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每月一书
每月一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2,192
  • 关注人气:6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读经典:《白痴》

(2015-06-17 23:33:59)
标签:

白痴

阿格拉

彼得堡

公爵

果仁

分类: 重读经典

重读经典:《白痴》

#重读经典#【开往彼得堡的火车】十一月杪,天暖雪融,上午九点左右,彼得堡——华沙铁路线上有一列火车正全速驶近彼得堡。空气非常潮湿,大雾弥漫,不知道这天色是怎么亮出来的,真难为它;从车窗里望出去,铁道左右两侧十步以外就什么也看不清楚。——《白痴》(第一部第1章)

 

#重读经典#【特别的旅客】在一节三等车厢里靠窗的地方,有两位旅客打天亮起处于面对面的位置。两人都还年轻,行李极其简单,衣着也算不上时髦,却都有颇为突出的相貌,而且双方都有攀谈的愿望。如果他们知道对方此时此刻特别与众不同的是什么,一定会惊诧于机缘如此奇……——《白痴》(第一部第1章)

 

#重读经典#【罗果仁】(罗果仁)身量不高,年纪在二十七岁上下,一头鬈发几乎是全黑的,灰色的眼珠虽小,但目光炯炯。他的鼻子又大又塌,脸上颧骨高耸;薄薄的嘴唇老是撇着,现出一种狂妄、嘲弄乃至恶毒的冷笑;可是他的天庭却很饱满,轮廓端正,弥补了下颌发达得异样……——《白痴》(第一部第1章)

 

#重读经典#【梅诗金】(梅诗金)年龄在二十六岁或二十七岁上下,身量略高于中等,浓密的黄发颜色极淡,两颊深凹,一绺稀稀落落的楔形胡须差不多可以说是白的。他的一双碧蓝的大眼睛凝神专注,目光蕴藉,但似有隐痛,有些人根据这种奇异的表情一眼就能猜到此君患有癫痫症。——《白痴》(第一部第1章)

 

#重读经典#【梅诗金去彼得堡】这年轻人只披一件带大风帽的肥腰身呢斗篷,所以不得不打着寒颤饱尝个中滋味。……不过,他的脸倒是讨人喜欢的,清癯而又秀气,皮色本来就不红润,这时更是冻得发了青。在他手中左右晃荡的一个褪色花布小包裹,看来是他路上所带的全部家当。——《白痴》(第一部第1章)

 

#重读经典#【偶遇】“事情确实就是那样,”罗果仁绷着脸、皱着眉加以肯定,“那时候,我穿着父亲一件两年没翻新的旧外套正要过涅瓦大街,她刚好从一家商店出来登上马车。我一下子好像全身着了火。扎辽热夫对我说:‘她跟你不般配,人家是名门贵族,她叫娜斯塔霞……’”——《白痴》(第一部第1章)

 

#重读经典#【叶班钦将军家】在与李捷依内大街保持一段间隔、略略偏向救主变容寺的地方,坐落着属于叶班钦将军的一幢大楼。这幢宏伟的楼房六分之五出租,其余部分是将军自己住的;此外,他在花园街还拥有一幢大楼,收入也非常可观。除了这两宗房产,叶班钦将军在彼得堡近郊……——《白痴》(第一部第2章)

 

#重读经典#【叶班钦将军】叶班钦将军正处在通常所说的生龙活虎之际,才五十六岁,一点也不多,无论如何,这是真正的生活正式开始的茂龄盛年。健康、气色、牢固的牙齿(虽然是黑的)、敦实的身材、上午办公时专心致志的表情、晚上打牌或在伯爵大人身边时高高兴兴的神态……——《白痴》(第一部第2章)

 

#重读经典#【叶班钦将军家属】叶班钦将军有一个美满的家庭。他的家属包括一位太太和三位千金。将军结婚很早,当时他还只有中尉军衔,娶的是一个差不多和他同年的女子……而最近几年,将军的三个女儿——亚历山德拉、阿黛拉伊达和阿格拉雅——都已长大,像果子一样成熟了。——《白痴》(第一部第2章)

 

