“您是要玛丝洛娃吧?”她同值班的看守来到一间直通走廊的牢房门口,问看守长说。——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1章)

 

#重读经典#【女囚】过了一会,一个个儿不高、胸部丰满的年轻女人,身穿白衣白裙,外面套着一件灰色囚袍,大踏步走出牢房,敏捷地转过身子,在看守长旁边站住。这个女人脚穿麻布袜,外套囚犯穿的棉鞋,头上扎着一块白头巾,显然有意让几绺乌黑的鬈发从头巾里露出来。——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1章)

 

#重读经典#【押送兵】办公室里已有两个持枪的押送兵等着。坐在那里的文书把一份烟味很重的公文交给一个押送兵,说:“把她带去!”那押送兵是下城的一个农民,红脸,有麻子,他把公文掖在军大衣翻袖里,目光对着那女犯,笑嘻嘻地向颧骨很高的楚瓦什同伴挤挤眼。——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1章)

 

#重读经典#【大街】两个士兵押着女犯来到石子铺成的大街上。马车夫、小店老板、厨娘、工人、官吏纷纷站住,好奇地打量着女犯。女犯察觉向她射来的一道道目光,并不转过头,却悄悄地斜睨着那些向她注视的人。她觉得高兴。这里的空气比牢房里清爽些,带有春天的气息。——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1章)

 

#重读经典#【妓院】客人陆续到来,奏乐,跳舞,吃糖,喝酒,吸烟,通奸。客人中间有年轻的,有中年的,有半大孩子,有龙……总之不同身份、不同年龄、不同性格的男人,应有尽有。又是喧闹又是调笑,又是打架又是音乐,吸烟喝酒,喝酒吸烟,音乐从黄昏一直响到天明。——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2章)

 

#重读经典#【公爵】……德米特里·伊凡内奇·聂赫留朵夫公爵正躺在高高的弹簧床上,床上铺着鸭绒垫褥,被单被揉得很皱。他穿着一件前襟皱裥熨得笔挺的洁净荷兰细麻布睡衣,敞开领子,吸着香烟。他目光呆滞地瞪着前方,想着今天有什么事要做,昨天发生过什么事。——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3章)

 

#重读经典#【名律师】那位名律师跟在老太太后面,敏捷地从民事法庭走出来。他敞开背心,露出浆得笔挺的雪白硬胸,脸上现出得意扬扬的神色,因为他使头上戴花的老太太倾家荡产,而那个付给他一万卢布的生意人却得到了十万以上。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律师身上……——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6章)

 

#重读经典#【法官们】庭长和法官穿着衣领上镶有金线的制服,走上高台,气势十分威严。他们……坐到铺着绿呢桌布后面的雕花扶手椅上。桌上竖立着一个上面雕着一只鹰的三角形打击器,还放着几个食品店里盛糖果用的玻璃缸和墨水瓶、钢笔、白纸以及几支削尖的粗细铅笔。——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7章)

 

#重读经典#【被告】第三个被告是玛丝洛娃。玛丝洛娃一进来,法庭里的男人便都把目光转到她身上,久久地盯住她那张白嫩的脸、那双水汪汪的黑眼睛和长袍底下高高隆起的胸部。当她在人们面前走过时,就连那个宪兵也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直到她坐下。——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8章)

 

#重读经典#【起诉】书记官起立,宣读起诉书。他念得很响、很清楚,但因为念得太快,混淆了舌尖音和卷舌音,以致发出来的声音成了一片连续不断的嗡嗡声,令人昏昏欲睡。法官们一会儿把身子靠在椅子的这边扶手上,一会儿靠在那边扶手上,一会儿搁在桌上,一会儿靠……——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9章)

 

#重读经典#【陪审员】聂赫留朵夫坐在第一排靠边第二座的高背椅上,摘下夹鼻眼镜,望着玛丝洛娃,他的内心展开了一场复杂而痛苦的活动。——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9章)

 

#重读经典#【初吻】聂赫留朵夫往丁香花坛后面跑去。谁知花丛前面有一道小沟,沟里长满荨麻,聂赫留朵夫不知道,一脚踏空,掉到沟里去。他的双手被荨麻刺破,还沾满了晚露。卡秋莎那双水灵灵的乌梅子般的眼睛也闪耀着笑意,她飞也似地迎着他跑来。他们跑到一块……——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12章)

