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每月一书
每月一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6,502
  • 关注人气:6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读经典:《巴黎圣母院》

(2015-07-12 13:47:44)
标签:

育儿

《巴黎圣母院》

雨果

姑娘

主教

分类: 重读经典

重读经典:《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命运!】几年前,本书作者去圣母院参观,更确切地说追踪觅迹,在两座钟楼之一的暗角墙壁上,发现这样一个手刻的词:命运!这几个大写的希腊文字母,由于长期侵蚀败破而发黑,深深嵌入石壁中……所包藏的难逃定数的命意,尤令作者凛然心惊。——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巴黎主显节】广场上人山人海,万头攒动。人流的汹涌波涛越来越扩大,冲击着楼房的墙角,而那些墙角又像岬角,突进围成不规则状大水池一样的广场。司法宫高大的哥特式门脸正中一道大台阶,上下人流交汇在一起,又在接下的台阶分成两股,从两侧斜坡倾泻到人海浪涛中。——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彼埃尔·格兰古瓦】原来,此人呆在栏杆和大理石案之间的空地里,身子又细又长,谁也没有看见。只见他高高的个头儿,干瘦的身材,脸色苍白,一头金发,人还算年轻,尽管额头脸上已经有了皱纹,眼睛炯炯有神,嘴角总带着笑意,身上穿的黑哔叽旧袍已经磨光磨破了……——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克洛班·特鲁—傅】诗朗诵戛然中止,观众的头纷纷转向那个乞丐。而那家伙却毫不惊慌,倒觉得这个意外情况提供了大好时机,可以大捞一把;于是,他眯起眼睛,摆出一副可怜相,声音凄惨地喊道:“大家行行好吧!”“嘿!”约翰又嚷道,“那不是克洛班·特鲁—傅吗?”——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选丑大赛】这时掌声雷动,欢呼四起。丑大王选出来了。“妙极啦!妙极啦!妙极啦!”四面八方一片狂呼乱叫。果然,一副叹为观止的鬼脸,从花瓣格窗洞里探出来,一时光彩夺目。群众一见最后这张怪脸,顿时眼花缭乱,全场喝彩。就连科坡诺勒也鼓起掌来……——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卡西魔多】我们在此并不想为读者描绘那个四面体的鼻子、那张马蹄铁形的嘴、那只被棕红色眉丛所掩蔽的小小左眼,以及完全消失在一颗大瘤之下的右眼;也不想描绘那七扭八歪、好似城垛一般参差不齐的牙齿,那两片厚皮赛过老茧的嘴唇,一颗犹如象牙抵着厚唇的长牙……——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埃及姑娘】姑娘的个头儿并不高,但身材苗条,亭亭玉立,显得很高。她的肌肤微黑,不过可以想见,白天看来肯定闪着金光。她翩翩起舞,转圈飞旋,踏着随意掷在地上的一块波斯地毯,那张光艳照人的脸每次转向你,乌黑的大眼睛都会向你投去一瞥,疾如闪电。——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爱丝美拉达】她那纯美滚圆的双臂举到头顶,嘭嘭敲着手鼓;伴随着舞蹈,那身段修长曼妙,灵活飞动,宛如一只胡蜂;那金光闪闪的胸衣平滑无纹,彩衣飘舞而裸露臂膀,彩裙翻飞而不时窥见线条美妙的小腿;那秀发乌黑如漆,目光灼灼似火焰,这哪是凡人,分明是一位天仙!——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爱丝美拉达和佳利】“佳利!”吉卜赛姑娘叫了一声。格兰古瓦立刻看见跑来一只小山羊,雪白而美丽,灵敏而活泼,神采奕奕,两只角染成金黄色,四只蹄子也染成金黄色,还戴着金黄色的项圈。“佳利,该你的了。”跳舞的姑娘又说了一句。——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佳利】“佳利,”姑娘问道,“王国检察官雅克·夏莫吕阁下,是怎样夸夸其谈的?”