#重读经典#【阿格拉雅】叶班钦将军的三个女儿个个都品貌俊俏。大小姐亚历山德拉二十五岁,二小姐二十三岁,最小的阿格拉雅刚满二十岁。这位三小姐简直美若天仙,在交际场中已开始非常引人注目。这还不是事情的全部;三姐妹在所受的教育、智能和才具方面也都出类拔萃。——《白痴》(第一部第2章)

 

#重读经典#【加甫里拉·阿尔达里昂诺维奇】这是一位很漂亮的年轻人,不过二十八岁上下,身材略高于中等,体态匀称,头发金黄,蓄着一部拿破仑式的短胡须,一张眉清目秀的脸显得挺聪明。不过,他的笑容尽管极其和蔼,总有些过于纤巧;他微笑时启露的牙齿过于像珍珠般齐……——《白痴》(第一部第2章)

 

#重读经典#【美丽的娜斯塔霞·菲立波夫娜】相片上的女人的确艳袭人。她照相时穿一件黑绸连衫长裙,款式非常优美大方;头发大概是茶褐色的,梳理成朴素的家常模样;眼睛黑而且深,脑门作沉思状;面部表情似乎有些傲慢。她的容颜稍稍偏瘦了些,也许还欠红润……——《白痴》(第一部第3章)

 

#重读经典#【可爱少女】阿法纳西·伊万诺维奇想起到他那处田庄去瞧瞧,不意在他的乡间宅院里发现日耳曼管事的一家人中有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估计在十二岁上下,长得聪明活泼,讨人喜欢,将来定能出挑成一个非凡的美人;在这方面阿法纳西·伊万诺维奇的眼力是万无一失的。——《白痴》(第一部第4章)

 

#重读经典#【阿格拉雅】前边已经说过,三小姐阿格拉雅是家中无可争议的美人。……也许,两位姐姐对小妹妹多少有些盲目的钟爱和过于热烈的友情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反正她们已本着无比真诚的态度预先议定:阿格拉雅的命运不能等同于一般,而应尽可能合乎人间天堂的理想。——《白痴》(第1部第4章)

 

#重读经典#【描写死刑的画】“……请把断头台画得只能清楚地看到近处的最后一级梯阶;犯人刚踏到上面;画他的头部,他的脸惨白如纸,神甫把十字架举到他面前,犯人贪婪地嘟出发青的嘴唇凑上来吻,眼睛望着它,而心里——全知道。十字架和犯人的头部——就这么一幅画。”——《白痴》(第一部第5章)

 

#重读经典#【花厅畅聊】公爵说完以后,大家都挺高兴地望着他,连阿格拉雅也是这样,但特别高兴的是叶丽扎薇塔·普罗科菲耶夫娜。“不是要你们考考他吗,结果怎么样?”她大声说。“诸位小姐,你们自以为要对他作为一个穷亲戚加以关照,可他几乎是屈尊才瞧得起你们的……”——《白痴》(第一部第6章)

 

#重读经典#【看照片】梅诗金公爵走到离客厅还有两间屋子的地方时,忽然站住,仿佛想起什么事情,四顾张望了一下,走到窗前较亮处,开始看娜斯塔霞·菲立波夫娜的照片。……苍白的脸色、几乎凹陷的面颊、一双燃烧的眼睛——多么奇异的美!公爵看了有一分钟左右,恍然若有所悟。——《白痴》(第一部第7章)

 

#重读经典#【再见】"再见,公爵,亲爱的!"叶丽扎薇塔•普罗科菲耶夫娜说,"您常来走走,我要特地去见贝洛康斯卡雅老太婆,把您的事告诉她。听我说,亲爱的:我相信,上帝正是为了我把您从瑞士带到彼得堡来的。您也许还有别的事情,但主要是为了我。上帝正是这样安排的。"——《白痴》(第一部第7章)

 

#重读经典#【菲尔狄宪柯】这是一位30岁左右的先生,个儿不小,肩膀宽阔,大脑袋上的鬈发略带棕红色。他的脸肥软红润,嘴唇挺厚,鼻子宽而且扁,一双嘲弄人的小眼睛陷在肉堆里,好像老是在那里一一向你示意。总的说来,这一切造成的印象是:此人颇不知趣。衣着也比较邋遢。——《白痴》(第一部第8章)