 

#重读经典#【阅读】聂赫留朵夫把自己刚看过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屠格涅夫的小说借给卡秋莎看。他们只能找机会交谈几句。聂赫留朵夫在她和老女仆玛特廖娜的小房间里喝茶。他们当着玛特廖娜的面谈话,感到最轻松愉快。可是到了剩下他们两人的时候,谈话就比较别扭。——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12章)

 

#重读经典#【重游】聂赫留朵夫是在三月底耶稣受难日到达的。当时冰雪初融,道路泥泞,而且下着倾盆大雨,把他淋得浑身湿透,身子冻僵,但他还是生气蓬勃,精神焕发。“她是不是还在她们家里?”马车到达姑妈家熟识的旧式地主庄园时,他心里想。——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14章)

 

#重读经典#【卡秋莎】果然是她,是卡秋莎。还是同原来一样,但出落得越发俏丽可爱了。那双纯洁的略带斜睨的黑眼睛仍旧那么笑盈盈地从脚到头打量人。她仍旧系着洁白的围裙。姑妈让她送来一块刚剥去包装纸的香皂和两条毛巾……都是那么洁净、新鲜、纯朴、惹人喜爱。——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14章)

 

#重读经典#【晨祈】玛特廖娜身穿闪光的紫色连衣裙,披着有流苏的白色大围巾。卡秋莎站在她旁边,身穿一件胸前有皱褶的雪白连衣裙,腰里系着一根浅蓝带子,乌黑的头发上扎着一个鲜红的蝴蝶结。整个教堂里都洋溢着喜悦、庄严、欢乐和美好的气氛。司祭们穿着银光……——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15章)

 

#重读经典#【晨祷】教堂中央站着上层人物:一个地主带着妻子和穿水兵服的儿子,……玛特廖娜身穿闪光的紫色连衣裙,披着有流苏的白色大围巾。卡秋莎站在她旁边,身穿一件胸前有皱褶的雪白连衣裙,腰里系着一根浅蓝带子,乌黑的头发上扎着一个鲜红的蝴蝶结。——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15章)

 

#重读经典#【静夜】女仆屋里点着一盏小灯。卡秋莎独自坐在桌旁沉思,眼睛瞪着前方。聂赫留朵夫一动不动地瞧了她……她木然不动地坐了两分钟光景,这才抬起眼睛,微微一笑,摆摆头,仿佛在责备自己,然后换了个姿势,突然把双臂往桌上一搁,眼睛呆呆地望着前方。——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17章)

 

#重读经典#【敲窗】接着一切又归于寂静,窗里的灯火不见了,只剩下一片迷雾和河上的响声。聂赫留朵夫走到窗口,一个人也看不见。他敲敲窗子,没有人答应。——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17章)

 

#重读经典#【审讯暂停】“审理暂停,法官商议判决。”庭长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大家都随着他起立,带着办完一件好事的轻松心情纷纷走出法庭,或者在法庭里来回走动。——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23章)

 

#重读经典#【喊冤】“我没有罪,没有罪!”玛丝洛娃忽然对着整个法庭大声叫嚷,“冤枉啊!我根本没有起过坏心。我说的是实话,实话!”她说完往长凳上一坐,放声痛哭起来。卡尔津金和包奇科娃走出法庭,可是玛丝洛娃还坐在那里痛哭,弄得宪兵只好拉拉她的衣袖。——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24章)

 

#重读经典#【愁闷】"听说您从法院出来后,心里十分愁闷,"沙斐雅公爵夫人说,脸上挂着一种简直可以乱真的假笑,露出一口同真牙一模一样精致好看的长长的假牙。"我明白,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干这种事是很痛苦的。""对,"聂赫留朵夫说,"你会感到你没有权利去审判……"——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27章)

 

#重读经典#【憎恶】"又可耻又可憎,又可憎又可耻。"聂赫留朵夫沿着熟悉的街道步行回家,一路上反复想着。刚才他的沉重心情到现在始终没有消除。"又可耻又可憎,又可憎又可耻。"他反复对自己说,不仅指他同米西的关系,而且指所有的事。"一切都是又可憎又可耻。"——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28章)

 