小山羊坐下来,开始咩咩叫,同时挥动前蹄,动作十分奇特,除了学不出他那蹩脚法语、蹩脚拉丁语之外,那姿势、那声调、那神态,整个儿活脱出一个雅克·夏莫吕来。观众的掌声更热烈了。——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愚人王游行】他们身穿黑袍,奏着音乐,举着花枝招展的五月树和大蜡烛。在这大群人中间有狂人大骑士团,他们肩扛的担架上,点燃的小蜡烛数量极多。新登基的丑大王头戴王冠,身披王袍,手持权杖,端然坐在担架上,真是光彩炫目,他正是圣母院敲钟人——驼子卡西魔多。——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卡西魔多护主】狂人团从一阵惊愕中醒悟过来,想前来护驾,保卫他们这位被猝然赶下宝座的大王。埃及人、丐帮和所有小文书们,将教士团团围住,厉声叱责。然而,卡西魔多却挺身护住教士,他挥动着两只大拳头,牙齿咬得咯嘣响,像发怒的猛虎一般,注视着进犯的人。——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主仆离开】他们穿过人群,穿过广场,可是喜欢热闹、游手好闲的人,要在后面跟随。于是,卡西魔多掉过头来断后,他那形体敦敦实实,样子狰狞可怖,毛发倒竖,四肢蓄势待发,呲着野猪似的獠牙,又像猛兽一样咆哮,只要手脚一动,目光一瞥,人群就如退潮一般纷纷闪避。——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浮比斯队长英雄救美】“救命啊!救命啊!”不幸的吉卜赛姑娘连连呼叫。“站住,坏蛋!把这个浪货给我放下!”突然像打雷般一声断喝,只见从邻街冲出一名骑手。他是一名羽林军骑卫队长,全身披挂,手执一把巨剑。他从惊愕的卡西魔多的手中夺过姑娘,横放在马鞍上。——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奇迹宫廷】可怜的诗人环视周围:的确,从来没有一个好人走进可怖的奇迹宫廷;这是个魔圈,无论小堡的军校还是京城的警官,胆敢闯进来的,无不粉身碎骨;这是贼窝,是巴黎脸上的脓疮;这是条阴沟,每天早晨污水流出去,夜晚又流回来停滞,满载着邪恶、乞讨和流浪……——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丐帮帮主】桌上放着大酒碗,满满装着葡萄酒和麦芽酒,许多醉汉聚在周围,他们借着酒力和火力,一个个脸膛红得发紫。其中一个汉子大腹便便,一脸快活的神气,还有一个假当兵的,就是“油子”,…一名乞丐坐在火堆旁的大酒桶上,他就是坐在宝座上的花子王,丐帮帮主。——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黑帮三王】“小子,少废话。告诉你,你面前是三位强大的君王:我,克洛班·特鲁一傅,金钱王国的国王,丐帮大头目的传人,黑帮王国的大君;你看那边,头缠破布条、黄脸膛的那个老家伙,他是埃及和波希米亚大公;再有那个胖子,他叫纪尧姆·卢梭,是伽利略皇帝。”——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蜻蜓变成黄蜂】她一个箭步,从屋的一端蹿到另一端,略一弯腰又挺起来,手中不知从哪儿操出一把匕首。她又气恼又高傲,嘴唇鼓起来,鼻孔张大,两颊涨得赛似红苹果,眼珠子放射出光芒。佳利也护在她面前,抵着两只涂成金色的美丽尖角,向格兰古瓦摆出一副迎战的姿态。——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思】格兰古瓦开始大吃大嚼,叉子和陶瓷盘子碰得叮当响,他的情欲整个儿化为食欲了。姑娘坐在他对面,默默注视他吃饭,显然她另有所思,脸上不时泛起微笑,温馨的小手抚摩着轻轻抵在她膝上的聪明的小山羊的头。一根黄蜡烛照亮这个场面:一边狼吞虎咽,一边沉思默想。——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圣母院】这是石头谱成的波澜壮阔的交响乐,是一个人和一个民族的硕大无朋的作品,整个儿既浑然一体,又繁复庞杂,每一块石头都鲜明地显示由艺术天才所统摄的工匠的奇思异想……一言以蔽之,这是人的创造,伟壮而丰赡,似乎窃来神的创造的双重物质:繁丰和永恒。