 

#重读经典#【生日晚会上】在娜斯塔霞·菲立波夫娜这里聚会的是她最常来往的一些熟人。首先和主要的有托茨基和叶班钦将军;两人都蔼然可亲,但两人都在一定程度上怀着鬼胎,掩饰不住焦急的心情等待女主人按预先的许诺就加尼亚的事宣布决定。除了他俩,当然还有加尼亚……——《白痴》(第一部第13章)

 

#重读经典#【意想不到的决定】“娜斯塔霞·菲立波夫娜!娜斯塔霞·菲立波夫娜!”叫声起自四座。大家都激动起来,大家都纷纷离座,把她围住。大家都怀着不安的心情听这些激烈、冲动、狂热的话,大家都感到不大对头,可是谁也摸不着头脑,谁也不可能弄懂什么。——《白痴》(第一部第14章)

 

#重读经典#【告别女仆】在堂屋里,娜斯塔霞·菲立波夫娜一一和侍女和厨娘吻别。“小姐,难道您真的要就此离开我们?您究竟到哪儿去呀?”女仆们泪汪汪地问,并且吻她的手。“到马路上去,那里正是我的去处,要不,就当洗衣妇!我有什么对不起你们的地方,请不要记恨……”——《白痴》(第一部第16章)

 

#重读经典#【昏倒了】“快去呀!”菲尔狄宪柯没命地冲到加尼亚跟前,扯着他的衣袖狂叫。“快去呀,还拿什么臭架子!都快烧光啦!哦,该死的!”加尼亚使劲推开菲尔狄宪柯,转身向门口走去;但是,没走上两步,身子一晃,就砰的一声倒在地上。“昏倒了!”周围喊声纷起。——《白痴》(第一部第16章)

 

#重读经典#【短简与沉思】读完梅诗金公爵这封寥寥数语而且不知所云的短简,阿格拉雅突然满脸通红,陷入深思。她的思绪脉络笔者很难言传。仅知她问过自己:“要不要给别人看?”她似乎有些难以为情。不过,最后她面带嘲弄和奇怪的微笑把信扔进自己一张小桌子的抽屉了事。——《白痴》(第二部第1章)

 

#重读经典#【改观】再次来到彼得堡,梅诗金公爵的外表朝好的方向大大改观了。其实未必如此。只有衣着已全部更新:所有的服装都是在莫斯科由高明的裁缝制作的。但这方面也有缺点:衣服做得太时髦了,加之穿在一个对此毫无兴趣的人身上……但是,世上可笑的事情难道还少吗?——《白痴》(第二部第2章)

 

#重读经典#【罗果仁家】快要走到豌豆街和花园街的交叉路口时,有一幢房子大概凭它独特的外貌老远就开始吸引公爵的注意。这是一幢阴暗的大楼,共三层,呈浊绿色,毫无建筑风格可言。建于十八世纪末的这类房屋,几乎没有变样。它们造得很牢固,墙壁很厚,窗户极少,底层……——《白痴》(第二部第3章)

 

#重读经典#【一幅奇特的画】这里的墙上挂着好几幅画,都是些主教画像和什么也看不清楚的风景画。在通另一间屋子的门上方挂着一幅尺寸相当奇特的画:宽大概有两俄尺半,可是高顶多不过六俄寸。画的是刚刚从十字架上取下来的救世主。公爵向画上瞥了一眼,似乎在回忆什么……——《白痴》(第二部第4章)

 

#重读经典#【交换十字架】梅诗金公爵摘下自己胸前的锡十字架,罗果仁摘下他的金十字架,两人互相交换。罗果仁默默无言。公爵怀着沉重的惊异心情注意到,先前那种不信任,先前那种近乎嘲弄的苦笑似乎仍然没有从他的义兄脸上消失,至少曾在不止一次的瞬间强烈地表露出来。——《白痴》(第二部第4章)