#重读经典#【回忆】聂赫留朵夫匆匆把吸完的香烟在烟灰缸里捻灭,另外点上一支,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于是,他同她一起度过的景象一幕又一幕地呈现在眼前。他想起他同她最后一次的相逢,想起当时支配他的兽性的欲望,以及欲望满足后的颓丧情绪。他想起了雪白……——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28章)

 

#重读经典#【牢房】背有点驼的老太婆也走过来,站在玛丝洛娃面前,那个男孩也跟着老太婆走过来,眼睛睁得老大,翘起上嘴唇,盯着玛丝洛娃带来的白面包。经过这一天的折腾以后,玛丝洛娃看见这一张张满怀同情的脸,她忍不住想哭,嘴唇都哆嗦起来。但她竭力忍住……——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31章)

 

#重读经典#【痛哭】玛丝洛娃忍不住想哭,嘴唇都哆嗦起来。但她竭力忍住,直到老太婆和男孩向她走过来。当她听到老太婆充满同情的啧啧声,看见男孩聚精会神地盯着白面包的眼睛又转过来瞧着她时,她再也忍不住了。她整个脸都哆嗦着,接着放声痛哭起来。——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31章)

 

#重读经典#【站台】卡秋莎一跑上站台,立刻从头等车厢的窗子里看见了聂赫留朵夫。这节车厢里的灯光特别明亮。有两个军官面对面坐在丝绒座椅上,正在打牌。聂赫留朵夫穿着紧身的马裤和雪白的衬衫,坐在软椅扶手上,臂肘靠在椅背,不知在笑些什么。卡秋莎一认出……——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37章)

 

#重读经典#【敲窗】卡秋莎用冻僵的手敲敲窗子。但就在这当儿,火车缓缓开动了。它先往后一退,接着,车厢一节碰着一节依次向前移动。卡秋莎又敲了一下窗子,把脸贴在窗玻璃上。这时她面前的那节车厢也猛地一震,动了起来。她跟着那节车厢走去,眼睛往窗子里张望。——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37章)

 

#重读经典#【奔跑】卡秋莎一个劲儿地在湿漉漉的站台上跑着。……她跑个不停,等尾部挂着风灯的最后一节车厢驶过去,她已经越过水塔,周围一点遮拦也没有了。风迎面刮来,掀起她头上的头巾,吹得衣服裹紧她的双腿。她的头巾被风吹落了,但她还是一个劲儿地跑着。——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37章)

 

#重读经典#【等候】在离监狱约一百步的地方,站着一些男人和女人,手里多半拿着包袱。右边有几所不高的木屋,左边是一座两层的楼房,门口挂着招牌。用石块砌成的巨大监狱就在前面,但探监的人不准走近。一个持枪的哨兵走来走去,谁想从他身旁绕过,他就向谁吆喝。——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41章)

 

#重读经典#【监狱】在离监狱约一百步的地方,站着一些男人和女人,手里多半拿着包袱。右边有几所不高的木屋,左边是一座两层的楼房,门口挂着招牌。用石块砌成的巨大监狱就在前面,但探监的人不准走近。一个持枪的哨兵走来走去,谁想从他身旁绕过,他就向谁吆喝。——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41章)

 

#重读经典#【探监】这个房间不是由一道铁丝网而是由两道铁丝网隔成两半,而且铁丝网都是从天花板一直挂到地板上。有几个看守在这两道铁丝网之间来回监视。铁丝网那边是囚犯,这边是探监的人,中间隔着两道铁丝网,距离有三俄尺宽,因此双方不但无法私相授受……——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41章)

 

#重读经典#【重逢】在那些女犯后面还站着一个女人,聂赫留朵夫立刻悟到那个女人就是玛丝洛娃,他的心怦怦直跳,气都快喘不过来了。生死攸关的时刻到了。他走到铁丝网旁边,认清了是她。她站在蓝眼睛的费多霞后面,笑眯眯地听她说话。她穿着一件腰带紧束的白上衣……——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42章)

 

#重读经典#【渊蔽】在这十年间,玛丝洛娃都看见,一切男人,从聂赫留朵夫和警察局长开始,到谨慎小心的监狱看守为止,个个都需要她。因此,照她看来,茫茫尘世无非是好色之徒聚居的渊蔽,他们从四面八方窥伺她,不择手段——欺骗、暴力、金钱、诡计——去占有她。——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44章)