——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克洛德·弗罗洛】克洛德·弗罗洛早在幼年,就由父母决定献身神职。他是从拉丁文学习认字看书的。他在童稚之年,就被父亲送进大学城托尔希学院,过着隐修学习的生活,在经书和辞典中长大成人。不过,这孩子生性忧郁,总是一本正经,不苟言笑,学习十分勤奋,领悟得很快。——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敲钟人卡西魔多】在这慈母般的建筑物中,他首先喜爱的还是钟。那一口口钟唤醒他的灵魂,使灵魂在洞穴里凄惨收拢的双翼展开,有时也使他欢快起来。他喜爱钟,时常抚摩,对钟说话,也懂得钟的语言。从中轴尖塔的那一组钟,直到门廊上面的那口大钟,他无不满怀着柔情。——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半人半钟的怪物】卡西魔多等着大钟摆过来,就像蜘蛛等待苍蝇,猛地纵身扑上去,抓住青铜巨怪的耳朵,身子悬空吊在沉渊之上,投进大钟的疯狂摇摆之中,他紧紧夹住双膝,用脚跟驱策,以全身的冲击和重量,促使大钟倍加疯狂地震荡。这时,钟楼都摇晃起来……——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关怀】他对小约翰投注了全部的爱心,这个惟有另一个孤儿可依托的孤儿,深深地搅动了他的五脏六腑;他本来就素性深沉,善于思考,现在更是以无限慈悲的心怀,考虑如何安排小约翰。他把孩子视为十分脆弱、十分珍贵的东西,给予无微不至的关怀,远远胜过一位长兄……——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小约翰】长兄指望他成为一名好学生,为人虔诚驯顺,博学多才。然而小树往往辜负园丁的苦心,同样,幼弟成长壮大,长出挺秀的繁枝绿叶,也朝着懒惰、无知和放荡的方面蔓延。他是个十足的荒唐鬼,放荡不羁,真让克洛德紧皱眉头,可是他那乖觉机灵的劲儿,又惹得长兄发笑。——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印刷机将扼杀教会,印刷术要扼杀建筑艺术。】主教代理沉默无语,凝望高大的建造物,过了片刻,他叹息一声,右手指着桌案上摊开的那部书,左手指着圣母院,忧郁的目光从书本移向教堂,说道:“不幸啊!这个要扼杀那个。”——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聋子审问聋子】“哼!可恶的东西,你敢藐视本堂!执刑警士,把这个家伙拉到河滩耻辱柱上,给我狠狠地打,再绑在轮盘上转一小时。上帝的脑袋,叫他尝尝我的厉害!我命令,派四名指定的号手,到巴黎子爵采邑的七领地,晓谕本判决。”——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三贵妇】“讲讲行啊,”玛伊埃特答道,“不过,你们还是巴黎人呢,连这个都不知道!我这就讲给你们听,但是也没有必要停下来。帕盖特·香花歌乐女十八岁的时候,是个很美的姑娘,那时我也一样,说起来那是十八年前的事儿了……——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年轻的母亲】孩子真是小爱神的化身!那眼睛比小嘴还大,油黑的头发非常纤细,已经打鬈,可爱极了。母亲爱她日甚一日,简直到了发狂的程度:又是爱抚,又是亲吻,又是搔痒,给她梳洗,把她打扮成怪样子,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去!帕盖特真是乐昏了头,为此感谢上帝。——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隐修女古杜勒修女】耻辱柱那边出现一幕场景,吸引住她那狂乱的目光。她憎恶地皱起眉头,两条骷髅一般的胳臂伸出囚室,就像要断气的人那样直着嗓子喊道:“又是你呀,埃及女人!是你在叫我呀,你这偷小孩的贼!哼!你真该死!该死!该死!该死!”——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刑台】拖到转盘上,按他跪下他就跪在那;外衣衬衣都给扒掉,他都逆来顺受。