 

#重读经典#【闲逛彼得堡】初夏的彼得堡偶尔有一些美妙的日子——明亮、炎热、宁静。碰巧这正是这样难得的一天。梅诗金公爵漫无目的地闲逛了一段时间。他对这个城市并不熟悉。有时他在交叉路口一些房屋门前或广场上、桥上站立片刻;一次他走进一家食品店休息了一会。——《白痴》(第二部第5章)

 

#重读经典#【夏园】梅诗金公爵是坐在夏园一棵树下的长椅上想这个问题的。时间已近七点。园中空荡荡,夕阳有一忽儿工夫给蒙上一层阴影。空气沉闷,像是预告雷雨的远兆。现在这种沉思冥想的状态对他具有某种吸引力。他的记忆和理智会被外界每一件东西粘住,他也喜欢这样……——《白痴》(第二部第5章)

 

#重读经典#【谋杀】躲在石柱凹处的人跨出一步。有一秒钟他俩几乎紧贴着相对而立。梅诗金公爵蓦地抓住他的肩膀,朝扶梯那边稍亮处转过去:他想把此人的脸看得更清楚些。罗果仁的眼睛凶光毕露,狞笑把他的面目都扯歪了。他的右手举了起来,手中有件明晃晃的东西刷地一闪……——《白痴》(第二部第5章)

 

#重读经典#【涅瓦河】梅诗金公爵从长椅上站起来,离开夏园径直朝彼得堡岛走去。他专心致志地走得飞快。他拼命集中注意谛视映入他眼帘的一切,看天空,看涅瓦河。也许,他的癫痫状态越来越加剧。雷雨好像确实在迫近,尽管很慢。远处已开始传来殷殷的雷声。空气闷得厉害……——《白痴》(第二部第5章)

 

#重读经典#【瓢泼大雨】这个门洞本来就暗沉沉的,这忽儿更是黑得厉害,因为雷雨前的满天乌云吞噬了傍晚的微明;正当梅诗金公爵走近旅馆时,云层忽然裂开一道口子,顷刻间大雨如注。——《白痴》(第二部第5章)

 

#重读经典#【门洞入口】在梅诗金公爵站住片刻之后倏地迈开脚步的那个当儿,他正处在大门口,即由街上到门洞的入口处。在门洞深处的幽暗中,紧挨扶梯的地方,他忽然看到有一个人。这人仿佛在守候着什么,但很快地一晃就不见了。公爵没能看清楚这人的模样,当然完全说不准……——《白痴》(第二部第5章)

 

#重读经典#【扶梯】梅诗金公爵奔上去的扶梯通往一楼和二楼的走廊,旅馆的客房就设在这两层楼面。如同所有的老房子一样,这扶梯也是石砌的,又暗又窄,绕着一根很粗的石柱子盘旋而上。在扶梯第一次拐弯的小平台上,这石柱有个像壁龛那样凹进去的地方,宽不过一步,深只……——《白痴》(第二部第5章)

 

#重读经典#【眼睛】公爵从门洞里奔上去的扶梯通往一楼和二楼的走廊,他跑上小平台,立即看出有一个人不知为什么躲在这凹处。公爵忽然想要不朝右边看就打旁边经过。他已经跨了一步,但忍不住回过头来。两只眼睛,正是那一双,忽然与他的目光相遇。躲在石柱凹处的人已从……——《白痴》(第二部第5章)

 

#重读经典#【伊波利特】伊波利特双手掩面,像个小孩子似地哭了起来。“咳,这下叫我拿他怎么办呢?”叶丽扎薇塔·普罗科菲耶夫娜惊呼一声,急忙走过去捧住他的脑袋,把他紧紧地搂在自己怀里。伊波利特抽噎得厉害。“哎呀呀!好了,别哭,行啦,你是个好孩子,上帝会……”——《白痴》(第二部第10章)

 