 

#重读经典#【笞刑】监狱里接到一纸公文,命令对两个主犯各用树条抽打三十下。……聂赫留朵夫想起昨天见到的种种情景,这才明白那场刑罚就是在那时进行的。他心里觉得又好奇,又感伤,又困惑。这种心情使他感到一阵精神上的恶心,逐渐又变成近乎生理上的恶心。——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47章)

 

#重读经典#【再访】玛丝洛娃走到门口,还没看见典狱长,聂赫留朵夫却看见她了。她脸色红红的,摇头晃脑,不住地微笑着。她一看见典狱长,脸上现出惊惶的神色,她盯住他,但立刻镇定下来,大胆而快乐地向聂赫留朵夫打招呼。"您好!"她拖长声音说,脸上挂着微笑……——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47章)

 

#重读经典#【练钢琴】典狱长站起来,走到门口,从那里传来克莱曼蒂练习曲的华彩乐段。“玛露霞,你就稍微停一下吧!”他说,从口气里听出这种音乐已成了他日常生活中的一大苦恼,“简直什么也听不见。” 钢琴声停了。传来不知谁的不愉快的脚步声。——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51章)

 

#重读经典#【闲事】"阿,你是说那件事吗?不,老兄,真不能放你到监狱里去,什么闲事你都要管。走吧,走吧,安娜在叫我们了。"玛斯连尼利夫说着挽住聂赫留朵夫的胳膊,情绪又非常激动。聂赫留朵夫从他的臂弯里抽出胳膊,没有向谁告别,也没有说什么,脸色阴沉……——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58章)

 

#重读经典#【农民们】聂赫留朵夫走到农民们的面前,他们纷纷脱帽行礼,露出一个个黄发的、鬈发的、秃顶的、白发的脑袋。毛毛细雨还在不停地下,小小的雨珠儿洒满了农民们的头发、胡子和衣服的绒毛。农民们看着老爷,等着听他要对他们说什么,可是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托尔斯泰《复活》(第2部第2章)

 

#重读经典#【老头】等马匹上了撒满灰黄色粪块的大路,老头又回到大门口,对聂赫留朵夫鞠了个躬。“你是我们那两位小姐的侄儿吧?欢迎欢迎。你是不是来看看我们哪?”老头兴致勃勃地说。“对了,对了。那么,你们过得怎么样?”聂赫留朵夫回答,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托尔斯泰《复活》(第2部第4章)

 

#重读经典#【怪人】房门开着,门廊里挤满了人。男孩、女孩、怀抱婴儿的女人都挤在门口,瞅着这个察看庄稼人的怪老爷。老太婆显然因为能同老爷周旋感到很得意。“是啊,老爷,我们的日子糟得很,真是糟得很。”老头儿说。“你们跑来干什么!”他对站在门口的人嚷道。——托尔斯泰《复活》(第2部第4章)

 

#重读经典#【周济】聂赫留朵夫掏出皮夹子,给了那女人十个卢布。他还没有走上两步,另一个抱娃娃的女人就追上了他,然后是一个老太婆,接着又是一个女人。她们都说自己穷,要求周济。聂赫留朵夫把皮夹子里的六十卢布零钱都散发掉……——托尔斯泰《复活》(第2部第6章)

 

#重读经典#【开会】中午,七名被推选出来的庄稼汉应管家的邀请来到苹果园的苹果树下。管家安排了一张桌子和几条长凳,都是用木桩打进地里,再铺上木板搭成的。聂赫留朵夫和管家费了不少口舌才使农民戴上帽子,在板凳上坐下。那个退伍的士兵今天包着干净的包脚布……——托尔斯泰《复活》(第2部第9章)

 

#重读经典#【车夫】时间不早了,聂赫留朵夫就雇了一辆马车。车夫是个中年人,相貌聪明而善良。在一条街上,他向聂赫留朵夫转过身来,指给他看一座正在动工修建的大厦。"您瞧,他们在盖一座多阔气的大楼!"他说,那副神气仿佛他也是这座房子的股东,因此得意扬扬。——托尔斯泰《复活》(第2部第12章)

 