又用皮索加环扣,他也任人摆布,仅仅不时地呼呼喘息,就像一头小牛犊的脑袋垂在屠夫的大车沿上摇来摇去。“这个傻瓜,”约翰·弗罗洛说,“他一点也弄不明白,如同扣在盒子里的一只甲虫!”——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鞭刑】转盘终于开始旋转。卡西魔多全身绑缚,也随之摇晃起来,那畸形的脸上突然显现惊愕的神情,惹得围观的人笑得更加厉害。卡西魔多的驼背随着转盘送到彼埃拉先生的眼前,他就举起右臂,那细长的鞭绳像盘曲的毒蛇,在空中发出咝咝叫声,又狠命地落到不幸人的肩上。——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喝水Ⅰ】姑娘走到徒然挣扎要逃避她的罪犯,一言不发,从腰带上解下一个水壶,轻轻地送到那不幸者焦渴的唇边。于是,他那始终干滞而焦炙的独眼里,只见一大滴泪珠滚动,并顺着因痛苦绝望而久久抽搐的畸形脸庞,缓缓地流下来。也许这是这个苦命人流下的第一滴眼泪。——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喝水Ⅱ】这时,他忘记了喝水。埃及姑娘不耐烦地撇了撇小嘴,又粲然一笑,将水壶按在卡西魔多那支出利齿的嘴唇上。他开始大口大口地喝水,显然渴到了极点。——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喝水Ⅲ】不幸的人喝完水,又伸出乌黑的嘴唇,无疑想吻刚刚解救他的这只美丽小手。然而,姑娘也许早就怀着戒心,还记着昨夜的暴力行为,她慌忙抽回手,就像小孩怕被动物咬着似的。于是,可怜的聋子凝视姑娘,眼神充满责备和难以言传的感伤。——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功德月桂府邸】巴斯克手鼓响亮的声音传过来。“是个波希米亚的吉卜赛姑娘吧。瞧一瞧!瞧一瞧!”几位活泼的女伴嚷道,纷纷跑到阳台边上;百合花也跟了过去,但是脚步缓慢,心里还在琢磨未婚夫为何如此冷淡。这个未婚夫倒是松了一口气,庆幸出点热闹,打断了……——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一个很好的职业】那个身穿红黄两色衣衫的男人,他为了挣几个小钱,也在走圆场。只见他双手撑着后腰,头朝后仰,脖子绷紧,脸涨得通红,用牙齿咬住一把椅子的横蕄,而椅子上绑着一只吓得嗷嗷直叫的猫,是一个女邻居借给他的。——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卖艺人】这个卖艺的人顶着椅子和猫构成的金字塔,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淌,他走到主教代理的面前时,主教代理不禁惊叫一声:“圣母啊!彼埃尔·格兰古瓦先生在干什么呀?”听到主教代理的这声断喝,可怜的家伙十分震惊,头上的金字塔立刻失去平衡,椅子和猫全……——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好姑娘】按照格兰古瓦的判断,爱丝美拉达是个善良可爱的姑娘,模样儿很美,只是有个爱撇嘴的习惯;她既天真又热情,对什么事都热心,什么又都不懂,甚至还不知道男女有什么差别,即使在梦中也不知道;天生就是这样。她特别喜欢跳舞,喜欢热闹,喜欢到处跑……——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绝色美人】“还有一回,”格兰古瓦笑嘻嘻地继续说,“在睡觉之前,我从她房门的锁孔里往里瞧,看见她只穿着内衣,光着脚丫,踩得帆布床轧轧直响,那真是秀色可餐的绝色美人!”——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金蹄山羊的小把戏】那只金蹄山羊的巫术妖法,其实完全是无害的小聪明。格兰古瓦向主教代理解释说,那类小把戏看来十分吸引人。在大多数情况下,只需以不同的方式把手鼓递过去,就能让山羊敲出规定的鼓点。这是吉卜赛姑娘训练出来的……——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拼出“浮比斯”】像爱丝美拉达那样心灵手巧的人也确实少见。她只花了两个月工夫,就教会山羊用活字块拼成“浮比斯”。