#重读经典#【一辆光彩夺目的马车驶过】叶丽扎薇塔•普罗科菲耶夫娜还没来得及下台阶踏上环绕林苑的道路,突然有一辆光彩夺目的马车打公爵住的别墅旁边飞驶而过。这是一辆套着两匹白马的四轮车,车上坐着两位盛装的女士。但是,马车驶过还不出十步之遥,忽然在前面停下……——《白痴》(第二部第10章)

 

#重读经典#【音乐会】娜斯塔霞下台阶时甚至没回头看一眼,好像她根本不在乎后面有没有人跟来。她仍然大声谈笑。她的穿戴非常高雅华贵,但略微花哨了些。……公爵已有三个多月没见到她。自从来到了彼得堡,这些日子他一直打算去见她;但也许是某种隐秘的预感使他踌躇不前。——《白痴》(第三部第2章)

 

#重读经典#【长椅幽会】阿格拉雅坐在那里,固执地望着地上。"我一点也不觉得害臊,"她喃喃地说,"您凭什么知道我的心是无邪的?当初您怎么敢寄情书给我?""情书?我的信是情书?这是一封极其恭敬的信,这封信是在我一生最痛苦的时候从我心中流出来的!当时我像回忆光明……"——《白痴》(第三部第8章)

 

#重读经典#【跪】娜斯塔霞就在通衢大道上不顾一切地向他跪下;公爵吓得倒退一步,可是她竭力捕捉他的手想要吻它,她那长长的睫毛上此刻正闪着泪花。“起来,起来!”公爵惊恐地低声说着想把她搀起来。“快起来!”“你幸福吗?幸福吗?”她问。“只要你对我说一句话……”——《白痴》(第三部第10章)

 

#重读经典#【三个人】娜斯塔霞不站起来,不听梅诗金公爵之劝;“按照你的命令,我明天就离开此地。……”那女人抓住他的两只手,贪婪地望着他。“永别了!”说罢她站起来快步离他而去,简直跟逃跑差不多。公爵看见罗果仁忽然出现在她身旁,并且扶着她的胳膊把她带走了。——《白痴》(第三部第10章)

 

#重读经典#【“反正都一样!”】他们默默地走着,一路上几乎没有交谈一句话。梅诗金公爵只注意到阿格拉雅·伊万诺夫娜路径很熟,当公爵想要多走一条小巷,选择行人比较少的道路并建议她这样做时,她似乎高度集中注意力听完以后,遽然答道:“反正都一样!”——《白痴》(第四部第7章)

 

#重读经典#【面对面】罗果仁已不再微笑,但他紧闭嘴唇、抄起双手听着。"请看看她吧,"娜斯塔霞•菲立波夫娜说着气愤得直发抖,"看看这位小姐!我一直把她当作天使!阿格拉雅•伊万诺夫娜……要不要我马上把您为什么来找我的原因直截了当、不加粉饰地说给您听?您害怕了。"——《白痴》(第四部第8章)

 

#重读经典#【“啊,我的上帝!”】梅诗金公爵做了个绝望的动作,发出一声惊呼向她跑过去,但已经晚了!阿格拉雅·伊万诺夫娜对他的犹豫连一眨眼的工夫也不能忍受,所以用双手捂住面孔,叫了声:“啊,我的上帝!”——立即冲出屋子。——《白痴》(第四部第8章)

 

#重读经典#"奇怪和含混"的笔者】然而笔者觉得,应该仅限于单纯交代事实,尽可能不另作解释,理由极其简单:因为在许多情况下笔者自己也难于把所发生的事解释清楚。笔者的这一番声明,读者一定会感到十分奇怪和含混:怎么能叙述自己对之既无明确概念又无个人看法的事情?——《白痴》(第四部第9章)

 

#重读经典#【新娘向神像行了一礼】娜斯塔霞•菲立波夫娜站起来,再次照一下镜子,据凯勒尔事后追述,她带着一丝“苦笑”说她自己“面无人色”,还虔诚地向神像行了一礼,然后走到台阶上。——《白痴》(第四部第10章)

 

#重读经典#【落跑新娘】娜斯塔霞·菲立波夫娜出来时确实面色煞白;但她的一双黑色大眼睛像两块烧红的炭向着人群闪亮。人们抵挡不住这样的目光;愤激变成了欢呼。车门已经打开,凯勒尔已经伸出一只手准备扶新娘上车,忽然她大叫一声,冲下台阶直接往人丛里跑。——《白痴》(第四部第10章)

