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智若
大智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17,237
  • 关注人气:2,9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生活需要一些苟且,伦理需要一点盲区

(2016-03-23 21:53:26)
分类: 男人圣经歪说了


今读一篇文章,对我触动很大。我厌恶那种别人昏昏,我独察察的状态。人活在世,需要有那么多目标,那么多理想来充实操蛋的生活吗?需要那么明确的边界对自己实施桎梏吗?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我很向往混沌的生活,别人称之为我暧昧。世事该明不明,该暗不暗;权力不该作为使劲作为,该作为又推诿扯皮。

医生拒售堕胎药的伦理困境

     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记载一个恪尽职守的好医生,虽然事件荒诞不经,但那种世俗之风对我内心世界的煽动,却极其猛烈。说晚间,有个老妇人敲门,索要堕胎药,医生没给,大致意思是说,医生是救人的,怎么能给人堕胎呢,这和杀人差不多;第二次,这个老妇人还是要买堕胎药,医生依然拒绝了。后来,医生梦见一个吊死女鬼对他进行控诉,说派仆人买堕胎药,但医生不卖,导致她自杀。医生说,我是尽职尽责,符合道德伦理,不卖堕胎药,就避免杀生,善莫大焉,怎么会把罪名按在他身上呢。女鬼说,由于你不卖堕胎药,导致偷情事发,孩子出生后,被家人掐死,她自己颜面尽失,于是上吊自杀了。医生不卖堕胎药,却谋杀了两条人命。

    好医生的伦理澄明,严肃,认真,拒绝给苟且放生。从政治角度来看,医生无需为这两条生命担负罪责,医生在其权力范围内,维护了职业的操守;但是从伦理角度来看,医生能纠正世风日下时代吗?拒绝卖堕胎药就能减少民间的通奸吗?

    中国历史上,对通奸的处罚极其严厉,《大清律例》刑律 犯奸称,凡和奸,杖八十;有夫者,杖九十。从轻到重分别为,笞刑、杖刑、徒刑、流刑和死刑。清代通奸是刑事犯罪,非民事纠纷。通奸归重案要案组处理。读到一则通奸故事,哥哥和弟媳通奸案例,两人均被处死。读之,大有复兴传统文化气象。问题是,清代怎么会有那么多不顾生死的爱情?

     各朝各代对通奸处罚极其苛刻,如大秦律法有子而嫁,倍死内外,禁止淫佚,男女浩诚,夫为寄之,杀之无罪 你通奸,我就格杀勿论。汉代更残酷,除延续犯奸必杀外,还有宫刑。唐律诸奸者徒一年半,有夫者徒二年。元明清的通奸刑律大致相同,如明代无夫奸杖八十,有夫奸杖九十。” 

   通奸罪是传统文化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一直到新中国后才取消,不过最近几年又开始复苏了。各朝各代那么严苛的通奸刑律,这么严禁通奸,令人魂慑色沮,按说,中国古人社会民风淳朴,男女相敬守礼,可为什么从野史到正史,从庙堂到民间,通奸事件汗牛充栋?

      这是一个伦理困境。法是法,为嘛硬生生地调节爱情?是为僭越。生活需要一些苟且,伦理需要一点盲区。如果堕胎记录全部公开化,开房记录随机可查,隐私视频随意散发,作为人与人斗争的利器,我觉得,这个世界该疯了。

验后庭的伦理困境

    伦理是不是需要盲区?我还想举一个残酷的案例,很久前读过清代张祖冀的《清代野记》,其案件令人唏嘘。

说道光年间,安徽桐城县方宝庆掌管刑部秋审,所谓秋审,是清朝的一种审判制度,清朝将朝审发展为两种,即朝审和秋审。秋审是皇帝对死刑进行复核。方宝庆是掌管大案要案死刑犯复审的,按理说,不会管民间鸡毛蒜皮事件。但方宝庆在记载中断的却是表姐和表弟是否有偷情事实案件。

方宝庆就把当事人表姐和表弟带到大堂上,但当事人并不承认有通奸事实存在,俗话说,捉奸拿双,没有证据。方宝庆按照法律程序进行勘验,但结果出乎预料,该女子还是处女。

如果没有证据,这对表姐表弟就要当堂释放了,但方宝庆经验丰富,在堂上发现这对男女关系不正常,苦于没有证据。

方宝庆命勘验的人,验其后庭。果不出所料,女子的后庭迹象明显。表姐和表弟一看重案组的这么专业,就承认了。于是,通奸罪成立。表弟被抓进大牢。

原来,表姐和表弟自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表姐很喜欢自己的表弟,但表姐自小就许配给人家了,表弟呢,成人后,也订婚了,两人经常在一起,控制不住,表姐不想自己破处而羞辱未来的丈夫,于是就想了这么一个办法,从后庭来解决。最终发乎情不能止乎于礼。

方宝庆案件判完后,表姐无脸见人,就上吊自杀了。表弟在监狱中得知消息后,也自杀了,一对情深意重的男女就这样双双死于非命。偷情酿成悲剧,司法的阳光乱判情感案,导致少男少女非正常死亡。
     
方宝庆断案的确经验丰富,思维缜密,证据确凿。通过蛛丝马迹,果断抓住偷情者的软肋,使真相大白。但这更是一个伦理困境,比今天读到的医生拒售堕胎药印象还要深刻,让给我留下难以释怀的疑问。方宝庆维护了司法的威权,在人类历史法与情的永恒天平上,通过证据,却撕碎了无数个法的外衣。

一对男女在法的威吓下丧生,用今天的眼光来看,这是司法的僭越。今天,我们有一个很模糊的说法,叫隐私权,但隐私权是虚伪的保护,在权力的碰触下,几乎没有什么保护力度。
     
面对情感,需要明确的伦理界限吗?需要明确的法律界限吗?需要明确的权力界限吗?一旦情感问题界限明确,很容易被权力操纵,成为政治斗争的利器。还是那句话,生活需要一些苟且,伦理需要一点盲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