——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密室里】约翰微微推开门,试着探进头去,……密室不是空无一人。高背扶手椅上坐着一个男子,身子俯向桌案,背对着门口。约翰只能看见他的双肩和后脑勺,但是不难辨认:大自然永远剃度了这颗头颅,就好像要以这一外貌象征,标示主教代理的不可抗拒的宗教使命。——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刻下命运】堂·克洛德气恼地扔掉锤子,颓然坐到桌前的大椅子上,隐没在高大的靠背后面,有好几分钟。继而,约翰看见他猛地站起来,操起一个圆规,默默地在墙上刻出这个希腊词的大写字母:命运!“我哥哥敢情疯了,”约翰自言自语……——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浮比斯·德·夏多佩队长】“上帝的血!上帝的肚子!上帝的嘴巴!上帝的肉体!魔王的肚脐!教皇的名字!犄角和天雷!”那正是浮比斯·德·夏多佩先生。他靠在未婚妻住宅的山墙角,像异教徒那样诅咒。——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跟踪浮比斯队长】浮比斯队长走进拱廊圣安德烈街时,发觉有人跟踪,他偶尔回头望望,只见后边有一个黑影贴着墙根行走。他站住,那影子跟着站住;他继续朝前走,那影子也跟着走。遇到这事,他并不怎么担心。“哼!管他呢!”他自言自语,“我身上一个子儿也没有。”——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梦中的军官】“很早我就梦见一位军官搭救我,”爱丝美拉达继续说道,“其实我梦见的是您,我的浮比斯,在认识您之前。我梦中的那位军官像您一样,穿一身漂亮的军服,佩戴长剑,威风凛凛。您叫浮比斯,这个名字很美,我喜爱您的名字,喜爱您的长剑。”————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结婚算什么大事!】“我心爱的美人,”浮比斯温柔地说,“哪儿来的这些傻念头?结婚,算什么大事!”他拿出最甜美的声调这样说着,又凑过来,紧紧挨着吉卜赛姑娘的身子,他的双手又回到老位置上,爱抚地搂住姑娘极为纤细曼妙的腰身,眼中的欲火越燃越炽烈。——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把我拿去】爱丝美拉达拉队长并排坐下,搂住他的脖子,“说我不爱你,我的浮比斯!你真坏,说这种话,要撕裂我的心吗?唔!好吧!把我拿去,全拿去吧!随你拿我怎么样都成!我是你的人了,护身符又算什么!我母亲又算什么!你既然爱我,就是我母亲!浮比斯……——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吻】爱丝美拉达含泪粲然一笑,以恳求的目光,从上到下端详他。她那娇嫩柔美的胸乳,摩擦着粗呢军服和粗糙的刺绣,半裸的美丽的身躯在他的膝上扭动。队长心醉神迷,火热的嘴唇贴在这非洲姑娘秀色可餐的肩上。姑娘失神的目光望着天棚,身子朝后仰,颤抖着接受这一吻。——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刺杀】突然,爱丝美拉达看见浮比斯头上出现一个脑袋:这张面孔灰白而抽搐,一副恶魔的眼神。在这张脸旁边举着一只手,握着一把匕首。那正是教士的脸和手。他已然破门而出,来到跟前。浮比斯看不见他。姑娘慑于这可怕的魔影,全身冻结而动弹不得,一句话也讲不出来。——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克洛德刺死浮比斯】爱丝美拉达想喊也喊不出声来,只见匕首朝浮比斯刺下去,重又举起来时冒着血气。“该死!”队长叫了一声,便倒下了。——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昏倒】爱丝美拉达也昏了过去……——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克洛德强吻爱丝美拉达】就在爱丝美拉达合上眼睛,迷离恍惚中,她仿佛觉得嘴唇被火烫了一下,那是比刽子手的烙铁还要灼热的一个吻。