 

#重读经典#【“把我带走”】所有人都惊呆了,人群在她面前向两旁分开,在离台阶五六步的地方突然出现了罗果仁。娜斯塔霞·菲立波夫娜正是从人群中发现了他的眼睛。她像发疯一般跑到罗果仁跟前,抓住他的双手。“救救我!把我带走!你愿意把我带到哪儿去都行,马上走!”——《白痴》(第四部第10章)

 

#重读经典#【婚礼前的挑衅】由于很难同叶班钦一家狭路相逢,娜斯塔霞有一次叫梅诗金公爵坐在她的马车上,让马车载着他们打叶班钦家别墅的窗前经过。这对公爵是极其可怕的一大意外;当他发觉的时候照例已无可挽回,马车正从窗前经过。他什么也没说,但接下来连续病倒两天。——《白痴》(第四部第10章)

 

#重读经典#【一闪而过】梅诗金公爵穿过马路走到对面的便道上,站住脚再次看看那些窗户,发现窗子不但关着,而且几乎到处都放下了白色的窗帘。他站了一会儿,说也奇怪,他忽然觉得有一幅窗帘边上被撩起一点点,只见罗果仁的面孔一闪,一闪之后瞬息即逝。他又等了片刻……——《白痴》(第四部第11章)

 

#重读经典#【并行】“这样吧,你在这一边笔直往前走到家里;我在那一边走。你得注意让咱俩保持在一条线上。”说罢,罗果仁穿过马路踏上对面的便道,再朝这一边看看梅诗金公爵是否在走;他见公爵站着睁大眼睛对他瞧,便挥手示意公爵朝豌豆街的方向走,然后自己迈开步子……——《白痴》(第四部第11章)

 

#重读经典#【娜斯塔霞之死】梅诗金公爵和罗果仁站在床边几乎始终不说一句话;公爵的心跳得那么响,在这死一般寂静的房间里恐怕听得出来。但他的眼睛已经适应到看得见床上的整个景象。床上睡着一个人,睡得很死,一动也不动;听不见丝毫窸窣之声,听不见半点儿呼吸的气息。——《白痴》(第四部第11章)

 

#重读经典#【娜斯塔霞之死】床上的人给用一条白色的被单蒙头盖了起来,但身体四肢的轮廓依稀可辨。根据身体的线条只能看出那人是直挺挺躺着的。周围一派乱七八糟的景象……,从被单下面露出一只光脚的脚尖——它看起来像是用大理石凿出来的,那种纹丝儿不动的静态实在可怕。——《白痴》(第四部第11)

 

#重读经典#【躲在窗帘后面】罗果仁走到窗前,神秘地招招手叫梅诗金公爵过去:“白天你来打铃找我……。后来你出去了,我忽然想到:你会不会站在附近,从街上监视这里的动静?我就走到这扇窗前,撩起窗帘的一角往外瞧,你站在那里,正好冲我这边望着……。事情就是这样。”——《白痴》(第四部第11章)

 

#重读经典#【抚摩】罗果仁间或突然开始喃喃自语,说得很响,语气生硬而不连贯;有时他开始叫喊、发笑;那时梅诗金公爵就向他伸出一只哆嗦的手,轻轻地触到他的脑袋、头发,温柔地加以抚摩,还抚摩着他的面颊……此外什么也干不了!公爵自己又开始颤抖,他的腿好像一下……——《白痴》(第四部第11章)

 

#重读经典#【“白痴”】梅诗金公爵又出国到了瑞士施奈德尔的那个治疗中心。叶甫盖尼·巴甫洛维奇出国以后,经常去探望在施奈德尔处接受治疗的那位朋友。但是施奈德尔愈来愈皱眉摇头;他暗示公爵的智力器官受到了全面损伤;他尚未断言治疗已经无望,但不讳言自己持相当悲观的态度。——《白痴》(结尾)


重读经典:《白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