#重读经典#【照片】晚上下班以后,玛丝洛娃回到同另一个助理护士合住的房间里,才把照片从信封里取出来,含情脉脉地一动不动仔细察看着照片上的那几个人、他们的服装、阳台的台……怎么也看不够,特别是对她自己,对她那张额上鬈发飘飞的年轻美丽的脸看得出了神。——托尔斯泰《复活》(第2部第13章)

 

#重读经典#【家宴】察尔斯基伯爵家七点半钟开饭。吃饭用的是一种聂赫留朵夫从未见过的新办法。菜都先摆在桌上,摆好后仆人退出餐厅,吃饭的人就自己动手取菜。男人们摆出男子汉气概,不让太太们过分劳累,毅然承担起给太太们和自己分菜斟酒的重任。吃完一道菜……——托尔斯泰《复活》(第2部第17章)

 

#重读经典#【老将军】操纵彼得堡全体囚犯命运的是一个德国男爵出身的老将军。他一生战功卓著,得过许多勋章,但平时只在钮扣孔里挂一个白十字章。据说现在他已头脑糊涂了。他在高加索服务时,获得了这枚他特别引以为荣的十字章。当时他统率剪短头发、身穿军服……——托尔斯泰《复活》(第2部第19章)

 

#重读经典#【彼得堡监狱和涅瓦河】“这地方真气闷哪,老爷,”马车夫对聂赫留朵夫说,“我本来想不等您出来就走掉。”“是的,很气闷。”聂赫留朵夫同意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地望望空中烟灰色的浮云,又望望涅瓦河上被小舟和轮船激起的银光闪闪的波浪。——托尔斯泰《复活》(第2部第20章)

 

#重读经典#【调情】"您不用对我说这话,"玛丽爱特说,"我丈夫一告诉我她可以放出来,我就大吃一惊。既然她没有罪,为什么要把她关起来呢?"她正好说出了聂赫留朵夫想说的话。“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察尔斯基伯爵夫人看到玛丽爱特在同外甥调情,觉得很好玩。——托尔斯泰《复活》(第2部第24章)

 

#重读经典#【看戏】聂赫留朵夫瞅着玛丽爱特,欣赏着她的姿色,但心里知道她是个虚伪的女人,她同那个用千百人的眼泪和生命猎取高官厚禄的丈夫生活在一起,完全无动于衷。最后,她丈夫回到包厢里,居高临下、鄙夷不屑地对聂赫留朵夫瞧了一眼,仿佛不认得他似的。——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28章)

 

#重读经典#【姐姐】娜塔丽雅走进弟弟聂赫留朵夫的两个小房间,仔细观看了一下。她处处都看到她所熟悉的那种整齐清洁,但同时发觉房间里的陈设简朴得使她吃惊。她看见写字台上放着那个镶有铜狗的吸墨纸床,还有几个文件夹,一些纸张和文具,几本《刑法典》……——托尔斯泰《复活》(第2部第31章)

 

#重读经典#【押解】大门隆隆地打开来,铁镣的哐啷声更响了。一大批穿白军服扛枪的押解兵走到街上,在大门外整齐地排成一个圆圈。等他们站好队,又传出了一声口令。男犯人头发剃光,头上戴着像薄饼一般的囚帽,背上背着袋子,困难地一步步拖着脚镣走出来。——托尔斯泰《复活》(第2部第34章)

 

#重读经典#【队伍】整个队伍就在穿白军服的士兵包围下走动起来,脚上的锁链扬起了尘土。带头的是士兵,后面是戴脚镣的犯人,四人一排,然后是流放犯,然后是村社农民,每两个人铐在一起,然后是女人。后面是装着行李和身体衰弱的人的大车……——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34章)

 

#重读经典#【出发】聂赫留朵夫走到女犯旁边,立刻认出了玛丝洛娃。她在女犯的第二排。这一排边上走着一个女犯,红脸庞,黑眼睛,短腿,模样难看……她旁边是个孕妇,勉强拖着两腿走着。第三个就是玛丝洛娃。玛丝洛娃肩上掮着袋子,眼睛瞧着前方,脸色镇定而坚毅。——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35章)

 

