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丑丑啊丑丑

(2010-12-17 19:20:54)
标签:

文化

    丑丑是只三花猫,9年前被带到了栗家。从那时候开始,栗就成了丑丑主人,我也挂了个丑丑二主人的名号。

 

    它的名字是因为它的长相,丑丑刚来时2、3个月大,刺棱着嫩毛,小尖脸,短短的身体,丑乎呆乎的样儿,从而就有了这个叫了9年的名儿。

 

    我从小到大没接触过什么动物,对它,起初是不敢接近的。很早,有次买了咸水鸭,吃完饭后KK和栗下楼,我待在沙发与饭桌之间,丑丑突然跃上了桌,准确的空降到盘子旁,抬眼看看我,然后就低头开始舔盘里的鸭汤,我站在那儿喉咙哽着也制止不了,想上前,腿也拔不动,然后就手足无措得等栗上楼……再后来,我不那么怕它了,但还是不敢逗弄,丑丑就变得很肆意,经常偷偷站在沙发靠背上,用它的小爪子去拨弄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我的头毛~~~~~

 

    丑丑小的时候爱玩鱼,也不在乎爪子上的毛被水弄湿,一遍一遍在水盆里搅着,它把拨出来的鱼叼进嘴里,露出一小节红红的尾巴,再在栗的面前吐出邀功,类似这样的事情,它干得不止一次;在某个深夜,它对水盆里泡的待洗的衣服产生了兴趣,把衣服拽出来并布置了一个看起来很奇异的现场,哈哈,能想象到它独自玩乐的那快乐……我和它的接触越来越多,慢慢的,我用软件作图,实验滤镜、作图手法,找的替代图片都是我们拍的丑丑的照片,我把它的头变大变小,做成各种各样的效果,然后打印下来看看乐乐,现在这些图都还在我脑子里。

那时,KK为了节省猫砂,就用了不花钱但最麻烦的办法——拾煤渣!自此,纬二路、经一路、旅游学校以及周边的街道,都是我们捡拾煤渣的常到地。有次煤渣告急,我和栗在街边的小吃店打烊之后,挨个找着,找到了一家卖新疆烤包子的店,问戴着头纱的新疆女子我们能不能把他们扔掉的煤渣捡走,那女的或出于不信任或真的有什么忌讳,拒绝了我们,然后我们又一家一家的找寻~~~~~

 

    有次我陪巧巧按摩,突然按摩院里有人说听见了小孩儿哭的声音,我不以为然,声音却越来越大,突然抬眼发现,栗隔着玻璃正在笑着看我们,怀里抱着丑丑,那声音是丑丑发出的,它在玻璃外撕心裂肺的叫着,一幅不情不愿但是无力抵抗的样子,其实那声音不像小孩儿,倒像是一个老年的鸭子,嘎嘎嘎~~~~~另次,我给栗买了好多好多双袜子,栗坐在床上挨个试穿,把塑料包装袋声音弄的很响,KK躺床上问是怎么回事,栗嫁祸给丑丑,说丑丑在玩塑料袋,从而躲过了KK的乱买东西的唠叨,而无辜的丑丑那时候应该正在远处睡大头觉。

 

    丑丑再大点就发情了,性情开始变化,变得开始喜欢男性,哈哈,那时候是我俩关系最好的时候,每天我一去找栗,刚往沙发上一坐,丑丑就来了,蹦我腿上,呼噜呼噜呼噜~~~~~~中午我在沙发上睡觉,它就趴在我身上,也是呼噜呼噜呼噜~~~~~~~4岁多的时候,丑丑去做了绝育手术,4岁,对猫的绝育来说,年龄是大了些,我和栗担心害怕,为了丑丑能够顺利,我们画了祝福的小画儿,贴在家里的屋门上,来祈祷。在医院里,我一刻也坐不下,就等着听到平安的消息,还好,一切算是顺利。自此,丑丑就开始暴躁了,脾气逐天增大,见了生人就发出“呋呋呋”的声音,同时又胆小。慢慢,家里来了格桑,即使格桑天天给丑丑献媚,丑丑也爱答不理,它开始过属于自己的生活,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丑丑那时候就已经是一只大猫了,它从小时候短短的身子,长成了一个乱毛怪物,从后边看就是一个超级巨大的毛球。只要家里来客人,都会忍不住赞叹几句,而丑丑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不再那么喜欢玩耍~~~~~~~

 

    前几天,家里的猫挨个得病,不吃东西还没精神,我和栗天天拿着猫箱,一天几趟的跑动物医院,挨个给它们检查、输液、打针、喂药,医生说是因为天气骤冷,猫们不适应,家里应该多通风,并要减少喂食量,经过几天的辛苦,家里的猫都恢复了健康。其实当时我和栗觉得没那么简单,我们查了书查了网络,并针对猫们的血常规检查结果比照,觉得也有可能是不是什么病毒引起的问题,但是结果是猫们都好了过来。没过几天,KK电话里说丑丑也不那么吃东西了,有点担心,我们就抽空去家里看了丑丑,它趴在床上,精神不是那么好,栗把买来的儿童用阿莫西林冲剂用针管给它灌喂,我们都以为丑丑是跟我家猫们一样的问题,不适应天气变化,肠胃需要调理。

 

    隔了一天,KK说丑丑没有好转,鼻子颜色也开始黯淡了,栗就带了丑丑回来,去医院做检查。它的体温很低,35度,医生在捏它的肚子,除了一直堵塞的粪便之外,还摸到了一个不祥的球体,我们马上去给它做B超,怀疑有肿瘤,之后抽血,检查肝肾功能,在检查的时候,医院停了电,化验没办法实施,输了一瓶能量之后,我们就把丑丑从冷冷的诊疗室带回了家,把它安置在暖气旁,我看着它输葡萄糖。输液的过程中,丑丑看起来很难受,时不时的要动动,它一定是浑身都不舒服,我隔一两分钟去看它一次,帮它调整针位,扯扯被它压着的管子,调节调节流速。中午快1点,丑丑输完了液,我把它重新又盖盖好,让它有个温暖的环境,丑丑那时候已经完全没了精神,浑身软并无力,呼吸急促。在前一天的晚上,栗还说她听见丑丑发出了嘶嘶的呼吸声,心里就难受了。

 

    下午我去开会,之后去店里忙,栗下了课急速的先赶回家,之后去医院取化验结果,并开了一大包药,有输液的,有针~~~~~~~~化验指标都不正常,肝肾功能都坏了,我和栗电话联系着。晚上我在回家路上,一直脑子里想着,要给丑丑好好治疗,让它好起来,不吃饭就硬喂,再学习学习给它打针,结果一上楼,开门的时候,栗就一直在哭,说丑丑死了,输着水就死了~~~~~~~竟然这么快。

 

    这之后,就是这样了~~~~~~~

 

    它现在在一个盒子里,里面有个紫色的我做的小垫子,还有一把栗给它的小梳子,丑丑看起来那么安静,像是睡着了的样子,就这样结束了它的一生。

 

    今天到了店里,我突然看到了以它为原型设计的钥匙扣,看见它带着皇冠的样子,好难受,都说生命就是这样,即使它死掉了,也活在你的心里活在你的记忆里,可是多想再看看它气鼓鼓的样子,多想再喂它点吃的,多想再看看它那大大的黄色的眼睛,摸摸它粉粉的鼻头,还有额头上的那一撮黄毛~~~~~~~~

 

    动物啊,有时候好脆弱~~~~~~~这个世界,该死的不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西站与北环
后一篇:斗傻B开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西站与北环
    后一篇 >斗傻B开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