——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证人】“各位大人,”法庭中央一个老太婆说道,她的面孔几乎都缩在衣服里,整个人像能行走的一堆破衣裳,“各位大人,这事儿是千真万确的,就跟我是法路代尔老婆子一样千真万确。我老婆子在圣米歇尔桥头安家已有四十年,总是按时交房租、捐税和年贡;我家的门……”——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行刑逼供】司法宫的警官排在一侧,宗教法庭的教士们排在另一侧,一名文书则到角落去,那里有桌子和笔墨纸张。雅克·夏莫吕先生笑呵呵地走到埃及姑娘面前,和颜悦色地说道:“亲爱的孩子,你还拒不招供吗?”“嗯。”她回答的声音极其微弱了。——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饶命啊!】不幸的姑娘透过面前弥漫的迷雾,眼看着刑枷逼近,眼看着自己的脚被铁板夹住,消失在可怖的刑具中。她一阵恐惧,又有了力量,于是狂叫起来:“卸下来吧!饶命啊!”她披头散发,身子要立起来,跳下床,然而双腿却被沉重的橡木和铁板刑枷紧紧夹住……——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夜访地牢】一个男人独自站在她面前,身上的黑袍遮到脚面,头上黑风帽遮住他的脸。这人无论面孔还是双手,什么部位也看不见,简直就是长长的裹尸布立在那里,觉得里边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她对着这幽灵似的东西,注视了几分钟,双方谁也不讲话,活像对峙的两尊石像。——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她来啦!】一匹诺曼底高头大马拉着一辆刑车,由身穿绣有白色十字的紫色军服的骑警押解,从公牛圣彼得教堂街驶入广场。几位司法和治安的官员,骑马与刑车并行。死囚车上坐着一个姑娘,手臂绑在背后,她只穿着衬衣,长长的黑发披散在半裸露的胸前和肩上……——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圣殿避难】卡西魔多一手托起埃及姑娘,如同孩子抓起布娃娃似的,又纵身一跳进了教堂,将姑娘举过头顶,以雷鸣般的声音高呼:“圣殿避难!”这一举动突如其来,兔起鹘落,那就是完全发生在电光一闪的瞬间。“避难!避难!”民众也随之高呼,同时千万双手热烈鼓掌。——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避难!避难!】卡西魔多双臂托着埃及姑娘,发疯一般沿着走廊奔跑,一边高喊:“避难!”群众再次爆发雷鸣般的掌声。他跑过走廊,重又钻进教堂里面。过了一会儿,他又出现在上面的平台上,一直托着埃及姑娘,一直发疯地奔跑,一直高喊:“避难!”群众再次鼓掌。——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在避难室】这个可怜的埃及姑娘,这个弃儿,这个被判死刑的女犯,这个没有祖国、没有家园的不幸女人,心里多么悲伤啊。她念及自身孤苦伶仃,正在特别伤心的时候,忽然感到一个长胡子的毛茸茸的头偎到她手中、她的膝盖上。她浑身一抖,低头一看,原来是可怜的小山羊。——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那可怜的驼背靠在墙角上】爱丝美拉达走到窗口,只见可怜的驼子蜷缩在墙角,一副痛苦而隐忍的神态。她极力克制由对方所引起的厌恶情绪,口气温和地说道:“过来。”卡西魔多见她嘴唇翕动,还以为赶他走……——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月光下的爱丝美拉达】到了晚上,爱丝美拉达觉得夜色极美,月光极为柔和,于是在教堂楼顶的回廊里漫步。居高临下眺望,大地显得很恬静,她的心情也稍感轻松了。——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我真希望成为一头牲畜】有一次卡西魔多来了,正巧看见埃及姑娘在爱抚小山羊,他面对小山羊和姑娘这可爱的一对,若有所思地站了片刻,最后摇了摇他那笨重的畸形脑袋,说道:“我的不幸,在于还是太像人了。我真希望完全成为一头牲畜,就像这只小山羊。”