#重读经典#【孩子】在十字路口,队伍挡住了一辆豪华的马车。马车后座上坐着一对夫妻……前座上,坐着两个孩子:女孩打扮得漂漂亮亮,娇嫩得像朵小花,披着一头浅色头发,也打着一把色彩鲜艳的阳伞;八岁的男孩脖子细长,锁骨突出,戴一顶水手帽,抱着两条长飘带。——托尔斯泰《复活》(第1部第35章)

 

#重读经典#【出行】聂赫留朵夫往那边望望,看见一伙人抬着一把圈椅,椅上坐着一位头上包着轻纱的太太。前面抬圈椅的那个跟班,聂赫留朵夫觉得很面熟。后面一个戴着镶金绦的制帽,是聂赫留朵夫认识的一个看门人。圈椅后面跟着一个装束雅致的侍女。她头发鬈曲……——托尔斯泰《复活》(第2部第39章)

 

#重读经典#【教训】玛丝洛娃看到:一个留很长淡黄小胡子的强壮军官,皱着眉,左手揉着打犯人耳光打痛的右手掌心,嘴里不停地骂着不堪入耳的粗话。他面前站着一个剃阴阳头的瘦长男犯人。这犯人身穿一件短囚袍,下身穿一条更短的裤子,一只手擦着被打得出血的脸……——托尔斯泰《复活》(第3部第2章)

 

#重读经典#【女孩】谢基尼娜竭力把小女孩叫到自己身边。小女孩却仍旧尖声啼哭,不肯到谢基尼娜那边去。“您等一下,谢基尼娜,瞧她会到我这儿来的。”玛丝洛娃从口袋里取出一个面包圈,说。小女孩认得玛丝洛娃,看见她和面包圈,就向她走去。一场风波就这样过去了。——托尔斯泰《复活》(第3部第2章)

 

#重读经典#【流放途中的政治犯】炉子生好,房间里暖和起来。茶烧开了,倒在玻璃杯和带把的杯子里,加上牛奶,变成白色。面包圈、精白粉面包、普通面包等都摆了出来。大家凑着那个当桌子用的板铺吃喝,谈天。艾米丽雅坐在木箱上,给大家倒茶。其余的人都围着她……——托尔斯泰《复活》(第3部第13章)

 

#重读经典#【宣传】“我想,”诺伏德伏罗夫说,“我们要是想干我们的事业,那么,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胡思乱想,而应该面对现实。应该尽全力为群众工作,但不要指望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群众是我们工作的对象,但只要他们一天像现在这样浑浑噩噩,他们就一天不……”——托尔斯泰《复活》(第3部第14章)

 

#重读经典#【对视】“哦,这是怎么一回事?何必这样呢?”玛丝洛娃说,用那种一向使聂赫留朵夫特别动心的斜睨瞧了瞧他的眼睛。他们默默地对视了几秒钟。这种目光对双方都含义深长。“这事应当由您决定。”聂赫留朵夫说。“我有什么可决定的?”她说,“一切……”——托尔斯泰《复活》(第3部第17章)

 

#重读经典#【克雷里卓夫】最后一辆大车上坐着诺伏德伏罗夫、格拉别茨和玛尔凯。倒数第二辆上坐着艾米丽雅、纳巴托夫和一个害风湿症的虚弱女人。谢基尼娜把自己的座位让给她了。倒数第三辆铺着干草和枕头,上面躺着克雷里卓夫。谢基尼娜就坐在他旁边的驭座上。——托尔斯泰《复活》(第3部第20章)

 

#重读经典#【重病】聂赫留朵夫走到大车跟前,拉住大车的木柱,在旁边走着。克雷里卓夫身穿土皮袄,头戴羔皮帽,嘴上包着一块手绢,看上去更加消瘦和苍白。他那双好看的眼睛显得更大更亮。他的身子在大车上微微摇晃,眼睛盯着聂赫留朵夫。聂赫留朵夫问他健康……——托尔斯泰《复活》(第3部第20章)

 

#重读经典#【发放《福音书》】原来这里有二十多人识字。英国人从手提包里取出几本精装的《新约全书》。于是就有几只肌肉发达、生有坚硬黑指甲的大手,从粗麻布衬衫袖口里伸出来,争先恐后地来要书。英国人在这个牢房里发了两本《福音书》……——托尔斯泰《复活》(第3部第26章)


重读经典:《复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