——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枯萎的花和佳利】一天早晨醒来,她看见窗台上放了两瓶花。一个是水晶瓶,晶莹耀眼,然而满是裂纹,满满的水全漏掉了,里面插的鲜花也已枯萎。另一个是陶土瓶,又粗糙又平常,但是灌的水全存住了,插的花仍然那么鲜艳。爱丝美拉达打发日子,就是同小山羊亲热……——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格兰古瓦发现主教代理样子大变】主教代理半晌不做声,格兰古瓦正好可以从容地端详他,发现他样子大变,脸色像冬天早晨一样苍白,两眼陷下去,头发几乎全白了。——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约翰画哥哥的画像】主教代理回到修院,看见他弟弟磨坊约翰站在他修室门口等候,因为等得不耐烦,就用木炭在墙上画哥哥的侧面像,还画上一个异乎寻常的大鼻子。堂·克洛德另有心事,没有正眼看他兄弟。——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快乐万岁!】那个满身披挂、怪模怪样的青年叫嚷起来,声音压过了全场的喧闹:“弟兄们,我们就要耀武扬威地出征啦!我们个个都是勇士。去围攻大教堂,打破一道道门,抢出美丽的姑娘,保护她免遭法官的毒手,教士的毒手,捣毁修院,把主教烧死在主教府中……”——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丐帮大军】昏黑中一阵骚动,大批人马渐渐排成纵队。过了几分钟,金钱王又朗声喊道:“现在,要悄悄穿过巴黎街道!口令是‘火焰剑闲逛’!到达圣母院才能点亮火把!出发!”黑压压的队列像一条长龙,静静地穿越菜市场大区纵横交错而又曲折的街巷……——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宣战】克洛班登上前庭广场的栏杆上,面对着圣母院,挥舞火把,弄得火焰在风中闪忽不定,时而为自己的浓烟所笼罩。他又提高那嘶哑的粗嗓门,喊道:“我在这里竖起战旗,特此宣战,但愿上帝保佑你,巴黎主教!”他神态庄重,显得既阴沉又狂野,发表了这通演说……——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独战丐军】此刻卡西魔多不仅在栏杆上摞起投射物,平台上也运来一大堆石头。一旦边上的石头用完,就到大堆上来取。他就是这样俯身,直起,再俯身,再直起,动作快得令人难以置信。他那地鬼似的大脑袋探出栏杆,于是,一块大石头砸下去,接着一块又一块……——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奇观】人人举目望去,只见教堂上面一片奇异的景象:中央花棂圆窗上方两座钟楼之间的最高层楼道上,烈焰熊熊,卷起火星的旋涡。烈焰下面,黝黑的石栏杆梅花格窜出火苗,再下面雕成妖怪巨口的两个石槽,不断喷射火雨,由黑糊糊的教堂门脸衬出那银白色的流注。——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摔梯子】不待第二个进攻者踏上阳台,卡西魔多一下蹿到梯子跟前,一句话不讲,两只有力的大手抓住梯子的柱头,将其掀起,从搭靠的墙壁推开;打弯的长梯晃了几晃,从上到下的乞丐一阵惊叫,他再以超人的力量猛然一推,将一大串人摔向广场。梯子向后折去……——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巴士底堡】卡西魔多站在钟楼顶上眺望巴黎,在发现丐帮夜行队伍之前,看到全城只有一处灯光。那是在圣安托万门旁边,一座高大黝黑的建筑物最高层闪亮的一扇玻璃窗。那座建筑物,就是巴士底堡;那颗闪亮的星,就是路易十一的烛光。——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木笼】国王围着这座小型建筑,缓步走着,仔细察看;奥利维则跟在后边,朗声念流水账:“新造一个巨大的木笼,长九尺,宽八尺,上下板间距七尺,用粗梁木、框架和承梁,并以肋条加固,以粗铁条螺钉铆合……”“相当出色的橡树心木。”国王说着,用拳头敲敲木架结构。——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骑兵队驰援圣母院】圣母院眼看就要被攻陷。突然,急促的马蹄声响彻几条邻街,只见火把好似长龙,密密麻麻的骑兵队伍执枪策马,像飓风一般袭来,吼声立时充斥广场:“法兰西!法兰西!乱民格杀勿论!夏多佩来增援!骑卫队!骑卫队!”丐帮人等惊慌失措,转身御敌。——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恶战】克洛手握闪亮的宽叶大镰刀,一直在割马腿。他的样子非常凶,一边用鼻音哼着歌曲,一边不停地挥动大镰,扫来扫去。他每扫一下,就在周围留下一大圈断肢。他就这样杀进骑队的重围,从容不迫,缓缓推进,摇晃着脑袋,均匀地喘气,就像在麦田里收割的农夫一样。——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绞刑架下】教士拖着爱丝美拉达,径直跑到绞刑架下,指着绞刑架,冷淡地对她说:“你在它和我之间选择吧。”姑娘从他手中挣脱,跪到绞刑架下,抱住阴森森的石台。教士则伫立不动,手指始终指着绞刑架,那姿势如同一尊雕像。——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还我孩子】姑娘猝然感到臂肘被人抓住,回头一看,只见一只枯瘦的胳膊从墙壁的窗洞伸出来,像铁钳一般紧紧抓住她。这时,埃及姑娘已认出是凶恶的隐修女,不由得惊恐万状,想用力挣脱,可是对方力量大得出奇,紧紧抓住她不放,那瘦骨嶙峋的手指狠狠地掐进她的肉里……——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待在这儿】隐修女站起来,绝望地喊道:“快逃命!快逃啊,我的孩子!我全想起来了。你说得对,他们要杀你!残暴啊!伤天害理啊!你快逃吧!”她从窗口探出头去,立刻又缩回来。“待在这儿吧,”她急促而又凄然地低声说,别出声!到处都是兵。你不能出去。”——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打开入口】母亲看见入口打开了,就横躺在那里,用身子堵住缺口,双臂乱挥,脑袋撞着石板,声嘶力竭喊叫:“救命啊!失火啦!失火啦!”但声音嘶哑得几乎听不见。——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绞刑】亨利埃·库赞拖着母女二人,来到行刑架下站住,把绳索套在姑娘的可爱的脖颈上,但是心中不胜怜悯,连气都喘不过来了。不幸的姑娘感到绳索可怖的接触,抬起眼皮,看见头顶石头绞架支出瘦骨嶙峋的臂膀,不禁浑身摇晃,声音凄厉地高喊:“不!不!我不愿意!”——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推下深渊】敲钟人在主教代理身后倒退几步,突然又猛扑上去,两只大手掌狠命一推他的后背,就将他推下他所俯瞰的深渊。堂·克洛德叫了一声:“该死!”随即掉了下去。——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挣扎】脚下是深渊。坠落下去两百多尺,就是铺石路面。处境凶险,主教代理连一声也不呻吟,只是使出浑身解数,扭动着躯体,想搭着石槽上去。卡西魔多只要一伸手,就能把教士拉出深渊,可是,他连看也不看一眼。他注视着河滩广场,注视着绞刑架,注视着埃及姑娘。——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不再挣扎】两个人都沉默不语,这场面相当可骇。主教代理在下面几尺的地方垂死挣扎,而卡西魔多则涕泗涟涟,凝望着河滩广场。主教代理每挣扎一下,只会摇撼脆弱的惟一支撑点,他见此情景,就决定不再动弹,抱着水槽悬在半空,几乎屏住气息,全身纹丝不动……——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鹰山】如索瓦尔所说,鹰山是“王国最古老又最壮观的绞刑台”。不妨想像一下:一个高十五尺,宽三十尺,长四十尺的平行六面体建筑坐落在石灰石的圆丘顶上;有一道门、一条带栏杆的露天楼梯,以及一座平台……;在这些景物的上空,始终有一群乌鸦盘旋。那便是鹰山。——雨果《巴黎圣母院》


重读经典:《巴黎圣母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